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二十七章:滚去洗澡

    “行不行啊你?什么破针。”林笑白满脸厌烦扫他一眼,随即一把提起他袖子,“滚出去。”

    男人嬉皮笑脸道:“我拿反了,拿反了,重来。”

    “打出去!老子见他一次打他一次。”开门就遇见个这么不靠谱的,让林笑白烦躁的很。

    糖糖轻轻的摸着女人的手,“妈咪疼不疼?”

    “不疼。”清洁工眼神垂落到手臂上,一片的红点。是他用力过度的原因,要是刚才那针如果没有反,后果不堪设想。

    林笑白扫了她一眼,毫不愧疚道:“这个不靠谱,我们接着来。这么多人,总有一个靠谱,下一个。”

    一连两天下来,足足来了几十个医生。让她吃药的、敷药的层不出穷,各种土方法更是闻所未闻。

    林笑白笃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所有办法不论看起来有多不靠谱,都会一一让清洁工试过去。

    而战勋爵也如他所说,并没有多少时间,故而两天一次面都没有露过。

    “能不能行?”林笑白一脸不耐烦的望着面前的女人,她穿着古怪的民族服饰,头发乱糟糟蓬成一团,脸上脏的都快看不出原样来了。

    当然最令人瞩目的还是她手上拎着的一只死老鼠,散发着恶臭。

    “当然可以,只要把内脏覆在她的伤疤处,虔诚的祈祷,我们的神一定能听见。”她神神道道的说着。

    而她周围的人早因为腐臭味离她足有五米远,就连林笑白也强忍不了,连连往后退了几步,抬手挥了下,“试吧。”

    清洁工皱了下眉头,这味道实在不好受。但令人更恶心的是那女人什么工具都不借助,只凭两只手就撕开了死老鼠。

    一把挖出它的内脏,浓郁的腐臭味令人做呕。清洁工干呕了好几次,脸也下意识往后缩着。

    林笑白见状烦躁的大吼一声,“你躲什么躲?”

    “怎么回事?”沉冷的声音从众人身后传来。

    林笑白眼神一亮,转头立刻换了副脸,“元帅,我正在甄别高手呢,这个看起来很神秘的,就是这女人不配合。”

    战勋爵凌厉深邃的凤眸投向清洁工,微颦着眉看向贺炎,毫不留情道“把她拖出去。”

    贺炎点头,一把扯住那奇怪女人的手臂,钳制住她。没等她呼声,就把她扔出研究室外了。

    一切发生的太快,林笑白都没来的及反应。战勋爵就信步走到清洁工身旁,挥手道:“下一个。”

    “我这个是深山里专门采的叶子,绝对有用。”老婆子笑眯眯走过来坐下,“嚼碎了敷脸上,两天就好。”

    战勋爵垂眸看向她所说的树叶,不假思索道:“请出去。”

    “我这个有用的,有用的!”老婆子拔高声音大叫道。

    战勋爵声线沉沉,眼眸波澜不惊,“铃兰,有毒。中毒者面部涨红、头疼、恶心、心跳减慢、昏迷、死亡。”

    长期在野外作战,他对野生植物的了解比起植物学家也不逞多让,尤其是铃兰这样误食会引起死亡的植物。

    林笑白不觉瞪大眼睛,连忙走上去一把挥开老婆子,“为了钱良心都被狗吃了?给我滚出去!”

    顾及到她的身体过于“虚弱”,贺炎只是好声好气将人领出去了。

    接下来一些方法一看就不靠谱的一一都被战勋爵“请”出去了,清洁工竟然坐了一个多小时,却没有再被稀奇古怪的试药。

    糖糖也满眼亮晶晶的望着战勋爵,甚至还趁着休息的时候哒哒哒跑出去,“叔叔,喏,给你吃。”

    战勋爵捻起棒棒糖,还没来得及说话。贺炎面色严肃走过来道:“龙堡出了点事,请你接电话。”

    他拿起电话,听了几句神情所有所思,随后便大步走到另一边。

    糖糖嘟着嘴巴走回来,“叔叔没有吃糖糖给的棒棒糖。”

    “开始吧。”不等清洁工说话,林笑白挥手道,“你,你来吧。”

    刚才被战勋爵挑出那么个大篓子,他现在必须好好表现一下,让战元帅对他的印象好一点。

    中年男人也是战战兢兢的,被刚才战勋爵的严肃吓了一大跳。连连摆手道:“我这个不行,不行的。”

    林笑白挑了下眉,被他勾起几分兴趣,“说说吧,你带的又是什么玩意?”

    他指的正是男人挂在腰上的一个军绿色水壶,各个拍着胸脯打包票的不可信,说不准这个说自己不行的是在谦虚呢?

