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30章

    130章:我真不想取笑你的天真,但你,一直没搞清状况。

    顾清恒教过不少人,都是出于他无法卸下的责任。青梅江晚,从他年少时,他就难以甩开她。她的过分依赖,理所当然的予取予求,让他相当抵触。

    但念清,不一样谪。

    她比谁都独立,有时候,倔强得像是不需要任何人,她一个人也能走下去。

    他在大学任教时,她上过他几节课。

    她喜欢坐在最后排,一直在走神,很少认真听他的课。他观察过她几次,发现,她交的作业,质量不差。

    证明,她没听课,但事后,有恶补幻。

    他一直知道,她是个思维成熟,有主见的女性。她在走神时,应该,是在想她当时首先要解决的问题。解决后,她会将自己抛下的一件件事,恶补回来。

    他心疼这样的念清,很想将他的所有,毫无保留都教给她,让她,走更平坦的路。

    顾清恒低下眸,紧紧俯视念清,她小脸儿诧异,隐隐有好奇,很可爱。

    他一笑莞尔,手指挑起她耳朵前的头发,附上她的耳,勾唇,低语几句。

    念清逐渐瞪圆眼,惊讶同时,耳朵在顾清恒温热的唇下,很敏感,有点痒。

    她边揉着耳朵,边质疑问顾清恒:“这……你确定行?”

    官少砚在外面,是很会做人。

    但他在她面前,一直只展露他霸道的本性,容易暴怒,还没耐性。

    她这么对官少砚的话,她怕他,会直接对她……动手。

    顾清恒颔首,大手,摸上念清揉着耳朵的手指,紧紧攥住。

    她一颤,耳朵的浅绯,转深。

    他强调地保证道:“不要怀疑我对你说的话。不行,我绝对不会让你去做,连尝试一下也不会。你对我来说,很重要。你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人。”

    念清垂下眼,手指被顾清恒紧紧交缠,她不敢看他此刻深邃的眼神。

    在床上,他从不吝啬对她表达,情话。

    直白,露骨,炽烈得,几乎将她融化。

    顾清恒目光深深地注视念清,突然,俯下高大的身,男性气息,性感:“你耳朵,很红。”

    念清轻咬唇瓣,难为情得不行。

    她,就夹在顾清恒和墙之间,无处可遮羞,一下下吸进的空气,都有他身上好闻的味道。

    迷惑理智。

    念清很想提醒,是时候该回去包间,他们不能离开太久。但,顾清恒温热的薄唇,落下一个个吻,在她耳上,脸上,眉上……缠绵悱恻。

    彼此呼吸,交融,渐重。

    也不知道,是谁引诱的谁,快要意乱情迷。

    “……等一下。”念清不得不叫停,小手,搁上顾清恒结实的腰,揪着他的西服。

    “我等你一个星期了。”顾清恒声音沙哑,俊颜染上动情的慾望。

    ……是指,念清连续拒绝他一个星期的邀请。

    其实,除了性,他更想和念清,走得亲密点。让她慢慢了解他,或者,由他慢慢融入她的圈子。

    什么都行,只要她不拒绝他。

    他知道,要让念清完全接受他,很有难度。但他,无法放弃她,对她,是势在必得。

    “你领带打得好丑。”念清避开顾清恒等她一个星期的问题,她知道,他心里在意的。

    “嗯?”顾清恒低头看了眼,没注意这个事。

    他出门时,很赶,担心念清跟念紫一起,会有意外发生。

    他不能让念清,因为他而受到伤害,一点风险,也不能有。

    “你重新打一下。”念清秀眉纠结,有点强迫症。

    “嗯。”顾清恒也觉得,今天的领带打得很急,不好,是该整理一下。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插、入领结之中,不知是用什么手法,修长的手指,轻轻一扯,领结自然解开。

    成熟男士的,优雅。

    念清看得微怔,她看过几次顾清恒脱衣服,但从未在这么近的距离下,看他

    tang解领带。

    心里划过,微妙的颤动。

    顾清恒主动低下挺拔身躯,执起念清白皙的小手,将领带一角,放到她手中,声线,迷人:“来,你帮我打上。”

    念清抿唇,抬眸,对上顾清恒灼灼的目光,头皮,半麻……

    她伸出手,微微踮起脚尖,帮他打了,越急就越弄不好,只能慢慢来。目光瞥过,他微动的喉结,上面,下面的皮肤,也都没有情慾的痕迹。

    他,一个星期没有性、生活。

    她拒绝他的。

    打好领带。

    念清暗吁出口气,撤回手,这次,真的该回去了:“可以了,我先回去,你等一下再回去。”

    顾清恒没说话,念清看他还一动不动地堵着她,心慌:“……顾清恒?”

