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11章:执了迷一样,他的心,在不可自控地暗恋着她。

    20分钟。

    蒋蓉接了个电、话,对念紫和蔼道:“你爸,等下会过来看你。”

    念清听到,心在下沉花。

    念海过来的话,一定会质问她,金泰湾的项目,进展如何。要是让念海知道,她根本没有争取过,反而一直在拖着,恐怕等下她要脱身,会很难揠。

    念海是个什么人,她很清楚。她一旦在他心目中没有利用价值,他不会白养她当她弃子。肯定会想方设法推她去做别的对他有利的事情。

    得躲。

    念清一直低头玩手机,不多时,响了几声,是短信。

    她抬头,微笑道:“妈,姐。没事的话,我先走了。刚刚上司给我发了个短信,要求立刻回去公司开会。有个客户的合作,出了点问题,我们要赶夜处理。”

    “嗯。”蒋蓉允了念清。等下念海过来,她想一家三口谈点私事,念清在,很碍事,始终是个血缘不亲的外人。

    念清不耽误,立即挎着包包,很快,离开了病房。

    下去医院一楼时,她去了附属的药房,排队买两瓶止咳糖浆,给宴子的。宴子昨天开始,就一直在咳嗽。

    买完药,念清离开。

    医院正门外。

    顾清恒点了一支烟,在等一个人。薄唇,幽幽吐吞出的烟圈,朦胧他的俊颜,一身质感的商务西装,笔挺的西装裤使他双腿更显修长。

    医院出入的人,目光,都忍不住往他身上瞟。

    是个,很完美极致的男人。

    顾清恒俊颜清淡,对旁人的目光,没有反应,一直在关注医院正门,出入的人,期间,他看了看手表——二十多分钟,念清,肯定会离开。

    终于,他捕捉到一个娇的身影,她,正缓缓走出来,低着头,在看袋子里的东西。

    蓦地,顾清恒蹙眉,眼尖留意到念清手里拿的袋子是医院的,她在医院买药,是身体不舒服?

    捻灭了烟,顾清恒慢慢走向念清。念清也正缓缓走向他。

    顾清恒在默算时间,念清要多少秒,多少分钟,才会发现他。

    更有可能,也许,只有他,站在她面前挡住她的路,她才会,正眼注意到他。

    突然,一个孩撞着了念清,她反应很快,连忙将孩扶住,蹲下身,一瞧,发现是个很可爱的男孩,额头贴着厚厚的纱布,估计是受伤,来医院包扎的。

    “疼不疼?你家长呢?”念清柔和了脸,声音很温柔。

    她,很喜欢孩子。

    时候在孤儿院,一大群孩子在一起,读读书,做做卫生。日子过得苦不苦,她那个时候还,没有这个概念,只是觉得大家一起同吃同睡,很开心。

    后来,被念家领养后,她才懂得日子苦。

    “我不想打针。”男孩两眼汪汪的,手揪着念清的衣服,也不怕生。

    “不想打针也不能到处乱跑,来,我带你去找你家长。”念清牵起男孩的手,心里很柔软。他不想打针,她大概知道,该往什么地方找。

    身后。

    顾清恒薄唇牵着一抹深笑,很喜欢,专注的目光一直紧紧跟随念清,将她的不同一面,珍藏在眼里,心里。

    10年,他一直如此,已经成习惯。

    念清牵着男孩走去门诊的方向,顾清恒一直跟在她后面,眉目深邃,已经驾轻就熟,不怕她会发现他。

    他看了她10年,他不主动接近,她不会看到他。

    就算,他主动接近,她也只给他短暂的一瞥,没有将他记在心上。

    一次次要放弃,又一次次被她吸引,执了迷一样,他的心,在不可自控地暗恋着她。

    门诊部。

    念清很快找到男孩的妈妈,对方,也急得满头大汗地找儿子。母子团聚,男孩的妈妈,感激地道着谢。

    念清笑着摇头,衣角被人轻扯,她低头一看,是男孩,他嘟着嘴对她:“姐姐,我不想打针,我怕疼。”

    念清

    tang蹲下身,心痒痒的,忍不住抱了男孩一下,孩子真的,很惹人喜爱——“我有糖,我给你糖,等下你一边吃着糖,一边打针,就不觉得疼了。”