    “这个不行,不行。”男人一把抓住水壶,起身作势要走,“我老婆孩子在家里等我,我要回去了。”

    林笑白眼底扫过一丝不耐,突然大步冲过去。一把扯住男人水壶,男人伸手去抢。两人一来一回,军水壶的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清洁工避之不及,从头到脚被淋了一身。

    林笑白猛然甩开男人的手,“什么玩意?”

    他垂头闻了下水壶口,仿佛触电般迅速扔掉水壶,“一股骚味,这不会是……”

    男人尴尬地看了眼清洁工,絮絮叨叨道:“我都说了不行,大少爷,现在可怨不着我。”

    他这话无疑是默认了,林笑白瞳孔一点点瞪大,咬牙切齿道:“你……你竟然真的带尿,给我滚!”

    “我这可不是一般的尿,这是童子尿。”男人神色中突然有了几分认真,“童子尿可以驱鬼的,要治一点疤痕容易的很。我跟你讲,这玩意可不好弄……”

    不等他说完,林笑白指节已经发出“咯咯”的声音。额角青筋蹦起,他死死盯着男人,一字一顿道:“滚不滚?”

    男人瞥了他一眼,弯着腰把地上的军水壶捡起来,嘴里絮絮叨叨,“这个女人这么丑,脸看了鬼都怕,不是被俯身是什么嘛……”

    林笑白气的面色青紫,突然上前一步。男人瑟缩了下,闭上嘴抱紧水壶连忙跑了。

    见人没影了林笑白才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指,简直就是晦气!他猛的抓起一把纸,用力搓手指。

    “林少,今天我能先回去吗?”清洁工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

    林笑白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满口烦躁道:“这才几点你就回去,真以为战元帅的钱那么好赚?”

    话毕他转头看着清洁工,不由愣了一下。

    只见她头发被打湿大半,正滴滴答答往下滴着。身上也都湿了大半,恶心的味道包裹着她整个人,令人作呕。

    “我想……我想回去清理一下。”清洁工瑟缩着脖子,还是保持恭敬。

    林笑白烦躁地叹了口气,口气总算缓和了,“回去什么,后面还排着这么多人。去休息室里洗洗就行了,给你半个小时,快点出来。”

    清洁工垂着头。

    林笑白瞥了她一眼,并不能看见她的神色。他抬手抹了把头发,“怎么?我这里的洗手间还能比不上你家的?”

    接连三天,没遇到一个有成效的。

    反而不靠谱的来了一大堆,而且刚才还被战勋爵看见了。事情进展的如此不顺利,该心烦的是他才对吧。

    “快点去洗,别杵在这儿。”林笑白干脆转身,抽出一根烟点燃。

    这个高人他还就不信自己找不出来。

    一支烟抽尽,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林笑白转头,眼眸下意识动了动。只见清洁工还固执地坐在那里,尿液在她周边形成了一团暗色液体。

    她垂着眸子,脸色寡淡,谁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些什么。

    “你听不懂人话?”林笑白眼神瞬间凌冽,一脚猛的朝她身下的凳子踢去。凳子应声而倒,清洁工也倒在了地上。

    “敬酒不吃吃罚酒,这么一副我欺负了你的样子摆给谁看呢?”林笑白话音落了,心里才升起几分心虚。

    要是让战元帅看见,他铁定不会轻饶自己。

    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有什么值得他维护的,林笑白眼眸嫌弃地落到清洁工身上。

    那张丑陋的脸简直让他想吐。

    “滚去洗澡。”他顿了一下,“要是你今天乖乖听话,我就托朋友把糖糖的户口办了。”

    清洁工眼神亮了亮。

    这个林笑白虽然是纨绔子弟,但是他的血液里,也是手段准狠的军部后代,之前他是根本没想到这个小小的清洁工,可以对战勋爵都咬死了不配和。

    现在缓过神来了,他的手段跟智商就上线了,开口就是苏子诺最可能在意的蛋糕。

    这个清洁工入职的时候,连身份证都没有提供,糖糖冰雪可爱一直没有上户口,自然无法上公立幼儿园,私立幼儿园不是这个女人负担的起的。

    教育,是每个母亲的死穴。

    林笑白冷哼一声,眼神不屑道:“你要是一直配合治疗,糖糖还能去公立幼儿上学。”

    “你说话算数。”清洁工嘶哑着嗓子,仍旧没有抬眼看他,像是怕极了。

    林笑白朝天翻了个白眼,“区区十几万的事,我有什么好反悔?”

    何况要是这事成了,战元帅一定会感谢自己。自己在林家的地位也会上升好几个度。

    就算不成,也算是和战元帅有交集了。

    十几万买这稳赚不赔的买卖,他大赚特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