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五十三章:苏小姐,对不起了

    只见糖糖正被苏子诺护在身后,只露出怯生生的一只眼睛看着她。

    而苏子诺更没有刚才的悲恸,神色沉静警惕略带苍白,但是根本没有半点哭过的痕迹。

    岳思瑾疯狂地大叫一声,手上的桎梏让她垂眸。她哪里是被栏杆黏住了,而是被雷靳炎用绳索紧紧的捆住。

    就是因为这样,她才完全无法动弹。

    那些本来应该在地上的血迹,像是消失了一般,而雷靳炎更是没有中枪倒地,当岳思璟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的时候,雷靳炎正潇洒的系上最后一个结。

    岳思瑾大口大口喘着,使劲闭上眼睛又睁开,一次又一次。直到眼睛酸涩的不行,他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刚才那一切,她明明都看到了。

    这些人都死了,她们都死绝了,她才是最后的赢家,岳思璟看着现在好发无伤的贱人们,慌乱地不行,恶狠狠地望着苏子诺,恨不得用目光杀死她。

    似乎,她的眼前又模糊起来,她再次看到了苏子诺,雷靳炎惨死的样子,糖糖小小的一团已经被血液浸透……

    岳思璟像是溺水的人得救了一般露出癫狂的笑容,她就知道,她就知道她不会输!

    但是岳思璟的笑容还没有完全散去,眼前的场景又再次变化,又变成了她为鱼肉,苏子诺跟雷靳炎看她的眼光像是看着被捕获的动物。

    心中忽然有一个念头升起来,但是岳思瑾却疯狂地摇头,绝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现在她看到的才是幻觉,肯定是这样。

    她紧紧闭上眼睛,嘴里絮絮叨叨道:“去死,都给我去死!”

    岳思瑾狠狠睁眼,死死盯着苏子诺。疯狂地挣扎着,她要杀了苏子诺。

    然后她看见苏子诺将糖糖推到哎嗨身侧,自己则一步步想她走来。然后她抬起手,朝着她打了个响指。

    岳思瑾不由瞪大眼睛。

    “对不起,还是无法做到像是岳小姐那么稳定。”苏子诺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指,“不过,好在效果不错。”

    心中的猜想被证实,岳思瑾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这……这怎么可能,你怎么会,不可能的!”

    “你不会以为催眠只有你们岳氏一族吧?”苏子诺站定在她面前,岳思瑾猛然屏住呼吸。

    确实催眠并不只是她们岳家一脉,但她们研习的事最高级的催眠。苏子诺就算能学,学到的也只是一般的水平,根本不足以催眠她。

    更不足以抵挡的住战勋爵受到她的催眠。

    岳思瑾目光转向战勋爵,拼尽全力使出自己催眠的能力,嘴里念叨:“给我杀了她们,快点动手。”

    岳思璟厉声命令,但是战勋爵什么反应都没有。

    “这五年的时间,我也不只是完全只是清洁工,比起你,催眠我确实只学了点皮毛。”苏子诺抬起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但是,你也不要在做无用功了。”

    岳思瑾脸色顿时难看起来,还从来没有人看不起他们岳家的催眠,可是她的催眠确确实实不起作用了。

    怎么可能呢?

    “你以为五年前的一切还会重新发生一遍吗?”苏子诺缓步走进她,眼神转向四周,“五年的时间,你以为我还会任由你宰割吗?”

    岳思瑾拼命的挣扎着,“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苏子诺往后退了一步,“你刚才催眠不了战勋爵,现在也不能对我做任何的事。”

    她手指轻点了一下,微笑道:“想知道你为什么催眠不了勋爵吗?”

    岳思瑾闻声顿时安静下来了,她绝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有任何比他们岳家更加高级的催眠术,足以抵挡她对战勋爵的催眠。

    苏子诺微微一笑,“早在你对战勋爵催眠,让他对哎嗨下手的时候。我就已经用银针隔绝了他的经脉,战勋爵集中所有意志执行你的命令,却失去了平日的警惕,小小的银针而已,我得手轻而易举。”

    岳思璟使劲的挣,也就是说反而正是自己的催眠,让苏子诺得到可趁之机吗?苏子诺为什么这么狡猾!

    “而且也是这个机会,在你你情绪波动较大的时候,我才可以对你实施了催眠,很简单的具象引导而已。”苏子诺继续说道。

    岳思璟猛然就瞪大了眼睛,具象引导?这种催眠界几乎最浅显的催眠术,可是自己一辈子潜心研究却中招了。这不仅是耻辱,简直是她毕生的污点!

    她眼神和岳思瑾相对,嘴角勾起嘲讽的笑容,“你会失手,在于你太想干净杀绝,连最基础的理智都失去。”

    岳思瑾气的双眼充血,“你少在我面前得意!”

