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零二章:她想不想离婚

    话罢起身离开,战老爷子远远看着他的背影。心头止不住地叹气,战勋爵就是这样,向来倔的让人没脾气。

    别人不知道,难道自己还不知道吗?

    苏子诺对于战勋爵,是他生命还要重要的人。

    战勋爵开口,恐怕在围剿邪渊的时候已经知道了真相,他刻意解决,就不会等到了现在。

    转眼就入夜,战勋爵从军部回来,车门打开,眼眉间带着凌冽的寒冰。

    对于默云驰驰的清捕已经进行了半个月,但是默云驰就是做到了像是蒸发一般,仿佛他不需要出现,不需要补给,不需要社交往来,就像是融化在了阴影的某一角。

    “爷爷睡了?”战勋爵脱下外套,随手扔到衣架上,神色有些阴郁。

    佣人忙不迭点头,战上将身上的气势更见压迫,他根本不敢开口多说几句。

    “医生说了什么?”

    “只是风寒,不过老年人的身体虚,需要多注意。”

    终于可以松口气,战勋爵抬眸扫过乳白色的旋转楼梯,“她呢?”

    “少奶奶和哎嗨少爷也已经睡了。”佣人当即明白他在说什么。

    战勋爵摆摆手,迈开长腿往楼上去。

    目的明确走到走廊尽头,动作干净利落翻进去,随后轻车熟路翻进苏子诺房间。

    放轻脚步走出浴室,一眼就捕捉到深陷在柔软棉被里的苏子诺和哎嗨。两人互相依偎着,眼睛紧闭。鼻子到嘴巴的弧度两人几乎一样,柔美却坚韧。

    暖黄色的睡眠灯光落到两人脸上,让气氛温馨。战勋爵转身,轻轻放下一束亲手摘下的保加力玫瑰,空气中香甜的清香在房间里蔓延开。

    房间里的新鲜玫瑰,从来没有断过,苏子诺应该只以为是佣人换的,大概只有战勋爵知道,龙堡最娇艳的玫瑰,都是他每隔一段时间就换到了苏子诺的房间。

    战勋爵无声得叹了一口气,在微弱的光线中看着苏子诺柔美的侧影。

    苏子诺有些不适,她悠悠的转了个身,长长的睫毛抖了抖,又睡了下去。

    战勋爵不知道看了多久才转身,又无声的离开。

    在走廊尽头站了一回他才折回房间,点燃一根烟,烟雾袅袅而起。龙堡里安静的吓人,而缭绕烟雾背后男人神色复杂。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轻触两下桌面的手机。屏幕随即亮起,战勋爵没有多看直接点出两人,开始电话会议。

    “战上将,这么晚还督查民情?”雷靳炎刚刚接通就半是揶揄半是调侃道,“行动怎么样?”

    提起这个战勋爵眼底闪过一丝浮躁,“那小子跑了。”

    “谁?”入了夜,秦羽肆显然不如这些战场罗刹明锐,慢半拍接通电话的秦羽肆问道。

    雷靳炎挑了下眉,指尖夹着的烟抖落一地烟灰,“不是督查民情啊,这么晚你战上将不会是思考人生吧?”

    虽然口气是揶揄,但是掩于通讯后的神色却是沉重。

    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担心苏子诺,而苏子诺无疑是和战勋爵挂钩的。尤其是让战勋爵如此烦躁,除了苏子诺不会有其他女人。

    “对,思考人生,我在想,一个女人要是想离婚,会有怎样的表现。”

    战勋爵的话如同一颗惊天巨雷炸进两人心头,尤其是雷靳炎,他手指一顿,半根烟直接落到地面。

    苏子诺想要离婚?

    比起雷靳炎的关心则乱,秦羽肆却要冷静的多,他首先开口道:“你是在怀疑,想要求证?”

    “嗯。”战勋爵沉声道。

    粗粝的指腹相互摩挲,战勋爵眼眸越发幽深。如果她想走,那他会放吗?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脑海,战勋爵手中的一根烟就断在了自己的掌心,战勋爵低头菜发现断成两截的烟头,嘲讽的笑笑。

    “首先,女人要离婚第一点就是不给男人抱了。”这个时候,秦羽肆的声音响起。

    他想了想道:“第二,不再愿意照顾男人饮食起居了。”

    秦羽肆那头沉默了片刻,神情有些惊诧望着电脑上的通话时间,然后道:“第三,就是转移孩子和财产。”

    雷靳炎这火爆脾气难的忍下来了,倒是透了几分意外:“你倒是挺知道女人想些什么。”

    女人要离婚,是这种表现吗?他倒是说不出来。

    “我知道了。”战勋爵开口道,神情严肃无比。

    接下来的几句寒暄,雷靳炎和秦羽肆两人从其他方面分析下离婚前的各种表现,却没有提到苏子诺。

    电话会议便结束了,可得到答案的战勋爵神色却丝毫没有放松。反而他又抽出一根烟点燃,对着窗外漫漫长夜。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起身,眼神变的坚定不已。

