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四十四章:他就是想更靠近她

    苏子诺捏着银针的手不由地紧了紧,眼神落到墨允炽额头遍布的冷汗上。

    苏子诺得眼神不可抑制恍了一下,猛然想起五年前的那个雨夜,那一个大雨中依然耀眼让人觉得不可方物的容颜,最后对自己说:他愿意的。

    他本来是邪渊的小少爷,他一身决绝的身手连雷靳炎都吃过亏,他如果不是“愿意的”他怎样都会有不错的人生。

    可是因为他选择了背叛了岳思璟,所以他耀眼的容颜就在她的眼前瞬间分崩离析。

    他愿意的,是付出自己的命,去赌自己一个机会。

    而在五年以后,她遇到了另外一个满脸伤痕,而且叫墨允炽的少年。

    他的脸应该是最近意外被毁,他把报名表撕碎,醉得连他她搭上他的脉都没有反应。

    他的心脏机能异常,脉诊几乎跟默云驰一样。

    一个容颜被毁,又叫墨允炽,而且同样向往成为明星,而且心脏有问题的少年,像是隔了五年,上天给他一个机会,对默云驰说声对不起。

    从龙堡后的断崖求生之后,她一直告诉自己,她必须消失,必须忘记她会医术这件事,必须像是最卑微的尘埃在人间藏匿。

    藏匿于芸芸众生里,她的糖糖才有机会平安长大。

    所以她一直假装自己不通医理,忘记自己会用银针,忘记了她的医术可以让任何一个人惊艳。

    但墨允炽是不一样的,他就像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默云驰,苏子诺这样告诉自己。

    她把帽子压低,找了个隐蔽的角落,迅速处理了他的伤口,拿出身上所有的钱买到了所需要的药物,用尽了身体里所有可以运用指尖的风,确信他的伤痕会有很好的自愈效果才离开。

    而这一次,墨允炽有生命之忧。

    苏子诺几乎来不及反应,墨允炽的瞳孔就进一步涣散。

    苏子诺来不及多想,银针在手中轻轻捻动着,苏子诺聚精会神地盯着银针。

    终于墨允炽突然呼出一口气,面色开始慢慢变的正常。

    苏子诺这才抽回银针,隐藏进袖子,随即准备起身,却在这时墨允炽一把抓住苏子诺的手腕,脸色苍白,但隐藏不住神采:“高人,果然是你,我说我就不会认错,我就知道你一定是高人。”

    墨允炽那张让千万人疯狂的脸,却是专注地看着一个小小地清洁工,被千万人尖叫过的嗓音,却只苏子诺发出膜拜。

    “上次你医好了我的脸,我就一直在找你,想向你道谢。”墨允炽激动地道,“要不是你,我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切。我现在可以做到很多事,我想感谢你,你有任何要求,我倾尽一切都会达到。”

    苏子诺手腕挣了挣,并没有挣脱墨允炽的桎梏。

    不知道为何她心里有些不安的感觉。

    “高人,你的脸……”苏子诺还没有挣扎站起来,墨允炽已经坐起了大半身体,抬手就要抚上苏子诺的脸:“你可以治好我,为什么自己带着伤,这是你的伤还是……”

    苏子诺猛然退开几步,呼吸少了一拍才说道:

    “我不要你的感谢,我要得跟上次一样。”

    跟上次一样,就是永远不要向其他人提起她的存在。

    她躲躲藏藏了这么多年的平静生活,绝不能因为他毁于一旦。

    “高人,我……”墨允炽看着苏子诺的眼神依旧带着重逢的炙热,但是神情中带着一丝躲闪……

    她心头猛然凉了一下,凝眉想了一下顿觉冷汗都要滑下:“你是突然出现这种紧急情况,你不应该出现这样的症状,是注射了什么药物?你的心脏病是有损伤,不该在突然之间发展的这么严重。”

    话一说,她伸手搭上墨允炽的脉象,墨允炽下意识躲了一下。

    苏子诺猛然就想要站起身,一个高大的阴影突然把她纤细的身影牢牢覆盖。

    她转头看向墨允炽,墨允炽无声的垂下头,一副无言以对。

    “贺炎。”

    战勋爵冰冷出声。

    贺炎立刻走上来一一带走墨允炽和糖糖。

    而他则站定门口,刀削斧阔般的轮廓越显深邃,下颌骨流畅地弧线完美,高挺的鼻梁,紧抿的薄唇,无一不让人心头颤抖。

    苏子诺咬了咬唇,垂下眼眸。

    战勋爵凌厉的凤眸眯了下,他慢条斯理地转身关上病房门。狭窄的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人。

    苏子诺看到墨允炽躲闪的眼神,就知道刚才那一切都是战勋爵给她下的套,但是战勋爵究竟知道多少?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向他起疑?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战勋爵已经大步朝她走来,就像是胸有成竹的猎人走向自己的猎物。

    苏子诺垂在身侧的手紧攥起,不自觉连嗓间都收的疼痛,战勋爵终于开口。

    “糖糖生病,你怎么能放任她一个人?”

