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八十七章:洞房花烛也没有完成

    “苏医生,不好了,那个岳小姐要把苏艾米赶出医院。”

    护士长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忧虑,苏子诺把苏艾米送进医院的时候,特意交代过自己多加照顾。

    苏子诺眉头一凛,很快,护士长把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听完了叙述,苏子诺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眉头凝了一会,却是声线不变:“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回头看了眼哎嗨,苏子诺轻轻摸摸他的头,“今天不用检查作业,上完课去楼上陪太爷爷说说话。”

    哎嗨点点头,眼眸亮晶晶望向苏子诺。

    苏子诺没吭声,摸了摸哎嗨的脑袋,她是要去找战勋爵。

    恩,主动,但不是哎嗨希望的那种方式。

    几分钟后,书房:

    “嘎吱”一声,门打开。

    房间里的男人从红木书桌后抬起头,看清是她,幽深的眸子闪过一丝诧异以及不能被掩去的喜悦。

    战勋爵的身体越来越好,但是苏子诺和哎嗨却越来越不怎么理他,检查伤口也是公事公办,偶尔还会带着哎嗨一起捉弄他。

    苏子诺的突然到来让他确确实实惊讶。

    “检查伤口。”她放下手中的医药箱,口气清冷。

    下一秒,柔软的小手直接握住他的手,战勋爵一瞬间浑身僵硬,之前苏子诺都是带着医用手套,才开始接触他。

    这个女人在碰他,战勋爵不管有没有失忆,都没想过,一个女人触碰他,就让他浑身紧绷。

    而这时,柔软的暖暖的指腹拂过手背,滑过之前被掀掉皮的位置。轻柔的来回摩挲,莫名的空气中升起暧昧气氛。

    温和的触感从手背滑到腕部,然后挑开他衣袖,停止在他臂弯处。苏子诺的手很纤细,跟他古铜色的皮肤一衬,真像是一截会化开的雪。

    战勋爵抬眼,目光不知不觉间变得更见幽深。

    “恢复的不错。”苏子诺似乎根本没注意道,弯下身挑开战勋爵衬衣。

    小手灵巧的在他绷带上轻轻滑动,然后不经意落到腹肌分明得腹部。战勋爵呼吸一窒,大手一把抓住苏子诺的手。

    目光落到她嫣红柔软的唇,长眉皱得更加深。

    他想要吻她。

    “不要乱动。”苏子诺挑眉,小小的女人却毫不在意命令上将的气魄

    然后,苏子诺摸摸索索的够桌上的水,原来她吼住自己,只是因为口渴了?

    他才口渴了好吗?

    眼神沉了沉,他突然松开手然后猛然扣紧苏子诺腰际。苏子诺似乎是始料未及,大半杯水倒向自己。

    “喂,你干什么?”放下杯子,她皱眉看着战勋爵,挣扎着想要从战勋爵手臂中出来。但苏子诺可能不知道,她越是在战勋爵手里徒劳的挣扎,胸前的高耸越是送到战勋爵眼底。

    水浸湿她的白色衬衫,使得衣服贴合肌肤。若影若现曲线不经意显露出来,随着她的喘气,丰盈轻轻晃动。

    战勋爵呼吸声渐渐加重,他抬手抚上苏子诺侧脸,深邃的眼眸被她彻底占据。

    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这么撩拨自己!

    战勋爵对一段记忆还是迷迷糊糊,但是对这个认知却无比的确信!

    “都说洞房花烛夜,可惜我们的婚礼半途就被破坏了。”而就在这时,苏子诺似乎低叹了一口起,意味不明的一句话。

    战勋爵霍的一下站起来,高大的身影把她完全笼罩。大手紧扣住她的腰肢,呼吸此刻显得格外炙热。

    “身体恢复的不错。”苏子诺面带微笑,两人目光交织。

    与此同时她手指轻轻一按,银针顺利插进去。

    苏子诺立刻低头望着银针,大叫一声,“出血了!”

    这点刺痛对于战勋爵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至于那点小血珠放在他平时执行任务更是不会放在眼底。

    他伸手想要抹掉血珠,却被苏子诺握住大手,她一脸着急大喊着,“战上将流血了,岳医生呢?”

    什么?

    战勋爵神色微动,眼底的情欲瞬间四分五裂。

    再看苏子诺,哪有什么欲拒还迎的神色,这个小女人身上的气势,明显是以前熟悉的,你再靠近我一定扎你半身不遂的架势!

    冷静重新占据大脑,眼睛微微眯起看着女人,根本不需要多加分析,就知道她是故意的。

    战勋爵手腕突然翻转,束住苏子诺纤细的腕部。鹰隼般的目光紧抓着她,苏子诺微微抬眸,眼神平静回看他。

    这个女人不怕?真是稀奇。

    “苏子诺!”下一秒,林婉音刺耳的尖叫声响起,一把把半身濡湿的苏子诺一把拉了出来:“你是不是趁着思璟不在,就勾引勋爵!”

