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44章

    144章:禁锢一个孕妇,是男人干的事。

    周一,顾氏的上午。

    苏眉开了个部门例会,大致是说,和霍之那边的合作,出了些问题,近期会派人过去沟通。

    其他同事,一听到要和霍之做沟通,都在窃窃私议,不知道今次,要遭霍之怎样的刁难。

    谁都不想担这个苦差话。

    念清微微蹙眉,斟酌。

    散了例会,苏眉上去34楼。

    每周一,她都会准时去见顾清恒。或汇报公事,或被交代公事,又或是替他代办私事。

    苏眉,很能干,耐吃苦,这些年,在顾氏里工作,她不断在蜕变,很怕自己打回原形,不够资格再见到顾清恒。

    电梯里,没其他人。

    苏眉拿出小巧的化妆镜,和一支唇膏,在补妆。

    受顾清恒资助之前,苏眉对自己的名字,好感一般。一种鱼的名字,普通,廉价。

    她至今仍记得,顾清恒对她说的第一句话,温润气度,如沐春风:

    【你叫苏眉?是一种鱼的名字,挺不错。】

    ……

    ************************

    工作中。

    念清上网查好,中午要去的医院,记好地址,等下要打车过去。医院,不在公司的附近,她特地选一家,远一点的,避免碰见熟人。

    开始工作,一直到10点多,苏眉还不见下来,应该,在谈霍之的事情。

    女上司不在,办公室里的同事,做事放松。

    有个女同事偷懒上网看论坛八卦,忽地道:“有大新闻。官少砚私生子的事情,有后续。”

    念清打字的手一顿,皱眉。

    “我看看。”隔壁的同事,转了个身,凑近看女同事的电脑:“这么劲爆?还禁锢别人的人生自由,有钱男人的心,真黑。”

    念清继续自己的工作,不想听有关,官少砚的事情。

    同事那边,正在八卦:“这则新闻,早上才爆出来,论坛里,网友都在热论。这个箐箐,今天早上开了个记者会。说她过去的一个月,遭到官少砚的强行禁锢,胎儿不幸被打掉,她后来有好心人帮助,才得以逃出来。”

    同事继续说:“她现在,在当众面前,一哭一闹,说是要揭开官少砚的真面目。清城里,都知道官少砚花心,没想到,他对怀了他私生子的女人,出手这么狠。”

    一个男同事,抬头,讽刺一句:“禁锢一个孕妇,是男人干的事?”

    念清拿起几份文件,去复印。

    官少砚的人品,一直搁在大众面前,他不是个好男人,但也不至于坏得那么彻底。

    他私下禁锢箐箐的自由?

    她对这事,保持缄默。

    官少砚的事与她无关。

    ……

    ********************

    中午,休息时间。

    念清收拾好包包,准备离开,她怕中午的时间不够用。同事,还在八卦官少砚的丑闻。

    都说,这位清城第一的纨绔少爷,形象跌到了负,是乱玩女性同胞的代价。

    念清默默点头,认同。

    包包里的手机,响了。

    念清拿出来看,是宴子的电、话,接听,宴子说要陪她一起去医院做检查,只字不提官少砚的丑闻,是怕影响她的情绪?

    念清好言婉拒了宴子的陪同。

    从昨晚临睡前,宴子就变得紧张兮兮,好似认定她已经怀孕一样,比她还有压力。她怕等下在医院等结果时,宴子的情绪,传染给她,她心脏不够强。

    离开公司。

    念清打上计程车,上了车,对司机说了要去的地址,手机再次响起。

    闪烁出,顾清恒的号码。

    念清不自觉浅笑,接起电、话,听到男人低沉而温柔的声线,问她,是不是去医院。

    tang

    “嗯,我坐计程车,现在在路上。”

    “……”

    “我自己一个,不用人陪。”

    “……”

    “不用顾清恒,我自己一个人就行,你不要专程找人陪我。”

    顾清恒在手机问念清,要去哪家医院。

    念清告诉他她去的医院名。

    顾清恒在那边说道:“我认识一个姓梁的女教授,就在这家医院从事这方面的工作。你去到医院,不用挂号,直接上5楼妇科找她。我等下就帮你预约,她会安排好你做哪些检查。”