    不远处。

    顾清恒看到念清,在翻找着包包,很快拿出一盒果糖,一条软糖,还有一包奶糖,以及,几颗散装的糖。

    她全部,塞到男孩手中。

    顾清恒莞尔挑眉,不禁失笑。

    他知道她喜欢甜,不喜欢苦,原来,她包包里还带着这么多糖果。

    这样的念清,很可爱。不是强迫自己变成熟,这,才是她真实的一面。

    男孩拿到这么多糖果,很开心地亲了念清的脸儿一下,对她了声姐姐再见后,跟着妈妈进去打针。

    念清心情很轻柔,秀眉间萦绕着鲜活的明快,唇边漾起温柔的笑。

    她收拾了一下包包,转身时,顾清恒被她脸上温柔的笑容,不其然地,撞击一下心跳。

    很少,看到她笑得这么温柔,很想问她,为什么这么开心,是很喜欢孩子?

    念清越发走近,顾清恒越发呼吸紧绷,她似沉淀在自己的好心情之中,嘴角弯弯,没有发现他,就在她的面前。

    彼此,擦肩而过的瞬间。

    顾清恒眼眸一紧,几乎,呼吸不能。他迅速伸手,紧紧攥住念清的手腕,这次,不想让她,再从他身边,错开!

    念清,突然被人捉住手,吓得身子一抖,抬起头,四目相对——她怔怔地看着身旁目光如炬的男人,心跳,狠狠一顿。

    是,顾清恒!

    他不是和端午离开了将近半个时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几秒。

    念清在顾清恒幽幽的目光中,心颤回神,干笑地问他:“你怎么还在医院?身体,不舒服?”

    顾清恒摇头,目光一动不动:“等你。”

    念清一愣,真的,搞不懂顾清恒。

    她和他几天没见,也没联系,她以为,他们就这样慢慢结束不该有的关系。

    现在,他突然出现,等她半个时,又是做什么?

    “……这里一出医院,不用走一百米,就有个公交车站,刚好有车能回到我家。”念清婉拒道,想缩回自己的手,但顾清恒,攥得很紧。

    挣脱,不出来。

    顾清恒眉目渐淡:“我要和你谈点公事。”

    念清顿住,没再挣脱,迟疑几秒,才问顾清恒:“……和我谈?”

    她在顾氏,只是个普通员工。顾清恒的公事,不可能找她谈,要找也该找苏眉这一级别的。

    顾清恒嗯了一声,执住念清白皙的手,和她肩并肩地走,手掌心,越发烫:“去我公寓谈。”

    念清蹙眉,手心很烫,心在胡思乱想。

    大晚上的,她过去顾清恒的公寓……

    “是要谈什么公事?”念清问,忐忑。

    “去到后,你就知道。”顾清恒弯起唇,斜眸一瞥,看见念清很快地舔了舔唇瓣。

    他挑眉,懂她这行为,是什么意思。

    车前。

    念清没见到端午,显然,端午已经先离开。意思,等下公寓里,就只有她和顾清恒,两个人。

    念清有点女性敏感,怀疑顾清恒,是不是在骗她。

    “……公事,还是留着明天,在公司谈吧。”有什么公事,非要她晚上,去他公寓谈的。

    “不用紧张。”顾清恒俯下身,薄唇,碰了碰念清的嘴角,她刚才舔唇,就是在紧张——“我是很想和你做点什么事,但我不会骗你。”

    念清抿起唇,瞪了眼顾清恒,有点脾气的。

    “上车。”顾清恒打开副驾的车门,转眸,看着在转心思的念清,一笑:“念海很快会到,你想让他,看到我们在一起?”

    念清霎间没了脾气,迅速,上了顾清恒的车。

    她刚才,在医院,耽误了些时间

    ,念海有可能,已经快要到。让念海看到,她和顾清恒在一起,真的,会很麻烦。

    车,从医院停车场,离开。

    念清看着顾清恒的侧颜,若有所思,好奇他,怎么知道念海,会过来医院?蒋蓉的电、话,是在他走后,才接到的。

    “想什么?”顾清恒突然低沉开腔。

    “没。”念清摇头,不打算问。

    这个男人,一直很神通广大,不是她能理解的。

    顾清恒一瞬蹙眉,看着前面车速不快的车,心思浮动,踩快油门,超了上去。

    他很想知道,念清想对他什么,刚才,在医院病房里也是,为什么,不!

