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209章

    209章:就这个事,泼他硫酸也不为过了。

    新闻内容,是瞿楠年轻时,以及,现今的几张照片对比。

    瞿楠在布拉格,和丈夫陆淮川举行的婚礼,被记者偷、拍到。旁边附字:【前任清城柿长千金,与神秘男子在国外低调大婚。疑躲避旧爱报复。】

    头版下面,是被媒体挖出来的瞿楠过去情史那。

    官少砚和瞿楠几年前的婚纱照,占去极大的篇幅,很惹眼球。

    媒体爆料称塄:

    清城第一纨绔少爷,官少砚,多年前,惨遭心爱的女友背叛。一场,空前绝后的世纪婚礼,只有新郎空等一人,新娘逃婚至国外。官少砚和瞿楠,这一对鲜少人知的金童玉女,最终,以,以爱生恨收场。

    据说,瞿楠当年反悔逃婚,是心里有了新的所属,抛下旧爱,密会男爱人。也就是,现在和瞿楠修成正果的这一名神秘男子。

    整篇报道的描述,几乎,可以编出一部有钱少爷和千金小姐的爱恨情仇小说。

    陆淮川俊朗的正面照,第一次,出现在报纸上。

    念清,看着从同事那借来的报纸,淡淡蹙眉。

    官少砚和瞿楠的婚纱照,不像是PS,应该是真的。

    两人当年,仅差一点点,就要成为合法的夫妻,却在临门一脚,瞿楠逃婚了,背叛官少砚,去找陆淮川。

    念清很诧异,事情,竟然比她想象中,复杂。

    几年前的话,她和陆川,陆淮川和瞿楠,官少砚……谁才是谁的第三者?

    这段,几个人的爱情,很扑朔迷离,自己当年,什么都不知道,以为,只有她和陆川两个人的初恋,原来背后,还有其他人牵扯在其中。

    念清深深叹气,看着,陆淮川和瞿楠在布拉格婚礼的现场照,眼帘低垂下。

    她将报纸叠起,还给同事,没看了,越看,越心乱。

    她已经,在这几人关系的爱情中,脱身了,不想,再卷入纠缠。

    宴子,发来一个QQ弹窗,附带一张网上的新闻截图——是穿着黑色西装的陆淮川!

    念清打了几个字,回复宴子,说等中午再聊。

    ……

    *****************************

    新闻,在上午的一个时间酝酿,到中午,已经去到极高的热度。

    本来,前任柿长千金,瞿楠,没多少人知道她。但官少砚不同,他在清城很出名,瞿楠和他,还有这么一段唏嘘的情史,报纸的描写满足了女性的爱情幻想,新闻一连跃上搜索第一。

    中午时,已经有人,人肉出瞿楠的神秘丈夫的名字——陆淮川。

    还有人,在微博上发起话题,心疼官少砚。

    婚礼当日,被心爱的女人背叛,才会使他现在的私生活放纵,谁生来就是浪子,婊、子无情!

    餐厅里。

    宴子拿着报纸要念清仔细看,咬牙切齿道:“别说他不是陆川,他化成灰我都认得他!”

    念清淡淡点头:“嗯,是他没错。”

    宴子气得不行,很看不下去:“他当年背弃你失踪不见,原来是跑去跟瞿三三结婚!还撬了官少砚的女人!他简直不是人。不行,我要上微博找那些媒体人爆料!”

    “你别。”念清赶紧按住宴子的手,不让她做冲动事:“新闻已经够大,求你了,别添乱。”

    宴子就是要这个,官少砚和陆淮川,都是她心目中的渣男——“乱就让他们乱,反正,都不是好人!这么一看,当年,摆明就是他们欺负你什么都不知情,说不定,你才是受害者!”

    “我见过陆淮川。”念清轻声对宴子说。

    “谁?”宴子没反应过来,才想起,这是陆川今日被人人肉出的真名。

    她登时瞪圆眼:“念清,你竟然瞒着我不说!”

