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二十六章:我愿意

    “什么办法?”贺炎开口问道。

    林笑白抬眼看向战勋爵,满面笑容道:“就算是高人,也是缺钱的。只要我们出钱悬赏,价钱够高,不愁高人不会来。”

    林笑白满脸得意望着战勋爵,余光扫了扫蹲在地上的清洁工。清洁工正抱起糖糖,“我们回家,对不起各位少爷。”

    但她刚迈出一步,就被林笑白一把捏住肩膀。随后他一步走过来抓住清洁工两只肩膀迫使她转过来面对战勋爵。

    纤细的清洁工忍耐地“嘶”了一声。

    林笑白横她一眼,目光中满满的威胁。

    “战元帅,悬赏肯定需要实验对象,才知道所谓的高人是真有本事,还是想要骗钱,我看这个女人就不错,你看看她这张脸,就完全适合做测试。”

    战勋爵目光投射到清洁工身上,她立刻瑟缩着垂下头,恨不得把自己完全藏进阴影里一样。

    “你躲什么啊?”林笑白口气有些不满,一把抬起清洁工的下巴。

    好容易他出了个这么好的主意,要是能借此来获得战勋爵的好感,哪怕是星星点点,也能让他逃过家里的惩罚了。

    不仅如此,兴许老爷子还会夸奖她一番。

    清洁工咬着唇,虽然抬起了头,但是眼神仍然是投向地面。

    糖糖眼睛扑闪扑闪,宛如一只蝴蝶在扇动翅膀。

    她当然讨厌妈咪当作小白鼠对待,在林笑白抓妈咪后,糖糖就差点咬了林笑白一口,只是她被妈咪抱在怀里没够着。

    但是,林叔叔的提议如果这代表妈咪有希望治愈的话……

    “能治好妈咪的脸吗?”她抬眼看着战勋爵,又回头看着妈咪,小脸上出现了几分纠结。

    战勋爵轻掀薄唇,口气平淡,“不一定。”

    林笑白不觉有些着急。他猛然转身,双手用力揉搓着清洁工的脸,“战元帅,绝对找不到比这张脸还适合的测试品了。”

    清洁工扭着头惊慌想要躲开,但是却被林笑白一把扯住衣领。

    “你放开我妈咪!”糖糖不满地大喊。

    “够了。”战勋爵口气淡淡,目光中却带着一丝严厉。

    林笑白连忙松开手,清洁工的脸已经红了好大一片。本来就丑陋狰狞的脸,此刻更是让人恶心。

    “我是说,她的脸这么严重。要是有人能很快让她的伤痕消减,那肯定是高人无疑了。”林笑白迎上去笑道。

    贺炎瞥了他一眼,眼神中带着淡淡的鄙夷。

    为了讨战勋爵的高兴,欺凌一个消瘦的清洁工人,不是君子所为。

    当然聚集在这里的都是纨绔子弟,这样的行为倒是可以理解。

    “请问,你愿意接受测试吗?”战勋爵的声音在这时响起。

    战勋爵用了请,那双深邃的黑眸凝视着清洁工,眼底是询问与平等,让人感到有些眩晕。

    林笑白立刻弯下腰:“战元帅你这问的,她有什么不愿意的?工资三倍,如果能找到高人,我照着悬赏金再给她一份。”

    清洁工缩了缩脖子,没吭声,怯弱的像是个哑巴。

    双手紧紧抱着糖糖,眼神根本不愿直视他们。

    这大概是拒绝的意思。

    林笑白不觉,笑嘻嘻道:“便宜她们了,对于为了2000块命都不要的人来说,轻松就能拿到十万,这简直是是天上掉馅饼的事。”

    “我现在就去挂悬赏。”说着他掏出手机就准备联系人。

    战勋爵声线低低沉沉,“贺炎。”

    贺炎了然,几步上去夺下林笑白的手机。

    战元帅是真的在征求一个清洁工的意见,林笑白的狗眼看人低,强迫一个根本无法反抗的女人同意的手段,他没有顺水推舟。

    “我找医疗高手,是为了我的妻子。”战勋爵口气诚恳,甚至为了将就清洁工的身高刻意弯了弯腰,“我的妻子很介意她手腕的伤疤,我已经为她寻求过大多数的皮肤专家,但是无济于事。”

    清洁工抱紧糖糖往后缩了缩脖子。

    “就目前收集到的资料,这位城中村的高手医术十分了得,比起梁雨晨医生还要更胜一筹。”战勋爵口气平静,却带着极强的感染力:“我希望能找到她,我能分配在这里的时间确实不多,除了丈夫,我还有其他不能推卸的责任。”

    清洁工垂着眼眸,谁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我希望你能帮帮我,看在我对我妻子的担忧同意,当然如果真的能找到高贤,你的脸也会修复。”战勋爵没有一丝之前的冰冷,反而放下了所有的架子,“在此之外,我会另外支付你经济补偿。可以吗?”

