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零六章:以为是爱情?破鞋都不是!

    指甲陷入肉里,疼痛感才能刺激苏子诺不要失去理智。在这一片战勋爵哎嗨为她用心布置的天堂礼维持微笑。

    “不舒服?”战勋爵走过来,指腹抹过她惨白如纸的脸颊。

    苏子诺呷了口饮料,眼底却像是落荒而逃:“有点闷,我出去透透气。”

    随着她走出去,战勋爵的目光一点点沉下去。

    周围的欢乐气息好像隔绝了苏子诺,她根本染不上分毫。

    这半年多,苏子诺看起来是好了,当时让他心惊肉跳的反常很快消失了,苏子诺也越来越表现得之间的一切反常都没有发生。但是战勋爵却觉得,这半年多,苏子诺越来越远,愿得很快他就会抓不住。

    相比于大厅里的灯光璀璨、人声鼎沸,花园里显得静谧而凄清。苏子诺深吸口气,望着星子点点,忍不住闭了闭眼睛。

    她已经准备好,等到宴会结束,她就偷偷祭拜母亲。

    苏子诺终究也没有坚持到宴会结束,她微笑得接受了所有人的祝福,最终忍不住回到了卧房,轻轻的关上门,房间的灯没有开。

    她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接受所有人的祝福,而母亲都没有人祭奠。

    苏子诺走到书桌前坐下,清冷月光洒在她侧脸上,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像是会融入月光般的脆弱与清冷。

    她弯身拉开抽屉,反手摸上抽屉的顶端。摸索了片刻,一张照片显露在微弱的光线下。

    照片上女人抱着一个像是洋娃娃一般的女孩,神色温婉眼神明亮看着镜头,她没有在笑,但是看一眼都会觉得连岁月都明亮了。

    这张照片,是母亲在父亲发生车祸前的照片。

    苍白手指抚上照片,动作细致而温柔。

    恢复记忆以后,她试图调查母亲死后的事,过去的20年,苏子诺因为催眠的原因,很少想起应该去祭奠,现在她突然想起来了,确实她在接受所有的祝福,母亲连骨灰都找不到。

    苏子诺找过母亲当年遗体的下落,但是苏艾米告诉她,当时她的父母光顾著要求精神病院赔偿,凌桑的遗体应该是风烛残年的外婆送行,但是外婆都去世十几年了。

    “啊!”

    女人尖利的叫声突然响起,苏子诺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手里的照片落地,眉心也无可抑制地跳了跳。

    她弯身捡起照片,贪恋的多看几眼才颇为不舍地收起照片。

    究竟楼下是发生了什么?

    苏子诺皱着眉大步打开门,站在乳白色栏杆前往下望的哎嗨正皱着一张小脸:“老妖婆来了!”

    哎嗨一向有礼貌,除了这么称呼过林婉音,再没有其他人。

    可是林婉音不是已经离开龙堡了吗?

    “勋爵,我可是你母亲啊!”林婉音声调中带着哭腔,“我都已经想明白了,我对我过去的行为道歉,今天是苏子诺的生日,我给她准备了礼物!”

    苏子诺闻声走到哎嗨身边,这个位置很好能将楼下的一切尽入眼底。她一眼就注意到了林婉音怀里抱着的盒子,除了那盒子配色十分辣眼睛之外,那盒子还别致地系了个蝴蝶结。

    听不大清楚战勋爵说了什么,只见林婉音张嘴凄苦道:“我放下礼物就走,不会超过10分钟,老爷子老了,我何尝不是老了呢?我只是想看看子诺跟她肚子里的孩子。”

    战勋爵还是沉着脸,没有说话。但是林婉音很快打开了礼盒,自顾自说道。

    “这是我亲手为子诺做了一碗长寿面,苏子诺一直不喜欢宴会啊,红酒啊,她也吃不了,吃长寿面才是她心中过生日的仪式。吃了以后长命百岁,心想事成的,这是老祖宗的规矩,就一碗面,难道你还要我倒了不成?”

    战勋爵皱了皱眉,苏子诺一直心情不好,现在月份这么大了,一碗长寿面泼出去,对苏子诺跟孩子都不是好兆头。

    战勋爵抬头,准确的对上苏子诺的视线,苏子诺有一瞬的凝滞。

    林婉音也顺着视线看到了苏子诺,自顾自地爬上楼梯:“子诺,我昨天就回国了,就为了给你做这碗面……”

    苏子诺微微吸了一口气,林婉音这个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

    看样子是战勋爵让她吃了不少苦头,而且听说岳思瑾也离她远去。

    此时林婉音已经端着碗上来了,看见苏子诺眼睑微动,泪水又掉下来了,“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现在也是战家的孩子,怀着孕也不好好照顾自己。你母亲要还在看到多难过。”

