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四十八章:无法不被吸引

    她没有离开a市,她只是顶着丑陋的疤痕,她甚至还生下了那个小孽种,就是医院里让人看一眼就厌恶的小女孩。

    手指搭上方向盘,岳思璟持续阴笑,她的车明明是城中村已经很少见的豪车,过往的人会被自然的吸引,但是周围的人却一个个慌忙地离开。

    笑了十几秒,岳思璟又拿起手机。

    飞快的输出一行话,眼中阴蛰的眸光越来越盛。

    五年前她能让苏子诺滚出龙堡,五年后她会让她灰飞烟灭!

    这时的龙堡却平静如斯,苏子诺坐在沙发上。

    周遭的佣人不住打量着她。

    她则捧着一杯水,蜷着身子,降低自己地存在感。

    岳思璟没有在龙堡,哎嗨似乎也有他地安排,秦嫂年纪大了,从国外回来还在倒时差,一时之间龙堡的佣人看到苏子诺都是一副新奇的神色,因为苏子诺从上到下,实在不像是龙堡坐上宾的样子,上龙堡应聘的仆从都比她体面。

    但是龙堡应聘的仆人,可没有人会被战勋爵亲自指着沙发说:“就坐那,如果我是你就不会再乱动。”

    苏子诺在眼神闪烁了几分钟之后,就彻底安静下来。

    直到沉稳的脚步声响起,她抬了下眼眸。

    瞥到战勋爵便迅速垂下眸子,他换了休闲的衣服正从楼上下来。

    刚才战勋爵不在的时候已经让她有了喘息的机会。

    她仔细把和战勋爵有关的事情理了一遍,战勋爵没有怀疑她的身份的迹象,所以自己身份应该还没有暴露。

    如果战勋爵的目的只是要她来治疗好岳思璟,如果除去她本身的抗拒与不甘,这个角色并不是那么难以达到。

    医治好岳思璟,过了五年被逼着成全她们的圆满,不甘吗……当然!

    但是,五年前她就学会了认命了。

    “元帅,岳小姐喜欢的花送过来了。”佣人走进来道,“已经放进花房里了,你要去看看吗?”

    战勋爵点了下头,抬脚走了两步。忽然又顿住脚步,眸光不咸不淡地落到苏子诺身上,“走。”

    苏子诺默默放下杯子,认命了就是很多很多不甘,决定了就都要吞下。

    两人一前一后往花园里去。

    “在想什么?”战勋爵口吻淡淡地开口。

    苏子诺摇摇头,默默回想一下人设,又道:“在想战元帅什么时候肯放我走。”

    “医治好我夫人,自然会放你离开。”战勋爵冷沉一声。

    嗯,单纯走人设,果然一切都变得自然,苏子诺低下头不再说话。

    转过池塘,荷叶被前两日的大雨打的有些没精神。

    再走了两步,苏子诺突然直直地望着拐角前方,一片艳丽到荼蘼的红色。

    绚烂地色彩争先恐后涌入眼眸,娇艳欲滴的花朵簇拥在一起,开的十分热烈。

    那是自己曾经种的一片保加利亚玫瑰,苏子诺以为应该早就被岳思璟连根拔起的替换掉了。

    这片惊喜却是来的猝不及防,浓烈的像是有一万朵烟花绽放。

    但是苏子诺手指顿住,极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露出任何惊诧、喜悦的情绪。

    她本能地朝玫瑰走了两步,一道冰冷地视线投射在她身上。

    迫的苏子诺停下脚步,战勋爵信步朝她走来,带着铺天盖地的震慑与探究。

    自己,应该没有表现出对这片玫瑰的太多感触。

    战勋爵是属狗的吗?她已经控制了表情,他还是第一时间来兴师问罪?

    苏子诺指尖掐着手心:“战……战元帅,我……”

    “你身后藏了不少秘密。”战勋爵打断她的话。

    苏子诺心里摸不着头脑,她越来越肯定一件事。

    眼前这个战勋爵比五年前难缠太多了,他的凌厉与锐利完全无迹可寻。

    “这一步台阶,在修建时出了点纰漏。”战勋爵指着她脚下,口气中夹杂着压迫感,“每一个第一次来这里的人,多少都会被绊一下,但你很自然就跨过。”

    苏子诺垂落的目光落到青石上。

    心里想真是糟糕,这块青石还是她在龙堡幽居的时候自己砌的,技术不过关所以明显比其他的要高上一点,她当然懂得熟练成自然避开。

    苏子诺咽了口口水:“我总是带着糖糖,糖糖的学步期比较晚,走路比较小心。”

    战勋爵皱了皱眉,转身没再说什么。

    压迫感忽然卸去,苏子诺深呼吸了两口气。

    不管战勋爵信还是没有信,只要他没有继续追问,那自己就不会找上去。

    故意解释无疑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接下来的路她走的越来越小心,精神高度集中。但战勋爵却没再出声,两人几乎是一路平静。

