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零三章:苏子诺要打掉孩子?

    雷靳炎闻声睡意一扫而空:“情况怎么样?”

    “子诺应该没有离婚的打算。”战勋爵抬眸瞥了眼楼上,抬脚走向草坪,一会哎嗨和爷爷下来会听见,平白让他们担心。

    尤其是哎嗨,他一定会告状,小家伙一直坚定不移站在苏子诺一边是毋庸置疑的。

    而老爷子的情况更甚。

    战勋爵把今早的试探说了一遍。

    “所以,苏子诺只是做了一顿早饭,就把你的钱包掏空了?”秦羽肆听完,总结道。

    战勋爵刚刚杨高的眉头顿时凝住,但是过了几秒他沉了沉声音:“苏子诺不会觊觎财产,她会收下我的津贴,说明她没有想过离开。”

    上一次她离开龙堡,他准备的“遣散费”全部退回。

    “如果她想离开,一定会找理由拒绝。”

    “嗯。”秦羽肆到底对苏子诺不够了解,战勋爵笃定,他就说了一句:“抱歉。”

    “抱歉不必,但是秦公子的口袋貌似很难掏。”战勋爵也不在意,声线低沉。

    秦羽肆跟战勋爵的交厚跟雷靳炎不同,他们算得上一起长大的世交好友,就算一直在不同的部门,战勋爵又外派过5年,也是雷靳炎不能比的情分。

    “秦公子钱袋捂得很紧吗?一起吃饭都是他付钱。”雷靳炎声音响起。

    战勋爵顿时觉得自己比不过了,虽然他们这群人也不在意买单问题,但秦羽肆确实很少主动买单。

    “那是你脸皮厚,从来不带钱包。”秦羽肆不客气的声音响起。

    凝重的气氛总算是缓和下来。

    “对对对,你最贤惠,人家心狠手辣的女人会把孩子打了,你就永远不会这么做。”雷靳炎调侃道。

    本来这样的调侃,秦羽肆一定会反驳,但是雷靳炎的话音刚落,三方都安静了下来。

    “苏子诺的孩子,现在还好吗?”过了一会秦羽肆问道。

    “一直没问题。”战勋爵很快回答。

    苏子诺上次高烧,战勋爵都放弃孩子了,是苏子诺在最后的时候挣出奇迹……

    但雷靳炎的那句,想离婚就打掉孩子?却像是魔咒一般,在他的脑海里一再飞旋。

    就在这时,另一通电话拨了进来。战勋爵扫了了一眼,是圣米仑打过来的,迅速接起。

    “战上将,我看见少夫人被李博明医生推进手术室了!”

    电话里焦急的声音传来,战勋爵几乎觉得全身上下的血都凉了。

    战勋爵果断切掉了秦羽肆跟雷靳炎的电话。

    “发生了什么事?”战勋爵问道。

    “不……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毫无底气:“具体我不知道,我问过其他医生了,谁都不清楚,我只看见少夫人进手术室的时候是捂着肚子。”

    战勋爵脚步顿住,浑身的血液一寸寸冰封。

    他抬手抹了把脸,神色突然有些颓败

    这种情绪本来根本不属于战勋爵,因为他见识过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炼狱,也面临过许多人根本无法想象的绝境,甚至每次在死亡边缘徘徊的场景是普通人想象的极限。

    他从来没有颓败过,苏子诺统统让他尝了个遍。

    她想要打掉孩子,她想要离婚,她毫不犹豫的为离开准备。

    战勋爵微微眯起狭长的眸子,一把拉开车门,发动车子时候两次没有打着火。

    车子宛如一柄利剑疯狂地窜出龙堡,战勋爵的黑发被车窗涌进来的强风吹起,他的神色坚毅不已。

    平时半个小时的路程,用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到达。战勋爵下车,之前的线人立刻跑过来,“战上将,少夫人还没有出来。”

    “带我过去。”战勋爵口气冷硬,眼眸渐渐转凉。

    他不会给这个女人逃离的任何可能。

    线人浑身一颤,感觉到身旁男人庞大的震慑力,下意识点头,脚步踉跄地上前带路。

    “哐当”一声,安静的手术室,猛然传来几乎摧毁一般的声音,紧闭的手术门撞到墙上晃悠了两下。

    周围的病人都被这一声吸引过来,就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在单薄的歪掉一部分的门前,这一刻举国敬畏的战上将,反倒像是一个让所有人无处可逃的煞神。

    战勋爵沉声:“苏子诺呢?”

    手术室里的苏子诺和李博明也转过了头,神色惊讶地看着他。

    苏子诺从手术台上起身,情理的容颜有些意外。

    战勋爵眼神冰冷的落到苏子诺身上,目光像是利刃一样上下巡视,确认这个女人微微隆起的小腹也没有变化,脸色更没有经历过手术的苍白。

    “战上将……”

    李博明刚开口就见战勋爵一个箭步冲过来,用力地把苏子诺扣进怀里。

    “怎么回事?突然进手术室?”

