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八十三章:挺什么,胸不大

    “我是你父亲。”战勋爵差点把小包子连着小书桌一起给提起来。

    但是在被提起来的前一刻,苏子诺冲了上去,把哎嗨跟小桌子一起劫下来。

    战勋爵看着这个小女人像是小母鸡一样冲到自己面前。

    距离,明显太近了,像是林婉音所说的“那个女人就是处心积虑的勾引你”。战勋爵皱起眉。

    但是战勋爵一皱眉,苏子诺为了表示自己不怕,就停直脊背,瞪着战勋爵。

    战勋爵像是反射一般,就把小家伙跟小桌放下了。

    但是战勋爵明显还不适应自己的妻奴属性,于是战勋爵扫了一眼苏子诺,声音冷沉评价道:“挺什么,胸不大。”

    什么叫胸不大!苏子诺立刻抱住自己的胸!

    被放下的哎嗨,在作业本上写下,战二还总是耍流氓。

    战勋爵觉得被这对母子气的头更疼了,刚想要把两个都教导一番……

    “怎么在这儿?思瑾给你熬了汤,正等着你呢。”门口传来林婉音故意杨高的声音,只对着战勋爵笑:“勋爵,一会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苏子诺也抿了抿唇,这种情况,她不会自讨无趣。

    果然,林婉音迈开步子走过来挽住战勋爵,几乎是带拖连拉的把战勋爵拉走,走出房间前还狠狠瞪了苏子诺一眼。

    这才几分钟没有看着她,她又偷偷的找上勋爵了,简直就是防不胜防。

    早上肯定也是看见勋爵在楼下,所以才故意下楼。

    两人还未走到楼下,林婉音就忍不住道:“别看她一副冷冷清清的样子,其实心机深的很。”

    “你之前伤着,不知道她当着战家所有人的面和那个雷什么的亲亲我我。这女人从根里就是水性杨花的,看到男人就想要勾引。”

    “结婚还是要找思瑾这样的,长相不说了,家室虽然比不上我们战家,但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至于脾气更没的说,温温柔柔的,以后夫妻两有了矛盾也好和和气气解决。”

    战勋爵突然脚步一顿,目光阴蛰看向林婉音,骤然冰冷气息令人胆寒。

    心里咯噔一声,林婉音强做镇定,“我说这些也是因为我是你母亲,都是为了你好,天底下哪有一个作为母亲的不希望自己儿子娶个温柔善良又可心的媳妇。”

    话音落了,她低下头,抹了抹根本没有眼泪的眼眶。

    身旁战勋爵终于抬脚朝餐厅走去,林婉音舒了口气。

    草草吃过饭,战勋爵就转身上楼。林婉音和岳思瑾望着他的背影,谁也不敢开口挽留。吃饭时战勋爵一言不发,已经足够令她们提心吊胆了。

    谁能想到之前说了那么多战勋爵都毫无反应,怎么今天就触了他的逆鳞了?

    几分钟以后,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在了书房。

    男人的身影强势而不可忽略,但是现在却没有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花心大萝卜?混账?还总是耍流氓。

    战勋爵目不斜视走向哎嗨的小书桌,一把翻开书页。

    看清作业上的东西,漂亮的眸子不禁紧缩。

    随后如同铸就的俊脸上浮起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无奈笑意。

    他真是拿他们两个没办法了。

    只见白色的纸上根本没有英文单词,只有一个大大的猪蹄子?

    之前的作业早就被苏子诺和哎嗨带走,特意留下一模一样的,却画着大猪蹄子的作业本,放在相同的位置,是猜到他会回来检查吗?

    战勋爵手指抹过嘴唇,神情闪过一丝意味不明,拿在大手中的小小作业本,他似乎是不忍心放下了。

    一直到晚上,苏子诺都没有再见战勋爵一面,过了这么几天,苏子诺像是习惯了。

    可是,这本来应该是她的新婚燕尔啊。苏子诺苦笑了一下,随机了然的垂下眸子。

    林婉音怎么说都是战勋爵的母亲,另外,摸清对方的底牌,也需要时间。

    她不会再浪费时机冒险,再承受重视的人受伤。

    所以,出手,就必须一击必中!

    “噌”的一声,时间迈过十点。

    收拾好文件,关上书房的灯。正准备迈开步子出门,她的手却突然停住了。

    “少奶奶以后可怎么办啊?摊上这么强势一个婆婆,还带着小三明目张胆的回家,完全就有把她放在眼里。”

    声音很熟悉,苏子诺很快就从脑海里找到配套的人脸,是战家的佣人。

    “可不是嘛,她整天都在挑少奶奶的刺。一会是这里没做好,一会是那没做好,而且还老是挖苦少奶奶。”

    “哎,要是少爷还记得以前的事情就好了。他肯定不会让少奶奶受委屈。”

    苏子诺靠着门背,身体慢慢放松下来。闭上眼睛,嘴角弯了弯。

    知道有这么多人背地里关心她,很挺暖心。

    外面忽然安静下来,一阵脚步声后。门外彻底没有声响,苏子诺拧眉打开门,就看到林婉音目光阴沉从阶梯上上来,微微抬了抬头,露出一副厌烦神色。

    苏子诺面目上带着浅笑,林婉音一直以为是她缠着战勋爵。

    事实上,她和哎嗨虽然盼着战勋爵能很快痊愈,但是痊愈之前也要好好惩罚一下战勋爵,这个一直掉线的大猪蹄子!

