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五十五章:她不会再退缩

    手指顺着男人分明的额角一点点下滑,落到他眼角又顺着眉毛一直到眉心。顿了一下,指尖顺着高挺的鼻梁向下。炙热的呼吸扑打到手上,让人有种不切实际的真实感。

    这些天见他一直不少,但这是第一次她能如此光明正大的看着。用手指丈量在他身上滑过的时光。

    心头有些微涩,苏子诺闭了闭眼。岳思瑾的话在她心头来回浮现,血色稀薄的唇慢慢吐出两个字,“诅咒。”

    她眸色一点点深下去,手指落到战勋爵的唇角。因为缺水他的嘴唇有些干燥,手指拂过刺刺的。

    楼下忽然传来声音,她手指凝滞在半空随即收回。转身快步走出去,一眼就看见楼下一群人围着雷靳炎,看样子都是龙堡里的佣人打扮。

    苏子诺手指捏着栏杆,眼眸微微冷了下。

    “雷上校,我们少夫人犯了什么罪,凭什么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把我们少夫人绑起来?”为首的佣人看起来四十来岁,在雷靳炎面前气势汹汹道。

    他是岳思璟在忠叔离开以后一手培养起来的,当时忠叔已经一把年纪,他离开龙堡带动大部分龙堡的老仆人离开,就是这个佣人带头把为龙堡奉献了大半辈子的忠叔的行李都扔了出去。

    “我们要见元帅,龙堡由不得外人做主,想要处置少夫人,战元帅开口才行。”

    很快就有佣人立刻附和道,这些佣人说是服务于龙堡,更是岳思璟布下的层层眼线,她不希望龙堡任何的蛛丝马迹被注意龙堡的人发现,比如,雷靳炎。

    岳思璟这些年,对阁老都下过暗手,她们能得到的好处自然比正常佣人的薪酬多很多,现在岳思璟一被收监,他们宛如一群失去了领头羊的羊群,浮躁而着急。

    苏子诺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关巧,难怪她一出现在龙堡,就被各种视线打量。

    在以前的秦嫂忠叔带领下的龙堡,这样有损礼仪的事绝对不会发生。苏子诺想了想就提步下楼,她现在身份不明,被这这些身怀异心的佣人们环伺,不知道以后会生出什么事端。

    但是苏子诺还没下楼,就听雷靳炎冷笑一声,手指滑动打火机,清脆而响亮的声音让闹个不停的佣人不得已安静下来。

    “战元帅昏迷,岳思瑾妄图不轨,从现在开始龙堡由我接手。”他没有放大声音,但那声音却清清楚楚落到了每一个人心里。

    佣人们当然不服,“什么不轨?你倒是说清楚啊,少夫人怎么可能会对元帅做什么,我看是元帅带回来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倒是有可能。”

    “就是就是,雷上校,我们领着龙堡的薪水,可不能坐视不理。”中年佣人说得好听,心理盘算着却是这次挺身而出,岳思璟以后会给他多少好处。

    雷靳炎似笑非笑,眼神的温度有些冰凉。缓慢地扫过每一个人,佣人们明显是想要制造更大的声势,但是雷靳炎似笑非笑的眼神一扫过,整个龙堡就安静下来。

    “你们不应该叫我雷上校。”雷靳炎慢条斯理的说。

    “不叫上校,还叫少将吗?要升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佣人忍不住嘀咕。

    “你知道一个上校手上要挂多少人命,才能在保家卫国这个位置上名至实归吗?”

    佣人们一听杀人所以声音都顿住了,再大得军衔都见过,但是命只有一条。

    雷靳炎伸比了两根手指,佣人们的脸色马上白了,有人心理猜两百,有人心里猜连两千,细想一下腿都软了。

    “我做上校,比军部那帮人任何一个都问心无愧,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是八方会的少主,别人见血还吐的时候,我想杀人已经不需要理由。”雷靳炎冷嗤一声说,颇有些寂寞,可是眼底华丽的光却是让佣人已经忍不住的战栗。

    “为什么不想当上校了呢?因为在军部,杀人是要正当原因的。”

    刚刚还强制冷静的佣人直接回退了一步,雷靳炎点点手指:“你踩到我的军徽了。”

    佣人猛然跳起来,低头一看果然是雷靳炎的军徽,脚一软都要晕过去。

    这个雷靳炎真的把代表军部身份标识的军徽随意扔了,这种杀个把人像是雷靳炎人不眨眼的军痞完全无所顾忌。

    “你们这些人,还有不服的,现在就可以辞职。由我八方会补偿三个月工资……”雷靳炎总结呈词。

    “还想继续干下去,就闭上你们的嘴。要让我发现还有异心,我想你们应该知道八方会对待叛徒的手段。”

