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六十九章:妈咪跟哥哥都很想他!

    但是不管大家怎么想,绚丽温馨的宴会还是一点一点落下帷幕。

    蛋糕上的蜡烛熄灭了,冒着热气的菜肴渐渐变冷失去颜色,客人也开始陆续地走散了,每个人都对苏子说再见,离开的车灯在龙堡连城一条线。

    苏子诺始终得体的站在龙堡门口,纤细温婉,像是龙堡最完美的女主人。

    最后一辆车也离开了,宴会彻底结束,苏子诺的身体却猛然摇晃了一下,下一秒的她的眼前一片模糊。

    一切都模糊起来,苏子诺的世界天旋地转,可是一直压抑的情绪却无比的清晰起来。

    太多人对她说再见了,为什么这么多人对她说再见,可是最该对她说再见的,却始终没有出现啊。

    战勋爵,我快撑不下去了,她可以独自撑过五年,可是她却快撑不过战勋爵杳无声息的30天。

    过去的五年,虽然她离龙堡、离他都很遥远。

    虽然她卑微地、辛苦地生活着,但是她能从电视、报纸上得到他的消息。

    她看着战勋爵笔挺的军装,坚毅的眼神,他的安好,她就足以坚定生长。

    但是现在她却没有战勋爵任何的消息,这一个月,每一分每一秒对于她来说都是煎熬,她极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微笑着安抚着糖糖和哎嗨,因为她怕露出来一点脆弱,她就忍不住崩塌!

    呼吸声越来越重,苏子诺发觉她根本无法控制住自己呼吸的频率,额头的薄汗不知什么时候也渗了出来……

    战勋爵,你真的又以为,无论如何我都能撑下去吗?

    你真的以为,无论怎样的境地我都可以应对吗?

    苏子诺纤细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往后倒去……

    我可以走过不敢相信地荒芜跟艰险,但我不能走过,没有你的世界……

    秦羽肆看到了苏子诺摇晃地身影,英挺地眉头拉起,放下了酒杯……

    雷靳炎也发现了,连忙往外冲……

    哎嗨跟糖糖着急地喊妈咪……

    可是他们隔苏子诺都太远了,苏子诺之前地表现太镇定,她对所有人笑得太温柔,以至于他们都忘了跟紧了苏子诺。

    苏子诺站的旁边,就是龙堡得水池造景,水虽然不深,但是苏子诺这样栽下去,一定会呛水,而且水池里都是造景得石块,就在她快要摔倒在地的时候,忽然从一旁闪出一个高大的身影。

    没有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存在,也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出现。

    只见他长臂一展,牢牢将苏子诺圈进怀里。

    苏子诺怔愣地看着他,苍白的嘴唇轻轻颤抖着,看着这个只会在梦中出现的坚毅容颜,琥珀色的眸子里都是哀凄与脆弱。

    她抬起手轻轻地触碰着战勋爵英俊的脸颊,像是在抚摸一个泡沫般。生怕稍微用点力,他就会碎了。

    “我回来了。”战勋爵沉声道。

    什么?苏子诺的眼神中都是迷茫。他回来了?

    他不都是只在梦中出现吗?难道是他不是他一伸手都会烟消云散,连她注视的眼神稍微贪婪一点,他都会离开的吗?

    “苏子诺,对不起,我回来了。”战勋爵低沉的声音再次笃定的响起。

    “我恢复了所有的记忆,我只是……”

    “混蛋!你还敢出现!”

    但是战勋爵还没有说完,就响起了一声雄浑不已、中气十足的男声!

    战勋爵抬眸的瞬间,一个大拳头朝着他来。多年来的训练让他本能地想要躲开,但是意志却让他保持不动。

    重重的一拳打得他身体摇晃了两下。

    “这一拳是你欠我的,让我帮你处理了这么久的烂摊子。”雷靳炎转了转手腕,“嘭”的又是一拳。

    “这一拳是你让子诺担心了这么久。”

    战勋爵动也不动,只硬生生受下。雷靳炎的拳头在军中也是鬼见愁,两拳下去战勋爵的俊脸也添了肿,挂了彩,坚毅的容颜配着他明显龙堡下人装扮的衣服,显得尤为狼狈。

    但是他却把苏子诺紧紧裹着,没让她受到一点冲击。

    “这一拳……”雷靳炎还想挥拳,苏子诺这才反应过来!

    “不要。”苏子诺猛然战起身,挡在战勋爵面前:“他回来了,你别打他了。”

    苏子诺几乎疑惑的回头,战勋爵正目光温柔地看向苏子诺,挂彩的嘴角带着大大的笑容,像是可以驱散所有阴霾的光。

    岳思瑾咎由自取,但是她有一点说的不错,战勋爵就是光,曾经被照亮怎么回到黑暗呢。

    雷靳炎本来揍了两拳,就被秦羽肆拉住了,本来他的心理也是能揍了战勋爵两拳就够本,一看苏子诺站起来,也就收了手,猛然一整衣服!

