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六十八章:薄悠羽死了

    第三百六十八章:薄悠羽死了

    “大哥准备好没有?”战卿卿探出个头,笑的飞扬。

    今天,苏子诺就要在安妮的指导下试穿了。

    战勋爵眼神丝毫波澜未起,但抓着咖啡杯的手却收紧了点。

    战卿卿哒哒哒跑去打开门,朝里面挥挥手,“嫂子,快出来。”

    苏子诺一步步缓慢的走到客厅里,战勋爵的眼神陡然亮了起来。安妮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婚纱设计我们完全是按照苏小姐的尺寸来的,每一处的线条完美的展现了苏小姐的曲线,实在是太合适了。”

    “整套婚纱都以纯手工制成,裙摆的花纹由十个人耗时两百个小时刺绣而成。”安妮走过去,手指拂过苏子诺的腰际:“收腰设计完全凸显了苏小姐的腰际,点缀的蕾丝添加高雅感。”

    苏子诺手指微微蜷缩,灯光下的婚纱似乎散发着柔柔的光芒。她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衬托出了巴掌大点的小脸。婚纱并没有太多褶皱和层层叠叠的雪纺,但是婚纱透着不言而喻几乎看到就不可否认的高贵,然而,这份高贵只为衬托苏子诺的无可比拟的纯美。

    原来穿婚纱可以这么美,光是站在那里,就仿佛让人看尽所有的美好与幸福。

    连本来负责搞怪的战卿卿都看直了眼神,抓着门板忘了松手。

    “很美。”战勋爵缓慢吐出两个字。

    苏子诺勾起嘴角,她没有笑但是眼睛里真正的像是描述一般,像是缀满了星星。

    “就是……”战勋爵说,就是这样了,他想要的新娘。

    “哥,还有好多件呢,你不要光看子诺姐就失去理智。”战卿卿拦住战勋爵。

    然后,战卿卿瞥了眼花园里闲坐在白色藤椅上喝咖啡的设计师们,挑了下眉道:“再试两件吧。”

    史密斯先生立刻站了起来,将婚纱取出来,是一袭淡紫色的婚纱。他并不是多话的人,直接让助理把婚纱送上去。

    之后又是十分钟的试穿。

    这些平时需要提前预定,档期还满的让明星名媛们咬牙切齿的婚纱工作室,在龙堡却没有一个人表现出不耐。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桩交易不仅仅是获利,而且还将直接抬高她们工作室的影响力。

    战上将闻名全国,享誉中外,哪里是一般的明星名媛定制,可以相比的。

    一旦他们被这位苏小姐认可,他们就是真正的权阀麾下。

    “吱嘎”一声,门开了。

    苏子诺提着裙摆走出来,香肩半露,弧形优美的抹胸将她的腰际更显纤细。淡紫色更是衬托她肤色洁白,乌黑的发挽在脑后,露出优雅的脖颈弧线,长裙下摆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摆动,恍惚无数花朵绽放在她脚边。

    一层薄纱覆在最外,柔软的花瓣绣在其上。接近有上千朵花簇拥在一起,浪漫而唯美。

    战卿卿眼睛发红地感叹道:“天呐,可以这么美,我想结婚了。”

    好容易敲定婚纱几乎已经到下午,苏子诺累的腰都直不起来。每一件婚纱都有自己独特的设计,可以说是所有幸福与唯美的设计都被呈现在苏子诺面前。

    晚餐前,终于将制定好的婚礼效果图递到苏子诺面前。苏子诺看完震惊的不知道如何形容,它确实美丽到让苏子诺都不舍得穿上它。

    “谢谢你们,真的太完美了,我很喜欢。”苏子诺笑着道。

    然后被战勋爵揽进怀里,温热的唇落到她眉心,“不用谢,给你的这些还不够。”

    苏子诺捧着设计服感觉到一阵晕眩。

    吃过晚饭洗完澡,苏子诺实在撑不住了,懒懒的躺在床上。

    试了一天的婚纱竟比她做一台长达十个小时的大手术还要累,现在她手指甲盖都不想动一下。

    床的那头陷下去,男人长臂一展把她扣在怀里。暖色的光打在她脸颊上,像是替她蒙上了一层薄纱。

    苏子诺轻轻推了两下。

    男人把她抱的更紧,胸腔中传来一阵笑声,“累了?”

    苏子诺闭上重重的眼皮,并不吭声。安静的享受着源源不断的温暖,疲倦感把她整个人包裹起来。

    迷迷糊糊她感觉眼睑被人轻轻吻了下。

    “等事情都结束了,我们去国外定居吧。”

    声音淡的像是风一吹就散了,疲倦之中的苏子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堂堂战神,在军部的前程更是到了无人能敌的地步,战勋爵竟然在考虑抽身离开?