    话毕雷靳炎挥手,随后小李跟老台,随即上前凶神恶煞地一个个询问。

    而且小李跟老台都是人精,对于那种看起来闷不吭声但是心性坚定的人,他们是点着名推搡着的逼问是不是要离开,是不是自愿留下?一般情况这些人都会同意离开,最后的留下的都是就事论事,或者胆小翻不出风浪的。

    苏子诺看了两眼,不知不觉间眼前的水雾越来越浓重,根本无法驱散,她赶紧回到房间抓住羽被,眼神灼热。

    五年的时间,很多东西都变了,但是雷靳炎没变,雷靳炎却仍旧是五年前那个无所不能,会在她想做什么却还没说之前就替她解决一切的雷靳炎。

    “医药箱拿上来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我让人去准备。”几秒钟以后,雷靳炎上来,把医药箱放到她手边。

    雷靳炎依然是漫不经心的神色,看着战勋爵的目光露出嫌弃,如果不是看苏子诺在旁边,估计要上去踢两脚的邪气。

    苏子诺的感慨都被驱散了很多,过了不久,看到雷靳炎第三次故意把薅下来的雪茄烟叶往战勋爵的鼻子里塞的时候,苏子诺找了一个理由把雷大少爷请了出去。

    苏子诺确认了哎嗨已经给糖糖热了牛奶去哄她小睡,苏子诺这次暂时安心下来看着战勋爵。

    五年时间,第一次安静的守着这个男人……

    战勋爵,这个许自己一片花海,为自己拒绝自己的母亲,身为上将面不改色拥抱一切浮夸的男人……苏子诺想着想着就垂下眸子:

    五年的时间,你还不变初心吗?

    另外一个女人占据了你的爱情那么久,你还能回忆起当时的深情吗?

    战勋爵,你还能回来吗?

    苏子诺长叹了一口气,五年来她一直蛰伏,一方面她是怕糖糖受到任何可能的伤害,另一方面……她更怕,她找到战勋爵,可是她却再也找不到当时爱她的战勋爵。

    如果她用尽了一切手段,渡过了所有的艰险,如果战勋爵从催眠中清醒,他就是不爱她了呢?

    每当想到这种可能,她就不寒而栗,她怕跋山涉水用尽力气的彼岸,其实什么都没有了。

    甚至不如,她记得的永远是战勋爵深爱自己的样子……

    这样的想法苏子诺谁都没有说,但事实就是,如果不是这次岳思璟用糖糖逼人太甚,她还不会绝地反击。

    战勋爵……

    过了许久终于结束,她端起水杯,起身准备去换一杯,却在靠近厨房的瞬间不禁停下脚步。

    按理说喘息声小的几近无法听清,但是苏子诺却偏偏听见了。

    她本能地握紧水杯放轻脚步走过去。

    从虚掩的门口仅仅只能看见一个高大的背影,但苏子诺扫一眼就认出那就是雷靳炎。

    她抬脚走过去准备打开门,突然,极其压抑地哭声从里面传来。

    苏子诺心头猛震,嗡嗡的声音不停从心脏处传来。

    她愣在原地,眼睛一眨,泪水瞬间掉了下来。

    向来骄傲不羁的雷靳炎,哪怕是在最落魄的时候也绝不认输的雷少主,让战勋爵头疼但是偏偏在军部光受拥戴,还要晋升少将的雷上校。竟然躲在厨房的角落偷偷哭……

    苏子诺心里百感交集,锐痛从心脏处一波波传来。

    她可以躲起来,但是等待她的人,苦苦寻找,五年的时间都从来没有放弃的人,为自己做完了一切表现得若无其事,最后才偷偷哭的人……

    哎嗨跟雷靳炎,他们在这五年的时间,都在承受了什么呢?

    不管结果是如何?她有什么理由还退却呢?

    苏子诺抹了把眼泪,连忙放轻脚步离开,脸上却再也没有悲戚迷茫的神色。

    她会用战斗的姿态,迎接这次转折以后的所有挑战,辛苦到达的彼岸什么都没有?她身后有这些人,已经足够了。

    苏子诺退出房间,深深的吸了口气。

    第二天

    “哥哥!”

    糖糖奶声奶气的声音勾走苏子诺的注意力,外面正是阳光明媚。糖糖穿着明黄色的小裙子,艳丽地仿佛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

    哎嗨牵着她的小手,另一只手在手机上灵活地点着。画面美的好像是一幅画,让人忍不住忘记所有的不悦。

    “啊!”糖糖突然叫了起来。

    苏子诺眉头皱了皱,站起身准备快步走出去。此时哎嗨已经伸手把糖糖抱起来了,口气关切道:“怎么了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