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219章

    219章:【求月票】是不是认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喜欢当个第三者

    陆淮川低哑的声音在一遍遍,重复。

    念清关掉手机的留言,坐在床旁,心潮起伏。

    他要回去跟瞿楠提出离婚,原因,是她!

    陆淮川以前,很有傲气,追求她时,就算被她无视、拒绝,也总是一脸自信,他有信心能追求到她。如今,恳求她回到他身边,是顾清恒的原因吗?他发现,她和顾清恒在一起,才更急切地要挽留她…淌…

    念清抬起白皙的手指,轻按额头,心事多,想到不好的方面。

    她拿起充电的手机,点开看,才只有几%的电量,手机很烫,她不敢在充电的时候打电、话,担心不安全。

    出去客厅。

    念清坐下沙发,用座机,拨打陆淮川的号码,有必要跟他说清楚。

    他就算和瞿楠离婚,她也不会再和他一起的了。她没有办法在接纳过顾清恒之后,再重新接纳陆淮川。

    他们两人,本身既是认识,关系也复杂,她心理建设不够强大。人,还是要有底线,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情,绝对不能做。

    她不知道陆淮川和瞿楠的婚姻,有什么利害关系。但,报纸上的新闻,顾清恒说瞿楠有在掺和,瞿楠重视和陆淮川的婚姻。

    没有一个女人能受得了,丈夫离婚的原因,是为了另一个女人!

    念清,不想当这个坏人。

    陆淮川的手机接通了,念清还没说话,那边先出声问:“谁?”

    是,瞿楠的声音。

    念清僵住,唇瓣紧紧抿起,不敢应声。

    “说话啊,什么人!”瞿楠语气很敏感,女性直觉告诉她,这个在凌晨半夜,打电、话给她老公的人,一定是个女人!

    不会是打错电、话,没有那么巧合,打错连出个声也不敢吗!

    念清迅速挂了座机的电、话,打死也不可能说话。

    她还不知道,陆淮川回去,有没有真的跟瞿楠提出离婚。

    如果真的提了,那她这个时候,打电、话给陆淮川,还被瞿楠接听,她一说话,肯定就要露馅。

    瞿楠会认出是她,结合陆淮川要离婚的苗头,瞿楠铁定认为是她在作祟!

    座机很快响起了电、话,瞿楠打回来的!

    念清紧紧蹙眉,手指交叉手指合拢,没有接听。

    她不该在晚上深夜的时候,打电、话给陆淮川,到底,是个有妇之夫,她忘记避嫌的这层关系,现在人家老婆怀疑了,追着电、话号码打过来。

    瞿楠不死心地打了几分钟电、话,依旧没人接,她才没再打下去。

    客厅的座机,没再响起。

    念清霎间吁出一口气,手指松开。

    第三者,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当的。

    她这个不是第三者的第三者,因为打错一个电、话,也心虚得一头薄汗。不知道瞿楠以前,是怎么当她和陆川的第三者。她一直,不知道瞿楠的存在,可能,这是她失败的地方。

    摸摸额头的汗,念清起身,去浴室洗个脸,女人对这方面都敏感,并不好的一个感觉。

    拧上水头,念清用毛巾擦拭脸儿的水,房间里,传出,她的手机铃声。

    念清蹙起秀眉,将毛巾挂好,应该,不是顾清恒。

    他说过回到去会给她打电、话,但车程没这么快。

    该不会……

    念清出去浴室,回到房间,拿起不懈在响的手机看,一个陌生号码,不是陆淮川的,她也不清楚是不是瞿楠,她通讯录里没有备注瞿楠的手机号。

    抿抿唇,念清接起了手机,如果是瞿楠打来,这个电、话她更要接。

    “喂?”念清拉开电脑桌的椅子,坐下。

    “念小姐,你好,我是淮川的老婆。”瞿楠的声音,传出。

    ……淮川的老婆。

    念清心里不好,瞿楠还是第一次,对她强调这几个字。是正室的示威,瞿楠发现,刚才打电、话的人,是她?

    “有什么事吗?”念清

    tang淡淡问道。

    “刚才,打给我老公手机的人,是不是你?”瞿楠直接问出,语气平平。

    念清攥紧手机,手指轻揉眉心,不打算承认——“不是,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瞿楠那边,默了默,她第一个想到,是念清。

    除了念清,没有其她人。

    她翻过陆淮川的手机记录,没有关于念清的,就连念清的手机号码,陆淮川也没有备注。

    太干净,她更怀疑!

    瞿楠几秒后,开腔道:“念小姐,我没有质问你的意思,我就这么和你说吧。我知道你和淮川以前,有过一段。淮川是个重感情的男人,他对你,一直念念不忘。我也希望你能和他,重归于好。”

    “……你什么意思?”念清诧异蹙眉,想看看,瞿楠此时是什么样的表情!

    老婆,反过来劝初恋和老公,重新好上?

    真的是,什么人都有!

    “我爱淮川,淮川心里有你,他快乐就是我快乐,我不介意成人之美。我可以和你和平共处,你和淮川在外面如何,我可以不管。但请你做好避、孕措施。第一胎,一定要由我先生下。”

    瞿楠还是挺放心念清的,她担心,宋琼这个老妖婆会给淮川安排其她女人,那还不如就这个念清。

    最少,念清不是她的对手。她随时随地利用完,都可以踢开。

    在她怀上孕前,她可以让念清多笑一阵子。

    “瞿小姐,你是不是认为人人都像你一样,喜欢当个第三者?”念清被对方的荒唐,气坏了,语气反讽。

    有一种,她正在被瞿楠侮辱人格的感觉。

    谁,才是谁先的第三者,明明是瞿楠她!