    刚走近花房,佣人便恭敬地过来打开门领着战勋爵进去。

    苏子诺停下脚步,心里松了口气。这里能远远地看着那片保加利玫瑰,微风吹过,花枝摇曳。

    “进来。”沉冷的声音从花房里传来。

    她摩挲了下指腹,只好打开花房门走进去。

    迈过拐角时她自然地往左边靠了下,瞬间她想起什么,正要往中间靠去。

    阴蛰的目光已经落到她身上,充满冷冽的讽刺。

    苏子诺闭了闭眼睛,硬着头皮朝战勋爵靠近。花房的设计时为了排水,拐角处靠右有些偏矮。

    她习惯性地往往左靠完全是习惯性行为。

    “你们出去。”战勋爵直起身体,低沉的声音响起。

    苏子诺闻声拔脚就准备走,但步子还没迈出,手腕先一步被大手攥住。战勋爵稍稍用力,她整个人就无法自抑地朝他倒去。

    苏子诺眼睁睁看着佣人头也不回离开。

    花房里瞬间只剩下她和战勋爵两个人,周围五颜六色的花朵散发着清丽的花香。混杂在一起,让人觉得有些眩晕。

    略带冰凉的手指抚上她的颈部,然后大手掐住她的脖子,却没有用力,更像是在温柔的抚摸。

    温度相互交换,让苏子诺浑身一阵阵战栗。但是男人口气忽然冷下来,“这次用什么借口?”

    “什么借口?”苏子诺觉得自己在走人色,但是浑身每个细胞都在真实的警觉。

    大手忽然用力,苏子诺下意识抬手抓住他的手,阻止他过于用力。

    战勋爵目光轻飘飘地从她手上拂过,根本没有当一回事,“说说吧,你怎么会这么了解龙堡?”

    “是偷偷潜入过,还是私下调查?”

    苏子诺强做镇定,知道自己用力掰开他的手这个行为只是徒劳。

    她收回手,目光直视着战勋爵:“什么目的?战元帅不觉得这样小心谨慎可笑?您是会怀疑我别有居心特意吸引你?”

    大手稍稍松开,战勋爵看着苏子诺现在清冽的视线,就会觉得这样的私心的猜测近乎可笑。

    新鲜空气涌进肺囊里,莫名有些刺痛的感觉。苏子诺稍微缓过来,继续道:“还是觉得难道我靠自己还能端了龙堡不成?如果我真的有这个本事,也不会被战元帅轻而易举地带到龙堡。”

    苏子诺最后把战勋爵的手推开,战勋爵还会问这样得问题,显然是没有把她跟苏子诺联系起来,而且刚刚确实把她疼得满头冷汗,苏子诺不由得而口气也不太好

    “我一直受制于人,战元帅一只手就可以把我捏坏了,战元帅还能怀疑我什么动机?”

    话音一落,苏子诺敏锐地察觉到周遭的气氛猛然变了。

    战勋爵松开手,但眼神却仍旧定定地盯着她,暖色的灯光下,苏子诺根本看不清他深邃的眼眸中究竟蕴藏着什么。

    但是战勋爵炙热而直接的目光仿佛要把她的灵魂烧穿,无论落在她身上哪一寸皮肤,都让她觉得发烫。热的苏子诺感觉有些喘不过来气。

    在苏子诺终于忍不住要冒火得时候,战勋爵终于收回目光了,转身大步离开。

    没有人知道,就刚刚女人话音落下的一瞬间,战勋爵一下联想到的,是这个女人被捏坏了……

    这个女人一直很纤细,皮肤白的比最细腻的白瓷还无暇,稍微用力就可以在这个女人神身上留下记号。

    这个女人有着倔强的眼神,却有着跟她的倔强近乎不自量力的柔弱,说真的,明明一张脸是没人愿意多看两眼的倒人胃口,但是骨子里却还没靠近就怕吓坏了碰坏了的娇气。但她不知道这反而让人更加的想要欺负她,弄坏她,看她脆弱皱眉带刺的样子却被污染的不成样子。

    坏了……

    所以,女人用挑剔的口气说他一只手就可以捏坏她的时候,战勋爵只觉得轰得一声,隐秘得燃点被瞬间点燃,但是女人不自觉皱眉得样子却在告诉他,她对他根本没有感觉。

    可是就是这个女人淋漓尽致的不感兴趣,反而让他像是更加入魔,想要看这个女人害怕的样子,眼睛里因为他情绪剧烈起伏的样子,想要看她被自己狠狠弄坏的样子……

    所以战勋爵离开花房,堂堂战元帅,却带着落荒而逃的意味。

    她明明那么容颜无光,她明明是别的男人的女人,她明明是被用来治愈自己妻子遗憾而存在的女人。

    可是她随意的一句话,自己就被吸引的几乎无法在面对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