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097章:要我带你回家,重温一遍感觉吗。

    一晚上,念清的精神,很不集中,一直在看着手机,想着,顾清恒无疾而终的电、话。

    心里,莫名悬着沪。

    在揣测顾清恒当时想什么。

    晚饭去吃了火锅,傅佑争着结了账,下一次,让念清再请过他。

    念清笑着好,心不在焉的。

    回到公寓楼下腹。

    念清再三感谢傅佑今晚的请客,以及,麻烦他开车送她和宴子回家。临上楼前,傅佑拿出手机,要求和念清交换手机号码,神情略紧张。

    念清没有多想,大家都是同事,交换联系方式,很正常。她跟办公室里的同事,都交换过号码,平时联不联系,则是另外一回事。

    双方存好号码,道了声再见,上楼的上楼,上车的上车。

    各自离开。

    唯独,不远处的一辆奥迪A8,车内的男人,一直在停留,指间的烟,抽完一支又一支。

    积了好多烟头。

    手机紧紧攥在他手中,抬起头,他看到念清家的灯光,亮起,眼眸一瞬沉下,情绪在翻涌。

    ……

    ***

    家里。

    念清坐在沙发上,接过宴子递来的水,喝了几口,淡化不了心事。

    “觉得傅佑怎么样?”宴子坐过来问。

    “挺好的。”念清回答中肯。

    “有没有考虑一下的意思?”宴子脱掉鞋,在沙发上蹬直腿:“你看,最近官少砚也没来***、扰你了,这是个好的开始,反正,你迟早也要跟他一刀两断的。现在先物色新的男人,等一甩开他,你们就可以正式交往。”

    提起官少砚,念清想起了顾清恒为她做过的事,是感激他的,但也很头疼——“傅佑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顾清恒,或者,陆川?”宴子举出两个很典型的例子。

    念清沉默着,不想将两者放在一起,比较。

    其实,顾清恒和陆川的性格,很相似。

    但陆川比不上顾清恒的成熟,陆川有时候,比她还孩子气。

    可他,很善良。

    她一直不敢相信,那么善良的他,会将她骗得那么惨,最后,甚至,抛弃她……想问他为什么,她很不甘心。

    念清止住思绪,不敢再想以前的事,下意识拿起手机,看。

    “别看了。”宴子瞥了念清一眼,太懂她:“从刚刚在火锅店吃饭开始,你就一直在反复看手机。想打电、话给顾清恒,你就打吧。”

    “……不是这样的。”念清在否认,有点心虚。

    她只是有点被顾清恒未完的电、话,牵住了心思,不能自主。

    “你先跟我,你和顾清恒昨天晚上,上、床没有?”宴子一本正经地问道。

    念清摇头,很难以启齿。

    她今早,差一点就抵不住引诱,跟顾清恒上了床。

    宴子“咦——”的一声,疑惑不解:“你们现在到底算什么关系?你打算跟他玩玩,还是打算和他发展下去?”

    念清叹气,笑了:“玩不起,也发展不起。他自己身边也有女人,我献个身进去,对他而言是锦上添花,但对我来,是在冒险。”

    宴子立即皱眉:“他有女人?”随即一想,顾清恒是什么身份的男人,有女人,是人之常情。没几个女人,才显得他那方面,不正常。“那你要怎么办?重新躲着他吗?”

    “你给点时间我想一想。”拍拍宴子的大腿,念清起身道:“我先去洗个澡,一身火锅味,闻着难受。”

    进了房间。

    念清将手机插、上充电器充电,接着找了一套干净的睡衣,进去浴室,洗澡。

    一个时。

    念清洗完澡出来,手机电量,差不多充满。她边梳着头发,边用手机上,刷了一会微博,打算躺下来静一静时——手机铃声,响了。

    屏幕闪烁出赫赫三个字,顾清恒。</p

    tang>

    念清一瞬心跳不稳,看了眼闹钟,才晚上九点多,还没到睡觉的时候,不接不好。

    她,迟疑地接了,想起顾清恒刚才只了一半就挂了的电、话,声音不禁变得轻细——“喂。”

    顾清恒低沉的声音,传出:“我现在在你家楼下,你下来。”

    念清翻身下了床,打开窗帘,往窗外眺望,看到顾清恒的车,以及他。他也正抬头,看她家的方向。

    估计,已经看到站在窗前的她。

    念清很快放下窗帘,有点不想在这个时候,与顾清恒面对面:“我今晚有点累了,有什么事,你在电、话里。”

    “那我上来找你。”顾清恒道,声音,染上强硬。

    “你别……我下来。”念清妥协了,不得不的。

    宴子在家里,顾清恒上来的话,大家都会很尴尬。

    结束通话。

    念清对着化妆镜子,梳理微卷的长发,挑了身衣服要换上时,她猛地顿住,无法理解自己的行为,是在为什么?她在为一个刚跟她姐约完会的男人,精心打扮?

