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九十一章:苏子诺死了?

    苏子诺还检查了一下水龙头,哦,但是已经没有水了。检查了一下空旷的厂房,看来人还没有到嘛。

    苏子诺掏出一张纸垫在地上,慢悠悠从包里掏出剧本,风像是可以听到声音,外面的不知名的虫叫,更是衬托了这种让人不安的安静,每一声细微的声响,都像是预示着不可预料的危机。

    一时间空旷的厂房显得更加诡异。

    他会不会不来?苏子诺这个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随后苏子诺就耸耸肩,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苏子诺丝毫没有等的不耐烦。反而耐心看着剧本,虽然她已经看了上百遍。

    第三场戏,是默云弛最喜欢的场景。

    主角少年前期并不强大,是遭遇雷靳炎饰演的角色被羞辱后,彻底醒悟决定要努力变强。而第三场则是男主和过去的第一个分割点,男主克服自己的懦弱与平凡的认可,杀红了眼睛保护爷爷的遗物。

    他曾在采访中,称从这一场戏看到了少年的热血、不羁和自由。

    默云弛在说到戏的时候,眼睛发光的样子,才像一个十几岁的少年。

    热血,自由,对于默云弛来说,确实应该是生命的光。

    嚓,轻微的一声,像是落叶或者细枝被折断,苏子诺放下剧本,清冷的侧脸慢慢勾起一个极浅的笑容,她等的人来了。

    目光落在自己的剧本上,默云弛最喜欢这场戏,所以,她把剧本改了。

    飘飘荡荡的芦苇丛和废旧的厂房,隐隐给人以彻底的绝望和深切的孤独。她微微闭眼,仿佛能够想象到画面。

    剧情也修改的更加的跌宕起伏,甚至还在剧情前半部分设下了几个笑点。通过前后的对比,会使得男主拼死相救的情节更加令人难忘。

    但这些还不足以引默云驰过来,因此苏子诺特意把剧本重新编排过。排版斜线对应的字连起来,就是一行字。

    想要抗体,就到上次的工厂。

    这才是默云弛回来这里的原因。

    默云弛喜欢这场戏,人一旦真正喜欢,就一定会不由自主去靠近,所以苏子诺在几天前就已经在网上放出了重新修改的剧本。

    默云弛喜欢第三场,他就一定会看修改的程度,一定会发现自己留在第三场的藏头信息。

    苏子诺抬眸,和来人目光对视的片刻,她不禁微微一怔,眼前的少年已经丝毫不是她认识的模样,那个染着栗色头发,对她露出完美弧度,恍惚天使般的少年,更像一个阴郁的黑暗死者。

    浑身都释放着冰冷气息,一身黑色搭配着铆钉,纯黑色的发几近遮住眼睛。他踩着马丁靴慵懒地走过来。

    默云弛修长的手指抬了抬黑色墨镜,嘴角噙着淡淡笑容,但他的笑容却让人感到格外危险,好像是冰凉的毒蛇朝你吐出信子。

    哎,苏子诺不动声色地在心里叹了口气。

    默云驰在离她三米开外站住,阴郁笑容缓慢消失。

    他摘下眼镜,随手扔在地上,直接踩过,微挑的桃花眼,凭空为这种艳丽至极的脸增添一丝妖冶。

    他定定的看着苏子诺,漂亮的眸子微微眯起,看不出有任何情绪。过了几秒后他才转头看向四周,随后道:“你一个人来的?”

    默云弛明明已经在工厂外观察了很久,但是现在看着安静到来,悠闲的看着剧本的苏子诺,还是存在一丝狐疑。

    在他看来苏子诺敢约他,应该早布好陷阱,不然就凭这么一个……在医院都架不起他,在他面前都可以被捏碎的女人,怎么敢一个人约自己?

    但是默云驰观察的种种蛛丝马迹,却只能确认来人只有苏子诺。

    要通往这里,只有从国道下的岔路口再穿越芦苇丛。那条小路上因为昨晚的淅沥小雨土壤湿润,能清晰留下车轴印。默云驰仔细观察过,只有一辆车行驶过的痕迹。

    越靠近厂区,以他的敏锐的反侦查能力。他可以确定没有狙击手,芦苇丛没有埋伏着人。甚至苏子诺的手机,都没有事先安装的可以方便定位的特殊射频装置。

    难不成这个女人以为仅仅靠着她自己,可以打败自己?

