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一十八章:物是人非的这么快

    身后的脚步声安静下来,雷靳炎满脸血污,扫过整个空间,没有看见苏子诺的身影。他心里一紧:“怎么回事?”

    冷风肆意涌进,鼓起他遍布血迹的战衣。

    雷靳炎的眼神终于定格到那一方明亮,他抬起沉重的脚步似有所觉走过去。

    看清崖下草木林立,他缓慢转头,双目充血瞪着岳思瑾,声音却忍不住的颤抖:“苏子诺呢?”

    “畏罪自杀,她跳下去了!”岳思瑾正了正心神。

    “什么?”雷靳炎几乎瞠目欲裂,刚刚远远看去一晃而过的身影,竟然真的是苏子诺!

    雷靳炎几乎觉得大脑都灼痛起来,眼底一片血雾!

    雷靳炎想也不想扑向岳思璟:“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龙堡,你对苏子诺做了什么?”

    “那个女人杀死了林夫人,又害死了爷爷,死不足惜。”战勋爵毫无起伏的声音响起。

    “什么?”雷靳炎的眼神一下像是不认识战勋爵,如果不是秦羽肆拦着,他会扑上去拼命!

    相对于雷靳炎的失控,战勋爵显得冷酷而镇定,在雷靳炎的动作的第一时间,他挡在了岳思璟的面前。

    岳思瑾见状心头彻彻底底松了口气,可见催眠是已经十分成功。

    她脸色苍白的走上前,目光温婉的对战勋爵表示没关系,向开口和大家解释。

    这一切的行动都是苏子诺和邪渊两人勾结谋划。苏子诺对于二十年前战绍梵杀害她父母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早就埋下了复仇的种子。她策划邪渊进攻拉住所有人的注意,在龙堡内里应外合,在战家杀害战老爷子和林婉音。

    苏子诺还对战勋爵下了致幻剂,利用战勋爵的信任,让战勋爵彻底失去反击之力。

    在危难之中,是她拼尽全力,为此她还受了伤,否则战家恐怕会因此灭门。

    战勋爵沉默拥住了她:“不需要解释,没有什么比你接受治疗更重要。”

    雷靳炎看着梨花带雨的岳思璟,再看一脸呵护的战勋爵。

    眼前的场景,他突然想要笑出声!

    苏子诺的命,比不过岳思璟那些不深不浅的伤口重要?

    他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他认识的战勋爵。

    士兵们也都随着战勋爵和岳思瑾一起离开,唯有雷靳炎冷眼看着她们的背影。沉默不到片刻,他转身猛的一拳砸到墙上。

    “传令下去,搜山救人!”但是雷靳炎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比不上先救苏子诺!

    “雷上校。”可是就在这时,离开的战叙爵却停下脚步。

    雷靳炎没有回头,战勋爵薄凉的声音响起:“不是救人,是追捕。”

    “追你妈捕!”雷靳炎马上爆发了,一拳就要挥到了战勋爵脸上:“战勋爵,你他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苏子诺,那是你的妻子,最爱你的女人,你一个小时之前,还说过她代表了你的一切……”

    “雷上校,我不知道你要说什么,但我知道你还是这样的态度,你不适合追捕要犯。”战勋爵微微蹙眉,冷酷地不带起伏的声音响起

    雷靳炎被秦羽肆死死摁住:“先找子诺。”

    战勋爵目不斜视地地离开。

    残阳如血,龙堡迅速开始收拾残局,因为战老爷子过世开始挂白。

    整个龙堡本来是一片狼藉,但是现在已经是让人呼吸一束的肃穆与悲寂。

    岳思瑾的伤口都已经包扎好,她站在乳白色的楼梯上,俯视着楼下。

    战勋爵正和贺炎交代龙堡戒严,以及邪渊的后续清剿,一个下午的时间,所有不要命的进攻龙堡的邪渊分子全被处决。他说杀无赦的时候,冷酷的眉眼像是地狱的尊上。

    关于战局和事件发生情况被复盘,但是岳思瑾丝毫不害怕。

    只是从警报室出来到现在,战勋爵就再没有提过苏子诺的名字。不仅如此,当贺炎提出关于关于苏子诺的疑异时,被战勋爵厌恶的打断。

    战勋爵并不会打断下属的合理的疑问,哪怕他对方只是新入军武的“菜鸟”,如果对方觉得有必要报告的,他会听完。

    但是涉及苏子诺?他一听到就觉得心烦,他甚至开口打断了一直信任的副官。

    岳思瑾看见他的烦恶,默默收回眼神。

    战勋爵厌恶提起苏子诺,是因为即使催眠成功,战勋爵却还没有完全忘记苏子诺,他越对苏子诺有说不清的情绪,越会因为“深爱自己”的事实,对自己愧疚。

    这种愧疚,让他迷惑,让他不解,人会潜意识的用厌恶拒绝,抵抗迷惑,说服自己继续相信“事实”。

    战勋爵,哪怕被催眠了,那个贱人还对他有影响!