    “你以为你打败我了吗?”岳思瑾忽然冷静下来了,大叫道,“就你这点催眠的本事,永远都不可能解了勋爵的诅咒。”

    苏子诺神色不变,但是眼眸却沉了沉。

    岳思瑾慌乱之中抓到救命绳索,她痛快地大笑道:“你根本解不了他的诅咒,就算你把我抓起来,你也不能杀了我。”

    周遭空气沉寂了片刻。

    “只要催眠没有解除,我死了战勋爵也就完蛋了。”岳思瑾癫狂地大笑着,整个人几乎疯了。

    她还握着这一个筹码。

    她相信这一点比任何的筹码都要重。

    苏子诺敛下眼眸,浑身释放出冰冷气息。迫的岳思瑾浑身颤了颤,本能地闭上嘴角。随着苏子诺一步步向她靠近,她莫名的感觉到了无法反抗的震慑感。

    竟然不比战勋爵差多少。

    她先是手指抖了起来,然后浑身都跟着抖起来。

    眼神惊恐地望着苏子诺,舌头都不利索了,“你,你要做什么。苏子诺你不要发疯,你要是杀了我,战勋爵就会一直浑浑噩噩!”

    苏子诺猛的靠近她,冷的惊人的呼吸打在她脸颊上,“我本来不会让你死,你手上有那么多条人命,死了是太便宜你了。”

    岳思瑾瞪大眼睛,她从来没先想过,苏子诺会让人觉得心头毛骨悚然。

    “把她关起来。”苏子诺转眼对雷靳炎道。

    现在确实不是处置岳思瑾的时候,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雷靳炎点了下头,向岳思瑾走去,岳思瑾厉声大吼道:“你敢,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碰我!”

    雷靳炎冷笑一声,眼眸中带着赤露露的不屑。

    “雷靳炎,你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可以让贺炎把苏子诺这个贱人包括她的孽种碎尸万段!”岳思瑾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尖叫。

    雷靳炎脚步顿了下,吊儿郎当地扫了一眼贺炎。

    岳思瑾稍稍得了喘息的空气,紧接着道:“贺炎,看着我,我是战家的少夫人,才是龙堡的女主人。”

    “苏子诺,就是五年前跟邪渊里应外合,想要颠覆龙堡,现在她堂而皇之混进龙堡。控制了战勋爵,现在想要对我不利,你作为战勋爵的副官,不想做什么吗?”

    众人目光转向贺炎。

    从这场变故开始,唯一没有采取任何行动的就是战勋爵和贺炎。战勋爵是因为经脉被银针控制,而贺炎则是他不知道应该如何摆正的立场。

    空气中似乎形成了僵持的气氛,雷靳炎默默地转移到离苏子诺和哎嗨形成三角形的距离,以防贺炎突然发动袭击。

    苏子诺却只是抱起糖糖在一旁,她没有没有解释也不准备防备。

    “你还愣着干什么?”岳思瑾厉声吼道,“雷靳炎吃里扒外,暗地勾结苏子诺一起把勋爵控制起来了。你难道还不动手?”

    空气寂静,贺炎不但没有动反而转头瞥了眼苏子诺。

    岳思瑾大口大口喘着气,心中怒火燎原。但她知道现在自己正处在下风,故而尽量平缓口气,“贺炎,你现在要做的就是通知军部,把他们都抓起来,不然你就是渎职通敌。这么多年的戎马军功,战勋爵的多年信任,你都要在现在辜负?”

    贺炎眼神复杂望着苏子诺。

    事实上这一切发生的太过迅速,他本来还在为苏子诺出现而感到高兴,事情就朝着他从未预料的方向发展而来。

    岳思瑾的忽然发疯让他摸不着头脑,而后苏子诺的解释里提到的催眠更是让他云里雾里。

    苏子诺过去和战勋爵的感情有多深厚他都看在眼里。但战勋爵后来有多绝情,他也一清二楚。五年前在苏子诺身上的罪名确实还没有洗清。

    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岳思瑾现如今确确实实是战家的少夫人,而战勋爵也的确是被苏子诺控制了。他的职责是要保护战家人,守卫龙堡。

    心中叹了口气,贺炎抬眼眸光充满歉意。他弯身朝苏子诺鞠了个躬,沉声道:“苏小姐,对不住了。”

    他并不打算把苏子诺抓起来,但是这种情况下,他必须限制住苏子诺的行动,以防情况进一步恶化。

    贺炎上前一步对苏子诺说道:

    “我需要您的配合,你也有足够的必要配合。龙堡在五年前被邪渊攻破,现在只要我判定为警戒,就算你跟雷上校制服了我,也绝走不出龙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