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九十九章:洞房花烛就知道了

    雷靳炎一看苏子诺的样子,神色不比战勋爵好多少,就要上前一步。

    秦羽肆却先行一步站在苏子诺身侧,目光落在苏子诺还在微微颤抖的手指上,橙褐的眸子紧了紧。

    “这些龙鱼,价值不菲吧?”秦羽肆的声音响起,说的却是苏子诺身边的一缸龙鱼。

    “这些一直是少夫人亲自喂的,每个都很有活力。”秦嫂很快说道。

    秦嫂很少在人前接话,这代表连秦嫂都感觉出来苏子诺的异于寻常。

    秦嫂很快的给鱼缸里撒了一层鱼食,几条龙鱼觉察到水面的动静,立刻一拥而上,热闹的地挤成一团。金色银色翻涌,倒是吸引了大家的目光。

    雷靳炎也压下异样的神色,吹了口哨,“你喜欢吗,我也养几条玩玩。”

    “龙鱼金贵,你能把自己养好就不错了。”秦羽肆冷声嘲讽道。

    要说,雷靳炎跟秦羽肆又牺牲自己,几乎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走了。

    但是没想到苏子诺看着翻滚的龙鱼,脸色几乎更加难看。

    苏子诺紧盯着鱼缸,控制不住的脸色惨白,甚至连嘴唇都在微微颤抖着。

    “妈咪,你没事吧?”哎嗨刚把鹿犬送走,也看出来了苏子诺的不对劲。

    但是看着苏子诺死死的盯住鱼缸,以为苏子诺是宝贝这缸龙鱼,乖巧的把秦嫂手上的鱼食捧过来,自己也撒了一把鱼食,龙鱼顿时翻的更加激烈!

    “不!走开,不要把我扔进去!”苏子诺的脸色几乎是惨白,根本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鱼缸猛然一推,鱼缸瞬间倒地!

    “啊啊!”鱼缸不比其他东西,水几乎顷刻间让周围的人无一幸免,尖叫声盖过了苏子诺几乎求生一般的凄厉。

    几条龙鱼更是受惊的跳跃,费力的挪动着庞大身体,一瞬间大厅混乱不堪。

    “对不起。”其他人的尖叫让苏子诺回神,苏子诺道歉了却没有办法说出更多的解释:“对不起,我先回房休息一下。”

    他伸手想要扶起苏子诺,但苏子诺猛然的一闪,不说刻意,绝对是本能的回避。

    “哎嗨,跟着妈咪。”战勋爵垂下长眸,抬手招来哎嗨。

    苏子诺这次总算没有拒绝,牵着哎嗨的手,像是抱在怀里的救命稻草,几乎跌跌撞撞的下楼。

    秦嫂跟忠叔很快上了食物,秦羽肆跟雷靳炎又说了几句调动气氛,所以宴会虽然一时气氛有些凝滞,但是很快还是恢复谈笑宴宴的姿态。

    但是雷靳炎跟秦羽肆,在宴会上说了没几句,就找个由头离开了。

    刚走出了大厅,就看到不远处的转角,有火点一明一灭,战勋爵又在抽烟。

    雷靳炎挑眉走了过去,神色严肃:“战二你是不是欺负子诺了?”

    雷靳炎也看出来,苏子诺刚才的表现明明是长期紧张与被攻击才会养成的应激反应。简单来说,如果毫无实力的小混混,或者校园里长期被霸凌的学生,遇到一点突然情况第一反应是抱住头以保护重要的头部跟内脏器官,他们已经不想反抗,唯一求的就是少受一点伤。

    战勋爵眼眸沉了沉:“苏子诺什么都没跟我说。”

    “嗯?”雷靳炎没有得到答复,神情更加凝重。

    苏子诺的反常绝对是见过默云驰以后出现,她异与寻常的反应自己无法控制,但是苏子诺却是一直在隐瞒,她一直在表现的,什么都没有发生。

    “各位,对不起。我前些日子高烧了几天,有时候还会眼花,刚刚就是我眼花了一下,以为鱼缸里有…苏子诺歉意的声音响起,带着无奈:“肿瘤……”

    “鱼缸长肿瘤?苏医生是太想念圣米仑了。”果然,宾客听了又好气又好笑,也就彻底忘记了刚刚苏子诺异常反应。

    确实,如果不是特别在意,苏子诺的这些异常,很容易被忽略不计。

    “应激反应。”秦羽肆嚼着这四个字,“是与不是还不清楚,今天是你们迟到的洞房花烛,苏子诺真要隐瞒什么,什么都知道了吧。”

    门外传来苏子诺和哎嗨说说笑笑的声音。

    战勋爵摁下烟蒂,又确认了一遍自己身上没有多余的烟味,大步向苏子诺走去。

    看了眼两人的背影,雷靳炎长叹口气收回眼神,“其实我还是喜欢过苏子诺,但是你跟战勋爵太鸡飞狗跳了,我看着都怕了,希望苏子诺还是早点跟战勋爵有情人终成眷属吧。”

