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七十章:不会离开你们了

    战勋爵蹲下身体,把糖糖揽入怀里:“爸爸不会再离开你们了。”

    糖糖小小的身体顿了一下,抱着战勋爵有力的脖颈哇一声哭了出来。

    战勋爵的眸子也幽暗了一下,眼眶泛红,再抬起头,远远地望着站在众人身后的哎嗨。

    他朝他轻轻点了下头示意自己平安,哎嗨忽然别过头,眼睛有些微红。

    就和众人一样,他曾经确实对战勋爵埋怨颇多。甚至还因为苏子诺坠崖时他的冷漠,更结结实实恨了他很长时间。

    可是战二确实因为愧疚,不愿意成为妈咪的负担,宁愿舍弃自己的所有。

    这一个月,如果战二失去了记忆了呢?如果他能感觉到自己一点一点失去感情,他会一个人独自又孤单的承受残酷的过程,就像是一个人看着自己一点一点死去,他却没有资格发出一点求救的声音,这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就算是作为一个男人,他也知道这样的惩罚太过残忍。

    而且,他不得不承认……

    这一个月以来,他对战勋爵的担心也不比任何人少。只不过,他已经是个男子汉了,所以只能不动声色地照顾苏子诺和糖糖。

    所以,哎嗨冷哼了一声,但是走到了战勋爵的面前,依然冷着一张俊脸但是推了战勋爵一下:“你年纪不小了,下次不要不见了。”

    “哈哈哈……”哎嗨的这一句,让剩下的人都发出了会心的微笑。

    多日以来的沉郁气氛一扫而空,大家脸上终于挂上了可以放松下来的笑容。

    雷靳炎瞥了眼秦羽肆,他嘴角微扬,笑容并不明显。但是他能感受到,秦羽肆是真的在为苏子诺和战勋爵高兴。

    他张了张嘴,又别过头。手指夹着一根烟,早在刚才就有个念头在他心里来回的旋绕,但每到喉咙口就会不自觉吞回去。

    无疑这是个重大的决定。

    就在这时,身侧的秦羽肆忽然动了下。

    他要走了。

    尖锐的念头刺破理智,雷靳炎下意识抓住他手腕。

    “什么?”他转头看着雷靳炎,眼神慢慢下移。

    雷靳炎的目光跟随着他,直到落到自己的手上。

    他咽了咽口水,装若无意地转过头,“国外有什么好的?”

    “没什么好。”秦羽肆眼神一寸寸在他不自在的脸上逡巡,意识到什么,他眸子亮了亮。

    雷靳炎挠了把头发,“既然不好,那就别去了。战勋爵回来了,军部的职务也就和我无关。”

    “什么少将、上将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雷靳炎还要继续说,但是突然被秦羽肆厉声打断:“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秦羽肆从来没有紧张过,从他的个人履历来看,他甚至比战勋爵的出错率更低,但是他现在声音都颤抖,眼神都是混乱。

    雷靳炎看秦羽肆这么慌,他那种不确定的看不穿的疑惑反而都慢慢沉淀下来。

    “我知道。”雷靳炎第一次笑得眉眼温润,看着苏子诺得到幸福后,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以后你在政部好好干,我就靠你养活了。”

    秦羽肆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猛的反手捏住他手腕,“你不后悔!。”

    “有什么好后悔的。”雷靳炎烦躁地瞥了他,一脸倨傲:,“有什么好笑的,我告诉你,我可不好养,现在八方会的生意也一般……”

    垂头的瞬间,嘴角却忍不住翘了起来。

    李博明侧眸看着两人,轻轻笑了一声。目光轻飘飘地落在身前的梁雨晨身上,只见她满眼感动看着苏子诺和战勋爵,眼圈红了一遍又一遍。

    他随手搭在她肩上。

    梁雨晨忽然全身僵了一下,然后才慢慢解冻,随即假装不在意的继续看着前方。李博明当然清楚地感受到她的反应,他眼底浮起几丝愧疚。

    这些年,他确实耽误了她。

    “我不走了。”他俯身在梁雨晨耳边道。

    纤弱的身躯微微晃动了下,梁雨晨难以置信地回头看着他。只是一瞬的时间,她一向严厉的眼眸仿佛浸在水里。

    声音嘶哑着,“你说什么?”