    前方绿灯,还有十几秒。顾清恒将车稳稳停在线上,不走了,直接等红灯。

    念清不解地转头看顾清恒,见他,已经在看着她,目光深深的有着点她看不懂的情绪。

    忍不住,轻声问他:“怎么了?”

    顾清恒逐字逐句严肃道:“我前几天,在外面出差,没联络你是因为我的手机,基本都在关机。我不是,有意冷落你。”

    念清一惊一愣,渐渐瞪大眼睛,心跳莫名加速,她连忙道:“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你不用对我解释什么的。”

    顾清恒眼神坚定,声音染上执意:“用。我想你,更了解我。”

    “我不知道你出差了。”念清真心的。

    顾清恒是顾氏的大老板,普通员工不可能知道,他有没有每天回公司上班。他的行程,估计,只有端午,才了解。

    “我这次出差,没几个人知道。那天晚上,我给你发了短信,你很久也没回我,之后,我上了飞机就关了手机。”顾清恒得很详细,将事情,补充完整。

    念清心情,略复杂。

    顾清恒对她,解释得这么清楚,他将她当成是他的什么人?

    她其实,连问他的资格,也没有。

    “……我那时在洗澡。”念清歉意道:“我洗完澡后,有给你回复短信的。”

    顾清恒悱恻缠绵地嗯了一声,看着念清,眼中划过莞尔:“我看到,你你要睡觉。我不敢打扰你。”

    ……不敢。

    念清干笑,不好她那时候其实在应付他。

    “我下次再出差,会事先对你清楚。”顾清恒伸手,指尖一挑,将念清脸侧的发丝,勾回她的耳后。

    黑发素脸,肌肤白皙,真好看。

    “真的……”不用两字,没出口,念清注意到,顾清恒的手掌心下侧,红了一块。

    她微微蹙眉,脱口而出:“手,怎么伤的?”

    “茶烫的。”顾清恒勾唇,笑得很迷人,目光紧盯念清。

    仿佛,下一刻,就要克制不住用力吻她。

    念清被他看得,心微颤,略虚,暗斥自己多嘴。

    她别开脸,不看顾清恒戏谑她的眼神,发现,前方的红灯,刚转绿灯。

    “绿灯了,你可以开……”念清边,边转过头来,看到顾清恒看着她的目光:极炽烈。

    声音一顿,念清忘了自己后面,要什么。当顾清恒凑上前时,念清眼睁睁地看着他的俊颜,也忘了将他推开。

    下一瞬,一大一的唇,缠绵吻合。

    后面,响起一辆又一辆车的喇叭声,是在催促他们。

    可是,吻得很舒服,谁也,不想停止。

    念清还有点理智的,白皙的手,拍了拍顾清恒的肩。

    他微微离开她的唇时,气息似乎在笑:“我很开心。”

    开心什么?念清没力气问他了,短短几秒的吻,已经让她,身子发软。

    唇上,有点酥麻。

    开车,离开。

    ……

    ******************************

    一路顺畅地

    去到顾清恒的公寓。

    念清跟着顾清恒,进了电梯,看他按下他楼层的按钮,眼睛瞥过他身后的电梯镜面——她就站在他身边,手,被他紧牵住。

    是男人和女人。

    念清收回目光,心情,难喻。

    她第一次,被顾清恒带着去他家,就像,他们关系,很紧密似的。

    电梯到了,开门,进去公寓。

    “你先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饿了,冰箱有吃的。我要去洗个澡,我今天傍晚才刚下的飞机,一直在赶着事情,有点累了。”顾清恒让念清自己随便。

    “那公事……”念清想让顾清恒,谈完公事再洗澡。可他,已经进去卧室,她总不能跟着他进去。

    “等下再。”卧室门,没关。顾清恒的声音,从里面,温和传出。

    念清没法,坐在沙发上,找到遥控器,打开电视机,打发时间。

    几分钟。

    顾清恒走出卧室:“念清,你进来一下。”

    念清抿着唇,看他,很想,不。她进他卧室,做什么。

    “快点,我真的有点累了。”顾清恒拧了拧眉宇,又进了去。

    念清看了眼时钟,已经晚上九点多,再耽误下去,她今晚,可以不用回家了。

    叹气,念清扔下抱枕,蹉跎地进了顾清恒的卧室……

    ***强烈求月票,求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