    秦羽肆斜睨他一眼,拎起一个水果慢悠悠掂着。

    过了好久,他才若有所思道:“看起来,是成眷属不了。”

    “嗯?”他声音几近气声,雷靳炎一时分神根本没有听清。

    秦羽肆摇摇头,没再说话。

    天色渐晚,聚会也就顺理成章的结束。战勋爵和苏子诺并肩站着送大家离开。

    她面带浅浅笑意,跟高大耀眼的战勋爵在一起,说不出的相得益彰。

    一个不仅仅从寒门走出,甚至比寒门更残破的家门走出的女人,是怎么走到让所有人都觉得在战勋爵的光芒下都毫不逊色的女人。这让所有的宾客都讶异,又觉得充满了希望。

    终于客人们陆陆续续离开,两人回到客厅。

    战老爷子正散完步在客厅和哎嗨逗乐,见两人沟壑纵横的脸露出笑意。

    “妈咪。”哎嗨从沙发上滑下,就要朝苏子诺冲过去。今天有两次都是他把苏子诺吓到了,心底正愧疚的很,准备和苏子诺好好亲近。

    但是刚冲出去半步就被老当益壮的战老爷子单手拉住衣服提起来。

    “上楼陪老爷子我下棋去。”战老爷子乐呵呵道,故意颇有意味看向战勋爵,“子诺身体还没恢复,你们两个早点休息吧。”

    苏子诺心头一阵无奈,她怀孕了好吗?难道爷爷都忘了?

    这种暧昧的口气实在让人很误会啊。

    “我知道。”战勋爵点了下头,黑眸中闪过低沉的光。

    刚才苏子诺的奇怪反应虽然是很快被揭过,但连雷靳炎和秦羽肆都看出来了,爷爷不例外。所以他是刻意给自己制造机会让他们好好谈谈吧。

    战勋爵本能的看了一下苏子诺,苏子诺似乎眼神不闪,琥珀色的的眸子水水润润,看了战勋爵一眼,眼神一交错,很快的低下头去。

    战勋爵几乎觉得自己的呼吸停了一下,这个女人,是在害羞。

    战勋爵几乎一下想到,邪渊刚刚覆灭的时光。

    这个女人怎么吃都吃不够,平时尖利的时候只有让人无奈,但是被他抱在怀里就只有哭得惨兮兮了,明明自己一直很温柔,可是苏子诺到了最后总是哭得凄惨。

    战勋爵的想法只是转了两圈,喉结就滚动了两圈。

    目光落在苏子诺像是玉一般通透的肌肤上,稍微用力一点就会被留下痕迹,真的很容易激起凌虐的因子,她像是天鹅一般的脖子,每次一亲她,她就会惊惶地缩起,让人忍不住想要更多的欺负,逼她为自己打开身体,还有似乎因为怀孕更加高耸的柔软。

    咔嚓,苏子诺刚进门,某个猎豹一般的高大身影反身立即将人抵在门背后,背后纠结的肌肉危险的耸起。给人的气势仿佛苏子诺反抗就会被撕碎。

    苏子诺微微怔了一下,有些意外又有些羞怯看着眼前的男人……

    战勋爵单手抵在门上,将她娇小的身躯彻彻底底笼罩在怀里。

    垂眸对上她水润的眼睛,战勋爵抬手抚上她的脸颊。粗粝的指腹从额角一路往下,落到嫣红柔软的唇角。

    战勋爵手指顿住,眼眸幽深。指腹碾过柔嫩的唇,她有些吃痛,水眸中闪过一丝痛意,眉头跟着蹙了下。

    跟往常一样,会被轻易弄疼但是选择乖巧的承受的表情,还隐隐夹杂着几分对即将发生的事的畏惧,几乎瞬间把战勋爵的理智拉到极限。

    苏子诺不知道,她这样的眼神每次都会把他逼疯。

    苏子诺都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可是她一直都是不经人事的柔弱,偏偏乖巧的样子又极大满足男人的独占欲,如果有一天,苏子诺对其他男人露出这样的表情……

    战勋爵几乎一把捏起了苏子诺尖细的下巴,因为好久没有再这样的亲昵,苏子诺惊讶的樱唇微微张开。

    战勋爵迅猛地擒上,让苏子诺被迫仰首地姿态,长驱直入地索取扫荡,粗重的呼吸很快把苏子诺无措到清浅的呼吸裹挟,战勋爵的气息要印到苏子诺的灵魂里去。

    苏子诺大概也是还不习惯这样地热情,被亲了几秒就有些站不稳,堪堪要滑倒。

    战勋爵眼眸一深,揽过女人的腰,苏子诺来不及惊呼就被横抱起来。

    “今天,是我们迟到的洞房花烛。”苏子诺刚想说什么,战勋爵低哑的声音响起:“不要拒绝,你也逃不了,乖一点的话我会很温柔。”

    苏子诺眸子闪了闪,把头低了下去,但是纤细的双臂却绕上了战勋爵的有力的脖颈。

    战勋爵往床的方向扫了一眼,黑眸里面的光亮的吓人。

    战勋爵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强人所难”,但是如果苏子诺现在拒绝,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