    他的口气是一贯的冷静,神色更是毫无异常。

    但是所有人都在一瞬间松了一口气,因为刚刚战勋爵的气势是人人噤若寒蝉的阴鸷,如果有任何违逆就片甲不留的冷酷,威压与那一瞬的阴狠,跟他战神的名号一样,没有人胆敢尝试,而在开口以后,就变回了人人颂扬的战上将。

    “你不会伤害我们的孩子,对不对。”

    只有两人可以听到的声音,战勋爵的声音甚至像是脆弱的像个孩子。

    苏子诺的鼻头不禁有点酸,眼眶也跟着一点点慢慢红起来,但她却很快眨了眨眼睛,声音清浅:“你怎么过来了?”

    “担心你。”战勋爵的头搁在她肩上,声音几乎是在她耳边,“担心宝宝,她怎么了?”

    苏子诺勉强勾唇一笑,“我没事,她也没事。”

    “你有事。”战勋爵声线不变,战勋爵的声音刚刚一瞬的颤抖,已经冷沉下来。

    “你知道了去苏家的事,你猜到了跟超级抗体有关的曾经,你知道我的父亲,战绍梵他……”战勋爵说得很稳,只是语速偏快。

    战勋爵说得,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称得上恐惧得事实,可是他坚毅的面容依然沉静。

    哪怕他要对苏子诺说的话,心脏像是被三棱刺搅动一般,但是他也很清楚,他不想再侥幸。

    苏子诺却像是毫无所觉,跳下手术台:“哎嗨今天去学校了吗?”

    “苏子诺!”战勋爵双眼赤红死死盯着她,已经刻意压低了声音,却隐藏不了他困兽一般的狼狈。

    “当年的事情我可以解释,超级抗体还有你……”

    话音刚出就被苏子诺打断,她伸手突然抱住战勋爵,用力之大让战勋爵好容易冷静下来的大脑当场凌乱。

    李博明见状,默默离开。走出手术室的最后一眼落到苏子诺身上,不知为什么是叹息还是怜惜。

    “我现在遇到一个有点棘手的病人。”苏子诺退开一步,伸手揉着酸痛的肩膀:“棘手到糖糖都踢疼我了,你帮我做个决断好不好?”

    “糖糖?”战勋爵挑眉?

    “是我给我们女儿取得小名。”苏子诺说:“不好听吗?”

    “好听好听。”战勋爵感觉像是上一秒快要溺死得人,下一秒却得到了整个绿洲,简直都不知道怎么反应。

    “现在能确认是女孩了?”那些军部把战勋爵当作天神英雄崇拜得士官们,绝对想象不到战勋爵会有这么傻得表情,简直是教科书一般得的傻笑。

    以前苏子诺是老是说是女儿,战勋爵相信苏子诺的直觉,也没有刻意去判断性别,明确的通知还是另外一种感受。

    “作为圣米仑的所有人,我想我应该可以走个后门,不过没想到战上将会亲自带队查抄我跟李医生。”苏子诺老神在在的说。

    “所以,你进手术室,是来看我们女儿的……”战勋爵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

    想要把手放在苏子诺的肚子上,最后小心的拢着。

    “以后让雷靳炎,还有李博明少碰你肚子。”战勋爵说道:“哎嗨是男孩子她们随手捏就捏了,女孩子不让那些手随便碰。”

    苏子诺拍了拍战勋爵的手:“你还要不要给我意见了。”

    战勋爵看到苏子诺看着他简直满脸期待,心头波澜万千总算平复下来。

    “你说。”

    不知道为什么,从来毫无畏惧的战上将,心底竟也会生出一丝庆幸。

    如果他刚刚一切都合盘托出,是不是他根本没有机会知道它真是个女孩,他永远失去这样温软纯美的笑容。

    苏子诺伸手握住大手,低头浅笑一下,眼眸中闪过复杂,“我的病人是个模特,平面模特,心脏附近长了肿瘤。”

    “治疗方案我已经拟出来了两种,一种是进行手术割除肿瘤。这样的话病会彻底好转,但是手术风险很大,稍有不慎不仅仅存在手术台上离开的概率,而且术后她的人口处会留下一道永久性伤疤。”

    “第二种方法就是采取保守治疗,用药物控制肿瘤的大小。如果好运,也许能够痊愈。但是一旦肿瘤病理性病变,那么要命的过程甚至不需要一个手术的时间。”

    苏子诺看了看战勋爵,眸光一闪,接下去说。

    “病人很信任我,她希望由我来决定选择哪一种手术方案,无论是哪一种她都不会有任何的怨怼,就是因为太信任我,所以我才有非常大的压力,刚刚躺在手术台上,也算是为她体验一下,送上手术台的感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