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306章:【加更】她也不想想,在跟谁抢女人。

    念清跟着顾清恒,来到附近的一家24小时营业的花店门前,顾清恒要买一束粉百合,女店员包装好捧给念清时,顾清恒主动接过,要他自己亲自送给念清。

    眼中执意,深刻洽。

    念清心里微甜,看着送她花的这个男人,他的双眼是她见过最一往如深的,高大挺拔的身躯,有很坚定的魄力,温柔并刚强。

    她捧过漂亮的花束,踮起脚吻上他俊逸的颜,谢谢他的疼爱。

    这个男人,一直有记得对她的承诺,说过送她花就从不会敷衍,她住院的这些日子,骨头散漫了很多。

    有时候花瓶里的花凋谢枯萎,她也没发现,还是顾清恒买新鲜的花束回来,自己给她换上的钤。

    几次下来,她觉得自己太懒了,仗着顾清恒对她好就理所当然索取他的温柔,这样不好,对他太坏了。

    她开始养护他送的花,才发现,拈花惹草也挺有意思的。

    顾清恒对生活质量,有自己的讲究,她也不想散散漫漫的过日子……

    ……

    ******************************

    离开花店,顾清恒执着念清白皙的小手,指尖交缠,说了句占有慾很重的话:“以后,你只能接受我送的花,其他男人,哪怕是女人送你花,你都要拒绝,不准要。”

    念清皱了下眉,想笑:“那宴子呢?”

    顾清恒手劲一紧,那么那么用力地执住念清的小手,俊颜严肃。

    念清觉得他在吃醋,他好像一直都在吃宴子的醋,这和陆淮川官少砚的不一样。

    他们走进植满绿树的公园,坐下长椅。

    念清垂下眼,看着顾清恒牵着她的这只手,手指修长有力,再往上一点,是他的手腕,有结实的筋脉,紧紧地与她十指紧扣,很好看的一双男人的手。

    念清轻扯顾清恒的袖口,轻声道:“清恒,我可以只接受你一个男人,可宴子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必须要关心她的。”

    “我知道,你想要我只看着你,只对你好,你对我的占有慾有多重,就证明你有多在乎我。”

    “我很开心,我和你也是一样,想要独占彼此的所有,连分享一点都不愿意的。”

    “但我们,要取得一个平衡。”

    “因为太爱,所以我更不想成为束缚彼此自由的一个负担。”

    念清轻声说着说着,看到顾清恒俊眉浅蹙眉。

    她伸手,白皙指尖轻揉他的眉宇,被他的大手迅速攥住,很用力,高大身躯一俯,薄唇重重吻下来,

    她张开唇瓣,让他的舌伸进来……

    顾清恒有些不爽,他想和念清时时刻刻在一起,不分开,这段日子,她就在医院里没出去,他的占有慾膨胀得越来越贪婪。

    念清是他的女人,他想将她禁锢在只有他知道的地方。

    只有他们两个人,只有他可以碰念清的身子……

    原来,他在不知不觉间想束缚念清的自由。

    都是他教出来的,念清以前不会讲这些大道理,他讲得多,她听了记心上也学会纠正他。

    很机灵。

    念清轻轻舔过顾清恒的薄唇,示好的,他眉宇疏朗了不少,是个不会生她气的男人。

    她小声道:“何况,宴子已经有男朋友,以后,估计都分不出多少时间要我陪了。”

    顾清恒吻了吻念清,声音磁性:“今天,谁来看过你?”

    念清倚着他道:“宴子啊,还有她的男朋友。”

    顾清恒一瞬挑眉:“莫为止是她男朋友?”

    念清愣了下,才想起医院出入探病的人需要登记名字,顾清恒今晚回来应该查看过。

    不过,他好像知道莫为止这个人似的?

    “你们认识?”她好奇问。

    顾清恒颔首,目光深远:“我跟他见过几面,他是柿长莫钧的独生子,母亲的家里是红三代,莫钧也是靠娶了这个女人,才在官场上扶摇直上。”

    念清有些不敢置信,那宴子是怎么认识到莫为止的——“我听宴子说,他好像是从事金融,还是卖保险的,骗人的?”

    “有可能。他的身份不适宜招摇过市。”顾清恒稍顿,看着念清,踌躇道:“他知不知道你跟我在一起的事?”

