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094章:他说过,不会强迫她。可她,没有拒绝他,无法说。

    折腾到凌晨三点多。

    顾清恒抱起睡着的念清,进去房间,手机从她浅浅的裤袋,滑了出来,掉在灰色地毯上。

    很轻的一声,不至于摔坏楮。

    顾清恒斜眸瞥了眼,不甚在意。他将念清轻轻放到床上,打开被子,给她仔细盖好。手,撩起她一头微卷的长发,散在他的枕头上,很漂亮,长长了不少,不知道她会不会剪短糌。

    坐到床旁,顾清恒有意压住被子一角,侧着眼,紧紧凝视念清。

    她白皙的脸儿,还不及他的手掌大,睡着时,显得更单薄,稚嫩。

    尽管,她一直在努力学着成熟。头发也是,以前她,留的是直发,后来,一读大学就卷了头发。

    其实,她直发的时候,更好看,但他了解,她不满意不成熟的形象。

    顾清恒蹙眉,执起念清的手,修长手指滑入她细嫩的指间,与她,十指相扣。薄唇,从她的手腕,一路,吻到她的脖子,脸上,眼角,发鬓……

    很喜欢,很着迷。

    气息,在为她凌乱。

    身体,在为她狂热。

    但他,觉得血压已经恢复了,心情很好。

    她就在他的床上,没什么事,比这,更奢侈。

    突然,念清无意识地动了一下,是在踢被子。但顾清恒坐着压住了,她踢不动,秀眉微微拧起,带着一点不甘。

    顾清恒莞尔挑眉:“乖一点。”

