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零九章:战勋爵抱了她?

    而苏子诺困在房间里,更不可能发现这件事。

    所以,听到龙堡沉寂下来,她松了口气。

    转身正要和战老爷子说话,却发现战老爷子正捂着腹部,脸色是狰狞的痛苦,另一只手死死拄着拐杖。

    “爷爷……”

    话音刚出,老人手猛然松开。瘦骨嶙峋的身体轰然倒地,沾染上林婉音的血迹,画面恐怖至极。

    怎么会这样?苏子诺整个大脑都冰冻了一下!根本没有办法思考!

    直到战老爷子倒下才让她回神,苏子诺一个箭步冲上去,扶着战老爷子坐起来,动作迅速,甚至都忘了自己是个孕妇。

    “我……”战老爷子一张嘴,鲜血喷涌而出,让他根本无法完整的说出一句话。

    是中毒!

    不对,从战老爷子进门的开始,他就表现出了不同寻常的脸色灰败,刚刚在回想到底是谁洗去了当时的记忆的时候,爷爷的脸色已经非常难堪了,而自己还因为他是想到了危险的可能。

    老爷子的痛苦那么明显,自己竟然没发现,没发现老爷子的异样,

    苏子诺跪在老爷子的面前,极力镇定:“不要说话。”

    战老爷子神情枯涩望着她,血液不停地从嘴角流出。而他眼中的光仿佛也像随着血液减少一样,一点点变的晦暗。

    “交给我。”苏子诺心中一凛,声音却忍不住的发抖:“我是很厉害的医生,梁老都夸我可以起死回生,我一定可以救你!”

    苏子诺跟老爷子说,却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为什么,为什么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在中毒症状发生之前介入,才是最好的时机。可是自己却一直沉溺在要不要原谅战家!

    现在的情况根本没有办法判断下毒的品类与剂量,就算可以判断苏子诺也没有及时的药物可以有效阻断。

    “爷爷……”苏子诺愧疚的眼眶都疼痛,但是她绝对不能哭,一哭就会给老爷子负面的信息。

    他要相信自己可以撑过去,这很重要!

    她抬起战老爷子枯瘦的手腕切脉,看苔,辨别眸底与皮肤情况,她一定要用最快速度判断。

    “很可能是白蛇根提取的佩兰毒素。”几秒后她判断出结果。

    此刻战老爷子的脉搏正在持续变慢,而且她仔细观察他发觉他的反应力正在以肉眼可见的方式变的迟钝,四肢也变的有些僵硬。

    “爷爷,你一定坚持住,不是什么了不起的毒,我去拿银针,很快就回来。你不要担心。”

    战老爷子没有回答好,或者不好,抬了抬手似乎想要摸苏子诺的头发,带着光点的眸子只对着苏子诺笑。

    那样的笑容,就跟苏子诺5岁时,最后一次在疯人院对自己笑得笑容一模一样。

    苏子诺猛然一躲,不争气得泪流满面:“不,爷爷,你不能死!你要死了我绝对不会原谅你,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我没有原谅你!”

    顾不得大肚子费力撑着地面坐起来,快步走过去翻出银针箱子。

    最快得速度爬回战老爷子身边,她几乎是掀开了针包。撩起老爷子单薄的衣服。无视皮包骨的肉,也不顾及自己这个动作有多难受,苏子诺深吸一口气战老爷子行针。

    她集中注意力,手指紧捻着银针。只要穴位够准,苏子诺可以阻止毒素的扩散,然后用放心血的方式,排出部分毒素。在以最快的速度送往医院,老爷子……一定不会有事!

    看准穴位,苏子诺毫不犹豫地落针。

    门“哐当”一声,一阵飓风袭来。

    苏子诺手没有抖,却也没有刺下去。战老爷子的病情紧张,她根本来不及抬眸看清来人。

    “苏子诺!”女子厉声大叫。?

    苏子诺被她震耳欲聋的声音吓的心脏停了半拍,好在手下还是稳,这根针没有插错位置,“有点疼,您忍一下。”

    “你想干什么?”女子大叫着走进来,发觉地上林婉音的尸体,瞳孔极具扩散,吓的跌跌撞撞往后退了好几步。

    眼眸一转,落到苏子诺满手鲜血上,她哆哆嗦嗦喊道:“你……你疯了,你竟然杀了林夫人,你,你这个杀人犯。”

    听清她的声音,苏子诺立刻就判断出她的身份是战家的某位不怎么受待见的亲戚。至于她为什么不受待见,从她一口一个林夫人口可以看出。

    她的家族实在地位尴尬,所以只能选择跟林夫人亲近。

    “你干什么呢?”女人见她不理会,叫的更是大声,恨不得把嗓子都吼破,“你要对老爷子做什么?你杀了林夫人还不够吗?”