    “说清楚,当时为什么要走。”

    因为战勋爵的反侦查能力极强,所以战家阁老派人去搜寻他,但是所有人都能知道除非他愿意出现,必定是无功而返。

    搜寻工作是有条不紊的展开,得到的信息聊作慰藉都做不到。

    这一个月,所有人都是在迷茫中等待着。

    而被留在原地的人最煎熬,其他人的痛楚不及苏子诺的十分之一,但是滋味绝对不好受。

    “其实我在离开的前一天晚上就接受了治疗。”战勋爵慢慢地开口。

    众人震惊地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苏子诺更是本能地抓紧他的衣服。眼神紧张在他脸上逡巡,几秒钟后她嘴角慢慢地扩散开来笑容。

    “治疗结束后,我的记忆恢复了。”他垂眸看着苏子诺,深邃的眼眸仿佛大海:“当时的治疗方案你还有一点没说,是不是?治疗结束,哪怕我的记忆回复,也有三个月的不稳定期。”

    苏子诺的瞳孔收缩了一下,对,前叶区的受损可能不会第一时间表现,也有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时间一点一点的出现。这样的隐患她写在方案里,但是比起手术失败,这样的结果是可以有机会补救的,所以苏子诺并没有特别的强调。

    她最怕的是战勋爵一下手术台,他看自己的目光已经是个陌生人。

    “治疗结束当晚我确认自己恢复了记忆,但是哪怕有任何的风险,我不想伤害子诺。因为害怕不稳定期还是存在隐患,我在正常手术流程前离开。”

    身为军人,他这辈子死里求生不不知道多少次了。

    枪林火海也进过无数次,人生中仅有几次害怕、担心,都和她有关。

    “谎称自己没有接受治疗离开,”战勋爵伸手,修长的手指挽过她的碎发别在她耳后,“我想给你希望,我希望你不用陪我熬过那个生死未知的过程。我亏欠你太多,我知道一旦我发作,你比我更难熬。”

    苏子诺摇头,眼眶又一次红了。

    如果战勋爵的记忆,得到又失去,这个过程对苏子诺来说不易与痛苦吧。

    一边要争分夺秒地研究治疗方案,一边看着战勋爵一点一点将她遗忘?连雷靳炎想象一下,都觉得残忍。

    战勋爵想到了这一点,所以离开?

    “如果我熬过了手术,还是会失去记忆,那是我应该付出的代价。”战勋爵握住苏子诺的手,怜惜的亲吻一口,那个动作跟苏子诺刚刚触碰战勋爵一样的小心恍惚。

    战勋爵也怕啊,他现在可以拥抱苏子诺,只不过是昙花一现。

    战勋爵接下去说:“但是,我希望你自由。”

    “所以治疗成功了吗?”人群中有人声音颤抖着发声音。

    战勋爵揽着苏子诺往大厅里走去,“我不确定,但这一个月以来我的记忆都很稳定。”

    他一直没有离开,在苏子诺的周围,只是就像是战家阁老预料的一般,他不想露出痕迹,就没有人可以发现他。

    他看着苏子诺去圣米仑当值,他看着苏子诺对病人微笑,他看着苏子诺照顾哎嗨跟糖糖,他看着苏子诺似乎可以没有自己好好生活的。

    直到,他看到苏子诺像是线被扯断的风筝坠落,他再也忍不住出手。

    其实最保险的,是应该还有两个月的,

    “混蛋。”雷靳炎冷哼一声。

    “是够蠢。”秦羽肆面无表情道。

    “我觉得我的智商受到了侮辱!”梁雨晨气哼哼道。

    “我觉得我们应该把这个智障赶出去。”雷靳炎摞起袖子准备赶人:“他想要躲着,就永远不要出现了。”

    “不要!”这个时候,苏子诺还没说话,一个短促拔高的声音响起。

    然后一个短短的小身影,歪歪斜斜冲过去,扑到战勋爵怀里,伸开两只手臂,一把抱住了战勋爵的大腿:“都不许你们骂爸比,爸比是我的生日愿望,不准把他丢出去!”

    大家对视一眼,眸光中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糖糖……”哎嗨沉着脸,显然没那么好糊弄,要把糖糖抱回来:“糖糖回来。”

    但是糖糖拽住了战勋爵的大腿,像是一个暖暖的大橡皮糖:“这是糖糖召唤出来的爸比,请不要赶他走,妈咪跟哥哥都很想他很需要他,糖糖愿意用一辈子的生日愿望换。”

    糖糖的小脸都皱成了一团,表情都看不出来,但是亮亮的眼神里都是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