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四十章:你的爸比是战元帅吗?

    她捏紧手指,指尖泛起惨白。浓稠的黑暗将她裹挟,苏子诺突然感觉衣裤猛然一湿,血水带着羊水瞬间把苏子诺的裤子打湿。

    她就像是一只困兽,她几乎忍不住的想要放弃,但是她不允许自己那么做。

    她挪动着脚步往森林一点点靠近,每一步都像是腿要被劈开,腹部疼痛一次又一次,让她在昏厥的边缘,苏子诺死死咬住牙齿,糖糖就要出生了。

    苏子诺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重新走回她落脚过的废弃茅房。

    阵痛,切断脐带,用草药汁液消毒,没有人知道苏子诺是怎么熬过来的,

    生产是最凶险的过程,但是似乎跟现在的局势比起来,一个人在毫无医疗条件的地方生下孩子,竟然变得不那么可怕。

    苏子诺没时间害怕,每一分钟都在思考怎么活下去。

    但是闭上眼睛,想到的就是那个孕妇最后被“体恤”时迷茫的神色,那团蠕动的血肉,像是垃圾一样扔掉的心脏…

    糖糖一出生心脏就有问题。

    她心里清楚是从崖上掉下来时受到的损伤,但那颗被挖出来的小小心脏却像是不肯放过她一样,来来回回在她梦里浮现。

    是她对不起那个孩子。

    那个时候,她不确认那些村民的身份,那时候她只是求最大的安全,不想被雷靳炎以外的发现,那时候引开视线的动作只是一种试探,她没有想过一个动作,会导致后来的那么惨烈的一尸两命。

    可是,这都不是她可以逃脱的借口。

    冰凉的触感让她似乎又一次回到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苏子诺猛的按下电梯按钮。电梯门应声,慢慢合上。

    走廊里的欢笑声渐渐消减,然后被彻底隔绝。

    随着电梯上升,她无力的靠在电梯壁上。脸上布满了泪痕。

    那个孕妇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哎嗨还小,他不知道自己面临着什么,战勋爵并不能保护他。

    她不能去见哎嗨,连靠得更近都不能。

    五年来的第一次重逢,哪怕她伪装得再好,只要对视的一刹就会泪流满面,她不能再轻举妄动。

    那些汹涌的情绪、无法控制的思念一定会让现在的战一诺察觉出端倪,毕竟他是战勋爵的孩子。

    苏子诺无声的抱着自己,抽泣都不敢发出声音。

    而此时战一诺带着糖糖已经在这层楼找了个遍,每路过一个病房,糖糖就会探进小脑袋偷偷往里面看,但每次都是失望。

    两人站在楼梯口,战一诺低头看糖糖。

    糖糖小脸绷的很紧,嘴角轻轻抽动着。

    战一诺脸色沉了沉,伸手抬起糖糖的下巴。

    小萝莉懵懂地望着他,眼睛像是会发光一样,眨巴眨巴。

    战一诺立刻松开手,他还以为这小家伙找不到妈咪就会哭,事实上是自己想太多。

    “我带你回病房。”战一诺把手背在身后。

    “小哥哥,糖糖把口水滴在你手上了吗?”糖糖看着战一诺皱眉得样子立刻问。

    战一诺愣了一下,摇头。

    糖糖得病服很普通,但是很干净,从病服皱巴巴的程度来看,不像是今天入院,但是她身上却有萌萌的奶香,所以他肯定糖糖不会流什么口水。

    “那哥哥,你为什么不开心?”糖糖紧接着问道。

    战一诺的目光顿了顿。

    “我没有不开心。”战一诺很快回答,像是标准答案。

    糖糖却突然挣脱他的手,哒哒哒跑到楼梯上,以此来让自己和战一诺目光平视。

    她撑起下巴,秀气的眉毛一点点皱起来,“小哥哥不开心,妈咪说过,一个人不开心,就像是花朵没有香气,很容易分辨的。”

    战一诺准备拉她下来的手凝滞在半空中,意识到这个小孩子真的在问自己开不开心这个问题,连口水也是为了引出这个问题。

    他嘴角动了动,却没有说话,浑身上下冰冷的气息越来越浓重。

    他不喜欢有人探究他的内心,说他像花他也不会开心,甚至有一瞬间,战一诺怀疑这个小女孩是那个女人特意派来接近自己的。

    战一诺慢慢直起身体,什么都没做,糖糖已经忍不住想要缩起自己小小的身体了。

    她只是觉得这个小哥哥不开心,时间很可能比想象中更短暂,不应该用来不开心,可是她还来得及告诉小哥哥真理,小哥哥就突然一下变得气势让她害怕。

    就在这时,病房里窜出一只小短手,直直冲着糖糖。

    战一诺余光一扫,动作敏捷抱起糖糖拉到自己身侧,“滚出来。”