    所以苏子诺看了一眼,确认那些佣人没有因此被惩罚,就回到房间。

    洗完澡,裹着浴袍。昏黄的睡眠灯照亮小半个房间,苏子诺本来想要去睡,但是临时向想到了一片论文,就快步走向书房。

    时间已经不早,整个龙堡都在安静中。苏子诺没察觉到当她走出去的瞬间就落入男人的眼眸中。

    苏子诺迅速从一堆论文中找到她要的那一篇,还没细看。

    “滴滴答答”的水滴顺着发间落在纸上,苏子诺只好立起论文,一边翻看看另一只手拿着吹风机吹动头发。

    纤细白皙的手指拂过黑发,清丽的侧脸自然的低垂,勾勒出她的下颌一手可以捏住的尖细,而刚刚被水清洗过的肌肤像是白玉,比身上的浴袍还要白,暖色格调的灯光落在纯美的容颜上,度上一层柔和去的黄,美好的让人根本无法不心动。

    世界上,为什么有女人,这么让人想要靠近呢?

    阴影中,战勋爵微微皱眉,看着苏子诺一下一下的吹过湿漉的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阴影中一阵细微的轻响,苏子诺后知后觉抬起头望向门口。那里空空如也,难道是她的错觉?

    抬手看了眼时间,时针已经迈上十二点。

    战勋爵身为病人,应该早就睡了吧。她看论文看的太专注,所以才会……

    然而,三分钟以后,去男人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大步走进来,看着苏子诺:“过来,给我擦干。”

    苏子诺第一时间拧起眉。

    所以,去刚才不是错觉?所以战勋爵来过,又消失,是去洗头了?

    而在战勋爵把目光落在她手边的吹风机上时,苏子诺肯定了自己荒唐的想法。

    “给我擦干。”果然,男人直接在她面前坐下,重复道。

    苏子诺深吸了两口气,终究还是控制不住怒气:“你知不知道你头部有伤口?伤口没有愈合之前皮肤要保持干燥没有人告诉过你吗?”

    战勋爵挑起眉头,却没有吭声。

    大猪蹄子是要气死她吗?

    苏子诺抽过毛巾动作迅速为他擦干头发。

    然后拆开湿润的绷带,重新清理伤口,涂药换上干净的绷带,一气呵成。

    战勋爵整个过程都没有什么表情,明明清理伤口会像是在受一遍伤一样刺痛,但是战勋爵全程表情都没有变过一下。

    “战上将,你不怕死,我还不想守寡。”扔下的东西一收拾,苏子诺看也不看战勋爵一眼就离开书房。

    回到房间,苏子诺简直重重深呼吸了两次,才坐到床上后才舒出一口郁结的怒气。

    战勋爵真的伤到脑子了,貌似还挺严重,怎么办?苏子诺想发一个这样的求助帖。

    真正冷静下来,是十分钟以后。

    苏子诺不纠结于战勋爵是不是真的脑子瓦特了,开始慢慢的心底酝酿出几丝心虚,她刚才对战勋爵吼了什么来着?

    她不想守寡?对于重伤员来说,这绝对是诅咒了。

    而且,战上将在战场上从来所向披靡、攻无不克。在民众心里更是有如高高在上的神祗,威风赫赫听到名字都让人觉得心安。

    自己却那么凶,毕竟他还是病人……

    然而,三秒以后:凶了就凶了,又怎么样?

    苏子诺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默默将银针放在床头,安心睡觉了。

    但是,苏子诺不能否认,第二天她醒来时脑海里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战勋爵的伤口。她很努力的忽略,但是显然无能为力。

    终于,苏子诺披上一件外套下楼了。

    但是,苏子诺脚步刚刚落到接触楼下的大理石地板就停滞了。

    “你还敢下来。”林婉音猛地转身,怒吼道,“看看你做的好事,让勋爵受伤还不够是不是?你巴不想他的伤一辈子都不好是不是?”

    苏子诺深吸口气,客厅里沙发上岳思瑾正在为战勋爵更换纱布。

    从纱布上泛黄的印迹就能猜出战勋爵的伤口是因为昨晚碰水,又一次细菌感染导致了化脓。

    “怎么,没话好说了?心虚了?”林婉音双手抱胸,像是要从她身上咬下一块肉:“不狡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