    念清曲起手指,轻按额头。

    顾清恒事事都为她安排好,她什么都不用想,轻松得快要没有智商。

    顾清恒沉默几秒,手指轻敲桌面,急的:“不要说不用。你中午时间,很短,挂号排队都很费时。我帮你预约好,你检查完可以很快拿到结果。”

    “嗯。”念清明白,这是个省时间的捷径。

    顾清恒声音稍缓和,手指没再敲桌面:“乖一点。我很想陪你去,你不让我陪,那我总该,做一点事。”

    “你做的事够多了。”念清笑,真心的。

    她知道顾清恒在煎熬,他想陪她一起去,却不合适。她选的医院,是远,但也有一定的可能,被人撞见。

    后果,很严重。

    偷、情,就该,偷偷摸摸。

    之后,聊了一会,结束通话,顾清恒要打电、话给梁教授,帮念清预约。

    ……

    ********************

    半个小时。

    市桥医院。

    念清按照顾清恒说的,去妇科,她瞥了眼,挂号等检查的人,不少。她找到了梁教授,对方,是个四十多岁的和蔼美妇。

    梁教授在半个小时前,接到顾清恒的预约电、话,对念清有所认知,看到本人时,已有心理准备。

    22岁的姑娘,单独来做怀孕测定,可见这姑娘的肚子,肯定和顾清恒有关系。

    梁教授口紧的,没问念清什么,直接安排她做检查,顾清恒亲自预约的人,待遇自然不一般。

    做完检查。

    念清没有等多久,梁教授就将检查结果,拿给她看,还说了句:“恭喜。”

    念清听得眼皮一跳,手心冒汗,迅速查看检查结果,猛地抬头,看着面前和蔼的美妇,她不清楚,对方的恭喜,是哪种意思?

    “……没怀?”念清迟疑地问,仍不放心。

    “是的,你没有怀孕。”梁教授在医院里,看得太多未婚先孕的女人,大多都像念清这种年轻的女性。

    这,不是条好出路。

    念清没怀上,梁教授认为该恭喜。

    “谢谢你。”念清放下心头大石,心情,反而有些复杂。

    说真,她如果怀孕,她自己也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对。

    流掉孩子,她会有罪恶感,留着孩子,她和顾清恒以后的路,随时都要走不下去。

    两者,都很大压力。

    还好,虚惊一场,她没有怀孕。

    她很喜欢孩子,也曾幻想过和自己喜欢的男人怀一个孩子。她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以后,她会拥有自己的孩子,和她的对象,未必是顾清恒。

    念清想结算费用,可梁教授没给她检查的费用单子,说钱,顾清恒已经帮她结了,她检查完,拿到结果,直接就可以离开。

    念清点头,检查这个的钱,是该由顾清恒出。

    ……

    ***************

    离开医院。

    念清拿出手机,准备给顾清恒打电、话,先口头告诉他检查的结果。检查报告,她回公司再拿给他看。

    她知道,顾清恒同样很急。

    电、话还没打出,就有一个电、话打入——是念海。

    念清紧紧蹙眉,只能,先等一下再告诉顾清恒。

    她接起电、话,叫了声:“爸。”

    念海的声音,传出:“你在哪?”

    念清在踌躇。

    她才刚刚离开医院,念海的电、话就打来,有些担心。

    她半真半假道:“在医院,刚开了些感冒药,正离开,你有事吗?”

    “嗯——”念海这一声,意味深长。

    念清听得,心潮起伏,心思,疯转。

    几秒,念海才问道:“官少砚的新闻,你知道吗?”

