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六十一章:不论欺骗她的原因是什么

    第三百六十一章:不论欺骗她的原因是什么

    圣米伦依旧是往常熙熙攘攘,唯独梁雨晨一天比一天更加的迷茫。这两天她甚至因为心中的疑惑屡屡出错。

    爸爸究竟是怎么过世的?

    她坐在安静的办公室里,惨白的屏幕散发着光芒。落在梁雨晨的脸上,隐隐能看出她瘦的两颊都有些微微凹陷。

    而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字梁雨晨只能看进去两个,那就是凌桑。

    这两天她仔细翻阅了爸爸所有留下来的文件,却什么眉目都找不到。反而越发的觉得爸爸的过去像是一个难解的谜团,还有就是越来越清晰的认识到爸爸的死应该是和苏子诺有关的。

    薄悠羽的话反反复复出现在脑海里,梁雨晨无数次想要拦住苏子诺问她爸爸究竟是怎么死的。

    但一看到苏子诺冷静而温定的脸,她就做不到。

    是啊,苏子诺的温柔沉定,是圣米仑的主心骨,是圣米仑每个人的希望,陪她熬过梁靳西离世最难熬的一段时间。

    可是也是这样温柔沉定,苏子诺对她父亲真正的死因只字不提。

    “噔噔噔”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梁雨晨敏锐的神经让她立刻关注起外面的声音。

    “苏医生要下班了啊?”

    梁雨晨本能的站起身放轻手脚朝门口走去,耳朵紧贴着门背。

    “是啊,再见。”苏子诺声音中带着笑意。

    护士同样笑着回答,“那苏医生路上小心啊。”

    脚步声慢慢的远离,梁雨晨几乎是下意识打开门跟上去。但她还是比苏子诺晚了一步,电梯门先她一步关上,往地下停车场的楼层而去。

    梁雨晨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却疯狂的按着另一部电梯。

    电梯到了,梁雨晨大步迈进按下楼层,心底不停的期待着能再快一点。

    像是经过了一个世纪,电梯门终于打开。

    梁雨晨猛的冲出去,一辆黑色的悍马在视线里只停留两秒就消失在门口。

    还是晚了一步,梁雨晨狠狠一咬牙迅速跑到自己的车前。开车门,踩油门、发动车子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就完成了。

    身体像是自动自发地做出决定,但是心中地念头仿佛也越来越清晰。

    她再也不要被蒙在鼓里,不论欺骗她的原因是什么。

    梁雨晨直接把车速开到最大,飞驰在马路上。眼睛充血,双手薄汗,但心中的念头却越来越坚定,追上她,问清楚一切。

    二十分钟后。

    眼看快进入龙堡,手机随之嗡嗡震动起来。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竟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她皱了皱眉没有多想接起来。

    “子诺。”

    是战序杨,苏子诺拧起眉头,神色微微变的寒冷:“二叔,请问有什么事吗?”

    苏子诺口气平淡,已经没有了平日面对站二叔长辈的恭谨。

    对于曾经试图伤害自己,而且还辱骂哎嗨的人,她做不到什么好口气。

    那头传来一声闷笑,听起来满是愧疚,“子诺啊,那天之后,我左思右想了很久,确实都是我的错。我当时就是发现你跟研究所有联系,以为你要图谋不轨,那个时候又喝了一点酒,才会那么冲动。我清醒以后,真的很后悔。”

    苏子诺没有吭声。

    “苏子诺,我老了,兄长过世的早,勋爵是我看着长大,我唯一的儿子早年夭折,我有时候确实会倚老卖老。”战二叔的话锲而不舍的响起:

    “觉得,觉得战勋爵就是我的儿子。当然,我不配又战勋爵这样出色的儿子。二叔现在被赶出龙堡了,没有特别的命令都不能回去……”

    战序杨的声音有些颠三倒四的,但是隔着电话听起来,却觉得更加凄凉。

    “今天我特意买了蛋糕,想给哎嗨道歉。”

    “道歉?”苏子诺声音讶然。

    以那天战序杨的嚣张的状态,她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认错。她还记得战序杨在雨中的那个眼神,令人不寒而栗。

    “我认识到自己的错也好,或者我怕自己老了一个人死在外面也好。”战序杨有些沧桑的声音响起:“我们都是战家的人。”

    苏子诺抿了抿唇,口气缓和了些,“我会向哎嗨转告你的道歉。”

    战二叔闻声略显激动道,“我蛋糕都买好了,我看你也快到龙堡了,你现在停车,我就在你前面,你下车走几步就能取到。我专门打听了哎嗨喜欢的口味,订做了一个最大尺寸的蛋糕。”

    苏子诺打开车窗朝大门外看去。果然,公路的另一边孤零零的停着一辆黑色的宾利,龙堡附近的别墅都会把车停在专用的车库上,所以那辆车里坐着的应该就是战二叔了。

    她捏着电话,却迟迟没有开口。

    “子诺,你也想知道研究所的事,我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只要你肯原谅我!”

