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零一章:用晚景凄凉来换

    他特地问过李博明苏子诺最近的动向,她几乎一天十五个小时都泡在圣米伦里面。但是和以往不一样,怀孕以后苏子诺手上的病人几乎都被李博明接受。

    李博明生病后,也都分到了各大医生手上。重回圣米伦苏子诺几乎没有医治病人,而且她好像也不再热衷于此。反而全部时间都花费在圣米伦的实验室,研究还是抗体方向,但认真说起来,但没有人知道她苏子诺的研究进度。

    鉴于之前林婉音的话,战勋爵特地调查过苏子诺的网络查询记录,但是苏子诺似乎也没有刻意追查过20年前实验基地的情况。

    这样的情况,不是苏子诺真的一无所知毫无联想,就是苏子诺已经确认了,她已经想好了怎么应对。

    苏子诺,这些天的忙碌,会是为了彻底离开自己而做准备吗?

    战勋爵神色不由的阴沉下来,他抬眼往楼上看去。苏子诺娇小的身影终于走到门前,随后身影消失而门也被严严实实关上。

    “妈咪。”哎嗨动了动唇,昂头看着战勋爵,黑白分明的眸子闪烁着不解。

    战勋爵弯身毫不费力抱起哎嗨:“洗漱,睡觉。”

    第二天太阳还未露头,战家就热闹起来了。

    尤其是苏子诺,几乎天色微明的时候她就起来了。

    佣人手脚麻利准备早餐,而苏子诺则在客厅里喝一杯牛奶,战勋爵下楼时,目光便准确的捕捉到她。

    此时贺炎也刚刚训练完进来,战勋爵朝他微微颔首。贺炎快步走过来道,“上将,我们查到一些邪渊的消息。”

    战勋爵点了下头示意他说,而自己则走到苏子诺身边坐下。

    “邪渊经过之前的大败,蛰伏了很长一段时间。除了默云驰反其道而行大张旗鼓的出现在众人之后,没有任何动静。但是最近几天我们收到线报邪渊正在谋划行动,而且林缺跟齐幽幽已经顺藤摸瓜确认了两位成员。”贺炎面不改色的“汇报”。

    战勋爵指腹轻轻摩挲杯壁,“审过没有?”

    “正在加紧审讯,一旦有进一步结果会第一时间汇报。”

    战勋爵点头,苏子诺放下杯子:“不要在哎嗨面前谈论这些事。”

    “哎嗨以后会习惯。”战勋爵的表情说是辩解,更像是松了一口气。

    “哎嗨以后不一定在军部。”苏子诺轻哼了一声:“他不是非要吃出生入死这口饭。”

    “是是是。”战勋爵很快妥协,一边跟着起身:“我送你。”

    苏子诺对邪渊已经漠不关心,对20年前的研究院也没有追究的兴趣,是不是说明,她的改变,只是一个特别的时期?

    两人一前一后上车,路上苏子诺只是转头看着窗外,战勋爵发现苏子诺似乎是又瘦了一些,眼底有一抹淡淡的青色,她本来安静,在车上坐了一会,就闭上眼睛休息。

    车子到达圣米伦的停车场,她才拉开车门道:“我上去了,你路上小心。”

    战勋爵眼神晃了晃,心中突然一紧,猛然拉住她手腕。

    “我忘了什么东西吗?”苏子诺眼神闪烁了下,站定原地转头看着战勋爵,两人之间隔着副驾驶,短短几十厘米的距离,战勋爵却觉得怎么也拉不近。

    战勋爵手上突然用力,使劲握紧苏子诺的手,短暂的静默出现在两人面前。

    过了一会他终于开口,“默云驰他到底跟你说了什么?”

    对于苏子诺的试探、多方调查都没有成效,林婉音说过,苏子诺很沉的住气,战勋爵没想到,她甚至比自己更沉的住气。

    “我劝他放手,从今以后和邪渊再无关系,他没有同意,就这些。”苏子诺抬眸看着战勋爵,脸色淡然。

    “苏医生。”旁边传来医院护士的叫喊。

    苏子诺朝她点了下头,挣开战勋爵的手道:“我要上去了。”

    话语一落,纤细的身体没有留恋的离开。战勋爵收回手,安静地坐着,眼底绝少有恍惚之色。

    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而苏子诺对他的远离是有迹可循的。

    但没有时间由他多想,手机“嗡嗡”响起来。接起电话,简短的几句话后战勋爵迅速发动车子前往龙堡。

    车子在草坪上还没停稳他就大步走进去。

    “爷爷怎么样了?”

