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七十四章:她才是我看中的儿媳妇

    来人动作之迅速连秦羽肆都没有反应过来。

    战家人更是惊诧不已,但是看清了来人,一个个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却没有第一时间拉住那个人影。

    尤其是战卿卿,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女人,手指慢慢缩紧。

    这妇人根本不在意众人的反应,朝苏子诺狠狠碎一口唾沫。秦羽肆及时挡在苏子诺面前,面色阴沉。

    “你这个扫把星!”女人也不管在场有多少宾客,指着苏子诺鼻子就开始骂,“我以前不同意你和勋爵在一起,你除了克战勋爵还做了什么!”

    苏子诺冷眼看着妇人,她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撒泼的女人究竟是谁。但看到战家人一脸为难的样子,多多少少也猜到不少。

    “为了你这个贱人,勋爵连我这个母亲都不要了,不让我回来参加婚礼。”妇人浑身上上下都是金贵凌厉,看的出来她之前应该是鬓发高婉,礼裙曳地的高贵,但是现在鬓发也乱了,礼裙被拉了几道口子,瞪着苏子诺的表情像是要把苏子诺吞下去,“要不是我自己回来,恐怕连我儿子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

    苏子诺手抖的厉害,因为疼痛,加上刚才拼命为梁雨晨施针。此刻精神稍稍一放松,血水就争先恐后的流出来。

    她深吸口气,神色冷静的看着林婉音,“有我在,勋爵绝不会出事。”

    秦羽肆闻声转头瞥了眼她的手,白皙的皮肤几乎不见。握着的银针正“滴滴答答”淌着血滴。

    “少说大话,你以为现场只有你一个医生?”林婉音不屑道。

    这句话已有所指,秦羽肆微微眯了眯眼睛,神色中流露出一丝冰冷:“战夫人,你觉得这个时候你无理取闹对战上将的病情有什么帮助吗?”

    林婉音眼睛一挑,一副秦羽肆正好撞上来的泼辣。

    苏子诺抬手,随手扯开医药箱里的绷带,三下两下往手上一缠,顾不得缠的好不好,只要能暂时止住血液就够了。

    “秦先生,麻烦你了。”苏子诺低头认真的为战勋爵把脉。

    “你离我儿子远点,你这个晦气的女人!”妇人见苏子诺不理会她,更是气的火冒三丈,看那架势就要朝苏子诺冲过来。

    秦羽肆冷眼看着她,一动不动挡在苏子诺面前。

    秦羽肆不像是雷靳炎,是那种让人忌惮的狠辣,秦羽肆是那种让人骨头里生出凉意的冷沉。林婉音再怎么蛮横也只是个女人,没走两步就在秦羽肆的逼视下停下。

    “苏子诺,你这个灾星。要不是你,我儿子不会遇见这种事。”女人不敢上前,但是对着苏子诺去还是毫不手软。

    战卿卿猛的上前一步,居高临下看着林婉音。

    “谁准你这么说我嫂子?”

    林婉音浑身抖了两下,立刻恢复神色,“卿卿,你看看你都偏心成什么样了?”

    “看清楚了倒下去的人是哥哥,要不是苏子诺,勋爵能伤成这个样子?”

    “姑姑!”战家有人听不下去了,不满道,“这些年你不在战家,家里都是子诺在照顾,今天战勋爵为她受伤,也是让战勋爵愿意的女人。”

    不说话的战家人也都无声的看着苏子诺,苏子诺这个孩子,一眼就可以看出跟他们不是一个世界,但是苏子诺这段时间的表现,没有人会轻视她。

    而林婉音和早在战勋爵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分居,战勋爵父亲去世之后她更是声称要出国清修,自此之后也没有回来过几次。

    她确实一早就明确反对让苏子诺做她的儿媳妇,但是最初的五年,战勋爵根本没有看到苏子诺,所以她也没把苏子诺放在眼里过,后来,战勋爵认定了苏子诺之后,林婉音的反对就无足轻重,甚至因为林婉音的反对的太过凄厉让人难堪,就连这次婚礼也没有邀请她参加。

    对战勋爵来说,他不是不把这个母亲放在心上,但是战勋爵没想过要让苏子诺适应林婉音。

    战勋爵的态度明确,战家其他亲戚当然都看得懂,不要提苏子诺和他们相处了多久。就是苏子诺此刻的坚韧就足以令人佩服。

    林婉音被气的浑身发抖,她竟然没想到区区一个苏子诺,竟然把战家人哄得服服帖帖,看样子是她把苏子诺想的太简单了。

    “你们懂不懂什么叫长辈,我是战勋爵的妈,不是她是我妈,难道我还求着她?”林婉音扫过众人,声音凄厉:“现在勋爵被祸害到这种程度,你们还向着她说话,要被这个女人害到什么程度,你们才满意。”

    苏子诺的脑袋都被尖锐的声音刺的嗡嗡作响,她的手抖得更加厉害,几次下针最后落下去的时候都容易偏,她不得不用左手固定着右手,这样才插下去一根银针。

    就这么一会,血水已经把纱布浸透了。

    把脉后她知道虽然战勋爵伤的比梁雨晨要轻,但是也不容忽视。倘若不是他身体素质强,恐怕现在已经和梁雨晨好不了多少。

    “子诺。”秦羽肆见状弯下身抓住她的手腕,“不要再勉强你自己了,医生马上过来,你以后不想上手术台了吗?”