    岳思璟眸光狠狠的一收,连脊背都绷直了,眼底闪过凌厉至极的光。

    但是下一秒,她又浅笑了一声,软软的坐回战勋爵给她铺好的保证。

    不过,就算这样又怎样呢?

    苏子诺到现在都没有消息,那么高的断崖,她带着孩子,她拿什么逃出生天呢?找到她跟那个孽种的一尸两命是迟早的事。

    而现在战家的一切都已经是她的了,她成功的成为了战勋爵身旁唯一的女人。她拥有了和战勋爵白头偕老的机会,时间漫漫,迟早有一天,他们会心意相通。

    而此时,崖底下的森林中还亮着星星点点的光芒。远看宛如一条流光溢彩的河流,在森林中淌着。

    雷靳炎的嗓子已经嘶哑,但他仍旧大喊着:“苏子诺!”

    “苏小姐!”“少夫人?”

    此起彼伏的声音不停响起,响彻整个山谷。

    小队的人从苏子诺出事后便沿着崖底一路搜寻,茂盛的林子里难以下脚,而且虫蛇繁多。以至于所有人都遍体鳞伤。

    崖地入夜,气温骤然降低。几乎所有人都被冻得瑟瑟发抖,口唇乌青,但没有一个人肯放弃。

    李子跟老台看了看已经被荆棘与树叶挂得几乎裸露在外得皮肤没有一处完好得雷靳炎。叹了一口气,继续扒开眼前的树丛。

    搜救超过了36小时,这样的高度,苏小姐的状况,搜救已经没有意义了。

    但是,他们谁也不想放弃,苏小姐,不仅仅是战上将的夫人,是雷公子的朋友,她是一个不应该被老天爷收回的女孩,她一直那么好,那么特别,她那么值得在人间长命百岁。

    天光又一次破晓,还是一无所获。

    “苏子诺,你给我滚出来!”突然雷靳炎狠狠摔开手电筒,抬手用力抹过脸颊,猩红的眼睛甚至染上了泪意,“只要你肯出来,只要你肯出来,苏子诺……”

    声音低的像是受伤的野兽在咆哮。

    八方会其他的兄弟们,看见他这副模样心底都忍不住长叹一声。小李正准备走上前去劝劝雷靳炎。

    却见他长舒几口气,拖动疲倦到极点的身躯,弯腰捡起地上的手电筒,自言自语道:“我会找到你,我一定会找到你。”

    另外的战家,也有人在心心念念等待雷靳炎的消息。

    时间太短还无法驱散所有人心头的雾霾,因此早上的餐桌并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而哎嗨更是没有心思吃东西了,他小小的身子陷在沙发里,眼神不住往门口望去。

    秦嫂静静地陪在他身边,沉默着不知道多久,门外终于有了声响。

    哎嗨看到贺炎眼神不自觉亮了亮。

    “这次搜寻进度最有希望。”他抬起手中的东西朝哎嗨晃了晃,而且还露出了个极其浅的笑容。

    此时战勋爵和岳思瑾一起从餐厅里出来,贺炎立刻收回手,绷住脸上的笑容。

    “什么东西?”岳思瑾眼神微微闪烁,手指不禁蜷缩起来。

    贺炎瞥了眼战勋爵,见他微微颔首这才拿出来道:“少夫……苏小姐的一只鞋,想来人就在附近了。”

    “我的私人印授找到了没?”战勋爵突然冰冷道。

    贺炎和哎嗨都僵住了,尤其是哎嗨。

    眼底浮起水雾,他忍了又忍才没让眼泪掉出来。难道他的私人印授还比不上妈咪的命吗?

    对于他来说一觉醒来,天翻地覆。

    整个龙堡都变的好陌生,尤其是战勋爵。他竟然处处维护这个坏女人,甚至相信这个坏女人的说辞,对妈咪不闻不问!

    稚嫩的心脏猛然被撕裂,哎嗨用力捏紧小拳头。垂下视线,眸色渐渐转凉,神情也渐渐变的冷漠。

    十天,一整个断崖都被雷靳炎翻了个底朝天,但还是一无所获。

    十天的时间,就算是苏在诺侥幸没有当场毙命,生还的几率也为零,被崖底的动物啃食的干干净净倒是绰绰有余。

    “少爷,你看崖底有暗河,说不定苏小姐被暗河带走也不一定……”老台对几乎脱形的雷靳炎说道。

    雷靳炎愣了半天去,老台再喊了一声:“少爷”他才反应过来。

    雷靳炎疲倦的挥挥手,离开了龙堡。

    而哎嗨也在苏子诺掉下去的地方硬生生等了十天,在得知雷靳炎离开的一刻,他也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间。

    当天饭桌上,岳思瑾显得格外高兴。时不时给战勋爵夹菜,

    亲戚们赶来吊唁的人,也都陆陆续续开始说起话来,整个战家的气氛也有所好转。

    十天,够这些日理万机的大人物往前看了。

    物是人非真的这么快,像是所有人都可以轻易把妈咪忘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