    清洁工迟迟没有开口,她低着头没有了恐惧了情绪,却像是恍惚了一般。

    但是身边的人都看不下去,不容许她再犹豫:

    “快点答应啊,你干什么呢?”

    “就是,战元帅都这么迂尊降贵了,你还摆什么谱啊。有钱赚,听不明白吗?”

    “战元帅和她妻子真是天生的一对,感情真是让人动容。这个清洁工如果不同意,就是阴暗的嫉妒战元帅跟少夫人的感情……”

    不论周围的声音有多刺耳,清洁工都始终低着头。

    既不吭声也不点头,仿佛是一个听不懂话的木偶。

    指责声、艳羡声很快汹涌不止。

    糖糖担忧地看着女人,抬起白嫩的小手抚着她不凹凸不平的疤痕,突然道:“妈咪,我们回家吧。”

    女人身形一晃。

    “妈咪好难过,我们不接受什么测试。”糖糖小脸都蔫儿了。

    糖糖把人群推开,拉着瘦弱的清洁工就挤出了人群。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知道妈咪很难过,从来没有这样的难过。

    “我告诉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就是,以为自己是谁啊。战元帅给你两分脸面,你就真不把自己当人看了。”

    身后的辱骂声不绝于耳,战勋爵神色一点点沉下去。

    女人纤弱的身影陷在人群中,消瘦的让人有些……不忍心。

    她像是飘萍一样被人推来挤去,她却连躲避都忘记了,这个女人一开始还会表现出一贯的惊恐都失去了。

    ?“贺炎。”

    单单两个沉冷的字,所有人噤声。

    清洁工双臂紧紧环着糖糖,头发已经有些凌乱了。她躬着腰,是一种保护姿势。过了许久她才抬起头,撞进战勋爵的眸子中。

    “这位女士无论做什么决定,不得有任何人勉强她。”战勋爵声线低沉,不容置喙。

    清洁工像是嗫嚅了一声:“我愿意。”

    要不是周围实在安静,根本不可能听见她的话。

    “你的报酬,贺炎会先结给你一半。”战勋爵垂下眼眸,口气不似刚才温和。

    让他意外的,不忍心的情绪被他强压下,莫名的升起一丝烦躁。

    周围的人冷笑一声,各个阴阳怪气的看着清洁工:这个清洁工就是给自己加戏嘛?就是为了让战元帅知道她多重要好坐地起价吧。要不然,谁会关注一个清洁工的想法。

    林笑白也狠狠推她一把,“去把脸洗干净。”

    清洁工踉跄了两下,好容易站稳。抱着糖糖低头跟上。

    与此同时战勋爵菲薄的唇紧抿,扫了眼林笑白,眸色渐沉。

    林笑白全然不觉,谄媚地同战勋爵回以笑容,“战元帅,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的,保准那位高人动心。”

    ?话音落了他便掏出手机跟自己的狐朋狗友联系起来,又特意找了自己公司的文案策划、广告设计。

    两个小时不到一切都搞得妥妥当当,寻找高人的传单发的满街都是。战勋爵接到任务,一切事情交到林笑白手上便离开了。

    林笑白自觉被战元帅重用,浑身油然而生一股责任感。又吩咐了实验室里的工作统统停下,全部人出去找高人,虽然实验室本来也没什么工作。

    悬赏金给了足足七位数,十分诱人。消息放出去没多久,研究室门外就排起了长队,来的人老少皆有。

    “来这坐下,后面一个个来。”林笑白面色严肃望着排队的人,心里其实早就乐开了花。被他指到的中年男人笑嘻嘻走过来在清洁工面前坐下,一口黄牙显露无疑。

    林笑白皱起眉头,“有什么本事?”

    “你招什么我就有什么本事。”男人大言不惭道,“不过祛疤这一点绝对是我的拿手绝活。”

    林笑白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看见没有,这些银针都是我祖上传下来的。”男人打开盒子,指着数十根锈迹斑斑的针,“祛疤这手艺也是祖上传下来的啊,别家没有。”

    林笑白挑了下眉,“这是银针?银针能锈?”

    男人一脸神秘地摆摆手,“你懂什么,我们祖上传下来的东西可神奇呢。”

    林笑白挥挥手,懒得听他再说下去,直接示意他开始。

    “手伸出来。”

    清洁工畏瑟着伸了伸手,男人随即一把扯过她的手。直接撸起她的袖子,抽出一根针,猛的朝她扎下去。

    那架势像是拿着一把刀,动作又狠又绝。

    吓的糖糖大叫一声,“你放开!”

    清洁工也下意识闭上眼睛,但过了两秒。睫毛抖了抖,眼睛掀开一条缝,只见那男人正拿着针往她身上戳,每戳一个地方都是一个红点,但愣没有扎破皮肤。

    黄牙一边自言自语:“怎么就插不进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