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七十一章:战家大婚

    看着默云驰笑颜如花的眼神,梁雨晨几乎像是魔怔一样开口:“你怎么会有抗体,你从哪里来的?”

    特意抗体,是邪渊的薄悠羽带出来的,薄悠羽已经死了!

    “你需要知道的,只是你自己想不想合作不合作?”默云驰口吻淡淡,眼神紧盯着梁雨晨,他的眼神像是无尽的深渊,能将人吸进他的眼眸中。

    梁雨晨手指微微颤抖,她昂头看着这个比她高出一个脑袋的少年,拼尽全力不掉入魔潭之中。

    熙熙攘攘的一天过去,苏子诺靠在窗边,但是手中却握着一支笔,在论文上批注。

    昏黄的光洒在她侧脸上,柔和而温暖。

    这时候楼下终于传来久违的汽车引擎声,苏子诺手中的笔“啪”的一声掉在论文上,但没有急着去捡。

    果然,过了几分钟,“嘎吱”一声房门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裹着寒风出现在门口。

    两人目光交织。

    “怎么还不睡?”战勋爵脱下西装挂在衣架上,转身朝苏子诺走来,瞥到地上的笔很自然的捡起:“这么晚还看这些?”

    战勋爵是不可忽略的高大英武,就算是蹲在地上也带着一股不可忽略的震慑与煞气,他自然蹲在苏子诺的面前,像是心甘情愿效忠的英雄。

    苏子诺抿了下唇:“睡不着。”

    “你先睡,我去洗个澡回来陪你睡。”战勋爵凑近亲了亲她的额头。

    苏子诺抬眸看着他的背影,无声叹了口气。

    放下论文,钻进柔软的被子里。

    过了一会,男人裹着浴袍出来。

    湿漉漉的头发还在滴水,苏子诺拿起毛巾替他擦干。

    战勋爵的头发总是很短,有时候看起来像是刺猬一样支楞着,但是整正摸上手会发现其实他的发质软,有时候苏子诺会觉得像是大型犬的毛发。

    “以后不用等我。”战勋爵突然转身捉住她的手,“早点休息。”

    苏子诺瞥他一眼,“那就该问问某些人为什么折腾的这么晚。”

    她跟战勋爵临近婚礼,军部也没有什么特别任务。

    男人眼神突然变得幽深,薄唇紧抿,显然是不想再多说。

    头发半干,苏子诺放下毛巾。

    “睡吧。”战勋爵揽住她的腰,温暖包裹两人。

    苏子诺挑了下眉,无声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两人,“我们需要谈谈。”

    “嗯?”战勋爵凑近吻了吻她的唇。

    苏子诺抬手直接挡住他,迫使他不能靠近,口气严肃不已,“你有事瞒着我。”

    “是吗?”战勋爵漫不经心。

    苏子诺叹了口气,温暖的小手抚上他手背:“告诉我,这几天你究竟在紧张什么?”

    战勋爵眉头一拧。

    “你不用否认,我默默看了你五年,你不知道我研究了多少遍你的影像,你的访谈,甚至你被监控投下的样子,你在紧张,我不会看不出来。”苏子诺很快的说:“不仅是你,雷靳炎,秦羽肆也很奇怪。”

    战勋爵眼神微凛,突然将她用力揽进怀里。力道之大仿佛想将苏子诺整个人狠狠镶嵌进骨肉。

    “你可以告诉我。”苏子诺瓮声瓮气道,“我们是夫妻,自然能一起承担。”

    她不是危险来临时只会躲在战勋爵身后的人,她很勇敢,也很坚定,她穷极一生不过为了,能够比肩站在战勋爵身旁。

    “你不能顺利嫁给我,就是我最恐惧的事。”战勋爵低沉的声音响起:“可能是,婚前恐惧症?”

    苏子诺心头叹了一口气,战勋爵,还是不肯说。

    她能做的,不过是用力抱紧战勋爵。

    “婚礼很快到了,不好的事,一定不会再发生了。”战勋爵低沉说道,他的声音去像是叙述,又像是说服什么。

    转眼时间就过,婚礼的日期真真正正到来了。

    婚礼会场设在龙堡花园。整体布置是温馨的粉红色,大簇大簇玫瑰花布置在道路两边。一路的拱门上垂落着淡紫色的绣球花,随风轻摆,散落下花瓣。宾客的桌子上铺着洁白的幔布,白色藤椅和绿色草地互相映衬,大气而圣洁。

    战家人所有人换上了礼服和西装,可以说一出场就比所有的名流宴会,群星云集更耀眼,他人婚礼上的豪车,婚纱,珠宝如何亮眼,但是战家的婚礼,光是出场阵容就让人瞠目结舌。

    更别提,全场的保加利亚玫瑰,婚礼现场随意垂落的白纱都是手工定制,红毯像是绵延到天际,像是可以直接走向幸福的阶梯,

    平日地龙堡只觉得庄严肃穆,让人经过都觉得不由自主地大气一紧,但是现在整个龙堡都洋溢着一种幸福和乐地气氛,不说已经唯美到像是童话地氛围,但是大气中透着幸福,反而击中了女人所有关于幸福的期待。