    话音刚落一连串的“咳咳咳”响起,像是要把肺都咳出来了一样。医生手忙手脚的为战老爷子拍着背,另一边指使助理取药。

    老爷子半躺在床上,抬眼看着他,“回来了。”

    战勋爵脚步停滞,心脏忽然仿佛被一只大手牢牢扼住,让他无法呼吸。

    入秋不久老爷子就已经穿的宛如冬季,棉被也换了厚的。前段时间看起来还精神抖擞的脸颊,这两天已经消瘦下去了,显露出老年人的颓态。

    战勋爵收敛情绪,迅速过去给战老爷子倒水,喂他吃药。

    “老了,一场感冒都抗不住了。”战老爷子喝完药叹息一声,“想我年轻的时候,伤口手臂长这么一条,我吭都不吭一声。”

    到底,林婉音的骤然发难,牵扯起的20年前的旧事,几乎很快的掏空老爷子的身体。

    之前勉强还藏得住,但昨晚天气突然转凉,受影响的首当其冲就是身体虚弱的老年人,早上战老爷子就不大起得来了。

    “你们都出去,我有话和勋爵说。”

    人陆陆续续退出去,房间里一片安静。

    “我叫你回来不是让你摆脸色给我看。”战老爷子勉强撑着身子坐起来,即便疲态无法遮掩,但眼底的光不曾熄灭,“有事要和你说,你坐下。”

    战勋爵在他床边坐下,伸手把战老爷子的被子往上拉了拉。

    “子诺的事情终究是瞒不下去的。”战老爷子脸色复杂,口气更是沉重,“我们战家造的孽她也应该知道,我想找个时间把当年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都告诉她。”

    战老爷子“战家造的孽”几个字,战勋爵刚刚因为老爷子弯下的身体就绷得笔直,从来没有在战勋爵身上见过的如临大敌的危机。

    “过去的事,不关你的事,这个罪孽我来抗。”战老爷子叹了一口气,口气坚定。

    这几天他反复在想林婉音那天的话,加上苏子诺的怪异表现让他终于做了这个决定。

    战勋爵脸色变得极其凝重,开口刚要说什么。

    战老爷子直接制止道:“这件事情我已经决定了,子诺我看了她这么多年,了解她的品性。她是个善良的孩子,他会原谅我。”

    后面半句更像是絮絮叨叨,仿佛在自我安慰。

    “你出去吧。”战老爷子正了正色,一闪而过的脆弱仿佛只是幻觉,“子诺回来,叫佣人请她上来。”

    战勋爵眼眸幽深,他明白战老爷子想要做那个牺牲者,老爷子是打算用一生的英名,押上苏子诺对他所有的敬重,赌苏子诺会念在他年事已高而心软。

    “跟爷爷没有关系,我会跟子诺说清楚当年的事”

    说罢战勋爵抬脚准备离开,战老爷子却眼疾手快抓住他,沉声道:“一天我不死,龙堡就是我做主,这件事我决定了!跟子诺说清楚之后,我就会去桑小姐所住的疯人院终老,给苏子诺赔罪。”

    还没说完,战老爷子又闷声咳了起来。

    战勋爵连忙伸手拍拍战老爷子的背,神色凝重不已。老爷子的身体情况,恐怕比他想象的还要糟糕。

    战老爷子却紧紧抓住战勋爵的手,“子诺是个好姑娘,你能和她在一起是你的福分,以后要好好珍惜她。”

    战老爷子这么说,已经是抱着以后再看不到战勋爵跟苏子诺的意思。

    也只有这样,才能赎回战家犯下得罪孽。

    “爷爷!”战勋爵打断:“子诺那边,我会处理好。”

    战老爷子不赞同地摇头,皱纹爬满的脸颊蜡黄,“虽然你是外界人人追捧的战上将,但我知道,你不会舍得。子诺是世界上最喜欢你的女人,她一手带起来的哎嗨那么可爱懂事。而且她肚子里还有你们未出世的孩子,你不能去处理。”

    龙堡里的平静难得,而苏子诺和战勋爵的幸福更是难得。他不愿意自己的孙子,因为上一辈的恩怨葬送自己一辈子的幸福。

    而且哎嗨也是他最喜欢的曾孙子,他并不想事情发酵到让哎嗨为难的地步。这个聪明可爱的孩子已经失去了5年的无忧生活。

    但更让他担心的是苏子诺肚子里那还未出生的孩子,担心苏子诺会无法开解,担心她跟战家的死结最终体现在这个未出生的孩子身上。

    战老爷子望着这个身形高大的孙辈,眼底不可遏制的有些湿润:“老爷子没有多少时日好活了,就算是生气,她也和我生不了多久。”

    死亡能够让恨意泯灭,等到自己归土,要是苏子诺不能释怀也能够原谅一些吧

    战勋爵眉头越拧越紧,宽大的手掌握紧了一次,又放开:“我派人给爷爷检查身体,爷爷不要多想。苏子诺这件事,我来处理。”

    战老爷子简直要被战勋爵气死,他说了这么多,战勋爵却不为所动。

    “勋爵,听爷爷的话!”战老爷子急的声调拔高几度,又连声咳嗽起来。

    战勋爵按响床旁的铃声,不过片刻医护人员纷纷推门进来。

    战老爷子见状眼神复杂的望着他,战勋爵已经站了起来:“如果这件事,要爷爷您晚景凄凉来换,苏子诺确实不应该原谅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