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零五章:完美还是地狱?

    另外,苏子诺的生日快到了,苏子诺25岁了。

    战家阴郁的气氛已久,战老爷子决定为苏子诺庆祝生日。

    老爷子的身体越来越差了,这半年多来,很快的从耄耋老者到风烛残年,战家的人像是阻止不了苏子诺的消瘦一样,阻止不了战老爷子的瞬间衰老。

    所以,老爷子的话一出,生日会的奢华与高规,跟战家大婚不相上下。

    下午时分,龙堡里便开始热闹,尽管,生日宴会还没彻底开始,来人都是和战家交往特别密切的。

    苏子诺正在化妆室里,战卿卿陪着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我已经放弃李博明了,也不想探究,他为什么从南歧变成了李医生。”

    “什么?”苏子诺微微的惊讶。

    战卿卿追李博明,是连秦羽肆都能说出几件代表事件的那种轰轰烈烈。

    现在战卿卿已经会云淡风轻的说放弃了?

    “我曾经以为,如果再遇到了他我却没有办法把他抓紧,我的人生就像是缺了一块,永远无法圆满。现在我发现,其实不是。”战卿卿微微靠着苏子诺,一向明艳浓烈的女子,现在却像是个无辜的女孩偎依在苏子诺的旁边。

    “再浓烈的感情也经不起,另一个人的眼里不再有你,他看着你的目光像是看一个陌生人。李博明啊,没有失忆,我却比你在我哥失忆的时候,更绝望。”

    “卿卿……”苏子诺想站起来,苏子诺没想到,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战卿卿个性太过洒脱强悍,以至于她确实在她身上没花费太多心思。

    甚至,对于战卿卿跟梁雨晨,她总是不自觉地倾向于梁雨晨的。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战卿卿把苏子诺摁住,明丽的容颜还是一如既往的大大咧咧:“你肚子这么大了,还这么瘦,万一弄伤自己,战二又要虎我了。”

    因为瘦的太快,苏子诺的脸色白的近乎透明。不过本来就没有瑕疵,并不需要妆容来修饰,战卿卿附身为苏子诺打了腮红,让她脸色看起来好一些。

    “李医生参加完你的生日,他就要离开圣米仑去瑞士。”战卿卿像是叹了一口气说。

    瑞士,是现在梁雨晨修养的地方。苏子诺想。

    战卿卿一边给苏子诺整理礼裙。

    这次战卿卿替她亲手选的礼服是正红色礼服,艳丽的颜色和她肤色相称,让她看起来气色好多了。

    v字领把苏子诺精致的锁骨显露在外,一条钻石项链让颈部不至于显得空落落的。红色花瓣密布在礼服上,宛如蕾丝链接。莹润的肩头显露在外,背部是半镂空的。

    顾及到她怀孕,腹部是完全贴合身体,微微隆起。而到了膝盖处白色的纱散开,让她整个人看起来端庄而优雅。

    长发卷曲搭在肩头,遮挡住几分过于的瘦弱。

    “嫂子,你今天可真漂亮。”战卿卿由衷的说道,上下打量了苏子诺好几遍。

    “卿卿,你……”苏子诺怎么可能放心。

    “没什么好不放心的。”战卿卿昂首一笑:“不过是失散的两个人,无论怎么努力都回不到最初了。你就当一个现成的教训,所以,苏子诺,不论什么原因都不要跟我哥分开。”

    苏子诺还想说什么,战卿卿走过来挽住她手臂,“我们出去吧,宴会该开始了。一会哥哥看到你,肯定会呆住。”

    宴会下午六时开始,此刻天空已经彩霞密布,橘色柔和的光芒洒满大地,处处透着温润的气息。

    空气中氤氲着保加力玫瑰的淡淡香味,走出去便能看见用各种花朵做成的拱门,还有到处飘扬着的水粉色气球。粉色的绣球花悬挂的错落有致,朵朵饱满,沿路布置着大簇大簇的玫瑰花和绚烂灯光。

    天色稍晚,整个龙堡的灯都一起亮起来。粉色的灯光梦幻不已,楼下的客厅桌上布置着纯白色幔步,银质刀叉擦得闪闪发光。香槟做成的酒塔反射光芒,乳白色的旋转楼梯两侧灯光亮起,花朵布置满整条路,末端有一道花拱门。

    苏子诺迈上楼梯,楼下彻底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她一人身上,尤其是战勋爵。他今天穿着贴身的西装,头发一丝不苟梳上去,轮廓分明的脸在灯光下竟显得柔和许多。