    顾清恒喉结狠狠咽动,俯视念清的目光,深谙:“我有感觉了,你说,怎么办?”

    念清眼皮一跳,要被吓死。

    她人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就被顾清恒有力的手臂,紧紧环住腰,抱起。

    她的轻呼,被他吃进嘴里。

    唇齿交缠,是这一个星期里的第一个,深吻。

    念清本身不高,身材相对娇小,年轻女孩的身量。现在,被顾清恒这么抱起,她双脚都离了地,和他享受同一个高度。双手,不得不紧紧环住他的脖子,怕他不小心松开手,她要跌倒。

    双脚,无法脚踏实地,念清连拒绝顾清恒的力气,也使不出来。

    知道,她真的该要回去,她离开了太久。也知道,后楼梯不是适合意乱情迷的地方。

    但……

    难以启齿。

    被顾清恒这么抱着吻,她感觉到,舒服。

    深深的吻合。

    顾清恒越发紧抱住念清,将她抵在墙上,他身前,吻得深入,但不粗鲁,俊颜露出很深的隐忍。

    他在克制,对念清更深的慾望。

    炙热手掌,滑入念清的T恤衣内,摸上柔软的腰间。

    男人手掌上的薄茧,和肌肤的细嫩,一下下触着电。

    衣服里外,没有一丝,走光。

    念清心头狠颤,深呼吸着气,环着顾清恒的脖子,勉强挣开一点唇与唇的缝隙,声息不稳:“你别这样……”

    顾清恒的气息,同样不稳,且沙哑:“让我摸一下,我禁慾了一个星期,很想你。看到你,我就忍不住激动,身体,很有感觉。”

    念清闭上眼,不敢听,不敢看,头伏在顾清恒宽厚的肩上,整个人都在发软。

    “这里,只有我们,不会有人知道。”顾清恒轻声安抚。

    他也不会让人看见他和念清,亲密。她只属于他,他容不下别的男人,看她动情的一面。

    念清张着红唇,呼吸着动情的空气。

    顾清恒情不自禁覆上她,温柔缠吻,有力的手掌,抚摸她的软腰,雪背。

    心里,对官少砚的话冷笑。

    念清抱起来,很软,很舒服。官少砚,没抱过她,说出那种话是要挑衅他。

    ……

    ***

    包间里。

    念清捧着一杯热茶,低垂下眸,看着深色的茶中,沉沉浮浮的茶叶,思绪迷离。

    绯红的耳朵,用长发遮住了,但烫意未减,腰间上,仿佛,还有顾清恒留下的温度……

    她很危险,被引诱得,无法清醒。

    官少砚不知道说了什么好话,哄得蒋蓉心情愉悦,对他很是满意。

    念清没细听,她此刻脑子里,昏昏沉沉。

    突然,官少砚的一只手,搭上她的肩,她不得不抬眸看他,他低下头,凑近她——在其他人眼里,他们是在说,亲密的悄悄话。

    “去个洗手间,怎么去那么久?”官少砚低着的声音,霸道质问。

    “躲你。”念清说实话,她去洗手间,本意就是躲官少砚,谁知道,却和顾清恒,在后楼梯……

    他还没回来,说刚好有个认识的客户,在这吃饭,赶巧被对方看到他,他不得不去喝一两杯。

    官少砚绷起下巴,盯着念清半晌,诡异。

    念清也不怕激怒官少砚,她对他,一向不留情面,他喜怒无常惯了。

    “离开,我们单独谈一下,怎么样?”官少砚压低声音,蒋蓉看着,只以为是小两口,在说什么情话。

    念清搁下茶杯,抬起头,正视上官少砚——

    知道他,性格霸道,对小人物是绝对的唯我独尊。她不答应离开,他今天肯定跟她到底,最怕,就是他要跟着她回去念家,然后,给她留下一堆麻烦。

    这个人,也是难应付。

    “好。”念清爽快地答应。

    她和官少砚,确实需要单独谈一下。哪怕每一次都谈到,不欢而散。

    但不谈,官少砚不会死心。

    若真的不行,她会斟酌考虑一下,顾清恒教她的办法……

    官少砚挑了挑眉,手指滑过念清的脸儿,行为轻佻:“你以后都这么听我话,多好。只要你不惹我生气,我也不会对你过分。”

    念清抿唇,强忍着擦脸的冲动。

    官少砚需要的是一个宠物!