    他观察过几次,发现念清睡熟后,会有踢被子的习惯。

    她才22岁,性格上虽然成熟,但身体还是遵从本能透着点孩子气。

    她喜欢踢被子,他看到会立刻给她再盖回去。但她下一次,还是会再踢。

    如果,没有人一直在她的身边,看着她,照顾她,她会一晚上都在着凉。

    这,不是个好习惯,他想她改掉。

    念清又踢了一次被子,依然踢不动,身体本能地放弃,软绵绵地陷入睡中。

    顾清恒看她终于安分下来,弯起唇,在她巧的锁骨上,落了一吻。是奖励。

    她做的每一件事,只要是做对的,他都会开心,心情很好。

    唇离开时,顾清恒一瞬暗下眼眸,其实,很想在她的私密地方,留下他的吻、痕。

    最好,让人知道她已经有男人,有人,一直在守着她。

    地毯上的手机,短促地响了两声,铃声不大,话筒那边被盖住。

    顾清恒霎间蹙眉,五官染上不快,看念清有点被铃声吵到,大手,覆上她的眼睛,让她继续睡。

    刚才,和他僵持几个时,她坚持不住才睡下的。

    现在,吵醒她,以她不驯的性格,肯定不会妥协。

    半晌。

    顾清恒确定念清,睡得很沉,才收回手,接着轻轻起身,将地毯上的手机,拿起——第一时间,调成静音模式。

    手机提示,有几个未读短信,发来的人,燕子。

    顾清恒挑眉,应该,是和念清一起住的那个宴子。

    点开短信,里面,两人交流的内容,颇有意思。

    顾清恒只挑念清回的短信看,一笑,看着他床上的她,莞尔——今晚九点多的时候,她就打定主意要回去。他没看错她。

    最后,是宴子发来的几个未读短信。

    顾清恒大致扫一眼。

    凌晨两点:【你什么时候回来?】

    凌晨三点:【你究竟回不回来?】

    刚才:【我还在等你门!】

    顾清恒收回目光,坐回到床旁,压住被子一角,注意到念清,又有踢被子的动作。

    她,真的让他,眼睛一刻也离不开她。

    重新执住念清的手,顾清恒用她的手机,代她回宴子一个短信——【不用等,她今晚住我家。】

    手机闪烁,对方,秒回

    tang:【顾总?】

    【嗯。】

    顾清恒很快将念清的手机,关机,不想再被人打扰,今晚的时间,很少,很珍贵,只想,他和念清,两个人。

    “我也困了,我们,一起睡。”轻吻上念清的眉心,顾清恒隐忍得很痛苦,身下的女体,很温香柔软。在这张床上,他们曾经抵死缠绵过,现在,她就在他身下,但他,不能碰她。

    答应过,不会强迫她。

    从来就,舍不得伤害她。

    宁愿他,一人为她强忍。

    顾清恒上了床,如愿将念清搂入自己怀里,这一刻,舒适得仿若在他的里,一次次让念清,爱上他。

    她睡熟之后,变得很配合,依偎在他的怀里,脸儿紧贴他的胸膛,不乱动。

    乖得,让他很想对这样的她,做别的他很想做的事情。

    禁慾,很难受。

    ……

    ***

    公寓。

    宴子一直盯着手机,收到的最后一条短信——【嗯。】

    ……意味,真的是顾清恒本人,在用念清的手机,回她短信。

    是在什么情况下,念清不能自己回她短信?

    念清累得睡了,或,念清在浴室洗澡……不管是哪种,暗示性,都很成人——念清正在跟顾清恒,一起睡觉。

    宴子搁下手机,揉眉,不可能发短信,或,打电、话去问的。

    念清和顾清恒,本身就发生过关系,现在,两人再做一次,也挺顺理成章的。

    但经过上次的事,她有点觉得,顾清恒这个男人对念清而言,可能,真的太深奥。

    他一方面要和念紫结婚,一方面又继续对念清曖昧。

    公司同事他,对女色看得很淡,出外应酬也没听过他和女人过夜。

    这种男人,却猛地喜欢上念清!

    真心,还是,玩玩?

    如果,只是玩玩,她担心念清玩不过顾清恒,要吃大亏。

    ……

    *********

    次日,清早。

    念清是被痛醒的,映入眼帘的是顾清恒近在咫尺的俊颜。

    他的手,搁在她腰上,紧紧将她搂在他怀里。

    身体,相贴。

    念清疼得蹙眉,蜷缩着身子,用力挣开顾清恒的手,迅速坐起身,没追究为什么她会睡在他床上,昨晚,她抵不住困意睡过去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会变成这样。

    右脚腿,很痛。

    念清穿的是长裤,隔着裤子按揉,力度不够,刚要卷高裤管时,耳旁,传来关切的男声:“抽筋了?”

    念清匆匆一瞥,看顾清恒已经起身,挨身靠近她,在看她是什么状况。

    他身穿的白衬衫,经过一晚,钮扣解开得更多,露出大片结实的胸膛。他的脸,不见慵懒,应该,早就已经醒了。

    “嗯。”念清低低应了声,没心情。

    “我来帮你。”顾清恒挪到念清身前,单膝跪在床上,接过手,问她:“哪只脚?”

    念清蹙眉,将自己的右脚,伸出去一些……

    这个时候,不想和顾清恒争了,她是真的很痛,虽然过不怕痛,但这种抽着神经的痛,很折磨人。

    念清看着顾清恒好看的手,一点点卷高她的长裤,修长的手指,轻按在她白皙的腿上,按摩。

    他一直低垂着眼眸,很专注的样子,会问她他按摩的位置,对不对。

    她点头,对后,他按摩的手劲,会稍微加重,但不至于弄疼她,力度恰当刚好,掌握着分寸。

    很舒服。

    他,是一个很会照顾女性的,男人。

    念清拧起的秀眉,渐渐松缓。

    “我不让你踢被子,你还抽筋

    了。”顾清恒似叹气,声音,有点无奈。

    他鲜少有无奈的时候,唯独对念清。

    念清抿了抿唇,手指,轻轻揪着身下床单,指甲泛起,粉色。

    她知道她是会踢被子,可顾清恒的观察力,也太过仔细。

    他又发现她的一个,秘密。

    “……我认床。”念清狡辩,别开了脸。

    顾清恒抬起目光,直视念清,看她侧着脸儿,微微有点苦恼,倔着,也有点脾气。

    他,不禁莞尔一笑。

    这个模样的她,少了点成熟,多了点属于她这个年龄的性子,比平时,更可爱。

    顾清恒微笑地继续按摩念清的腿,手指触碰她白皙的肌肤,细嫩弹性,很滑。

    她身上的每一寸,都很可爱,包括她的情绪,性格,脾气,对他来,都是可爱。

    三分钟。

    “好了,可以了。”念清感觉腿的紧绷感,完全放松了下来,没再抽痛了,也不好再麻烦顾清恒,好歹,他是的她大老板。

    ……这种事,仅此一次。

    顾清恒摇头,瞥了眼座钟,至少,要按摩五分钟,不然等下会又来:“再弄一下,还没完全好。”

    他开始提问念清,想更了解她的健康情况:“你在家,经常这样?”