    念清摇头,心里明白顾清恒的意思:“我没有说过,宴子也不会随便乱说,他应该不知道的,我看他不像是那种喜欢打听别人私事的人。”

    顾清恒很慎密,他目前进行的所有事,都不容有差错:“提醒一下她,不要说。”

    “我和莫钧的关系,不明朗,莫为止是他儿子,在这样的家世环境下的人,手段都不俗,我不想我们结婚的那天,有人故意破坏。”

    念清迟疑,不知道点不点这个头。

    莫为止的身份她该告诉一下宴子的,可说了,宴子肯定会去问,这翻来覆去,莫为止可能就会知道和她一起的人是顾清恒,不知道会不会报复什么的……

    顾清恒不想念清纠结,温和地安抚她:“我们很快就会结婚,到时候,你可以告诉你的朋友,想说什么都行。”

    “在此之前,我会安排人在不影响的情况下每天保护她,我向你保证,她不会有事。”

    “相信我,我一定说到做到,不会让你等我太久,我们结了婚,所有坏的情况都会变成好。以后,还会越来越好。”

    顾清恒语言真挚,眼里的坚定使念清点下头:“嗯。”

    念清没问顾清恒,很快是有多快。

    他在做的事情她都知道,他要和她结婚就要顶着很多方面的压力,她不舍得再质问他,他说很快,就是真的很快。

    她看着执着她手的这个男人,他不会给她一个空头的希望让她白白期待,他此刻的承诺是真的,以后也必定是真的。

    要顶不住压力,要变卦,顾清恒不会‘费心’和她相遇。

    ……

    ********************************

    回到医院的病房,一关上门,顾清恒将念清抵在门前,薄唇,不停吻着她的脸儿,脖子的肌肤,一直说她真好真好。

    他的手接过她拿着的花束,搁到一旁的沙发上,手臂挡住在她头上,居高临下地看她,高大的男性身躯要将她包围住一样,很迷人:“你身上,很香。”

    顾清恒炙热的手,留恋着念清白皙的肌肤,手指撩起她耳边的发,抚摸她耳垂。

    念清敏感得不行,轻颤,小手抓着顾清恒的手腕:“是你买的花香。”

    顾清恒莞尔弯唇,高大身躯低低俯下,将念清紧贴在门前和他之间,薄唇覆上她粉红的耳垂,在吻。

    声音质感:“是你香。”

    念清软得快要站不稳,一双小手用力抱着顾清恒宽大的背,闭着眼感受他性感的气息……

    突然,顾清恒打横抱起她,双臂结实。

    念清轻呼,挽上他的颈脖,看他向她挑挑眉:“到床上去,站不稳就躺在我身下。”

    念清脸儿发烫,轻靠着顾清恒的肩膀,小手抚入他的衣领里,抚摸他的男性肌肤,唇摩挲他的喉结……

    顾清恒顿时呼吸浊重,快步将念清放到双人床上,她很乖,白皙的手揪着他衬衫袖口,仰望着他。

    “念清,你真好,真的很好、很好。怎么会有你这么好的女人。”顾清恒很用力很用力地抱住念清,深深喟叹。

    她那么乖那么懂事那么体谅他,如果不是跟了他,她不需要面对那么多坎坷。

    诚然,他私心很重,自私地不会因为这一点不舍,就放开念清的手,以后,他会更加对她好,疼她。

    “我是挺好的。”念清小声说,不是自恋。

    她在顾清恒的眼里,看到很美好的自己,也许,她在其他人眼中,也就是个不太起眼的女人。

    可她知道,至少有一个男人将她看待得比任何女人都要美好,她就忽然觉得自己,其实也挺不错的。

    顾清恒吻下念清,舌头描绘,尝着她小嘴,衣衫凌乱……

    ……*******************************

    深夜。

    莫为止开车回到家,刚下车,看到阿姨送医生离开。

    莫为止站住,和宋琼的医生聊了几句,才进屋。

    “宋姨睡了吗?”莫为止问阿姨,将车钥匙放到玄关的篮子里,看到莫钧的那条。

    “已经睡了,陆少在照顾她。”阿姨说着,问莫为止有没有吃晚饭,厨房里有鸡汤,她进去给他热热。

    莫为止摇头说不用,已经吃了,他换了拖鞋,便上楼去。

    经过宋琼的卧室前,莫为止没开门进去看一眼,既然已经睡下了,那他就不方便进去打扰,陆淮川在家,他父亲莫钧不会在卧室守着宋琼,应该在书房里。

    莫为止打开书房的门,进去……

    莫钧正在看一份文件,紧锁的眉头在看到儿子时,松开了,他让莫为止坐。

    父子俩各忙各的好久没碰过面。

    莫钧将文件移到一旁,用别的文件覆着,问儿子:“你这些天,在忙什么,淮川说你看上了个女人,是什么人?抽空带回家看看。”

    “再说吧。”莫为止不谈这一茬,反问莫钧:“我刚才回来,碰到宋姨的医生,他说抽了点血,宋姨的身体又不好了?”