    战序杨的口气,似乎就是只要苏子诺肯松口愿意付出一切代价:“这个年纪了,我不想被彻底挤出战家。”

    苏子诺心里叹了口气:“停车。”

    她也无心把战家搅得天翻地乱,就像是战二叔说的,哎嗨还要叫他一声爷爷。

    另外她也想知道研究所到底发生了什么。

    “少夫人?”警卫员见她准备下车走来立刻问道。

    苏子诺道:“取个东西。”

    警卫员自然而然的跟在苏子诺身后,以前她都习惯了。但现在苏子诺下车的脚步顿了一下。

    转头道:“不用跟着,只是几步路。”

    战序杨说到底也是战家的长辈,如果是道歉,还是不要有外人在场才好。

    “少夫人。”警卫员一脸为难:“我们都是听从战上将的命令,你这再近我们也得跟着。”

    苏子诺听得苦笑不得,战家的人还有军部里的军官,各个看战勋爵都像是在看超级偶像,把他的话当成圣旨一样遵从。

    “我只是去战二爷那取个东西。”苏子诺抬手指了指战序杨的车。

    警卫员还是满脸紧张的样子,不过总算是妥协了。

    苏子诺抬脚朝宾利走去。

    黑色的车车窗紧闭,车门也没开。从外面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景象,莫名其妙的苏子诺的心跳有些加速。

    她转头看了一眼,警卫员迎着她的目光看过来,莫名的让人充满安定的感觉,仿佛战勋爵就在旁边。

    而且,这里距离龙堡不过几百米,而且战序杨也是战家走出的军官,她实在没理由不安。

    一阵微风袭来,吹动她两颊边散乱的头发。

    阳光比起往日显得有些炙热了,苏子诺默默的念道。

    走进宾利,她抬起手轻轻敲了敲车窗。

    车门“嘭”的一声弹开,苏子诺还没看清里面的情形,就被一股蛮力狠狠的扯进车里。眼前一片模糊,最清楚的感觉就是肌肤被狠狠摩擦的疼痛感。

    “你是不是有超级抗体!”粗粝的大手狠狠掐着她的脖子,“凌桑这个贱人是不是把超级抗体给你了?”

    战二叔狠狠的晃着她的头,迫使她不停撞击着椅背,头发散乱蒙在脸上。加之他力气大的出气,不过几十秒那天窒息的感觉又一次涌上来。

    苏子诺本能的抬手使劲的朝战序杨的薄弱部位反抗,但是战序杨根本没有躲。他已经完全疯了,满心满脑都是超级抗体。

    “快说!是不是凌桑给你了?你把超级抗体给我交出来!”

    恍惚中苏子诺看到战二叔的脸,仿佛就像是恶魔一般。他满脸青筋毕露,狰狞无比,眼睛瞪得像是铜铃,鼻子呼呼的往外面喘气。

    一张大嘴不停的开闭。

    但是苏子诺已经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了,因为缺氧而导致的耳膜充血,让她耳朵像是被蒙上一层明显的膜,把她和整个世界都隔开了。

    慢慢的眼前的一切也变得模糊,好像世界的颜色一并褪去,只剩下黑白两色。

    脑子里也变得越来越昏沉,连基本的疼痛感都无法反映出来。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放开少夫人!”

    战序杨闻声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他猛的一把推开苏子诺。然后往身后一掏,一只枪出现在他手里。

    苏子诺扶着车门疯狂的咳嗽,冰凉的感觉抵住她的太阳穴。敏锐察觉到这是什么,她立刻一动不动。

    “给我滚远点,不然老子现在就打死她!”战序杨厉声喝道,充血的眼睛疯狂而执着,浑身充斥着极端的气息。

    没有人怀疑,他会一枪崩了苏子诺。

    喉咙里痛的厉害,但是苏子诺极力控制自己不咳。这么一会,她的脑海已经恢复冷静,整个人脸色毫无波澜。

    “少夫人!”警卫员紧张喊道,“战二爷,你冷静点,千万不要对少夫人下手。你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答应你,放下枪。”

    战序杨嘲讽的大笑道:“你们能给我什么?一群自以为是的废物,都给我滚!”

    他说着单手发动车子,一脚油门踩到了顶。整个车子360的回转,抬手就是砰砰两枪,苏子诺之前坐的车子一侧轮胎准确的报废,车子呲呲漏气以后,明显向着一侧歪斜,显然,是无法追赶了。

    苏子诺整个人因为猝不及防猛的朝前扑去,她下意识抬手护住自己的腹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