    “伯母,我和念清想要单独约会,就先离开了。”牵起念清的手,官少砚对蒋蓉说,顺便,拿起餐桌上的结账单,“我出去时顺便将单子结了。”

    未婚夫要和未婚妻约会,蒋蓉也不好说阻扰,本来,她是想念清回去念家,顺便教育一下。这个养女,越来越野,对客人爱理不理,也很长时间没回去过念家。

    官少砚打开包间的房门时,顾清恒刚好应酬完回来。

    双方,微愣一下。

    念清干脆垂下眼,不敢直视顾清恒,刚才和他在后楼梯的亲密,还历历在目。

    “应酬完了?”官少砚笑着问。

    “去哪?”顾清恒挑眉,目光一移,停在念清身上。

    “去约会,和我的未婚妻。”官少砚用力牵住念清的手,张扬了一下,和顾清恒客套两句,便牵着念清,与他擦肩,出去,离开。

    念清很尴尬,她和顾清恒擦肩时,他的手,似轻碰了她一下,又似没有。

    走了两步,她没忍住回头看,隐约瞥见,顾清恒好看的手,攥成拳头。

    迅速收回目光。

    念清心情,难喻。

    ……

    ******

    官少砚拿着吃饭的单子,在前台结账,顺便还打了个电、话。

    身旁念清,一直盯着包间的走廊,心情紧张,顾清恒会不会突然出来?

    应该,不会。

    如果,他还有一点理智的话,也该明白,他不可以这么做。

    结完账。

    念清和官少砚,离开了餐馆。

    一辆黄色跑车,时间恰好地,驶到他们面前,停下。

    下车的人,是刚才扮公仔人偶的男人,他已经将那一行头,脱下,将车钥匙交给官少砚时,他对念清深深一笑。

    看来,是将她当成,他们大少爷的新欢。

    念清紧紧蹙眉。

    官少砚接过车钥匙,升起副驾的车门,牵着念清的手说:“上车。”

    念清表情古怪。

    说真,她一直没有坐过官少砚的跑车。

    他一般只有在猎、艳的时候,才会开这么风騷的跑车,追求他新看中的女人。

    很走运,她以前没有这个荣幸。

    可现在……

    “上不上?不上,我抱着你上。”官少砚这话说得,颇下流,但不猥琐,是花花公子的风、流,有雅痞的气质。

    <

    /p>

    念清用力瞪了官少砚一眼,甩开他的手,上了车。不想和他,在公众场合,闹得难看。

    车门,缓缓降下,关上。

    官少砚上了驾驶座,很快,将跑车开走。

    车窗外,景致瞬移,跑车的车速,极快。

    念清沉不住气问:“要去哪里?”

    官少砚耸耸肩,口吻,算得上是商量:“不知道,你有想去地方吗?或者,我们就这样一路兜风?”

    念清侧过眼,打量官少砚英俊的侧脸,瞥过他控制方向盘的手,修长白净,是一双贵气的手,一看,就知道这个男人,从未受过生活挫折。

    她不得不正色道:“官少砚,你追女人的这一套,用在我身上,没有用。”

    官少砚脸上微冷,车速,快上了些:“那用哪套,才对你有用?你想的话,我也可以用陆川那套,虽然,有点乏味。”

    提起陆川,念清对官少砚今天做的事,仍有些生气。

    但她,尽量压住脾气,跟官少砚心平气和地提出分道扬镳:“不管哪套都没用。我想要的,你心里清楚得很。我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解除婚约。以后,你官大少爷,遇到意中人,我必定真诚祝福你们白头到老。现在,请你还我自由。”

    “我偏不呢?”官少砚冷冷一笑,踩尽油门,车速在马路上狂飙起来。

    “我真不想取笑你的天真,但你,一直没搞清状况。跟着我,有哪里不好?至少,我能给你个名分,你跟着顾清恒,他能给你什么?你情愿让人白玩,也不愿做我官少砚的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