    苏子诺好累,她太累了,可能她听到的是梦话吧。

    果然第二天苏子诺起床,战勋爵已经离开,苏子诺抚着肚子响起昨夜似睡非睡之间的那句,找不到一丝战勋爵说过的痕迹。

    时间不紧不慢的过去,婚礼一步步越来越近。

    所有人忙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唯有苏子诺偷得浮生半日闲。自己安静的在书房研究母亲的论文,很多在她看来都有参考价值,还有一些方向甚至可以继续研究下去。

    这几日她已经很久没有握手术刀了,医术这条路不进则退。

    突然“嘭”的一声响起。

    苏子诺猛的从凳子上坐起来,随之大步走到窗前往楼下看去。花园里空无一人,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可刚才那一声她绝对没有听错,是枪声。

    枪声?苏子诺握着手术刀紧了紧,眼神低垂。

    战序杨绑架了她,战序杨死了,关于这件事在整个龙堡仿佛也随着战序杨的死亡永远消散,无人提及。大家说的谈的都是苏子诺的婚礼,仿佛苏子诺的整个世界一片光亮,完美到没有阴影,但是……如果战勋爵都有心隐瞒掩盖的事,更说明了事件的严重性。

    就像现在,除非有人来袭,没有人会在龙堡里动枪。但如果来袭,怎么会这么安静?

    苏子诺快步下楼,走下乳白色的旋转楼梯,门外传来的脚步声让苏子诺顿住了。

    “你是想打死我吗?”雷靳炎火气十足,满脸冰冷,看样子随时都要把秦羽肆掀翻。

    反观秦羽肆仍是一脸冰冷,口气淡淡,“只是枪走火了,你不用这么大惊小怪。”

    “放在古代,你就是一个秀才,你玩什么枪?”雷靳炎上前点着秦羽肆的脑袋。

    秦羽肆一躲,眼底压着的都是阴翳。

    “刚才要不是老子闪的快,那一枪能崩掉我半个耳朵!”雷靳炎继续拔高声调大吼道,“我要是娶不到媳妇,你嫁给我吗?”

    就算这样说,对秦家人来说称的上侮辱,但是秦羽肆也没有翻脸。

    苏子诺拧了下眉,只是枪走火了?

    “走火的是你的枪,责任不全在我。”秦羽肆看了一眼苏子诺,适时说道。

    “那是我不知道,你这种只会动嘴皮子比枪快的人,是头一次拿枪!”雷靳炎一脸嫌弃的不得了。

    “看在我头一次拿枪的份上,雷上校要既往不咎?”秦羽肆神色冷淡。

    雷靳炎也像是懒得计较了:“下次我会让你碰枪才怪。”

    雷靳炎不动声色地给了他一个眼神,秦羽肆别过头。

    “不然呢?你想还我一枪绝无可能。”秦羽肆慢悠悠的抬眸,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

    雷靳炎气的大声喘气,突然猛地抽出手枪。

    “咔擦”手枪上膛,黑洞洞的枪口直对着秦羽肆的眉心,口气冰冷,“我倒要看看有没有这可能。”

    苏子诺见状快步走上去,压住雷靳炎的手臂,“你闹够了没有?”

    “秦先生,既然是你的过错,请道歉。”

    秦羽肆挑眉,眼神慢慢落到雷靳炎的身上,“看在苏医生的份上,对不起。”

    雷靳炎给他一记狠狠的目光,这才收回枪。

    似乎一场不大不小的闹剧就这样落了幕,但是,苏子诺放下的手却紧了紧。

    秦羽肆不是第一次用枪,秦羽铭告诉过他,他很崇拜秦羽肆,因为他12岁就可以打出十环。

    “好了,你们别闹了。”苏子诺转过身:“再闹剥夺你们伴郎的资格。”

    果然,秦羽肆跟雷靳炎立刻上前求饶,苏子诺再说了两句,准备上楼。

    “老大,薄悠羽死了。”突然小李匆匆忙忙跑进来。

    看到客厅里有苏子诺,他立马住嘴。

    苏子诺猛然上前一步,重复道:“死了?”

    “是,是啊。”小李犹豫片刻才开口道,雷靳炎第一反应就是要小李退下,但是苏子诺一把拉住了小李的手腕。

    苏子诺面色沉了沉。

    小李只好继续说道:“死的很蹊跷,据说死得很蹊跷,本来薄小姐在军部监禁区,可是她死的时候头就在军部统一发的脸盆里。一张脸面目全非,流黄脓肿,法医都吐了!”

    “连法医都吐了?”雷靳炎叹了一口气。

    法医可是什么样的尸体都见过,能恶心的吐,究竟是谁下这么狠的毒手。

    小李点头:“不仅仅是溺毙啊,而且她死的时候血都被抽干净了,脸大如斗,但是全身就剩下干巴巴一层皮,你觉得得有多恶心?整个人缩水的像个的孩子,要不是测了骨龄,做过基因检测,甚至都认不出这个人是薄悠羽。

    “而且……”小李顿了下,偷偷看了眼苏子诺。

    雷靳炎怒斥道:“吞吞吐吐干什么,有什么话赶紧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