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154章

    154章:谁先抢谁?你想想清楚,再和我说。

    上午,在顾氏上班。

    念清去茶水间,冲一杯热咖啡,提神。腿间的不适感,忽略不了,她蹙了下眉。昨晚,她主动的回应,让顾清恒要得,很失控,明知道第二天,还要上班,却……

    不敢细想,分不清,是谁先放纵。

    念清拿着咖啡,回到工作位,刚坐下,桌上的手机,倏地响起摹。

    她瞥了眼,微顿。

    是一个陌生来电,外国的,她没见过这个号码。

    以为是打错,手机,却一直在响。

    念清不好打扰别的同事,拿起手机,接了,迟疑着:“喂?”

    “你好,好久没联络了。”笑吟吟的女声,从手机里,传出,似和她熟悉。

    念清蹙眉,对这个声音,没有印象:“请问你是?”

    那边的女士,优雅道:“念小姐,我是瞿楠。”

    念清诧异挑眉,白皙的手,攥住手机,态度平静:“瞿小姐,你好。你怎么有我手机号码?”

    “问你以前的上司要的。”瞿楠提起敏感的一段事。

    念清声音平淡地应了声,没问其它,等下文。

    瞿楠跨国打电、话给她,应该,不止是客套。

    “我这次打来,是想跟你道歉。老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我和你敬的那杯酒,有问题。事后,我从清恒那里,得知一些情况,对你,很内疚。我那时,恰好要出国,举行婚礼,很多事要忙,抽不出时间向你解释。现在,我对你说清楚,希望你能明白。”瞿楠,旧事重提,声音客气。

    念清攥着手指说:“瞿小姐,你真有心。”

    瞿楠那边笑了声,搞不清念清这话的意思,她继续说:“我和清恒是好朋友,不想,因为这个事,存在误会。我向你解释,也是想你解除误会,我看得出,清恒很喜欢你。”

    念清抿唇……

    是不是误会,不是单凭瞿楠的片面之词,就可以圆过去。但如今,再追究,也真的没多大意义。

    “我这段时间,都和我丈夫,在国外环游世界,度蜜月。我和他,自小就认识,是青梅竹马,我喜欢了他很多年,今年,才终于修成正果。”新婚的女人,都爱拉着别人,炫耀自己的幸福。

    念清不知道该说什么,和瞿楠,真的不熟,只能祝福:“祝你和你丈夫,百年好合。我这边是上班时间,不方便讲电、话。”

    “不好意思,我一时高兴,忘记时差。我和我丈夫,会坐明天的飞机回国。这个周日,我们会包下清城酒店,补办婚宴,请回我们国内的朋友。到时候,你一定要来,我会让司机过来接你。就这样吧,不打扰你工作了。”

    说完,瞿楠径自挂断电、话。

    念清盯着手机,紧紧蹙眉,没机会拒绝……

    没见过,这么自作主张的人,她没答应去。

    “清清,苏眉找过你,快点去。”隔壁的同事,见念清说完电、话,立刻通知她。

    “好的。”念清搁下手机,起身,暂时,没空理会瞿楠的事。

    敲门,进去苏眉的办公室。

    “你找我有事?”念清看着苏眉,询问。

    “这个周日,你要跟我加班一天,去和霍之沟通一下合作的公事。”苏眉对着电脑边工作,边说事。

    “我和他……沟通?”念清头大,霍之先前,已经认定她和顾清恒,有关系。

    苏眉摇头,尽量不会这样:“由我来沟通,但他,对你印象深,点名也要你去。”

    念清扯唇,无奈:“好。”

    苏眉将目光移开电脑,看着念清,安慰道:“周日的加班,会有双倍的加班费,你不会白忙。”

    念清笑,她宁愿不要加班费,霍之不好应付。周日,时间,刚好和瞿楠的婚宴,撞了。

    推掉一边。

    离开苏眉的办公室。

    念清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继续工作,一直到中午,和宴子出去外面,吃午饭。

    宴子看念清,饭吃了几口,就没吃,拿起手机要打电、话的样

    tang子:“干嘛啊你?找顾清恒?”

    念清没好气地瞪她一眼说:“我要打个电、话给瞿楠。”

    宴子琢磨几秒,才想起瞿楠是谁,惊讶道:“瞿三三?你和她私下有联络?”

