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三十九章:她是怎么走出鬼门关的

    手指按着冰凉着按钮,却迟迟无法按下去。

    她从见到哎嗨的第一秒,就无意识的跟着他,她知道自己需要离开,知道糖糖就快醒了,知道如果被岳思璟发现……但是她没有办法让自己离开。

    她只觉得,见到哎嗨的那一刻,所有的感觉,所有的神经,自动自发地长到了那个高大冷漠的少年身上。

    五年了。

    她已经五年没有见过他,没有听过他的声音,战一诺出国后,低调得就像是人间蒸发一般,没有带来任何消息,也没有成为任何事件的主角,甚至连他的一张照片都没有看见过。

    脑海里对他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五年前的小不点身上。

    根本不知道他已经比自己都高出一个头了,不知道他总是温暖纯澈的笑容消失了,不知道他……恨不恨自己。

    眼睛越来越热,薄薄的水雾令她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苏子诺抬起手,猛地抹过眼睛。心脏像是被放在火炉上炙烤,疼得她翻来覆去。

    扶着电梯,她无声地蹲下身。钝痛感一波又一波的袭来,衣服被她抓着褶皱遍布,但却无法缓解一分一毫。

    当看到哎嗨抱着糖糖的时候,苏子诺无比的想要上前,可以抱住哎嗨,告诉他这就是他的妹妹,告诉他你长大的样子真的比想象中还要帅气,告诉他这些年她真的……

    可是刚刚上前一步,像是蒙着血色的记忆就在她眼前铺开。

    五年前,从临崖窗户义无反顾的跳出,苏子诺只有一个想法,她要保护糖糖,哪怕是让糖糖多活一秒也好。

    最终,她是被挂在一棵半崖中长出来的松树上,剧烈的疼痛感让她甚至发不出一丁点声音,她颤颤巍巍抱紧树。手指血淋淋地扣入树皮中。

    山风吹得猛烈,她张了张口,没发出声音先一股粘稠的血涌出。

    她当时只觉得疼的整个身体快裂开,肚子一阵一阵的发紧,她只觉得比身后的峭壁还要坚硬。

    她生哎嗨的时候,疼了三天,可是她那时比生产还疼。

    但是苏子诺不敢抱怨,她还活着,上天让她跟糖糖绝地之中还留下两条命。

    在树上真正能起身的时候,苏子诺不知道在峭壁的独松上挂了多久。

    松下是还有十数米的峭壁,她向上看到只有深渊间升腾的雾霭,向下看都是笔直连雨滴都站不住的陡峭,而且她全身上下在下落过程中有不同的出血,情况糟糕到她根本不想再给自己切脉,雨水打到她身上再滴落下去,都是粉色的。

    那颗树长得非常奇特,一片峭壁之中只有它在绝壁中伸展。

    但是苏子诺依然是感激,哪怕没有生路,让她有机会跟好好跟糖糖告别。

    她跟战勋爵告别,跟战一诺告别,但是糖糖却要跟自己一起死,对糖糖是不公平的。这种情况下,哪怕多一秒,也是上天恩赐。

    但是苏子诺没有想到,上天对她,真的有更好的安排。

    苏子诺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她看到松树的根部,有几株滴着露水的金紫苏。

    紫苏在药理上有安胎止血的功效,而生长日久根部转金色的紫苏更是一价难求,而现在长在松树根部的紫苏,连叶子都像是镶嵌的金边,这样的品相,苏子诺估计梁老也没有见过。

    苏子诺没想逆风翻盘,她只是想着撑得再久一点,她拖着无力的身子往那颗草药爬去。使劲全身力气一把扯下紫苏,大口大嚼起来。

    苦涩的味道让她胃里一阵阵泛起呕吐的冲动,但是她猛地一闭眼把嘴里的叶子咽下去。然后立刻捂住嘴,以防自己会吐出来。

    胃里翻腾一阵没了感觉,她又重复刚才的动作。一颗紫苏去几乎被她撸的只剩下根,果然,凝血很快,连硬的像是石头的腹部终于一点一点放松。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脸颊,浑身开始一点点升温。

    眼前终于清晰起来,苏子诺才撑着地面跌跌撞撞站起来。

    这才发现上天还给她准备了另外一条路,这颗松树不是平白无故生长,这应该就是挖药的人,根据环境湿度峭壁条件,为了培养极品的紫苏而特意种植,可能紫苏一直没有成活,最后都已经被放弃,但是当年的采药人留下的种子,却长出了一棵被人遗忘的顶级紫苏,还有掩盖在松树去根茎间的一条退路。

    松树根部的岩石显然存在缝隙,被短暂的挖通,通往另外一侧比较缓的峭壁。

    她撑着洞口去,慢慢地往前走。荆棘刺的浑身上下又是一道道伤口,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的大脑开始变得浑浑噩噩。