    念清摇头。

    少之又少。

    顾清恒颔首,笑道:“难怪。昨晚,我看你睡得那么安静,也不换睡姿,以为你真这么乖。”

    ……乖。

    念清攥紧手指,心中微颤。

    不习惯听到这个字,顾清恒对她这个字的时候,语气,总是过分温柔。让她产生不该有的错觉。就像,他在照顾她,保护她,又宠让她一样。

    他比她年长,他一直很迁就她,她知道。但他的身份,真的不该对她这个字。

    太过,亲昵。

    “我了,我认床。”念清蹙眉强调道。

    她是真的会认床,在不是熟悉的环境睡觉,她会比较拘谨。

    “这张床,你睡过几次了。”顾清恒一瞬抬起眼,笔直地看她,眼神深刻得,令人难忘。

    念清被他看得浑身发软,很不自在,知道他这话是在提醒她,她跟他在这张床上,做过爱。

    她最怕,就是他提起这个事!

    腿上的大手,传来的温度,越来越炙热,毫无阻隔地直接染上她的肌肤。

    紧张。

    “……这次,真的可以了,谢谢。”念清收回了右脚,顺便,岔开话题。

    顾清恒看着念清将卷高的裤管,拉下去,遮住了白皙的腿。突然提问念清:“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念清弄好了长裤,听到顾清恒这么一问,不得不抬头看他,想,她不知道。

    她哪有这个本事,揣测他的想法。

    可……

    顾清恒炙热掺着慾望的眼神,让念清一瞬激颤,不可能不懂!

    “别……”

    念清才出一个字,人就被顾清恒压在身下,深深陷入柔软的床褥之中。完整的拒绝,未能全部出口,唇,就被他用力封住。

    缠吻。

    他过,不会强迫她。

    可她,没有拒绝他,无法。

    ……

    *****************

    清早,是男人最敏感的时刻,或诱惑,或刺激,或被拒绝,都能将对方,挑、逗出生理反应,随时,惹火上身。

    对女性而言,清早,是理智最慵懒的时刻。

    念清,被顾清恒压在身下,吻得,七荤八素。快要分不出,现在,是清早,还是依然是晚上。身上的男人,挡去了她所有的目光。

    两只手,在推拒。

    念清想推开她身上的顾清恒,却不心,碰到他敞开的衬衫里胸膛上,不该碰到的……地方。

    吓得她,赶紧缩回手,整个人都僵了,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迷离。

    顾清恒闷哼一声,情绪,更激烈。

    想让身下的念清,再,摸摸他,很喜欢被她触碰,感觉,很舒服。

    理智,在失控,双方的,都在动情的情况下……

    顾清恒炙热的手掌,滑入了念清的衣内,做都在想这衣服下的身体。

    念清觉得身体好热,被顾清恒的体温,传染的。

    她白皙的五指,插、入他的发间。

    她已经无法正确地做决定,是要停止,还是,由着顾清恒放任下去……

    因为,是舒服的。

    舒服得,让她想要投降。

    ……

    ***********************

    一串手机铃声,打破了床上曖昧的进行。

    念清浑身一个激灵,陡然睁大眼睛,看着身上的顾清恒,如初醒一般,理智迅速回笼。

    她,正在做什么!

    念清伸手,用力推着顾清恒宽大的肩,别开了脸,好不容易躲开他的唇,声音干干地道:“……电、话,顾清恒,你的手机响了!”

    她的手机铃声,不是这样的。

    “别管。”顾清恒的声音,沙哑得像磨了砂,听着,特有魅力,很性感。

    念清心跳快得,感觉,即将就要喘不过气了。

    她的身上,周围,全是属于顾清恒的味道,快要将她包围得,窒息了。

    她将自己蜷缩起来,拒绝顾清恒的求、欢:“我不想要!你过,你不会强迫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