    “小妹妹!”同样奶声奶气的声音从病房里传来,让战一诺皱了皱眉。

    今天不知道为什么,老是招惹这些小萝卜头。

    小男孩穿着病号服,手里抱着一大罐糖果。看起来比糖糖大两岁点,应该在七八岁的年纪,个子在同龄人中算不小,但是在战一诺的面前就没法看了。

    但是小男生还是坚持挺直胸板走到战一诺身前,对着糖糖努力保持气势:“我给你糖吃,我们可以一起玩儿,他凶。”

    小男生还没开口说话脸就红了,战一诺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糖糖眨了眨眼睛,长而软的睫毛扫过战一诺的下巴,有些痒。

    “我有很多糖果给你吃,而且,我不会凶你。”珍重地晃晃自己的罐子,五颜六色的糖纸包裹着甜蜜的糖在里面晃动。

    糖糖还拽着战一诺的衣角,稚嫩的脸浮现出思考的表情。

    “我还有好多好多玩具都给你玩。”小男孩说着就要从包里掏出什么东西来,一边不忘diss战一诺:“他一看,就没有玩具,不像是会有玩具的人……喂。”

    结果鼓足勇气的小男生话都没说完,战一诺长臂一捞,直接抱着糖糖走了。

    又是糖果又是玩具,长大了一定是个渣男。

    糖糖这么迷糊,到现在亲妈都没找到,容易被骗了,一定要离这个臭小子远一点。

    “糖。”糖糖到底饿了,又最喜欢棒棒糖,眼看要转弯,小哥哥连停一下的意思都没有,眼巴巴地望着身后。

    战一诺眼神眯了下,把她放下来。蹲下身和她对视。

    没过两秒,糖糖就委屈巴巴地低下头:

    “糖糖错了,陌生人的东西不能吃。”

    战一诺嘴角勾了下,忍不住伸手摸摸她的头。

    她倒是很机灵,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明明是刚刚认识,但是他就是感觉到了严厉哥哥跟自己不省心的迷糊又软萌的小妹的感觉。

    战一诺完全忘记了,自己也是跟小糖糖刚认识。战一诺他有妹妹,别的小伙子靠近她五步之内就要向他打申请!

    “小哥哥,你笑了。”糖糖伸手点了点战一诺的脸。

    战一诺伸手把她抱起来,眼神中闪过一丝恍惚,“我不高兴和你无关,仅仅只是因为我的父亲,薄情寡义。”

    至于妈咪。

    恐怕真的不会回来找自己了。

    战二的态度如此狠绝,甚至她都不敢回来找自己吧。

    “薄情寡义。”糖糖五官都皱成一块了,她伸手用力揉揉自己的脸,老实道,“是很穷的意思吗?”

    战一诺都没发现自己的笑容更大了,低头道:“不是。”

    糖糖顿时露出更疑惑的表情。

    战一诺摸摸糖糖的头:“你不用懂。”

    而且他希望她这辈子都不懂。

    “那就是,小哥哥的爸比很坏的意思吗?”糖糖睁大眼睛。

    战一诺点了下头。

    糖糖哦了一声,低下头:“不管是很穷,还是很坏,我都没有,糖糖没有爸比。”

    战一诺讶异了一下,但是随即清冷的眸子恢复冷寂。

    有或许比没有更好,至少妈咪不会落到现在的境地。

    战一诺正想要继续说,身后传来明显的脚步声。

    不用回头他就知道来人是贺炎,眼眸中的烦躁意味越来越浓。

    “叔叔!”糖糖却眼睛亮了亮,伸出两只白瓷般的手臂,“怪蜀黍!”

    贺炎脚步一顿,瞥了眼糖糖微微低头,然后望着战一诺恭恭敬敬道:“少爷,夫人和战元帅在找你。”

    战一诺眸色沉郁,眼睛微微眯了眯。

    没有吭声,抱着糖糖他抬脚就走。

    贺炎见状,无声无息地跟上。

    五年前的战一诺少爷似乎早已经被岁月埋葬,现在的他浑身都是锋刃。

    旁人每靠近一分,就会受一分的伤害。当然这个旁人不包括岳思瑾,一旦她进一步,战一诺会还击十倍以上的伤痛。

    战一诺跟贺炎之间的气氛显然很胶着,糖糖也不闹了,很快说清楚了病房。

    走到糖糖的病房,战一诺把她放在床上。

    “少爷,元帅和夫人在等你过去。”贺炎走到他身旁重复道。

    战一诺嘴角挑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场交易,既然他们违背交易本质,我也不会和他上演一家三口的戏码。”

    “少爷。”贺炎心底叹息一声,“阁老已经答应你,找苏小姐的行动一定会进行下去,你不用担心。”

    战一诺眼神凉了凉。

    既然战勋爵的态度这样,他不如部动战家的力量,为了这次回来,他做好了完全准备。

    “出去。”战一诺口气毫不留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