    念清暗自吁出一口气:“……知道。上午,公司的同事有讨论过。”

    念海说道:“我打算,借这个事情,让你和官少砚彻底解除婚约。这是个大丑闻,我们这边,有足够的理据要求婚约无效,官镰再纵惯他儿子,也拉不下这个老脸死磕这个婚约。这个星期内,我会让官镰答应解除婚约。之后,我会摆一桌和事酒,你也要来。”

    念海,和官镰父子,沟通过几次。官少砚的态度,很硬,非要念清嫁给他,官镰纵容儿子,不答应解除婚约。

    箐箐的事,无疑是最合时的助力。

    念海这个老狐狸,紧抓这次的机会,落井下石的事情他做得多,这次,有把握让官镰父子,答应。

    “爸,我能不能不去?”念清头疼,喝和事酒,她务必会见到官少砚的父亲,甚至,官少砚。

    念海冷哼一声,语气苛责:“为了你这个事,我来来回回跑了多少次,拉下多少次老脸,婚约一解除,官镰父子肯定对我们念家有积怨,你是不是想让我,里里外外不是人?喝个和事酒,以后生意上有机会,还能再合作,对大家都有好处。”

    念清扯唇,想冷笑。

    恐怕有好处的,只有念海一个。

    念海何等会人情世故,知道以后,在生意上肯定会碰到官镰,现在是撕破脸,换取金泰湾项目的利益。

    以后,官镰那边一旦有利可图,念海也能黑脸转笑脸。

    两边,都能做人。

    “好,只要婚约解除,我会去。”念清挑明着说。

    喝一次和事酒,以后,她和官少砚那边的人不再见,可以!

    “这个星期内,肯定能谈妥。顾清恒那边……”念海做那么多,目的,是要尽早签约,将项目收入囊中。

    念清懂,也说得直接:“爸,现在,就等你的好消息。”

    念海没有再说什么,结束通话。

    念清路过一个报纸亭,买了一份当日的娱乐周刊,接着,打车回去公司。

    午休时间,就快要结束。

    计程车车上。

    念清在看周刊,头版赫赫几个大红字——【官少砚再爆丑闻,私下禁锢怀孕女友】。

    刚才报纸亭的老板说,这份周刊,在今天早上9点钟,全部撤换过,之前,头版不是官少砚的新闻。

    后来,箐箐的记者会一发布完毕,各大媒体,都在撤换当日的报纸,头条。

    念清看了几眼周刊,搁下,不再看。

    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和同事说的差不多。

    原来,官少砚在一个月前,就找到偷偷怀孕的箐箐,避免箐箐再泼他脏水,他将箐箐禁锢在郊外的一栋房子里,还强行让医生给箐箐打麻醉针,在她半昏迷时,给她做了人、流。

    这些话,均出自箐箐的记者会。

    念清转头,看向车窗外,透明的镜面,倒映出她模糊的轮廓,正蹙着眉。

    官少砚不像是手段这么狠的男人。

    她不清楚,是不是有人,在整官少砚。也许,是他平时行为太浪荡,得罪不少人。

    念清拨打顾清恒的手机,有人在占线。

    等了十几分钟,再拨打一次,依然在占线。

    直到,第三次时,

    才打通顾清恒的手机。

    念清才说出一个字,就被顾清恒打断:“抱歉,刚刚有人一直打我手机,我没有接,是个麻烦的人。想到你有可能会打电、话给我,我挂了对方几次,你打我手机很久?”

    “三次。”念清如实道,语气是好的。

    顾清恒在那边拧起俊眉,很不喜欢,有人耽误念清找他的时间。

    他沉静地询问:“结果如何?”

    念清借用梁教授的两个字,弯起唇道:“恭喜。”

    手机那边,顾清恒的呼吸声,猛地转变,重而急。

    念清听不出,他是激动多于烦恼,还是,已经在后悔。

    “我没怀孕。”念清轻声说,坦白的,怕顾清恒要误会。

    半分钟。

    “嗯。”顾清恒只回一个字音,简洁。

    念清抿唇,在等,等了很久,顾清恒也没再问她什么。

    突然,她有些摸不准顾清恒的意思。他是松了一口气,还是……

    念清藏住思绪,不愿将事情想得复杂,他们的关系,已经够复杂。能简单的,就简单一点。

    她对顾清恒说:“没事的话,我先挂电、话。”

    “稍等一下。”顾清恒声音微沉。

    他今天要做的事很多,最重要的一件,是念清的事,她没怀孕,他需要琢磨自己的心情。“我下午,要离开公司去办一些公事。我问过苏眉,今天是你加班。我办完公事,大概在晚上7点,我会返回公司。到时候,我找你。”

    “等我。”气息着重的,两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