    念清,你在不要脸!

    不过是下楼去见顾清恒,用不着穿得漂漂亮亮。随便一点,就可以。

    念清拍了下额头,深呼吸,告诉自己,要平常心,不要想太多。

    她拿了手机和钥匙,走出房间时,看到宴子正在自己的房间听歌,敷面膜,没打扰宴子,她直接出门去。

    下了楼。

    念清见到倚在车前的顾清恒,他一身整洁的商务西装,一表人才,气质尊贵,手指夹住一支点着的烟,是男性成熟的象征。

    念清垂下眼,慢慢走了过去,近近时,才看到顾清恒的脚边,有一堆烟头,心中,划过迷惑。

    他在这,很久了?

    顾清恒捻灭烟蒂,看着脑袋平视他胸膛的念清,一瞬,有了笑意:“抬起头看我。”

    念清攥紧手指,抬起头,看向顾清恒,转瞬,与他四目相对,他露骨的眼神几乎灼伤她的皮肤。

    念清坚持几秒,实在不够魄力,忍不住,又想别开脸,顾清恒却搂着她的腰,一只手罩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躲。

    他将她脸儿上的不自在深深注视在眼里,勾着薄唇,在笑。

    “你有什么事吗?”念清艰难地问,看着顾清恒在笑,微恼。

    “我想你了,十几个时没见,这里,停止不了似的在想你,无法,集中精神工作。”顾清恒执起念清白皙的手,抵在自己的左心房上,心跳,在加速,升温。

    他原本,是要赶回公司,检查一份出了纰漏的文件。但看到念清,上了别的男人的车,离开后,他就无法集中精神再工作。将这个事,交给端午去做,他,则开车赶到她家楼下。

    一直,在等她回来。

    念清不习惯碰男人的身体,心脏,是个很亲密的地方,她更不习惯了,想收回自己的手。

    顾清恒眼眸一紧,大手,正在一点点攥紧,牢牢地抓住,执意不放。

    念清微微蹙眉,力气争不过顾清恒的,她的手在他手中抚着他的心脏,很尴尬,只好岔开话题:“你下午的时候,打来的电、话,是什么意思?“

    顾清恒沉着气问:“他是谁?你和他很熟?”

    念清一愣,意识到顾清恒问的是傅佑,摇头,道:“一个同事。”

    顾清恒指出道:“你上了他的车。”

    念清抿了抿唇:“宴子也在的。”

    顾清恒知道,他的这些问题,他心里早有答案,但他,要听念清亲自的回答:“他只单独跟你交换了手机号码。”

    念清有点迷地看了眼顾清恒,他是怎么知道的:“……宴子之前已经有他的手机了。”

    顾清恒颔首,目前为止是满意的。他低下头,凑近念清白皙的脸儿,看着她认真问道:“你喜欢这类型的?”

    念清蹙眉,下意识摇头。

    “那喜欢我这类型吗?”顾清恒微烫的唇,几乎,要吻上

    念清的嘴角,他的气息,融入她的呼吸里,惑着心。

    见念清默不作声,顾清恒悱恻缠绵地嗯了声,执意追问。

    他接着道:“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一整天也不给我一点讯息?早上的时候,我们明明相处得那么好,昨晚,你又那么尽心照顾我。为什么过了半天,你就开始对我冷淡?我要知道,原因在哪。”

    念清怔怔地在看顾清恒的衣领,没注意听他在讲什么,关注力,都在他洁白衣领上——半个浅浅的红印。

    不细看,看不出。

    念清是女人,对这方面,有天性的敏感,这,太明显。

    无疑,是女人印上去的。

    顾清恒今天下班后,就和念紫在一起,红唇印,肯定是念紫印上去的,由此可见,他们,互动很亲密,相处得甚欢心。

    她,很多余。

    念清收回目光,声音冷淡:“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顾清恒,你太老了,我不喜欢比我大这么多的男人。”

    完,念清觉得无话可了,想回去,但顾清恒仍在搂着她,眼神的灼热,逐渐冷却,依旧直视着她:“今天早上,在我身下动情的人是你。我们差一点,就做了。要我带你回家,再重温一遍感觉吗?”

