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六十八章:都要走了

    苏子诺眼神动了动,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岳思瑾朝着她露出骇人至极的笑容,她一步步朝苏子诺走近。血肉模糊的手朝她伸出来。?

    忽然“嘭”的一声。

    苏子诺看向她脚踝上的铁链,已经被绷到了极限。也正是因此,岳思瑾不能再往前一步。

    但她浑然不在意,嘴角几乎要咧到耳朵处了,“你知道吗?黑暗对人来说,其实并不是那么让人难以忍受啊,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是曾经见到过光,却被踢回了黑暗!”

    她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极其的癫狂。

    “我见过战勋爵爱我的样子,所以我宁愿这光毁灭,也不愿意它照向其他人。”她收敛起笑容,阴测测地看着苏子诺,“他不会爱我了,所以看到你也失去他,比我留下一条命更痛快!”

    每一个字都轻的像是气音。

    苏子诺往后一步,转身就走。

    岳思瑾见状,疯狂地大喊起来:“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

    苏子诺根本不在乎身后的声音,脚步越来越坚定。原本来找岳思瑾是希望战勋爵可以得到更保险的治疗,现在只能走向险路了。

    “苏医生。”等在外面的司机迎上来。

    苏子诺拉开车门上去,她在里面没有做什么,却说不出的疲惫:“回医院吧。”

    风猛烈地宛如刀子刮在她脸上,隐约有种难捱的疼痛。

    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她宁愿放走岳思璟,也要求那个可能的万无一失,但是……她已经尽到了所有的力气!

    但苏子诺只允许自己失神几秒钟,车子开到了转角,苏子诺的眼神就一点一点坚定起来,手指慢慢紧握成锤。

    破釜沉舟!

    她怎么可能气馁,她会用最好的姿态,去迎接明天的手术。

    苏子诺以为自己睡不着,但是很意外她睡得很好,只有苏子诺知道,她几乎用自我意识绞杀得方式,在逼自己平静!

    第二天,苏子诺面无表情地换好手术服,走向战勋爵的病房,门外围着战家不少的人。

    雷靳炎和秦羽肆以及其他了解内情的人都到了,但他们的脸色都格外难看。

    苏子诺刚一走近就感觉到诡异的气氛,她深吸口气走向战家的阁老们,深吸一口气:“你们请放心,我一定会尽力。”

    如果这次战勋爵得手术失败,她固然没有资格,做什么随他去得可笑举动,但是如果战勋爵真的有什么意外,她这一生都守着战勋爵,哪怕他已不能回应半分温情。

    战家阁老们互相对视一眼,满眼都是欲言又止,但是谁也没有先开口。

    苏子诺已经转身走向病房,梁雨晨见状喊道:“苏姐姐。”

    门“哐当”一声打开,苏子诺怔怔地看着里面的景象。霎时间浑身的血液都凉了,她一格一格的转头,尖锐的目光直视梁雨晨。

    手指似乎都已经僵硬了,她紧抿着薄唇。

    “人呢?”

    梁雨晨无措地摇头。

    “他已经走了。”雷靳炎走上来,递给苏子诺两样东西,“我们来时,床上就只剩下这些了。”

    苏子诺接过,为首的一份文件是战勋爵自愿卸去元帅的职位,将军部正式交接给雷靳炎来管理的声明。

    而下面一份则写着两行小字,笔锋锐利,力道极深。苏子诺一眼就知道这是战勋爵亲手写的,她眼神慢慢往下看去。

    话语很短。

    战勋爵说,他不值得苏子诺付出这么大的心力与期盼。

    就此别过,完整各自的人生。

    苏子诺猛然摇晃了一下,根本站不稳,手指却无意识的越捏越紧,纸张近乎被她捏碎!

    “子诺。”雷靳炎拍拍她的肩膀:“战勋爵,是怕手术的结果,不是他接受不了就是你接受不了。”

    “对,如果手术成功,战勋爵无法接受五年前他对你的残酷,如果手术失败,他怕你会想不开。”秦羽肆也上前一步说:“战勋爵,战神啊,为你做了一次逃兵。

    苏子诺还是低着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下,连战家阁老都看不下去,生怕苏子诺再有什么过激举动。

    苏子诺却是撑了撑额头,站稳了,她抬起头,朝大家挥挥手道:“我知道了我没事,都回去休息吧。”

    话落她抓起纸张转身走向电梯。

    她没事?