    对上她的眼神,他微微弯腰伸出一只手绅士地等待苏子诺下来。

    一束灯光突然打在苏子诺身上,整个场中她是唯一的主角。随着她往下走,灯光缓缓移动。现场梦幻的简直不像是真实,柔软的花瓣落下,带着让人幸福到晕眩馨香。

    这些布置,大部分是战勋爵跟哎嗨布置的,他们说苏子诺是他们的公主,他们亲手给公主打造城堡。

    终于她走下最后一阶楼梯,战勋爵握住苏子诺的手,苏子诺被握住手的时候,一下感觉多日紧绷带来的虚弱跟消瘦,都要在这一瞬间要被退散下去。

    战勋爵低笑伸手替她摘下发上的花瓣,“生日快乐。”

    话音一落,场中响起舒缓的纯音乐。

    灯光全熄,紧接着一点微弱的光芒亮起,然后无数光芒出现在大家瞳孔中。

    佣人推着七层高的蛋糕走出来,上面插着的蜡烛跳跃着。

    场中响起鼓掌声。战勋爵揽住她,轻声道:“许个愿。”

    苏子诺闭上眼睛,许什么愿呢?就许下自己跟战勋爵,跟哎嗨,跟糖糖永远不分开吧。

    半分钟后她睁开眼睛,朝着战勋爵点头。灯光亮起,刺眼到苏子诺本能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战勋爵已经单膝跪在她面前。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愣住了,苏子诺想要弯腰,哎,她如今身体笨重都做不到了,所以她只看到眼前升起一层薄薄的水雾,隔着雾气看稳稳跪地,气势却像是山峦的战勋爵,像是这一生的归属。

    “没有给你一个永生难忘的婚礼,我很抱歉。子诺,生日快乐,这是我送的生日礼物,此生有效。”战勋爵递上一个丝绒盒子。

    “是戒指吧,战上将真是体贴啊。”人群中有人低声道。

    “肯定是,战上将刚才那句话的意思是这辈子就认定苏小姐了吧,苏小姐真是太幸福了。”

    “可不是嘛,想嫁给战上将的女人能绕着a市排好几圈,苏小姐简直就是天底下最幸运的女人。现在肯定觉得超级幸福吧,你看她都不知道该干嘛了。”

    “打开看看。”战勋爵依然保持跪地的姿势,昂首握住苏子诺的手说道。

    苏子诺眨了眨眼,打开盒子。看清里面的东西,空气完全寂静。

    苏子诺更是猛然合上盒子,抬眼惊诧不已看着战勋爵。

    战勋爵伸手握住她双手,“以后,我再出任何纰漏,凭借这个你都可以得到保护。”

    小盒中的,竟然是战勋爵的私人印授!

    私人印绶凝聚着战勋爵所有的荣耀和功勋,也代表了他的所有的权位与特许。只要苏子诺亮出这私人印授,那么她就代表z国战上将,全国皆准。

    之前,苏子诺只是借了霍元帅的印绶,龙堡上下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她凭着印绶来出入自如,就算战勋爵真失忆了也苛待不了她。

    “私人印授,对军部的人来说,说是命也毫不为过的存在。”

    “戒指跟它比起来简直弱爆了。”

    “如果苏子诺拿着印授但凡做点什么引起公愤的事,战勋爵的前程瞬间烟消云散。”

    “不能叫苏小姐,或者少夫人了,应该叫战上将本人!”

    苏子诺拿着盒子的手因为战勋爵的双手合拢,被迫紧握。

    空气中弥漫着的花香味、香水味一并涌上来。这一刻的美好简直让人晕眩:“谢谢,我很喜欢。”

    欢呼声此起彼伏,战勋爵和苏子诺脸上都带着笑容。

    只是她的笑意并未深入眼底,她知道笑已经对母亲很不敬了,眼前的完美幸福跟母亲20年前的惨烈决绝,几乎可以把苏子诺撕裂。

    今天,是母亲的忌日!

    其实从昏迷中醒来时,她的记忆就已经完全恢复。

    她记得她的小家是怎么一场处心积虑的车祸之后,迅速的家破人亡。

    她记得那些人为了得到超级抗体的秘密,怎样一次一次对她不人道的虐打。

    她也记得,5岁的生日,疯了一个多月的妈妈突然对她笑了一下,晚上妈妈就被发现用那么惨烈的方式死去!

    苏子诺想要捂住脑袋,冷汗迅速的打湿她单薄的后背,像是每一个,苏子诺彻夜难眠,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才能抑制的那些痛苦与仇恨的夜晚,苏子诺就是这样一次一次冷汗把被单都湿透。

    以前她对于凌桑的忌日的记忆其实并不多,每次想到母亲就会潜意识跳过去,苏家也根本不可能祭奠母亲。

    所以这二十年以来,竟从来没有人祭奠过母亲。想到这里,苏子诺身在万千的祝福之后总给,心理不可控制的一片荒芜,手指不自觉蜷缩。

    有人说死,是没有人记得了,才是真的死去,永远消失。

    这二十年,有没有人想念过母亲?

    她惨死后,孤零零的可能连一块墓碑都没有,无人祭奠,无人凭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