    苏子诺惊诧不已抬起头,他怎么会先问这个?

    战勋爵凝着眉,把这个女人的慌乱尽收眼底。

    这个女人被自己抓了现行,她向自己隐瞒了,她就是可以治疗岳思璟疤痕的女人,她在自己眼皮底下演了三天的戏,但是看到这个女人,他想问的第一个问题还是为什么没有照顾好小糖糖。

    糖糖那么信任,依赖她,可是在她昏迷醒来,她却放任她一个人,糖糖甚至自己离开了病房,如果糖糖遇到的不是哎嗨呢?是其他坏小子呢?

    这是比隐瞒她可以为岳思璟治疗更重要的失职!

    战勋爵没有发现,他生气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担忧孩子的父亲,在质问自己迷糊的妻子。

    苏子诺都有些奇怪的瞬了瞬长睫,垂眸道:“我解释过……不想看见糖糖那么习惯不属于她的世界。”

    不属于她的世界?

    战勋爵抬脚又向前一步,两人的距离只剩下不到半米,盛大的压迫气息让苏子诺本能往后退。

    战勋爵只觉得烦躁在升腾,离开这个女人不过一个晚上,可是他确实一个人经历了从来未有的心浮气躁。

    他总是想到那个低着头清洁工,想到她牛奶绸缎一般的肌肤,想到她惊慌的时候扑到他颈侧的清浅呼吸。

    他不敢向任何说起,他会想到浑身发烫,这种感觉不知从何而来,却像是会发酵,再看到的她的时候,简直是燃烧了起来。

    这个女人不知道,她往后退,更是让这一切火上浇油。

    他狠狠抑制一把把她搂到怀中的动作,让她强健的手臂都觉得酸痛!

    战勋爵上前了几步,苏子诺就只能紧贴着墙皮,战勋爵则只隔她一步之遥。

    他爱的是岳思璟,现在是在被另外一个女人蛊惑吗?

    “为什么要隐瞒自己的身份?”战勋爵开口,拉回关于岳思璟的话题,炙热的气息统统打到苏子诺脸颊。

    烫的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她捏紧衣服,垂下眼眸,并不愿意和战勋爵对视。

    五年不见,战勋爵的气势更加凌厉,简直是割得皮肤都发疼的感觉,又像是……衣服在他他强行剥开……

    战勋爵这样强健,冷漠,穿着笔挺的军装扣子扣到了最上面一颗,他的模样多禁欲,就反衬他现在的气势多可怕。

    战勋爵突然抬手,苏子诺本能地侧了下头,下一秒就被捏住了下巴,战勋爵压低了声音:“回答我。”

    “我不明白战元帅说的真是真实身份是什么意思。”苏子诺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跟战勋爵对视。

    他俯身凑近她,声音半是警告,“或许你有什么误会,但是我没有那么好的耐心。”

    苏子诺看着他眼底越来越重的深色,想要挣脱。但是他轻易压制,甚至还往前靠了靠,两人近的几乎鼻息相闻。

    炙热的气息让她心头烦躁不已,脑子像是浆糊,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

    熟悉的味道包裹着她,恍然之间就像是回到了五年前。

    “说。”男人松开她下巴,修长的手指却从她额角一点点下落。慢慢地抚上她脸上的疤痕,让苏子诺有些痒痒的感觉。

    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人会主动触碰她的伤疤。

    丑陋、恶心的伤疤。

    “能治好墨允炽,为什么不治好自己的脸?”战勋爵手指游移到她唇角,轻触柔软的唇。眼眸一点点按下去,他手指轻轻按下。

    苏子诺想往后退,但已经退无可退。

    空气从冷冽变的暧昧起来,苏子诺手指已经陷入掌心中了,温热的感觉从唇上一直烧到耳朵。

    哪怕是疤痕和灰扑扑的脸色也无法隐藏住她脸上泛起了粉红。

    “嗯?”战勋爵手指从她唇上滑过,脑海里一直闪过在研究室时看见的白皙肌肤,白的耀眼的肌肤,宛如一块未经雕琢的玉,美的惊心动魄。

    这个世界没有人知道,他疯狂的想象她全身肌肤都变得粉红的样子。

    战勋爵并没有过分的动作,但是似乎每个细胞都喷出危险,甚至战勋爵也在等一个契机,如果这个女人再不自量力一点,他可以用激烈一点的方式惩罚她,更靠近她。

    “因为……因为我的未婚夫,我最爱的男人。”苏子诺冷冽的声音想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