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六十六章:醒过来还是战勋爵吗?

    雷靳炎急切的解释,手中夹着的烟都快被夹断了。

    “你这么着急跟我解释干什么?”秦羽肆回过头,笑得眉眼如墨,温煦而包容,让雷靳炎觉得一瞬间晃了眼。

    雷靳炎瞬间噎住,不知道为什么退了一步。

    “随便聊聊而已。”秦羽肆已经神色淡淡回过头,谁也看不清他眼眸底的情绪,“不过你确实应该找个身边人,门当户对的小姐,在军部说的上话的最好。”

    雷靳炎也平复了怪异,有些不耐地“啧”了一声,“你怎么操心操的这么宽?”

    一会让他去追苏子诺,一会又让他找个门当户对的小姐。

    这样想着,雷靳炎平添不少不爽,看了他跟秦羽肆中间平白多出来的距离,而秦羽肆依然如故温雅自得,雷靳炎忍不住忽然拉进两人距离,眼神扫荡秦羽肆脸上每个细节,“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秦羽肆伸手,却没有用力推开他,略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头,“看你头脑结构简单,提点你几句。等你结婚的时候,通知我一声,我可以考虑看在你智商低下的份上,把给你的红包翻一倍。”

    雷靳炎没觉得有多开心:“算了,我还不知道有没有结婚这一天。”

    雷靳炎,嚣张肆意的黑暗帝国少主,在遇到苏子诺之前,确实从没想过结婚的问题,甚至他明白了自己对苏子诺的心意,他对结婚的概念也是模糊的。

    知道了苏子诺被战勋爵截胡之后,他就似乎顺其自然不再想结婚的事了。

    秦羽肆轻笑一声,目光如水。

    “多操心操心你自己的事。”雷靳炎用胳膊肘碰了他一下。

    秦羽肆垂眸扫了一眼,似乎还想说什么,还没开口就听折回来的梁雨晨魔王式冷酷的喊:“雷靳炎,帮我个忙。”

    雷靳炎就朝秦羽肆挥了挥手,大步往病房走去。

    而秦羽肆嘴角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悲喜不辨。烟在他手里被来回捻着,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他侧头看着窗外,风吹起碎发。他眼底像是有雾气在氤氲,猜不透其中的情绪如何。

    良久,他转身把不成形的烟随手扔进垃圾桶。嘴角挂着自嘲至极的笑容,“我早就该走了。”

    那一天总会到来的。

    摇摇头,他大步走下去。远远看去,身材高大而挺拔,像是衣角都带风,可是却莫名让人觉得寂寞。

    ???另一边,随着时间过去,战勋爵的治疗越来越顺利。远超过苏子诺和梁雨晨的预想,几乎没有触发任何不良反应,连之前准备的应对方案统统没有起到作用。

    ???在梁雨晨看来简直就是上天的眷顾,让她信心大增。而在此阶段中,战勋爵跟苏子诺的相处似乎越来越平和,除了他们不再有亲密的接触,外人看来的相处几乎回到了五年前。

    ???加上她整蛊了战勋爵好几次,他都一声不吭的受下来,梁雨晨也反应过来战勋爵是故意接招,梁雨晨看战勋爵已经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可是大魔王灭绝师太,当然没功夫对一个愿意自觉地病人。

    一切似乎都发展的十分顺利,事情在往着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秦羽肆的话总让雷靳感炎忍不住观察两人。

    他心中莫名的有一股不安,但这不安是什么,他却不清楚。

    转眼就到了该对战勋爵实施最后一步治疗的时间,最后一步治疗时战勋爵需要接受一个震荡仪的深沉震荡。

    器械圣米伦早已准备调试完毕,但震荡仪这是第一次作用在人体身上。倘若成功,战勋爵大脑里被催眠的痕迹会统统消失,并且以后他再也不会受到催眠的影响。

    一旦失败,他的前额叶受损,以后将会丧失所有情感,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冷血机器。

    这一步的严重性,战家和圣米伦都清楚无比。手术前一天圣米伦里人人神色凝重,空气中氤氲着紧张的气氛。

    手术需要的器材、工具准备了足足三套,以防出现任何意外。战家阁老更是隔绝了外来探视,以防会影响到战勋爵的情绪。

    走廊里只有战家的亲戚或坐或站,没有任何欢声笑语。就连年幼的糖糖也感受到了气氛的僵硬,瓷白的小手紧抓着哎嗨。

    战家人陆续进去和战勋爵说话,阁老们更是带来了一份重要的文件。为了以防出现最坏结果,战勋爵必须先签下声明。

    过了好久,走廊上终于只剩下糖糖和哎嗨。哎嗨垂眸,摸了摸糖糖的手才牵着她走进去。

    刚走进去就一眼看见躺在床上的战勋爵,哎嗨脚步顿了一下。

    之前对战勋爵的怨恨、不解、愤怒,在这一刻都化成了烟,消散无影。心头浮现出的是更加复杂的感受。

    “爸比!”糖糖浑然不觉,甩开他的手蹦蹦跳跳扑到病床上。白嫩柔软的小脸贴着战勋爵的手臂,带着一点微凉。

    战勋爵反手把她抱上来。

    糖糖咯咯的笑了起来,在宽大的病床上翻了个身,钻进战勋爵怀里,“糖糖好想好想好想爸比。”

    瞥了眼站在一旁的哎嗨,大手抚上糖糖的头,战勋爵话语中带着笑意,“有多想?”