    苏子诺不是没有防范,但是现在宾客满座,可以说是万众瞩目,而林婉音提到了母亲……

    苏子诺深吸了一口气,她是除了自己唯一提到母亲的人,哪怕是随口一句。

    苏子诺带着戒备的眼神到底是软了软。

    “这都八个月了,你不要在楼道站着了。”林婉音看着眼苏子诺圆鼓鼓的肚子,叹气道,“快进去坐着。”

    说着她伸手扶住苏子诺的腰,和她一起走进房间。

    战勋爵想要跟上来,却突然贺炎附耳跟她说了几句,战勋爵本来温和的脸色一下子凝重起来,隐隐约约苏子诺听到战勋爵说了一句“找死。”

    战勋爵看苏子诺,眼睛里担忧又带着凝重,苏子诺很快说:“没事,我陪林夫人上去。”

    门关上的瞬间,苏子诺还听见房间佣人宾客的声音:“林太太现在总算是认识到少夫人的好了,以后家里和和睦睦可真好。”

    “可不是嘛,看以前林太太的架势,我还以为她们要老死不相往来。现在林太太接受少夫人了,真是皆大欢喜。”

    “少夫人可真幸福,林太太也明白过来了了,上将还是对她那么好。”

    林婉音扶着苏子诺在桌前坐下的时候,听到外面的议论声,她从礼品盒里取出长寿面:

    “吃了长寿面,生日才算是圆满。”

    林婉音垂眸取出筷子,口气温和不已眼神中却闪过一丝晦暗。

    扑鼻的香味袭来,几节葱段搁在白色的面上,而且面还冒着腾腾的热气,可见林婉音确实是废了心思。

    “快吃。”林婉音将筷子塞进苏子诺手上:“你母亲还在也会亲自给你做长寿面。”

    苏子诺转了下筷子,抬眼看向林婉音,林婉音提到母亲,似乎有点多。

    林婉音对上她的目光,干笑道:“怎么?你还在责怪我?还是你怕我下药,我可以先吃。”

    说着林婉音就作势要抢苏子诺的筷子。

    这倒是不会……不说林婉音不会傻到这么得不偿失,有没有毒苏子诺还是可以分辨出来。

    苏子诺按下筷子在汤里搅了搅,眼睛的余光却不自觉的盯着林婉音,只见林婉音眼神紧随着筷子。

    汤是鸡汤,面条煮的入味,鲜而不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得反胃。

    夹起面条,香味悠悠。苏子诺却觉得手像是有千斤重,怎么也送不进嘴里。林婉音偏偏在一旁不停的劝,说的看你吃下去我才能安心,以后你的孩子出来我还能听一句奶奶这样的话。

    苏子诺皱了皱眉,最后提了一口气含进嘴下。

    这下反胃的感觉却突兀的要翻滚,甚至面条刚下去,苏子诺就想要干呕。

    “子诺啊,你应该很希望母亲会在你生日的时候给你做一次长寿面。现在我为你做到了,你”林婉音遗憾的声音响起,有一次提到了母亲。

    苏子诺以为林婉音说的应该是,她是战勋爵的母亲,自然也是苏子诺的母亲。

    苏子诺正要为自己的失礼而歉疚,却突然炸起了林婉音尖锐的声音。“这里面是凌桑的骨灰,你尝的怎么样!”

    苏子诺手一猛然抖,筷子啪一声滚落在地,呕吐的感觉不可遏制的在胃里翻涌。

    母亲的骨灰,难怪,苏艾米去外婆的故居,说又被翻动过的痕迹,男怪林婉音一而再而三的提到自己的母亲!

    苏子诺猛然站起来,扑到一旁的垃圾桶上,肚子磕到了桌沿也顾不上,不停的呕吐。

    “你果然想起来了,你能想起凌桑那个贱人!”林婉音脸色一沉,反而指着苏子诺怒斥道,“战老爷子说过,这种记忆的洗涤,一辈子都不可能想起来,你明明想起来了,却一直在龙堡生活,你就是想要害死战勋爵!”

    苏子诺吐得头昏眼胀,耳膜嗡嗡作响。

    “你和凌桑一样是个不折不扣的贱人!”林婉音指着苏子诺,她脸上表情扭曲,神色近似癫狂:“被自己的女儿吃自己的骨灰,这就是你的报应!”

    “八个月,你凭什么怀着勋爵的孩子八个月?”林婉音疯了般喊道,手指嵌进手心里,“当年我怀着勋爵六个月的时候,明明我都有早产的迹象,凌桑这个贱人,她一个电话就把战绍梵叫走了!”

    那是她毕生的的耻辱,她是世家小姐出生。从来都是被人捧着,得到的也是最好的,可是战绍梵居然这样侮辱她!

    而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凌桑。

    “凌桑,她就是个小三!看到战绍梵是个军官,就想急着爬上床的贱货!还以为是爱情,破鞋都算不上!”林婉音咧着嘴笑,眼睛通红,额头青筋迸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