    莫钧嗯了声,喝着参茶:“陆生的事之后,她的身体一直时好时坏,现在,估计要等陆淮川和瞿楠成功离婚,她的精神才能利索起来。”

    “这一审刚刚结束,瞿楠拖着不肯离婚,又将她给气到了,等二审的时候,法院会强制执行他们离婚,再等等。”

    莫为止点头,知道陆淮川离婚的官司,一直在打。

    他和父亲,跟瞿城吃过几次饭,交情不深不浅,难说瞿城心里有没有怀恨在心,到底,清城柿长的位置,是他外公推荐上去的。

    “爸,你女儿的妈妈是宋姨吗?”莫为止一直想问很久,他刚才问了宋琼的医生,抽血的血型。

    当初,莫钧要和宋琼再婚,莫为止的外公很生气,并不同意。

    后来,莫钧用了方法才说服老岳父。转折一年多,莫钧才和宋琼结的婚,前提条件是不允许高调,以及,公开。

    在前妻的岳父死前,莫钧都不能说宋琼是他的再婚妻子。

    莫为止是个成年的男人,他妈妈死了那么多年,他并不反对父亲再娶,对宋琼,和宋琼的儿子陆淮川,也没有矛盾。

    大家都是有思维的人,能分辨是非黑白,真心假意。

    小人教唆不了去。

    莫为止唯一心中的隔阂,是莫钧偷偷养在外面的私生女,据说已经死了,可谁又知道死没死……

    莫钧搁下水杯,儿子还是第一次问他这么直接。他知道这件事,一直是莫为止的一个心结,迟早都要摊开说。

    他当年,对不起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前程锦绣,和不爱的女人结婚,他有多可耻,现实就有多逼迫人。

    莫钧选择性地说:“孩子的妈不是宋琼,她生下莫雨之后,因为难产很快就死了。她本身身体很不好,医生不建议她留下孩子……”

    “她死后,我一个有家室的男人不好抚养莫雨,让保姆代养我也不放心。”

    “后来,我将莫雨交给江怀秋抚养,让她冠上江怀秋的姓,他是我最好的一个朋友,知道我的所有事情。”

    “我信任他。他妻子董敏,刚好那时在香港,我让她假称自己怀孕,避免让人怀孕莫雨的身世。”

    “阿止,你不要问我有没有爱过你妈妈。”

    “这么多年过去,我爱也好不爱也好,她们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我心态变了不少,和宋琼一起,她能使我安心,我们这个家需要一个女人。”

    “我愧疚莫雨,没有将她养活,也愧对你一直对我的敬重。你是我莫钧唯一的儿子,不管有没有莫雨,我都是关心你的。”

    “我知道你心里有一道坎,对莫雨有膈应,我希望时间可以让你释怀。”

    “莫雨虽然不是你妈妈生的,但她和你始终有血缘关系,她是你妹妹,她已经不在了,你不要恨她。”

    莫钧最爱的女人,叫方遥,一生下莫雨就死在手术台上。莫钧当时痛苦得也想跟方遥一块死。

    但是,现实里的殉情,都是不切实际的,生活不让人如意,莫钧身上有太多责任卸不下,刚出生的莫雨,因此成为莫钧的一条命根。

    莫钧很疼莫雨,从不认为莫雨是他的私生女。

    每次去江家,莫钧都会拿着一部dv,拍下小小的莫雨,记录她长大一点又长高一点的成长,非常非常有为人父亲的喜悦感。

    莫钧原本打算,等过几年,莫雨5、6岁的时候,他再想办法将莫雨,接回自己家养。

    可惜莫雨死了,可能是报应,因为他当年背叛了方遥。

    “江怀秋,董敏……”莫为止知道远辉这家上市集团,顾清恒和董敏,好像一直有生意上的合作。

    他问父亲莫钧:“莫雨怎么死的?”

    莫钧双眼闪烁着泪光,他叹气道:“是一场蓄意谋杀。”

    “她和江怀秋坐的车被人动过手脚,车失控翻进了海里,人也没了。我当时不在清城这个城市工作,得到消息赶去的时候,已经是莫雨和怀秋的葬礼。”

    “董敏说,车在是顾家让莫雨和怀秋坐的,他们成了顾家的替死鬼。”

    莫为止总算明白,为什么父亲莫钧,一直和顾清恒关系不对,近来,更是终于出手打压顾氏集团。

    原来莫雨,是给顾家间接害死的。

    莫为止记住董敏这个名字,有待调查。

    父子俩聊了一个小时,莫为止才起身,出去。

    书房的门关上时,莫钧拿出刚才那一份,他有覆盖着不想莫为止看到的文件。

    苳敏,瞿城。

    是谁给他的匿名举报。

    ……

    *************************************

    次日,清早。

    念清赤倮地蜷缩在顾清恒的怀里,白皙腴嫩的身子,有很多深浅不一的曖昧吻、痕,是昨晚的激情,留下的。

    顾清恒彻底狠狠地疼爱了念清一番!