    整个被挤的满满当当,唯独没有战勋爵的病房里,没有人任何人会相信这句话,但是苏子诺看起来真的很平静,她走出去的时候,脊梁挺得很直。

    苏子诺似乎真的没事,下午就回到了圣米仑,开始挂诊,巡房,着手糖糖的手术。

    一切都平静的,战元帅的突然失踪像是没有发生过……

    转眼就是一个月后,龙堡里到处是欢声笑语。

    今天是糖糖的生日,到处都挂满了粉色的绣球花、玫瑰花,各种各样粉色的小玩意。

    龙堡的大厅里五颜六色的气球漂浮在天空中,柔软的绸带飘落下来。彩灯到处环绕着,墙壁上装饰着甜甜圈、马卡龙的饰样。

    彩色独角兽、可妮兔的布偶到处都是。粉色的小心心从头顶垂落下来,尾端的铃铛叮铃作响。

    七层高的儿童蛋糕顶端立着玩偶小人,正是按照糖糖的模样做成的。

    大厅里已经聚满了人,但不是什么权贵名流,都是八方会,圣米仑,还有贺炎等人,都是相熟而且眼角带着笑意的。

    大家都没想到,战勋爵离开一个月以后,会是这样的场景。

    苏子诺似乎真的放下了,哎嗨跟糖糖她带的很好,又成为了圣米仑最受欢迎的医生,她化着淡妆的样子美得惊人。

    束光在所有人目光聚焦中投下,光束中苏子诺身穿橘红色的鱼尾礼服牵着糖糖往下走,糖糖身着粉色的蓬蓬裙,头发卷曲搭在颈旁,头顶着钻石王冠,嘴角带着甜甜的笑容,浑然一个小公主的模样。

    她们慢慢走到钢琴旁,这时候大家才注意到坐在那里弹钢琴的人原来是哎嗨。他穿着西装,身材挺拔宛如一个王子。

    “happy?birthday?to?you。”

    歌声忽然响起,雷靳炎推着七层高的生日蛋糕走过来。走到糖糖面前,歌声高高停止,他笑着说:“快许个愿,然后把蜡烛吹灭。”

    整个场景是多么完美而温暖,似乎可以让所有人忘记了缺席的人。

    “糖糖希望爸比能在我手术前回来看我。”可是,突然糖糖大声地说道,然后鼓起小腮帮子狠狠吹出气。

    雷靳炎在她开口的时候就下意识看向苏子诺,出乎他意料的是苏子诺极其的平静。她脸色带着淡淡的笑容,垂头温柔地看着糖糖。

    糖糖也像是有感应一样回头:“妈咪,我明天就要接受心脏手术了,我怕我不许这个愿望,我就再也没有机会让许愿精灵许下这个愿望了。”

    糖糖有些不安的解释,整个龙堡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啊,但是糖糖还是似乎知道,她不应该在苏子诺面前提爸比,但是,她真的怕没有机会了。

    “糖糖乖。”苏子诺目光依然平静,摸了摸糖糖柔软的发,拿起刀帮糖糖把蛋糕切开。

    苏子诺微笑,分蛋糕,温婉完美的样子,像一个被男主人保护的很好的女主人,

    “她看起来不太好。”可是隔了一段距离,秦羽肆的声音却响起

    雷劲炎手中的酒杯轻轻晃了下,他点点头道:“她瘦了很多。”

    “岳思瑾的消息能让她心里稍稍慰藉一点吧。”秦羽肆轻轻摇晃着酒杯,眸光莫名染上一丝哀伤。

    他说的是岳思瑾在监狱里,死在了判刑之前的事。

    雷靳炎呷了口酒,眉头微微皱起,“或许吧。”

    岳思瑾在苏子诺心上究竟有没有留下一点东西,他不确定。但他觉得,她的死活苏子诺并不会有多在意。

    “你什么时候走?”他眼角的余光终于落了点在秦羽肆身上,但是很快就像是触了电地收回。

    秦羽肆轻笑着,“随时都可以走,手续交接已经办好了。”

    “梁雨晨也快要离开了。”雷靳炎瞥向人群中的梁雨晨,莫名的有些心烦意乱,“这次之后,天南海北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了。”

    因为医疗工作,李博明要前往南非三年。圣米伦里的工作都交接给了苏子诺,这一次糖糖的聚会,其实就像是一场散伙饭!

    为什么,突然间,所有的人都要离开了呢?

    雷靳炎有些想不明白,秦羽肆要离开了,李博明也要离开,

    难道是战勋爵一个月前的不辞而别引发的蝴蝶效应吗?连战勋爵这样的男人都可以不辞而别逃跑,所以他们一个比一个跑的远吗?

    秦羽肆远远看向苏子诺纤弱的身材,眼眸暗了下,“至少你还在陪着她。”

    “呵,战勋爵这个混蛋。”雷靳炎摇摇头。

    如果战勋爵可以回来,是不是一切会有什么改变?

    毕竟,今天是糖糖的生日,明天糖糖就要接受心脏手术了,虽然是苏子诺主刀,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意外,但是五岁的糖糖就要昏迷72个小时。

    还有,似乎什么都不想的苏子诺,会在期盼着战勋爵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