    “时间已经很晚,你不需要休息,我需要。”念清要挂电、话,再和瞿楠沟通多一句,她都要思维不正常。

    瞿楠尖细了声音,语速很快地道:“如果我是你,我宁愿选淮川,也不会选顾清恒。你跟着顾清恒,不也一样这么回事。他有自己的婚约,到时候,你就知道厉害,真以为顾家的女主人是你能当上的?”

    念清挂断电、话,瞿楠的声音,消失了。

    她伏在电脑桌上,细细喘息,胸口被情绪沉甸甸地压着,快要透不过气。

    顾清恒的婚约,是讲念紫吗?

    但是,她听着觉得瞿楠说的,不像是念紫……

    念清将脸儿,埋在自己的手臂中,这一刻,只想藏起来,哪都不去面对。

    说真,顾家的女主人,她是真的想都没想过这个,不是小瞧自己,可自己有多少斤两,她心知肚明。

    门当户对是个观念,哪个年代都存在。

    她不知道顾清恒的父母,是不是特别开明的人,如果,不在乎她的出生就好,要计较这个,她跟顾清恒,哪方面都不配的。

    “清清……你在不在?给我拿杯水。”宴子酒醒了,口又干头也晕,不舒服,想喝水,要人照顾。

    念清抬起头,回神,应了声,起身出去房间,到厨房拿温水瓶给宴子倒了一杯热水,进去房间,递给宴子。

    叫她,慢一点喝,水热的。每次,都喝这么多酒,不让人省心。

    宴子喝了半杯热水,出了薄汗,精神清醒很多,她打了几个酒嗝,不雅。

    “想吐吗?”念清坐下宴子的床,小手抚顺宴子的背,可千万别吐在床上,收拾起来麻烦的。

    宴子摇头,她喝酒很少会吐,她摸摸自己平坦的腹部,眉头皱起,酒喝多了,饿得胃痛:“冰箱里有没有吃的,我快要饿死了。”

    “有。我出去给你热一下,你去洗洗脸。”念清拿起宴子的水杯,边说道,边出去。

    “简直是我的救命恩人。”宴子趴下床,有念清在,她基本不用怎么进厨房,就能有饭吃。

    幸福。

    ……

    ***

    20分钟。

    念清热好粥和菜,宴子洗完脸,出来。

    两人,坐下餐桌前。

    念清给自己盛了小半碗粥,陪宴子一起吃。

    房间的手机,响了,念清拿纸巾擦擦嘴,让宴子先吃,她去接个电、话,应该,是顾清恒打来的。

    算时间,他也差不多回到他那边的公寓。

    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顾清恒,念清接起电、话,听着他磁性的声音,唇角微扬。

    顾清恒说之前打过电、话给她,她手机占线。

    念清说是同学的电、话,聊了会儿,没提瞿楠了。

    怎么提都不对,说瞿楠想为陆淮川包、养她?

    这种话,顾清恒听见,肯定会很生气吧。

    再说,她目前还搞不清楚,陆淮川有没有跟瞿楠提出离婚。她听瞿楠刚才的口吻,可能,是没提离婚。

    提了离婚,瞿楠还要给陆淮川撮合初恋,那她真的不理解瞿楠有多荒唐了。

    念清坐下床上,和顾清恒聊会天,叫他,记得再喂弟弟一顿狗粮。他说已经在喂,边和她讲电、话,边弄的,打算明天太阳好,就给它洗个澡,一直到现在,弟弟都没洗过澡。

    念清心里欲动,也想给弟弟洗澡,没试过,很喜欢小萨摩。

    顾清恒突然问起,弟弟,是不是原本叫儿子。今晚在酒吧,贺东林有跟他聊过。

    念清干笑,尴尬得不行,当时,是她临时起意改的名字,没想过会不会被拆穿。叫儿子,太奇怪,不敢想象她和顾清恒一起叫的时候,有多不好意思。

    顾清恒那边在笑,声息,曖昧。

    念清垂下眼,手指,轻扯被褥,听着顾清恒的声音,和他聊了好久,才结束通话。

    最后一句,他说,已经在想她了。

    念清浅浅笑开,眼睛,瞥过房间的化妆镜,温柔的表情,小女生一样。

    ……

    ***

    出去客厅。

    宴子差不多要吃饱了,手里抱着一袋薯片,边吃粥边吃这个,看念清坐下来,冲她挑眉问:“顾清恒?”

    “嗯。”念清吃了口粥,已经凉了,她和顾清恒聊得久,还好,夏天吃凉的粥,也不影响口感。

    “他和陆川……去,他和陆淮川是怎么回事?”宴子一时半会难改口,和陆川熟过,做个朋友。

    “以前,两人是朋友。现在,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关系不太好。”念清夹了料理,拌拌碗里的粥,说得含蓄。

    宴子眉头挑挑,关系不太好——“陆淮川说,顾清恒是他哥。”

    “应该是很好的朋友。”念清认识的几个男同学,关系铁的,都是哥、弟这样叫的。至少说,顾清恒和陆淮川,以前关系,很铁过。

    “会不会是亲戚?”宴子语出惊人,是有可能。

    ***2014倒数最后一天,君子继续求月票,感谢今年有你们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