    手机铃声,倏然响起,打扰床上两人的好梦。

    念清挣扎一下,身子酸软得起不来,两腿间的感觉更突出。

    顾清恒半倮起身,按住念清的香肩,让她继续睡,大手转而覆着她双眼,给她挡住清晨的阳光。

    “再睡一回,我来接。”顾清恒声音放很轻,他拿起念清的手机看:蒋蓉。

    他果断接起电、话,不想铃声再吵着念清。

    蒋蓉在那边说话很快,以为接电、话的人是念清,说话口吻很咄咄逼人,字字诛心,无法让人插进、去一句话。

    是教训,也是威胁。

    顾清恒沉默听着,大手覆上念清白皙的小手,手指滑入她指缝间,紧紧扣住,低头,吻她的嘴角。

    有声音的一个吻,蒋蓉在那边显然听到,难听的话骤然停住,接着恼羞成怒道:“念清,你在搞什么鬼,你有没有听见我说的话!”

    顾清恒声音冷峻地开腔:“我不是念清,她还在睡觉,你这么早打来,已经影响到她的休息。有什么事,你和我说也一样,说吧,我在听。”

    念清轻轻拉下顾清恒覆住她眼的手,看他沉下的面色,知道有人惹他不痛快了。

    这段时间,念家找不到她,念海和蒋蓉,经常轮流打电、话给她,或是打亲情牌,或是炮轰她恩将仇报。

    她只接、过他们的两次电、话,就没再接了,他们说的话都很难听,她干脆将手机经常关机。

    昨天宴子来看她,到晚上才走,她不放心,才将手机一直开着机。

    要宴子回到家后,给她发一条短信。

    念清轻轻枕着顾清恒和她十指紧扣的手,在他好看的手背上,吻了又吻,想他心情好点,不要因为念海和蒋蓉而不痛快,这样不值当。

    顾清恒看着念清,面色稍缓:“今天开庭的事,我知道。念清不会出庭,她身体还没好,医生不让她出院。”

    “至于其他,你和我多说也无用,念清的代理律师,以及法院的人,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判决。”

    说完,顾清恒听着蒋蓉那边说的话,声音愈发低沉:“不和解。”

    蒋蓉听着顾清恒决绝的口吻,知道再装也没用,她干脆道:“清恒,我是念清的妈妈,你这样藏匿着我的女儿,不让我们见面,你又算什么意思?”

    “就你这个行为,我也可以将你告上法院。你必须要将念清还给我们,我们家垮了就垮了,但是关系在户口本上,铁板钉钉的。”

    “我要将念清接回家住,我不同意你们在一起……”

    不等蒋蓉将话说完,顾清恒便挂断电、话,手劲很大!

    蒋蓉知道顾清恒就在念清身边,这个电话,她是不敢再打第二遍的。

    “清恒。”念清在床上坐起身,身子赤倮地轻偎顾清恒宽大的后背,白皙的手,轻抚他的男性肌肤。

    身体赤倮紧贴,连心都是相通的。

    “我们不会分开。”顾清恒紧紧攥住念清抚摸他的手,侧头看她,在她唇前认真低语。

    “嗯。”念清吻上他抿起的薄唇,颈项,以及肩峰的骨,很喜欢依靠他宽大的肩膀,特别有安全感:“他们说了什么?”

    顾清恒告诉念清:“今天上午,念海的官司开庭,下午就是念紫的,蒋蓉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应该已经头焦额烂。”

    “她想要求私下和解,我拒绝。”

    “她被惹急了,想以她是你妈妈的名义,从我身边抢回你。”

    “她也不想想,在跟谁抢女人。”

    顾清恒眼眸讳莫如深,里面,有念清看得懂的很深的保护慾。

    她在心里不由轻叹,她是不是过得太好了,被顾清恒疼着护着,还独占了他这个男人,很怕会招来别的女人痛恨。

    ……

    ************

    作者:次更有7000字,补昨晚的更新。最近君子家事颇多,昨天我妈妈生日,客人来了,一整天都在赶场。望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