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六十一章:想气死他吗

    是一束鲜艳欲滴的红玫瑰,战勋爵当然不会觉得雷靳炎是送给自己这个病人的。

    他的雷上校是要气死他吗?

    “从医生的角度看来一切正常。”梁雨晨双手抱胸,口吻中带着寒意,“不过病人嘛,就很较弱了。”

    用较弱这种词来形容战元帅,无疑想要气死战勋爵的不只雷上校一个。

    雷靳炎点了下头,眸中暗色浮浮沉沉,看着他的目光带着审视。

    “找个花瓶把它插上。花香太甜腻了。”

    战勋爵抬手捏了捏眉心,心情不觉有些焦躁。

    苏子诺拧了下眉,想到他刚才说自己胸闷。心头又沉了一下,难道真是自己的方案有问题?

    她连忙弯身取花,但就在刚刚触碰到花朵的瞬间。

    雷靳炎忽然伸手按住她手腕,口气强硬道:“你又不是佣人,有护工。”

    当着他的面使唤苏子诺,战勋爵还真是一点都不因为过去的事情愧疚。

    “别闹。”苏子诺一个反手,直接挣脱了他桎梏,一束花而已,什么时候这么矫情了。

    雷靳炎望着她的背影,眼神若有所思。

    “我出去抽根烟。”他口气轻飘飘的,不等战勋爵的回应,自己慢悠悠地走出去,眼神中闪烁着光芒。

    梁雨晨狠狠地瞥了眼战勋爵,也气不过。跟着拔腿往外走。

    过去战勋爵让苏姐姐受了那么多委屈,他不仅不思悔改而且还像个大爷一样。

    再多看他一眼,她都会忍不住冲上去嘲讽。但是苏师姐不定紧张成咋样。

    刚刚走出病房,梁雨晨脑袋就撞上了一个宽阔的胸膛。她抬头看着胸膛的主人,“抽烟区不在这。”

    “聊聊。”雷靳炎扯住她手腕,大步往前走,“不能让战勋爵一直这么嚣张下去。”

    好容易停下,梁雨晨双手抱胸,“怎么?你还能下毒毒死他,苏姐姐头一个不放过的人就是你。”

    雷靳炎忽然挑眉一笑。

    梁雨晨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不下毒,但是可以下点其他的。”掏出一根烟点燃,袅袅烟雾上浮,烟雾背后那张脸带着戏谑的笑容,“你们医院总有些能让人吃苦头,出洋相的药吧?”

    梁雨晨眼珠子转了转,嘴角慢慢露出笑容,“当然有。”

    两人回到病房时苏子诺正站在窗边修剪花枝,听见声响战勋爵的目光自然而然落在两人身上。

    看见什么,他眉头及不可查地皱了一下,随即又平复。

    梁雨晨走到他床边,下意识往苏子诺的方向瞥了一眼。随即冷着脸道:“今天的营养针该打了。”

    战勋爵闻声看了眼雷靳炎,用眼神驱逐他。

    但雷靳炎显然没这个自知之明,不但没有离开的打算,反而往梁雨晨的方向靠了靠,调侃道:“战元帅也会害羞?”

    “快点,磨磨蹭蹭什么?”梁雨晨自己都没注意到她声音中带着一丝微弱的颤抖。

    战勋爵眼眸突然沉了下,目光在两人身上逡巡。然后他动作迅速翻身,掀开被子。

    梁雨晨握紧针管,一点点往下插去。

    眼看见针尖就要触及到战勋爵,雷靳炎眼底的笑意已经完全无法掩饰。但变故就在电光火石间发生。

    冰冷的针尖触碰到战勋爵的瞬间,他忽然猛然一动。

    梁雨晨的手被他的动作弄得歪了,直直地插上雷靳炎的大腿。

    “你!”梁雨晨气的大叫。

    雷靳炎更是疼的咧开了嘴,脸上表情一度扭曲。

    “怎么回事?”苏子诺听见声响转头,作势要走过来。

    雷靳炎脸色陡然一变,大手抓着梁雨晨的头,强迫她和自己一起转头看着苏子诺,“没事,没事。”

    “没事?”苏子诺看着他的表情,皱了下眉头。

    雷靳炎咬着牙,强迫自己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们真的没事,好好插花。”

    苏子诺莫名其妙地点了下头。

    两人松了口气,转身的瞬间梁雨晨立刻把针拔出来。

    雷靳炎疼的险些晕厥,瞪大眼睛看着她,惊诧万分道:“你……你是不是想谋杀我?”