    “我就是怕你这个样子,才没敢对你说。”念清将珍珠奶茶递给宴子,让她消消气。

    宴子搁下珍珠奶茶,哪有心情喝,恨死了陆淮川,当年不是他,念清没有那么悲剧。

    她揪着念清问:“他在哪,我要找他算账。就这个事

    tang,泼他硫酸也不为过了!”

    念清无奈笑,摇头,真的不知道陆淮川在哪。

    他家在哪,他的事情,他的朋友,她全部不知道。和他交往时,真的,只和他一个人,自以为很了解他,才发现她了解的人,叫陆川。有时,她也要怀疑,她可能从没了解过陆淮川。

    等到她,长大了、成熟了,想真正了解他的时候,都晚了。

    宴子不信,一直揪着念清追问,怕念清还在敷衍她。

    念清一再摇头,手指,抚着手腕细细的血管,释然道:“我和他见过面,他跟我解释了当年的事。我……接受了他的解释。”

    宴子呵的一声冷笑,嗤之以鼻:“解释都是他的狡辩,你还真信啊!”

    念清蹙了蹙眉,语气复杂:“他爸在当年死了。”

    宴子愣住几秒,手抓住念清,小声问:“……真的假的?”

    念清很轻地点了下头,现在的陆淮川和以前,真的变很多,有事情是诱因:“我不认为他会用这借口骗我。”

    “怎么死的?”宴子好奇问道,自己,不是个心肠恶毒的女人,也是想知道个答案。

    “不知道。”念清摇头,她没问陆淮川,看得出他不想说。以前的事,他一直没有多提,只是强调要挽回她。

    每个人心里多多少少,都装着一个秘密,她硬要质问到底也没多大意思,到底,是陆淮川他爸的事。

    她知道,有这么一件事导致他们,最后没能在一起,就够了。她有了解释,接受了,就当她4年等待的答案。

    没有那么多曲折的心理挣扎,她接受起来,反而比想象中,容易。

    饭餐上来了。

    念清拿起筷子吃了几口,宴子突然小心翼翼问她:“清清,是巧合吗?”

    私奔前夕,陆淮川的爸爸,死了,他失踪不见了,抢了官少砚的女人,和瞿楠结婚,都是巧合?

    念清想都不敢多想,豪门恩怨,不是她可以想象的。

    她也是看今天的报纸,才知道,瞿楠,原来是前任柿长的千金。

    他们几个人,谁都不简单。

    ……

    **************************

    瞿楠烦躁地扔下报纸,在母亲面前,转来转去,气愤道:“新闻背后有人做推手,一定是官少砚,我就知道他不会罢休。”

    瞿母沉默地看着报纸。

    瞿楠心烦意乱,官少砚的原因,新闻热度涨得很快,她要压下新闻已经来不及:“这样下去,记者迟早会挖出我和官少砚以前的事,淮川会误会我的。”

    “挺好的新闻。”瞿母放下报纸,沉静道。

    “妈,我们家的事都曝光了,你还说好。”瞿楠走过去,挽着母亲的手,不满。

    瞿母笑,让瞿楠不用着急:“这新闻挑得很聪明,我都要怀疑,是不是官少砚做的。想想,你是前任柿长的千金,你嫁的丈夫能是个普通人吗?现在,最神秘的人,就是陆淮川,媒体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你和官少砚的事,不会被挖出太多,媒体现在,肯定已经在努力挖陆淮川的背景。

    “我们,可以顺藤摸瓜,摸清宋琼再婚丈夫的底细。”

    “还有一点,这新闻对你来说,很有利。如今,外界都知道陆淮川是你的丈夫,你又多了个绑住他的筹码。”

    瞿楠恍然大悟,心情跌跌荡荡地起伏:“那……淮川他爸的事,会不会也被翻出来?”

    瞿母的手,一下下轻敲桌面,不是个简单的女人:“你上次不是说,要给陆淮川找证据吗?这事,要是重新翻出来,顾清恒可能会有大麻烦。我们先静观其变,这个新闻,谁先按捺不住压下去,那人,脱不掉关系!”

    ***预告,明天会有加更。感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