    战勋爵一脸黑线。

    然后林婉音一边呼天抢地让战勋爵不要上这个女人的当,一边立刻打电话叫住岳思瑾。顾不得她马上就要逼的苏艾米签下离职书,慌里慌张拉着岳思瑾回龙堡。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战勋爵!

    直到确认岳思璟已经坐上了车,这才挂了电话。

    但是战勋爵却明显的知道,一听到岳思璟已经离开,苏子诺就开始收拾自己的医药箱,还把濡湿的地方带了一块薄披巾,披上就能离开!

    若隐若现的风景顿时被裹得严严实实。

    谁会来看病地时候,在医药箱塞事先准备好的披巾!

    “谁告诉你可以走了!”战勋爵几乎是下意识地,一把拉住苏子诺。

    如果这个时候,还回味不过来,自己是被利用地话,战勋爵也可以从军部辞职了。

    “少奶奶,梁小姐醒了。”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人喊道。

    苏子诺使劲挣脱战勋爵,裹了裹披巾:“放开我,我要去看她。”

    战勋爵看清苏子诺眼神中的惊喜与郑重,知道梁雨晨的清醒对苏子诺有多重要。

    战勋爵漠然松了手,看着小女人果然像是一只兔子,头也不回地离开。

    自从婚礼上受伤以后,梁雨晨的身体机能在不断恢复的但一直在昏迷之中,这是第一次醒过来。

    一路过去,苏子诺不停的深呼吸。心情有些复杂,莫名的又有点想哭。爆炸的场景在脑海里反复浮现,梁雨晨最后扑倒她时那个悲伤而决绝的眼神令她心脏紧缩。

    走到门前,苏子诺调整了下自己的表情,务必不让梁雨晨看出自己内心的复杂。推开门,看到眼前的情景她怔了一下。

    梁雨晨的床紧靠着窗户,阳光斑驳洒进房间,树叶的绿光在她脸上闪烁。除了脸色有些苍白,完全看不出她是个病人。

    “苏姐姐。”梁雨晨暂时只能小幅度的转头,苏子诺明白,梁雨晨如果再转一点,她的另外一面,就时狰狞可怕的疤痕,比当时薄悠羽的更加可怕惊悚。

    梁雨晨,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她是梁靳西一手护大的小公主,现在……

    但是,下一秒梁雨晨就转过了身,她似乎完全不介意她所有的疤痕暴露,反而脸颊始终带着淡淡的笑容。

    苏子诺眼底一热,赶紧走到床边坐下,“还疼吗?”

    “不疼。”梁雨晨启唇,慢慢的挪动手。

    苏子诺立刻抓紧她的手,唯恐她动作太大会导致伤口破裂。

    那场爆炸之中她是伤的最重的人,身上几乎都是结痂的伤口。

    “战上将失忆了?”梁雨晨眼神通透看着她。

    苏子诺点了下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还有那个讨厌的女人,她一直在为难你吧。”梁雨晨垂眸,睫毛轻轻抖动,“对不起,都是因为我,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苏子诺感觉她浑身都不可抑制的发着抖,晶莹的泪水不停涌出眼眶,没入头发里。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以为……”梁雨晨嗫嚅着再也说不下去了,她以为只要用自己的命保住苏子诺就行了。

    她以为婚礼会重新举办,以为战勋爵可以像是上次一样战胜邪渊,她以为她只是向苏子诺借一点时间救李博明的命。

    苏子诺用力抱住她,声音微微颤抖,“没事,不是你的错。邪渊早就打定主意,这件事不是你也会是其他人。”

    “可你……”梁雨晨哽咽两声,带着哭腔道,“可你对我这么好,我却对不起你。”

    苏子诺抬手擦掉梁雨晨眼角源源不断的眼泪,鼻头有些发酸,“我不怪你,真的,如果要有怨怼,是我要说对不起,我甚至都没有发现你的绝境……”

    她知道梁雨晨只是被逼急了,她只是别无选择。

    好容易两人才平静下来,但是苏子诺不知道,梁雨晨的目光,在一点一点变得更加澄明。

    “师兄呢?他的病怎么样了?”再问起李博明的病情,梁雨晨的口气也变得像是例行公事。

    “你现在需要休息。”苏子诺口气严肃,按着她躺下,“李博明已经没事了,只是身体还很虚弱,所以不能过来看你。”

    李博明已经得到了抗体,战卿卿更是衣不解带守在李博明的病床边,经过悉心照顾他的血液中病毒已经全部肃清。

    “那就好,”梁雨晨低喃的重复,然后她像是做好了所有准备,猛然抬头望着苏子诺,“苏姐姐,我有一件事需要跟你确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