    她确实有点小聪明,但要和邪渊对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她果然轻轻点了下头,“见你不用那么多人。”

    话音一落,默云驰动了起来。苏子诺的身手很差,她根本来不及防备,就被默云驰掐住天鹅一般的脖子。

    他猛然用力,被挟持着的苏子诺根本没有选择。只能踉踉跄跄随着他的动作往后退,直到退无可退。

    苏子诺狠狠撞上布满青苔的冰冷墙壁,整个人顿时一个激灵。她下意识护住腹部,神色一凛。

    “你好大的胆子。”默云驰眼神紧盯着她,神色阴郁,浑身带着不加掩饰的黑暗气息。但如果有人了解邪渊少主,就会发现,现在默云弛真是手下留情了。

    他的目的只是为了钳制住苏子诺。

    “只是见个面而已。”苏子诺口吻淡淡的,同样回望着默云驰,“喜欢我改编的剧本吗?”

    她几乎已经确定,默云驰和以前那个他刻意表现得,阳光,软糯,盛世美颜又可爱到让人无法移开眼睛,已经彻彻底底不一样了。

    默云驰神色微滞,他手指微微用力,根本没理会苏子诺的问题,声音突然沉下来,“如果不把解凝剂交出来,我会让你比雷靳炎还惨。”

    苏子诺眼眸暗了暗,她漫不经心的转过头,“如果你今天没有赴约,而是在其他地方狭路相逢,我倒是会相信你会对我下毒手。但是你是看了剧本过来,我认为你不会。”

    默云驰的手不可抑制的松了松,眼神闪烁了下。

    “这里很不错吧?”苏子诺扭头,从破烂的门朝外望去,“一望无际的芦苇丛,还有这里,根本不需要故意布景。非常适合那场戏,如果有机会,我想看你拍。”

    默云驰拧起眉头。

    之前做演员不过是为了更好的掩人耳目。

    毕竟没有人会怀疑到一个万众瞩目的明星身上,按照人的定向思维,都会以为邪渊的人会千方百计隐藏好自己的身份。

    但……他确实喜欢那一场戏。

    “你是来废话的?”默云驰口气冰冷,带着一丝不耐烦。

    苏子诺勾起嘴角笑了笑,“这么久不见,不该寒暄寒暄吗?”

    默云驰的手猛然缩紧,然后越来越紧,他眯起危险的眸子,“你在故意拖时间?等战勋爵过来?”

    “战勋爵什么样你心里没数吗?”苏子诺叹了一口:“拆官配一时爽,全家火葬场啊。”

    默云弛的脸色僵硬了一下:

    “把解凝剂交出来,不然我对你不客气!”默云驰声音沉冷,手上用了力气。

    但苏子诺却只是看着他,完全没有挣扎的意思,更没有开口的打算。

    默云驰高大的身影彻底把她掩盖在阴影之中,显得她脸色格外阴沉。

    “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默云驰狠厉道。

    但是苏子诺仍然不吭声,事实上她也无法吭声。

    窒息的感觉把她整个人包围,五脏六腑极度缺氧。没有到她神志不清的时候,但她确实也有些撑不住了。

    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银光,苏子诺颓然闭上眼睛。手脚放软,脑袋软软的搭在默云驰的手上。

    温热的触感碰到默云驰的刹那,他的手就松开了,苏子诺的身体没了支撑顺着墙壁缓缓滑到在地。

    默云驰看着自己的手,他希望给苏子诺震慑,但他一直有控制力气。

    苏子诺这样就……默云弛拧着眉看了倒在地上的苏子诺。

    突然之间,许多在圣米伦时的片段,就涌入默云弛的脑海,那些他以为这辈子他都不会再回想的事情。

    他的身份就是假的,他的生日更是无从说起。到了那天他根本没有想起来,是苏子诺给他送了蛋糕,她亲手烤的,上面撒了他喜欢吃的榛子碎。

    不知不觉默云驰感觉自己身体僵硬,手指微微蜷缩了下。

    那是他吃过最素净的蛋糕,苏子诺考虑到他的身体状况,刻意改变了食谱。

    哪怕它的味道并不是特别的美味,哪怕他不是那么喜欢甜,但是默云驰至今能够回想起来。

    在邪渊是从来不会有蛋糕这样多余的东西的,她把蛋糕捧给自己的时候,眼睛里象是有亲人才有的柔光。

    亲人?

    因为他的病例特殊,但是他一直表现良好。苏子诺仍旧耗费了很多“没有必要”的时间在研究他的病情。

    而苏子诺做的这些,他一开始都是不知道的,还是他观察战勋爵,看着深夜战勋爵把在办公室里睡着的苏子诺抱在怀里带回家。

    苏子诺宛如一只小猫陷在战勋爵怀里,即便是在睡着了眉头也微微拧起,睫毛轻轻颤抖,睡得并不安稳。她手里则紧攥着一份论文,哪怕睡着了也不肯松开。

    如果不是他习惯性看了一眼,恐怕他不会知道苏子诺为了他的病在他背后付出了多少。

    默云驰紧握起拳头,看着软软倒在地上的苏子诺,所以,这个女人就这样离开了吗?肚子里还带着战勋爵的孩子?

    默云弛受到训练,让他从来不曾有心软的时候,可是现在,他觉得愧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