    念清摇头,蹙着眉,说不上的古怪感觉:“她今天突然打电、话给我,和我客套了很久,还邀请我去她的婚宴。我不清楚她想做什么。”

    宴子啃着排骨,犀利分析道:“你和她不熟,她突然找你,准没有好事,你别去!”

    念清点头,她也有此意,和瞿楠,真的不想再有交集。

    但瞿楠,是顾清恒的朋友,她认为,该打回个电、话去说明拒绝,没必要,掩掩缩缩。

    拨打瞿楠上午打来的号码,念清等待电、话,接通……

    ……

    ***

    布拉格的天色,渐黑。

    度假酒店的蜜月套房,可以将城市的美景,饱览眼底。

    穿着性感睡衣的瞿楠,从身后抱着她心爱的丈夫,陶醉道:“我很喜欢这里,来过几次,都是官少砚陪我。我其实,更想你陪着我,现在,终于如愿,我很开心。”

    陆淮川目光远眺窗台外的风景,微风鼓动他的衣领,声音很淡:“你做那么多,迟早都会如愿。”

    瞿楠有些狼狈:“我知道我是你们的第三者,可我比她,更爱你。你们不分开,我怎么跟你在一起?三个人,成不了爱情的。我牺牲她,也是逼不得已!”

    第三者的理由,永远都很动听。

    瞿楠认为,拆散别人的爱情,成全自己,不是错。

    “不要激动。”陆淮川松开瞿楠抱住他的手,转身,与她有一段距离:“我没有怪你,和你结婚,也是我本意。”

    瞿楠欣喜,看着自己暗恋多年的男人,他的俊脸,眉目,都是完美。

    这几年,发生的太多事,使他的性格沉淀出成熟,多了份忧郁的气质,比以前,更有魅力。

    瞿楠,很痴迷陆淮川,即使,这几年他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

    “淮川,我想和你,好好的一直在一起。回国后,我不介意你去找一下她。我不是个没有气量的女人,我是你合法妻子,陪你度过一生的人。其她,只是没有名分的过客。”

    陆淮川,没有看瞿楠,垂下的眼中,里面,没有爱情。

    圆桌上,瞿楠的手机,忽地响起。

    瞿楠走去,拿起来看,脸色微变,划过结束通话的键,拒绝接听。

    手机,消停几秒后,又响起。

    瞿楠脸色不好,响着的手机让她心慌,不想接。几个小时前,才和念清通过电、话,该说的都说了,她还打来做什么?有病!

    “谁的电、话?”陆淮川突然问,目光转过,盯着瞿楠。

    “我爸的,我不想接。”瞿楠轻笑道,心虚。

    “接吧。”陆淮川看着瞿楠,突然,从窗台起身,走过来。

    “我出去接。”瞿楠连忙道,转身,离开套房的卧室,进了更衣室,关上门。

    不怕被看出,她父亲,和陆淮川,有很深的矛盾。每次来电、话,她都避开接。

    瞿楠小心翼翼接起电、话:“喂。”

    念清不废话,直接说明:“瞿小姐,不好意思,周日我临时有工作,实在没时间去你的婚宴。”

    瞿楠背靠着墙,边看着门口,边说:

    “你不来,就是还在为那件事怀疑我。清恒,也一直对我有误会。我希望,你能出现一下,几分钟也可以,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也好让清恒不要在心里面,怪我。”

    念清沉默半晌,不清楚顾清恒和瞿楠的交情:“这样吧瞿小姐,我等下打电、话给顾总,跟他说清楚。如果,因为我,让两位的交情,出现问题,我也过意不去。”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你这么找他说,他对我更有误会。”瞿楠瞥过更衣室的镜子,可以看见自己,脸色很差,心里在骂念清,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谁在为难谁,念清拧了拧秀眉:

    p>

    “瞿小姐,不妨直说,我和你婚宴上的朋友,不认识。我跟你……也真的不熟。我去了,没意思。而且,我还有工作要忙。”

    “总之,祝福你新婚愉快。我这边中午休息时间,要结束了,我先挂电、话。”

    念清挂了电、话,手机,只剩“嘟嘟——”的忙音。

    瞿楠眯起眼,将念清的手机号码,删除,再删掉通讯记录。

    她对着落地镜子,将自己的睡衣衣领,拉得更低,能看到诱人的胸沟。

    她在镜子前,转了一圈,对自己的身材和脸蛋,都很满意。

    开门,出去。

    陆淮川,坐在椅子上,半垂眼眸,轻晃手中的水晶酒杯,侧脸,俊朗。

    他转眸看来,瞿楠在他目光下,有一种,被他震慑住的错觉。

    “你爸说什么?”陆淮川问道。

    瞿楠走过去,从身后,环住他的脖子,皓白的小手,抚上他的胸膛,亲昵:“问我们下飞机的时间。”