    李博明要离开,她知道的,梁雨晨是圣米仑的院长,她可以不签名不放他离开,可是她始终没有那么做。

    李博明收回温润优雅的视线,垂头道:“我不想走,想留在我身边。”

    以前他一直是邪渊的边缘成员之一,他没有参与邪渊任何残酷行动,一辈子都为了岳思璟的心脏而奔走。他为了它改掉了名字,为了它抛弃了人生,为了它放弃了战卿卿。

    他以为这就是他的一生,但是岳思璟离开了,战勋爵也得到圆满,他是不是也可以不用过得那么辛苦,拥抱他爱的人。

    梁雨晨红着眼睛,重重地点了点头。眼泪无法控制地落下来:“那你之前为什么要走,我以为……”

    李博明把梁雨晨扣在了怀中:“对不起,我会用一生去道歉。”

    李博明还想说什么,梁雨晨却突然踮起了脚尖,吻上了李博明。

    梁院长耶,离开她三米学生都要缩起脖子的灭绝师太,竟然主动吻李医生,还带着止不住的眼泪。

    雷靳炎看了一眼,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秦羽肆,秦羽肆低咳一声,优雅地别过头,但是耳尖却透着粉色。

    “战元帅,快吻苏医生。”雷靳炎回过脸就起哄,首当其冲把战勋爵拖下水。

    战勋爵果然一听到雷靳炎开口就头疼,雷靳炎把这样的话说出来,他能亲到亲亲老婆才见鬼。

    果然,雷靳炎话还没说完,一个纤细身影从人群中低头仓皇离开。

    梁雨晨等人抬眸,只见战勋爵怀里只剩下糖糖,苏子诺早没影子了。

    她转眼往大厅望去,只捕捉到慌乱地背影。

    战勋爵摸摸鼻子,脸上难掩尴尬,高大地身影却诚实地追逐着苏子诺离开:“我去看……大家请自便。”

    大家笑得更加意味深长,看着战勋爵紧张的背影整个大厅一片和乐,连空气中都回荡着圆满。

    看样子战勋爵就算是回归龙堡了。

    不过,在怎么争取赦免欺骗老婆的罪过这方面,战元帅也有很长的路要走。

    雷靳炎笑了一声,却不是之前的冷嘲热讽,反而带着几分善意地看笑话,“看来接下来,战元帅有的是家事要处理了。”

    “和你有关系?”秦羽肆淡淡地瞥他一眼。

    雷靳炎当即收回眼神,尴尬地挑了下眉,“那个,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哎嗨微微颔首,已然有了一家之主的风范。

    “我们也不打扰了。”李博明揽着梁雨晨,手轻轻拍打着她的背。

    情绪过于激动,她埋着头在李博明怀里,不大好意思抬头。全然没有外界所熟悉的的灭绝师太的半点凶神恶煞样,反而像是个小女人。

    情难自已。

    这些年她一点点长大,变的坚韧勇敢。在苏子诺离开后,毅然决然背起圣米伦这座大山,她做的很好,连战勋爵都不能把岳思璟塞进圣米仑,只有李博明,可以让她露出所有柔软

    哎嗨点头,吩咐佣人替他们把车开来。

    而此刻的战勋爵正站在房间门口,高大的身影隔绝了光影。

    房间里黯淡,但他还是一眼就捕捉到躺在床上纤弱的身影。

    苏子诺躲了进来,他在门口站了十分钟,还是怕苏子诺看到自己不能适应。

    “子诺,我可以进来吗?”最后战勋爵沉声说道。

    他们还有长长的未来。所有亏欠苏子诺的,他都会全部补偿回来。

    可是,苏子诺却没有回应,战勋爵长眉一挑,拉开了房门,可是看到眼前的场景,却让战勋爵哑然失笑。

    苏子诺,睡着了。

    这些日子,她太疲倦了,她一时还没有彻底想怎么面对战勋爵,已经一头进入了昏睡。

    没有经历过这样的经历永远无法理解苏子诺那种深入骨髓的疲惫,一个月的时间,她闭上眼睛就是战勋爵,她睡下就会被惊醒,要不就是在黑暗里,永远走不出尽头。

    只有战勋爵出现,她所有警觉与坏的想象,才被放下。

    “子诺。”战勋爵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另一只手一寸一寸滑过她身体,因为她的迅速消瘦又一次心惊不已。

    深邃的眸子被她完全充满,心底有许多许多的话想要和她说。关于恢复的记忆,也想问问她这五年。

    他错过的五年,每一件事他都想知道。

    但是,战勋爵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抱紧苏子诺,轻轻地将下巴抵在她纤细的肩头。

    以后……他们有的是以后很多个五年。

    转眼就到了天亮,战勋爵轻手轻脚起床。苏子诺睡得很沉,整个晚上都没有翻动身体。她真的太累了,她的身体状况,像是战勋爵10天急行军之后,昏天暗地可以睡三天的状态。

    战勋爵垂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苏子诺也只是皱了皱眉。

    佣人们正陆陆续续起来,龙堡渐渐苏醒。战勋爵拧了下眉,转身朝厨房走去。

    “少爷,早饭还要一会。”秦嫂见他,嘴角勾起笑道。

    家里圆满,她比任何一个佣人都要高兴。。

    “我来。”战勋爵瞥了她一眼,挽起袖子露出修长健硕的小臂。

    秦嫂怔怔地看着他,迅速又笑了起来。连忙擦擦手,“食材在冰箱里,都是新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