    根本没有入睡,天光就亮起。

    苏子诺不给他抱了,秦羽肆说是为了工作,而且怀着身孕。雷靳炎说是活该。

    苏子诺不给自己做爱心便当了,秦羽肆说是为了工作,而且怀着身孕。雷靳炎说是活该。

    战勋爵一晚上都睡不着,他会告诉苏子诺一切,他却想贪心地想事先确认一下苏子诺的态度。

    第二天。

    “咯吱”

    轻微至极的声音根本吵不醒睡眠中的人,但是战勋爵却迅速睁开眼坐起来。他的精神高度紧绷,丝毫不逊于执行任务之时。

    昨晚和衣而睡,所以衬衫显得皱皱巴巴。战勋爵随手解开两颗扣子,大步下楼。龙堡还在睡眠之中,就连佣人都没有起身。

    走进厨房,眼神准确落到纤细的身影上。苏子诺听见声响侧头,神情微微有些惊讶,没有想到战勋爵会起的这么早。

    看到男人下巴青色的胡渣,她忍不住颦了颦眉。

    “在做什么?”战勋爵走到她伸手,抬手环住她的腰,这样的姿势让苏子诺无法察觉男人眼眸中的试探还有一丝紧张。

    下巴搁在苏子诺肩膀上,鼻尖是她身上环绕着的馨香味。淡淡的,却能印入灵魂深处。柔软发丝滑过他耳旁,让人痒到了心里。

    “煎蛋,吐司。”苏子诺面色自然回应道,手握紧铲子翻动锅里黄灿灿的鸡蛋。

    战勋爵忍不住伸手把她抱的更紧,迫的她不得不和他身体相贴。空气微凉,更显得战勋爵肌肤炙热,薄薄的衬衫根本阻隔不住。

    “小心溅到。”苏子诺抬了抬纤细地肩膀,想把战勋爵抖下去,声音里却带着些许笑意。

    没有把大型地脑袋抖下去,苏子诺也没有在意,依然有条不紊把鸡蛋从锅里夹出来放到盘子上。

    “我和你一起吃早饭。”战勋爵搂着腰,声音闷闷地。

    往常龙堡都是佣人早起准备全家人的早餐,但苏子诺的作息委实有些早了,此刻佣人们都还没有起身。

    苏子诺轻轻点了下头,便动起手来。

    战勋爵看不清她的神色,但是心情却好了起来。

    她让自己抱她,也会给自己准备早餐。

    “去准备筷子。”苏子诺突然用胳膊肘碰了下他,然后把手上地煎蛋递给战勋爵。

    不一会儿,苏子诺便端着两个盘子从厨房里出来,放到桌上又折身去拿牛奶。

    “上将。”此时贺炎刚刚进门,看着战勋爵呆愣的神情不由愣住了。

    战上将,是在发呆?战上将是对一碟煎蛋在发呆?

    贺炎走过去,看清桌面上心型的煎蛋

    再看苏子诺围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贺炎得眉头就挑了一下,这样就可以解释了。

    “吃了没有?”苏子诺扭头看了眼贺炎,手上的动作却不停。

    贺炎点点头,不光吃过了,晨间训练都已经结束了。

    修长的手指夹住筷子,战勋爵拨了下金黄色的心形煎蛋,又拨了一次,竟然舍不得把它入口。心形的,特别好看,可能哎嗨都没有吃过。

    然而,如果哎嗨在现场,他就会无情的告诉战勋爵,他几乎每天吃。

    “你现在大概有多少存款?”在第五次翻鸡蛋,战勋爵状若不经意的问道。

    苏子诺倒是想也没想回答道:“三千多万。”

    战勋爵把她的神色统统收入眼中,心情忽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宛如结束了一次艰巨的任务。

    “贺炎把最近的津贴也划给少夫人,龙堡以后都由她来管账。”战勋爵很镇定的表现出漫不经心的回答。

    苏子诺抬眼看了看两人,倒也没说什么。

    战家的主要创收当然不在战勋爵的津贴,但是津贴确实是战勋爵所有的零花,而且战勋爵这样的人,基本没有什么花费的机会,津贴放在她账上,或者战勋爵账上,没有什么区别。

    苏子诺只是继续吃饭。

    但是,苏子诺觉得无所谓,战勋爵心中终于完完整整松了口气。

    在军部,大多军官都是把津贴交给自己的老婆,他战勋爵也是有老婆管账的身份了。

    这个平凡,甚至带着一点土气的传统,却让战勋爵觉得难得的安心,苏子诺愿意帮助自己理财,应该代表着,她没有打算跟自己在经济上划清界限吧。

    吃过早饭苏子诺离开龙堡。

    而战勋爵则是掏出手机,看也不看点了几下。

    “这么早?我休假啊。”雷靳炎口气中带着浓浓的倦意,半夜出去执行任务,整整折腾到五点他才睡下。

    “有消息?”秦羽肆和他截然不同,他已经到达办公室。接下秘书递过来的咖啡,摆摆手示意她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