    接下来的时间对苏子诺来说,她的记忆都不算清晰,她只知道为了活下去,她做了一切的事。

    她中途走到了药农中途休息的废弃茅屋,她吞下那种挂在房顶不知道风干了多少年的熏肉,她找到了一件男人衣服,管不了他的主人是否在世,她制作了简单的陷阱,掐死无辜的野兔的时候,眼神估计自己看了都害怕。

    她没得选,她希望糖糖活下去。

    苏子诺是7天以后看到了村民的,而且见到村民的同一时间,苏子诺听到颓败的一声。

    “苏子诺!”

    是雷靳炎,雷靳炎在找她。

    那个时候已经离开龙堡后崖很远的距离,但是雷靳炎的排查范围,已经扩大到这么大的距离。

    当时,雷靳炎离她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机械的喊着她的名字,眼神空洞又悲凉,曾经那么意气风发的男人,现在看起来像是迷路的野兽。

    苏子诺张了张嘴,她在力竭穷途之时,当然希望找到庇护港湾。

    雷靳炎似乎是世界上,永远会保护自己的男人。

    但是还没等苏子诺高喊,突然脚底一个踉跄,她整个人不受自己控制。“啪”的一声,摔进泥潭中。

    苏子诺记得就是那个时候,看到了那几个让她往往午夜梦回,被冷汗浸透的男人。

    但在当时,苏子诺只是觉得,这个几个男人,对视都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苏子诺再打量的时候,就发现那些“村民”手上没有劳作带来的老茧,比起那些惊讶不知所措的村民,他们的眼神让人发寒。

    其实苏子诺并不能确认那些“村民”有什么不同,这片山林正好药农采药地时节。出现生生面孔其实见怪不怪,很快,苏子诺身边的孕妇,就被村民请走。

    他们给地理由是,雷上校找一名孕妇,因而体恤任何身怀有孕地女人。

    似乎被体恤地孕妇都是感激涕零地离开,但是苏子诺就是下意识把自己藏起来。

    苏子诺这次怀孕以后,一直就很瘦,几乎是偏离正常不可想象地瘦,她又穿着男性药农地衣服,有意弓着身体,再加上她脸上凝固地伤痕,其实跟采药受伤地归来地药农很像。

    苏子诺只想离开,但是还没等她迈步,就听到一声低喝地:“站住。”

    非常标准地普通话,然后,就看到几个村民向她走来。

    苏子诺只觉的不舒服,不希望接受道特意关照,正好她手上有自己用来止血地发带,她前面好巧不巧就是一个孕妇。

    她抬手把发带扯下来,挂在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孕妇背包上。

    她想要试一试。

    那个时候,苏子诺只是遵循了自己的第六感,雷靳炎发现了发带,只会对孕妇更加礼遇。

    很快这名孕妇,就被带走体恤。

    几分钟以后,苏子诺就闻到了血腥味。

    很淡,但是苏子诺是医生,绝对不会认错。

    可是,光天化日,蓝天白云,苏子诺觉得浑身的血液突然被冻结。

    血,怎么可能?

    可是苏子诺却怎么也不能说服自己,她浑身的冷汗止不住下流。腹部的疼痛也随之越来越剧烈,很快到了无法忽视的地步,甚至止不住地有呕吐的念头。

    车子似乎也很快开走了,

    苏子诺根本不敢回头,也不能再找雷靳炎,只知道自己混乱到了极点,肚子疼得要命,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儿走,而脑海中的恐惧,却提示她那种最残虐的可能。

    但是命运就这么可笑,她慌不择路地离开,那辆车也是开了不久就停下。

    一团血肉被人扔了出来,似乎还在蠕动,那么卑微图绕的留住生命,男人血淋淋的手中还握着什么。

    他手指收拢,片刻后嫌恶地把手中的东西扔到地上。

    那东西分明就是孩子刚刚成形的心脏,而刚刚还能蠕动的,就应该是刚刚被剖出身体的孩子!苏子诺看清地面的东西,呕吐感成千上万倍涌上喉头。

    苏子诺到了现在都不知道当时地这样地场景是怎么组合发生,她明明记得自己有第一时间离开,但是,她却看到了那样地噩梦!

    苏子诺觉得,似乎是那个素不相识地孕妇,让她看着,因为苏子诺下意识地一个举动,她跟她地孩子发生了什么。

    时间变的漫长而煎熬,而苏子诺地腹部几乎已经疼到了听不到任何声音地状态,但是,那个婴孩似乎还在蠕动地身体,被垃圾一样被丢下地小小血肉,在苏子诺面前不断地回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