    女人踉踉跄跄往后退,指着苏子诺面色惨白大叫,“杀人了!天啊,来人啊,杀人了!果然林夫人说的没错,你就是来找战家报仇的!”

    女人的尖叫让人头疼,但奇异的让苏子诺平静,苏子诺甚至感谢这个女人的尖叫。

    让她在无限的黑暗,像是孤岛一般的房间,还有对老爷子无限的愧疚中,突然闯入鲜明的热烈的事务,让她知道时间在流逝,还有人在龙堡,让自己相信自己熬过去,战勋爵就会来救她们!

    苏子诺咬紧唇,抽出一根新的银针,苏子诺看准穴位开始落针。

    “你就是恶魔!”女人紧抓着门把手,转身朝着门外大喊,“杀人了,快来人啊,杀人了,救命啊!”

    深吸口气,苏子诺集中注意力,女人的尖叫,震天的枪声都似乎离她远去…

    那个跳跃的女人似乎都成了一个剪影……

    “要是战上将知道,一定会狠狠审判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女人扯着嗓子大叫,但是仅仅因为林婉音的尸体就在眼前,她就不敢上前。而又想到苏子诺是杀人犯,所以不仅根本不敢过去,反而退后了几步扒着门。

    但是,很快,这个女人就会无比后悔这个动作。

    她在辱骂苏子诺这个凶手,但是当真正的凶手到来的时候,她的这个位置就像是挡住她去路的屏障。

    苏子诺收回目光,落下最后一根针。插入皮肤,轻轻的捻转。

    “呕”

    战老爷子吐出一口乌黑的血液,苏子诺难掩激动。

    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继续耐心地捻着银针。

    换做其他人,在这种混乱的环境下,战老爷子一定毫无生机。

    但是他是苏子诺,她是战老爷子选中的女人,是战家的少夫人,她在,就要跟阎王抢命。

    战老爷子中的毒,毒性很烈,想要杀他的人一点余情都没有留。刚刚吐出来的血只不过是大部分的毒,剩下的剂量恐怕也足以致命,只是时间会拖长一些。

    随着她的动作,黑色血液不停从战老爷子嘴里吐出来。

    直到他吐出来的血颜色正常,苏子诺才松了口气。她重新给战老爷子把了下脉,虽没有恢复到沉稳有力,却也比刚才好很多。

    血脉已经护住,接下来只要尽快送去医院除去已经渗透进身体的毒就行了。她忍不住长舒一口气,后知后觉女人的叫骂声停了。

    觉察到什么,苏子诺抬眸。瞳孔禁不住极具收缩,只见岳思瑾站在房门口,微微扬着下巴,嘴角带着轻蔑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在映着枪火的若影若现的火光中显得尤为诡异,衬托着在她脚下,刚刚还奋力叫嚣,现在却嘎然而止的女人,就显得更加阴森。

    但是,最诡异得还是岳思璟身上的衣服,她竟然穿的跟苏子诺一模一样。

    一样的红色长裙,一样长发轻绾,甚至是一样的耳环。如果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岳思璟身上的衣服,但却凌乱不堪,像是被暴力拉开,甚至还有几处碎裂。

    苏子诺瞬间意识到这次的袭击很有可能,就是岳思瑾发起的,她侧目看了眼昏迷不醒的战老爷子,悄无声息的挪动身子,以此来挡住战老爷子。

    现在她必须保护好站老爷子!

    虽然她脑海里还有其他的疑问,譬如为什么岳思瑾要穿着和自己一样的衣服,这绝对不是巧合。

    一个念头浮上脑海,苏子诺神情不禁僵住了。

    “真是感谢你了,要不是今天你生日宴。战勋爵不会喝的这么多,而且也只有看到你才能让他情绪有这么不稳的波动,我也不会如此轻易得手。”岳思瑾双手抱胸,嘴角的笑容弧度格外刺眼。

    平时清醒的大脑,此刻却转也不转,苏子诺只能苦涩道:“什么得手?”

    话音刚落,一样东西突然被岳思瑾轻轻扔出来,像是被赐予一样的落在了苏子诺面前。

    苏子诺一眼就认出这是战勋爵生日宴会上穿着的衬衣,但它现在远没有之前的整洁。皱皱巴巴的,不仅如此一抹鲜红印入苏子诺眼眸。

    她手指微微颤抖,抓住衬衫,身为医生的敏锐嗅觉让苏子诺立刻就察觉到上面精液的味道。

    和上面的血迹联合起来,所有的事情变的简单但是却艰涩。她脑子里完全空了,根本不想相信,但是事实却如此清晰。

    那就是战勋爵抱了岳思璟?

    就在龙堡,穿着为她庆生的衬衫,在她用尽一切办法抢救老爷子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