    梁雨晨抓着针,一脸焦急,百口莫辩,“我是怕,怕药全都注射进去了。”

    “药。”雷靳炎仿佛经受了一个又一个的晴天霹雳,他愣愣地看着针管里仅存的那一点试剂,忽然明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感觉。

    这一瞬间,不知道是思想作祟还是药剂真的开始起作用。

    “我的手脚好像不听使唤了。”雷靳炎瞪大眼睛看着梁雨晨,“快想想办哈,鹅的嘴……”

    抬手一摸,口水滴滴答答掉了下来。

    嘴巴也是一点都不听使唤了。

    “我马上想办法,我马上想!”梁雨晨急的满头薄汗,本来她们用肌肉松弛剂是想让战勋爵在苏子诺面前出洋相。

    谁知道会演变成这样。

    最糟糕的是,身后忽然响起苏子诺的脚步。

    雷靳炎的眼神瞪得越来越大,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他可不能让苏子诺看见他口水滴答的样子。

    “皱!皱!”

    梁雨晨一脸迷茫看着他,半响才明白他说的是走。连忙扯着雷靳炎,一脚深一脚浅地往外跑去。

    苏子诺望着两人的背影,拧了下眉。又连忙把花瓶放下,走过去把战勋爵的被子扯上来改好。

    “意志薄弱的时候最容易生病,虽然你身体好,但也要多注意。”她一本正经地道。

    战勋爵翘起嘴角,露出个极其愉悦的笑容。眼角余光扫着病房门口,慢慢点头道:“知道了。”

    从两人进来,他就察觉出他们暗地里达成了交易。

    既然有了共识,那他们的目的就昭然若揭了。尤其是梁雨晨看起来在使坏上面还如此的不熟练。

    一整个上午对于梁雨晨和雷靳炎来说兵荒马乱,对于战勋爵来说却是与人斗其乐无穷。

    转眼到了中午,苏子诺前脚刚走,两人就一前一后进了病房。

    “你的午饭。”梁雨晨冷着脸,直接把饭盒重重拍在桌上。

    吃了个哑巴亏,还不能说,两人心里都闷着火。

    “这个是你中午要喝的中药。”她又把玻璃杯放在桌上。

    战勋爵优哉游哉地扫过两人,带着促狭的目光在雷靳炎身上落了尤其长的时间。

    最后眸光才落到玻璃杯上,黑色的药剂因为风的轻抚荡出一圈波澜,苦涩的药味在空气中氤氲着。

    “快点吃。”梁雨晨毫不客气道。

    战勋爵抬手打开饭盒,不出意外地里面都是素菜,而且卖相极其不好,让人全无胃口。

    “圣米伦对待vip病人就是这个态度?”

    梁雨晨冷笑一声,全然没有好脸色,“圣米伦注重营养搭配,这样正好。你要不吃那我就拿去倒掉!”

    “什么倒掉?”温和的男声响起,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梁雨晨手指一顿,转头看着李博明。只见他带着金丝眼镜,嘴角挂着浅而合宜的笑容。身姿挺拔,面容清隽。

    “没什么。”嘴巴快过脑子。

    见李博明越走越近,她更是手脚一慌。直接拿起饭盒盖,“嘭”的一声盖上饭盒。

    李博明轻笑一声,“怎么了?紧张兮兮的。”

    战勋爵信手捞起玻璃杯,轻轻摇晃着。浓重的药物味道充斥着所有人的口鼻,自然吸引了李博明的注意力。

    “这是?”

    “梁医生拿过来的药。”战勋爵递出玻璃杯,“但我闻着好像有点不对劲。”

    李博明自然而然伸手接过,低头闻了一下。

    梁雨晨手指猛然收缩,眼神紧抓着李博明。身子绷的死紧,时刻做好了某种准备。

    “没什么不对。”李博明抬头,侧眼看着梁雨晨,“雨晨现在是独挡一面的医生,元帅不用担心。”

    战勋爵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指腹感受着玻璃杯传来的暖意,另一只手则轻点着床面。

    “太苦了,我加点糖。”说着他伸手捡起桌上的糖扔进去,又懊恼抬起头,“会不会太甜了?李医生帮我尝尝,你们圣米伦对待vip病人的这点要求还是会满足吧?”

    闻声梁雨晨气的怒火中烧,眼睛赤红指着战勋爵。

    但还没等她开口,李博明就先一步抓住她的手,口气温和道:“这点服务当然可以。”

    话毕他端起玻璃杯喝了口。

    “师兄……”梁雨晨怔怔地看着他嘴角残留地那一点褐色,忽然忘了自己要说些什么。

    战勋爵满意地点点头,“换一杯吧,我没有跟别的男人喝同一杯的习惯,突然我想喝苦的了。”

    战勋爵特意强调了苦的了几个字。

    “你!”梁雨晨气的青筋崩起,“你以为……”

    话音未落直接被李博明拉着出去,他面色严肃道:“战勋爵首先是战元帅,再才是战勋爵,我希望你能明白。”

    “现在你肩上的是圣米伦,不仅仅是你一个人。”话罢他把杯子递给梁雨晨,“重新熬一杯。”

    梁雨晨看着他的背影,顿时哑口无言。

    在李博明看来战勋爵刚才的一切行为不过是在刁难他们,而她又怎么能开口说这杯药里用了能让人不停放屁的药材。

    梁羽晨看着俊朗的李博明,目光里的追悔简直能把自己冲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