    谁不希望,自己嫁的男人顶天立地一般的伟岸,冷酷深情中给自己所有的温情。

    “战勋爵的母亲……”苏子诺最后一次拿着礼宾名单,有些奇怪地问道。

    苏子诺跟这帮战家地大人物朝夕相对地,多多少少都摸清了战家的主要成员,战勋爵的父亲早亡,战勋爵的母亲是健在的,只是这些年一直避居国外,战勋爵一直很少提起自己的母亲,提起来也是寡淡冷硬的几句,还告诉苏子诺,如果母亲不好相处,就不必相处。

    苏子诺只不过认为战勋爵是因为军人特性,跟自己母亲也不习惯交流。

    但是,马上结婚了,作为生母,却迟迟没有任何表示,确实有些匪夷所思。

    “怎么?你想着伯母给你送什么样媳妇礼吗?”战家堂姐低笑的说:“还是我们送给你的,你都看不上啊?”

    堂姐的话语毫无恶意,咯咯笑得都是打趣地意味,苏子诺顿时不好问下去了。

    而这个时候,战卿卿又过来看一眼苏子诺地妆容,再次都会发出夸张地惊叹,弄得苏子诺实在汗颜。

    为什么战家人都是要么不说话,愿意夸两句简直让人消受不起,真是一脉相承。

    苏子诺婚纱选的是第一套,长发被挽起,露出清晰的脸部轮廓和洁白的脖颈以及白莹莹的美背。化妆师轻手轻脚替她带上长及脚踝的头纱,然后再带上一个的珍珠发卡固定。

    “真美啊。”齐幽幽还是咏叹一般的赞叹:“嫂子,你就像别人所说的小仙女,不像是应该呆在人间的。”

    苏子诺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勾了勾唇,掩在桌底的手却微微摩挲着。

    不能呆在人间?这似乎不是什么好兆头。

    一般,是没有新人,可以在这样明显的赞美中听出噩兆的,但是偏偏……

    苏子诺相信一切都是无稽之谈,但是她骗不了自己,她总觉得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突然门外传来“砰砰砰”的敲门声,齐幽幽几乎是立刻扭头道:“我去开门。”

    苏子诺眼神凝了凝。

    “怎么是你?”看见门外的人,齐幽幽神色陡然变冷,“谁让你来的?”

    真是奇了怪了,这女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之前一直是自己在过审来宾,就连宾客来往也特别注意,就怕梁雨晨在这种大日子出现添堵,但是这种情况下,梁雨晨竟然直通新娘化妆间?

    难道是自己的控场能力太弱了?

    苏子诺闻声从镜子里往外看去,但是因为齐幽幽挡的严严实实,她张望了两眼,确实这个角度什么都看不见。

    “我想见师姐。”一道声音响起。

    “今天是她新婚的日子,作为师妹我道一声恭喜。难道你也要拦着我么?”

    梁雨晨的声音很冷静,她已经完全抽去了平日的飞扬明艳,也没有上一次面对齐幽幽近乎祈求的崩溃。

    她想她知道是谁了,苏子诺唇边扬起一丝弧度:“让她进来吧。”

    齐幽幽冷哼一声,让开路。

    梁雨晨身着蓝色的礼服缓慢走进,几天不见她几乎瘦了一圈,原本总是带着婴儿肥的容颜都消瘦出凌厉的轮廓,配上宝蓝色的礼服,有一种冷硬的高贵:“我是来送礼物的。”

    仿佛知道齐幽幽要嘲讽她,她又补了一句,“替爸爸送的,我想他看到你结婚,一定会很高兴。如果有机会,他一定会亲自回来。”

    听到梁靳西,苏子诺眼神早就柔和起来。

    如果不是为了她和哎嗨,以现在的医学发展,也许老师也能参加她的婚礼。

    “谢谢你。”苏子诺勾起唇,起身牵住梁雨晨的手,“我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

    这段时间陪着她的都是战家人。

    一般结婚陪在新娘旁边的都是娘家人,但是苏子诺没有。

    她的计划里一直以为梁雨晨会站在这个位置上,但是绑架事件……不过,梁雨晨现在来也不迟。

    苏子诺没有怪她,如果换成是她,事关父母的血债,她绝对不肯善罢甘休。梁雨晨比自己小,这样的反应已经比自己好了很多。甚至对于苏子诺来说,这样的结果很好,用这样的方式,她不用面对梁雨晨就不得不面对永远不能提起的愧疚。

    她最怕的是,梁雨晨走不出来,父亲的离开,对自己的愧疚对她的自我否定,梁雨晨走不出来,但是她现在站在自己的面前说恭喜,就说明一切都过去了吧。

    苏子诺看着梁雨晨,似乎心中隐隐的不安都淡去。

    梁雨晨勉强的勾起唇笑了笑,抬眼看着耀眼的苏子诺,现在的话语真心实意:“师姐,你今天真的好美,像是真正的仙子,战上将看到你都怕会失去你。”

    苏子诺几乎是不可遏制的咯噔了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