    苏子诺把手一抬:“我不管以后,现在不拼尽一切,我一辈子都无法安心。”

    “话说的可真好听。”苏子诺的话音未落,林婉音尖锐的声音响起:“我的儿子不用你来假好心,你离他远一点就算他命好了!”

    然后,林婉音的视线一转,像是觉得某种火候已经到了,猛然看向了人群深处。

    “思瑾,你来。”林婉音提起这个名字,嘴角勾起一抹笑容。

    众位战家人却是都愣住了,纷纷往人群中看去。

    一个身穿裸色礼服的女人慢慢走过来,她身姿高挑、容雪之姿,五官生的尤其精致,浑身带着富贵之家的蓊蔚洇润的书香之气,亭亭玉立的立在那儿,就让人爱意识到这个女人绝对不是普通人家可以浸润出来。

    一步一步走到苏子诺的面前,对比苏子诺的狼狈凌厉,像是一头被攻击的母兽,这个女人高贵而柔煦,是真正的大家风范。

    “我们思瑾学医多年,不像某些半吊子,半天落不下一根针。”林婉音就差走到这个女孩的身后,一脸与有荣焉的傲慢。

    门外的雷靳炎气笑了,慢悠悠踩着步子走进来,“这位大妈说话真是一点都不过脑子,所谓半壶水响叮当就是这个意思了。”

    林婉音冷声冷气道:“你是什么人,战家有你说话的份。”

    “战家不战家根本不在我考虑范围。”雷靳炎挑挑眉道:“我就是想在哪说话就在哪说话。反倒是有些人,说了我不乐意听的话,不论男女我都不会让她好看!”

    林婉音脸色变了又变,比起狠戾来她差雷靳炎好大一截儿。

    何况雷靳炎可不像秦羽肆一样文质彬彬,一看就是不惹急了也会真动手的人。

    林婉音垂了一下嘴角,很快摆手道:“思瑾,你快去看看勋爵。”

    岳思瑾点点头,立马向身后人取过自己的针灸盒。此时苏子诺才颤颤巍巍插下去第三根针,因为失血过多,她脸色苍白不已。

    岳思瑾取出一根银针,准备朝战勋爵走过来。谁知还没到战勋爵跟前,贺炎先一步挡在她面前:“抱歉,岳小姐没有少夫人的允许,任何人不准接近上将。”

    林婉音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你们一个一个都当我死了吗?战勋爵眼里没有我这个妈,你们也没有我这个老夫人了吗?”

    贺炎面色不改,也没有让开的打算。

    岳思瑾手握着银针,如花润泽的容颜上一脸尴尬。

    像是花瓣一样卷曲的睫毛似乎瞬间蒙上了一层水汽,过了几秒,一脸祈求的看向苏子诺:“苏小姐,不,少夫人,战上将这样下去恐怕……”

    “苏子诺!你的眼里是不是也没有我这个战勋爵的妈?现在你是不是要用勋爵的命来证明,你才是战家的女主人?”那位岳小姐的话还没说完,林婉音一把抓住苏子诺。

    雷靳炎却在林婉音抓到苏子诺前一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稍微一用力林婉音整个脸都扭曲了。

    所有人都以为又要开始新一轮的不可抹开的时候,苏子诺突然开口道:“贺炎请岳小姐过来。”

    刚才她看岳思瑾拿针的手势就知道林婉音所说的岳思瑾医学严谨不假,现在她的手受伤太严重了,战勋爵必须要有人救治。

    这么费劲才插下去三根针,而且越往后她会越艰难。

    苏子诺她不怕疼,但是战勋爵等不了。

    贺炎回头看了眼苏子诺,见苏子诺微微颔首,这才让开道路,“岳小姐,请。”

    岳思瑾蹲在战勋爵身旁,一针针扎下去。

    此时雷靳炎调来的医生终于来了,立马给苏子诺进行止血包扎。

    而林婉音满脸满意望着岳思瑾,嘴角噙着笑容,“思瑾啊,从小医术就好,也一直勤恳,不知道比某些人强到哪里去了。”

    苏子诺面色平静,冷静的仿佛林婉音的话不是对她说的。

    她的眼神从战家人脸上扫过,或多或少看到了几分逃避。

    就连一向血里带风的战卿卿都没有吭声。

    林婉音见她不答,冷嗤道:“逃避是没用的,当年薄悠羽那个疯女人给勋爵注射什么抗体的时候,就是我们思瑾发现不对劲。”

    “你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吗?思瑾救过勋爵一命,是勋爵的救命恩人!而且从那以后,我们思瑾就喜欢上勋爵了,我也认准了这个儿媳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