    深沉的男声,低低魅魅。

    念清狠狠一颤,心狂跳。

    她狼狈道:“是你引诱我在先,你明知道我意志力不够坚定,你一直在误导我的感情!”

    顾清恒摇头,在他眼中,念清这是在狡辩:“你如果对我没有感觉,我怎么引诱你?引诱,也是要两情相悦。”

    “你拿什么跟我两情相悦!”念清心情很差,不想跟顾清恒争这些无谓的。

    但她推不开他,他又不肯放手,她走不了,急得怒了:“我是年纪,不够你精明,但你别真当我什么都不懂。你对我好,跟我曖昧,最后的目的是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这个游戏,我不玩!你别再仗着你的身份,对我——”

    念清的唇,被顾清恒以吻缄口,像上次一样,这个吻,将她折磨得快疯。

    顾清恒是真的在,惩罚她。

    舌头,有点被咬到,丝丝疼,但他,又会舔上她,不会让她,太疼……

    念清紧紧攥住顾清恒洁白的衣领,白皙手指,在绷紧,很想,给他一巴掌。

    他身上,有念紫留下的红唇印,他却在强吻她,感觉,很屈辱!

    吻得,几乎要缺氧,才分开。

    两人搂着,缠着,气息凌乱,绕在一起,在夜里声声比声声重,很动情。

    念清始终没打顾清恒,大概,是不敢。头上,响起他喑哑的声音:“目的,只有一个,想你像我这么喜欢你地喜欢上我。”

    念清不敢抬头看顾清恒,在愣神,整个人都被他好闻的气息,紧紧包围着。

    仿佛,天地间只有他们俩。

    半分钟。

    顾清恒放开了念清:“走吧。”

    念清头也不回地走了,冲跑似的上楼,自始至终没敢再正视顾清恒一眼,也不敢多想他最后一句话的意思。

    她一直认为,他对她的目的,是要她臣服他,自愿跟他上、床。

    ……

    ***

    顾清恒独自开车,兜转了几个时,才回去自己的公寓。

    浑身难受,需要洗个冷水澡,冷静。

    解开领带,脱下西装外套,在脱衬衫时,顾清恒忽地蹙眉,倾身,凑近大镜子,想看清一点——洁白的衣领上,侧边,有半个很浅的红唇,女人留下的,色泽,还很新鲜。

    顾清恒在脑中搜索,今天他接触过的女人。

    不多,也不少,但没有一个能接近到他身,将红唇印上。念清不涂唇膏的,他很少见她涂过唇膏,她也不适合涂这种深红色的唇膏。

    只有,念紫。

    猛地,顾清恒脱下白衬衫,冷冷扔掉地上,脏了,要不得!

    打开花洒,冷水飘落。

    <

    顾清恒半低下眸,水流顺着他的睫毛,倾泻。

    他在一遍遍回忆,念清刚才的表情,她的情绪变化,她的语气变动,她的声音,她的眼神,她所讲的每一句话……

    肯定是,看到了。

    ……

    ***

    过了数日。

    顾清恒从海城赶回来时,见过霍之一次,自那次后,霍之就收敛了许多。

    今天,是苏眉第五次约霍之谈合同的事宜。对方终于松口,让苏眉带上合同去他公司,签约,但要带上一个人。

    念清跟着苏眉出去见霍之时,很无奈,也是怕霍之又要为难她。

    还好,霍之对待工作的态度,很正常,没时间为难她。她和苏眉这边的同事,在霍之的办公室里,与霍之的两个助理,一一在对合同的细节,以及,其他事项。

    整整一个上午,才将合同敲定,签下。

    之后,双方公司的同事,握手,合作愉快。

    霍之看着腕上的手表:“苏眉,你带着你的同事跟我的两个助理先走,我订了酒店的餐位,你们先去吃午饭。”着,霍之看着也想离开的念清,叫住她:“你别走,留下来,我有话对你。”

    ***周二,有加更,强烈求月票,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