    “能聊这么久。”陆淮川淡淡道。

    瞿楠心里一沉,想解释,陆淮川已经挪开她的手,起身,俊脸在笑:“我刚让酒店的人,给你准备了牛奶,趁热喝。”

    “嗯。”瞿楠虚惊一场,拿起温热的牛奶喝,这是她的习惯。

    20分钟。

    瞿楠说困,先上、床睡了。

    陆淮川关掉卧室的灯,没一起睡,他走出客厅,卧在沙发上,头枕着手,舒展着长腿,拿出手机,仰头在看。

    手机相册,有很多其它相片,仅有一张,需要输入密码,才能看。

    陆淮川输入一个谨记的纪念日期,相片打开,像素有些低,是从他上一部手机里,移过来的。

    相片中,是陆川,吻着念清笑弯的眼角,很甜蜜。

    陆淮川很喜欢这张相片,当时,他还拿过让顾清恒看,介绍他的小女友给顾清恒认识。

    顾清恒看到相片时,原本挂着淡笑的脸,表情瞬变,之后,所有人,都变了……

    他和念清,被他们硬生生拆散,一群,疯子!

    陆淮川眼神深恨,点开顾清恒的手机号码,拨打过去。

    不一会,电、话,就被接起。

    陆淮川不意外,他离开的时候,他就告诉过顾清恒,他一定会回来。

    “顾清恒,是我。”

    ……

    ***

    一个小时。

    顾清恒将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面,已经有好多个烟头。

    他对手机那边的人说:“欢迎你回来,以及,我从没说过要让。”

    挂掉电、话。

    顾清恒倚着大班椅,闭目养神,暂时,无法集中精神,工作。

    以前的事,因陆淮川的一个电、话,揭露出来。

    他理不清,是哪里出错,现在,也好不容易,才扳回各自的正轨。

    ……

    ***

    陆淮川和念清,相恋。

    顾清恒根本无法接受,太疯狂,全部都在乱套。

    他的好朋友,趁他不在的时候,抢走他一直珍藏的女孩。

    陆淮川那时说:“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要知道你喜欢她,我连接近都不会接近她。你清楚我为人,我不会和你争。可现在,我还能怎么办?”

    “……”

    “我们都冷静,坐下来好好谈谈。你说,要怎样,你才能原谅我?前提是,我已经对她,一见钟情。”

    “……”

    “不可能。清恒,我和她是两情相悦,你和她还什么都没开始。你要我怎么退出?没有理由是我退出。”

    “……”

    “以后,任何事情我都让着你,你就让我一次,将

    她让给我,行吗?”

    “……”

    “可现在,我和你,站在她面前,你认为,她会选我,还是选你?你对她来说,只是个陌生人,我,才是她爱的人。我不是第三者,你也不是,是有人在给我们搅了局。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求你退出。我求你了,可以吗!”

    “……”

    “你不甘心,可以打我,直到你满意为止,我绝不还手。除此之外,我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是我对不起你,但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也是受害者。”

    “……”

    “这个事,不能惊动任何人,你比我更清楚。如果,让江晚知道,你喜欢上一个比你小10岁的女孩,你一辈子也不可能接近得到她。”

    “……”

    “我不是在威胁你,但你也可以这么想。我很生气,我知道你比我更生气。但你不肯让,我也不可能退出,那只能是这样。你有本事,就从我身边抢走她。”

    “……”

    “不,在抢的人是你。你在强求这段感情,你和她从头到尾都不合适,你的婚姻,你根本不能做主,江晚才是你要一起的女人。你不能给她的,我能给她。我已经和我爸,提过她,我会让他们答应让我娶她。你凭什么跟我抢?”

    顾清恒将一个小巧玉镯,猛地扔掉,第一次,如此怒不可遏:“谁先抢谁?你想想清楚,再和我说!”

    陆淮川看着地上,断开的玉镯,圈度纤细,只适合女孩戴。

    他说:“我们,要牺牲一个。”

    ***昨天有事,在别人家住的,码不了字,抱歉。周三,会加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