    糖糖挠了挠脑袋,张开手臂,比划着道:“这么这么想。”

    “你呢?”战勋爵忽然抬眸,定定地落在哎嗨身上。

    沉静而深邃的眸子,一向让人觉得看不穿。但是此刻,哎嗨忽然能够看懂其中两三分感情。

    心脏忽然一窒,仿佛有无数细密的针扎着他的心。

    他侧头避开战勋爵的目光,没有吭声。

    “哥哥也很想爸比哦。”糖糖霍的一下从床上滑下去,哒哒哒跑过去扯住哎嗨的袖子,“每天爸比的饭都是哥哥亲手装的。”

    哎嗨面色一变,下意识伸手去捂糖糖的嘴。

    “知道了。”战勋爵却道,低沉的声线微微上扬,是愉悦的意思。

    糖糖拉着哎嗨走到病床前,眼睛眨巴眨巴盯着战勋爵,忽然没头没脑道:“爸比,糖糖想吃冰淇淋。”

    “嗯?”战勋爵伸手轻轻抚着她的头,余光扫向站在门口的苏子诺,心脏柔软而温暖。

    夜色静谧,晚风习习,此刻的时光全是他们的。

    糖糖回头看了看哎嗨,挠挠头道:“糖糖要吃……要吃,哥哥……”

    她仰起头,眼眸亮晶晶的看着哎嗨,嗫嚅着道:“糖糖,不记得了。”

    “游乐园。”哎嗨别过头,咬牙切齿地提醒道。

    糖糖抓住战勋爵大手,“糖糖要吃游乐园里的冰淇淋,爸比明天带糖糖去买!”

    “是糖糖要吃,还是哎嗨要吃?”路过的梁雨晨戏谑道。

    糖糖眨了眨眼睛,转头一看哎嗨就被他狠狠瞪了一眼。她缩了下脖子连忙转过头,停止小腰板,“是糖糖要吃。”

    梁雨晨轻笑一声,若有所思地看着哎嗨,“哦,是糖糖要吃啊。”

    “谁要吃那种幼稚的东西!”一句话几乎是从哎嗨牙缝里吐出来的。

    糖糖挠挠头,瞥了下嘴,委屈巴巴道:“冰淇淋最好吃了!”

    两只眼睛弯弯的,像嵌着一汪秋潭。

    倏地哎嗨脸色柔和下来,囫囵揉了把糖糖的头,无奈地附和道:“冰淇淋好吃。”

    “明天爸比带糖糖去游乐园吃冰淇淋好不好?”糖糖眼巴巴地望着战勋爵,目光纯真地让人无法拒绝。

    苏子诺抿了下薄唇,病人的意志力对于治疗也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糖糖和哎嗨给他施加执念,也许能让战勋爵的意识成倍的增强。

    只是她不知道究竟要多强大的意志力才能够成功,没有科学数据,也没有成功案例可供参考。

    “嗯。”良久,战勋爵轻声道。

    ?糖糖眼眸中忽然迸发出绚烂的光,两只小手虽然包不住战勋爵的手,但她却用力地握着,“爸比是大人,一定不能骗糖糖。明天爸比要加油,糖糖和哥哥都会等着爸比。”

    战勋爵眼眸动了下,一点柔情慢慢荡漾开。粗粝的指腹划过糖糖的脸颊,他轻轻点了下头。

    得到肯定答复,糖糖高兴的蹦蹦跳跳。又拉着战勋爵说了不少,直到时钟走向十点,她才被哎嗨抱着离开。

    圣米伦为了他的手术和他特殊身份考虑,这一层楼仅仅只有他一个病人,所有人都离开后,唯独剩下他和苏子诺,四周安静的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清楚。

    暖橙色的灯光打在她脸上,她一步步朝他靠近。?

    战勋爵直视着她,直到她走到床边脚步顿住。

    她伸手替他捻了捻被角,旖旎的气氛似乎把他们两个人包围了。她抬眸,光线似乎在她眼底绽开了花朵。

    战勋爵眼神动了动,他拼命克制着自己想要牵她的手的冲动。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了,脑海里反复浮现这句话。

    但是他仍然没有动。

    她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吐出任何的字句。战勋爵耐心地看着她,心底珍惜着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

    他心底有很多话想和她说,她应该也是一样,所以他在等她。

    与此同时他用目光描摹着她的轮廓,清丽的脸颊。恨不得把她的所有都统统记下来,永远的记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