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14章:【加更,求月票】恩爱的夫妻。

    顾氏的晚上,7点10分。

    端午敲门,进去顾清恒的办公室,将一份重要的文件递给顾清恒:“恭喜顾先生,你之前让大齐去查的事情,已经有了结果。”

    是一份,来自香港相关医院的文件,里面有历年详细的记录。

    顾清恒接过文件,让端午先下班,他今晚还要加班看文件。今天不是工作日,但端午属于顾清恒的私人助理,除以公事,还有一些私人事情,端午都要去做,顾清恒很信他欢。

    “清小姐那边,需要我安排司机去接她吗?”端午在下班前询问。

    顾清恒瞥了眼电脑旁的手机,淡淡摇头:“不用,我晚一些亲自过去接她。”

    “好的。”端午离开办公室,就下班了。

    顾清恒完成最后一项工作,大手松了松领带,透气,顺便拿起香港的文件,倚在大班椅上看,眼眸里的深邃,越渐凌厉。

    之前,顾清恒让老律师将当年江莫雨的资料,发给他,想再次查看当时律师打的这宗官司。

    其实,这个官司过程,顾清恒近几年已经查看过很多遍,但是,他的注意力,都在江怀秋,以及其他嫌疑方面,并没有多注意当年才2岁多的江莫雨。

    在顾清恒心里,江莫雨是最无辜最可怜的一个小受害者,对她,顾清恒不忍有任何怀疑。

    但……

    董敏很古怪,她竟然不记得小女儿的生日,连年龄都需要迟疑,顾清恒突然发现,他以前有可能忽略了江莫雨这一点,所以,才将资料又重新再看一次。

    事实上,一个2岁多的小孩,存活在世界上的痕迹,很少。

    关于江莫雨的资料,无论怎么查怎么看,仅仅只有零星的两张纸篇幅,尔尔小事。

    唯一重新让顾清恒慎思的是——江莫雨出生在香港,她的户籍一直独立在香港那边,没有迁回江家。

    顾清恒知道,董敏怀江莫雨的时候,一直就在香港养胎待产,好像江怀秋有意,让小女儿的户籍,留在香港。

    用意很矛盾。

    以江家老一辈的传统,还看不上区区一个香港户籍,应该要认祖归宗才对。

    顾清恒是个很敏锐的男人,出生豪门,自然懂豪门的手段,江怀秋除了对爱情盲目以外,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男人,事不寻常必有蹊跷。

    他让大齐去查一下当年董敏在哪间医院待的产,因为是在香港,查起来,并不容易,费的功夫很大。

    香港文件上的资料,是全部的私立医院。

    蹙着眉看完,顾清恒没找到当年董敏的任何待产,或入院的记录,董敏不辞劳苦地在香港生女儿,不可能住普通的公立医院,私立医院的制度,不会随便丢失资料。

    生了,就有登记出生证明。

    董敏分明没有,江莫雨……谁生的?

    ……

    *********************************

    顾清恒搁下文件,好看的手搭上脖子后面,揉了下,此时,有人在办公室门外,敲门。

    顾清恒眼也不抬,让对方进来。

    办公室的门,打开,又关上……

    进来的人,是今天中午在时代商场里,不小心撞了董敏一下的那个男人!

    顾清恒有安排人暗中保护念清,他实在放心不下,必须要确保她好好的。没告诉念清,是他不想念清认为他在束缚她的自由。

    他想在不影响念清的心情下,让他的人保护她。

    男人汇报:“顾总,清小姐现在和朋友在家里,很安全。不过,中午的时候,有一个穿红色正装的女人,一直偷偷跟着清小姐。”

    “我走近撞了她一下,才看清她的长相,可以确定是董敏女士。”

    “以及,清小姐和她的朋友离开商场的时候,有个男人开车过来接她们。”

    “好像,是莫公子。”

    男人有看过顾清恒给他的照片,这些人都在他要注意的名单之中,顾清恒安排他的任务很明确,他只管看好清小姐就行,其他人不在他责任范围。<

    tang/p>

    顾清恒紧紧蹙眉,提问:“之后呢?”

    “董敏女士一路跟着清小姐,去了她朋友住的地方。之后,莫公子就开车离开,董敏女士也跟着莫公子的车,尾随离开。”再之后,男人就不得而知。

    他尽可能将他眼里看到的一些细节的事,都告知顾清恒,这是他的责任。

    顾清恒听着颔首,让他可以回去。

    片刻。

    顾清恒拿着手机起身,看着落地窗外清城的夜景,修长手指,一下下轻敲玻璃,在等念清接他的电、话。

    “嘟嘟嘟——”,开了免提的手机,一直在响,绕着心……

    顾清恒拧眉,拿起烟盒里的烟,衔在嘴里,刚拿打火机时,电、话通了,手机里传出念清亲昵的声音:

    “清恒。”

    顾清恒一瞬松开眉宇,手拿掉嘴里衔着的香烟,用力揉成一团,搁下打火机对念清说:“公司这边差不多忙完,我等下就过来接你,哪里都不要去,在家等我。”

    “好啊,你什么时候到?”念清让宴子看着点火候,她出去厨房,问顾清恒。

    “很快、很快就可以了。在我来之前,你不要先走。”顾清恒重复强调。

    念清嗯了声,坐下客厅的沙发,皱了下眉:“清恒,你是不是又压力大了?我觉得你的情绪,有些急躁。”

    顾清恒身形一顿,低眸,看手里已经皱成一团的香烟,承认刚才,他很牵挂念清:“我想你了。”

    “一整天没见你,刚忙完空下来,满脑子都是你。刚才,我打你手机的时候,等了很久,你一直没接,我就急了。”

    念清笑,和他好好说话:“我刚才在厨房里看汤的火候,没注意到自己的手机响了,宴子叫我,我才急忙忙出来接电、话。”

    “清恒,我也想你了。你说,我们才分开多少个小时?24小时肯定不到,这么快,就忍不住想彼此了,都是你惯出来的。”

    “我很好,还给你买了东西。对了,我正在做饭。”

    顾清恒顿时皱眉,不舍:“你的手还没好,不要做饭。等我过来带你出去吃。”

    念清觉得没事的:“我已经好很多,现在动也不怎么痛了,而且,有宴子在呢,我就在旁边帮忙递递东西。你快点过来,我煮你的饭,一起吃。”

    “嗯。”顾清恒情绪缓和很多,念清是一个可以让他整个人释放压力,很舒服的女人。

    和她对话,尽管只是一些很平常的话,他也觉得很有意思,不会腻。

    “路上开车小心。”念清和顾清恒讲了一会电、话,叮嘱他。

    顾清恒眉目柔和——“乖。”

    ……

    *****************************************

    结束通话。

    念清将手机搁茶几上,看宴子倚在厨房的门前,若有所思看她。

    念清问她干嘛。

    宴子抱着胸问她:“你和顾清恒平时,都这样说话的吗?”

    念清点头,起身走过去:“是啊。”

    宴子看着念清,突然有些感触。

    顾清恒真的带念清,走出过去的阴霾。现在的念清,应该比以前和陆川在一起的时候,还要幸福吧。

    和顾清恒说话,都像撒娇,那么缠缠绵绵。

    宴子小声嘀咕:“真像恩爱的夫妻。”

    念清:“……”

    要真的是夫妻就好,她也想快点和顾清恒结婚,才22岁,就恨嫁了。

    她以前觉得自己,最少最少要奋斗到30岁才会结婚,因为在此之前,她必须努力赚钱,离开念家,有自己的事业,和积蓄。

    生计,才是最迫在眉睫的。

    婚姻,对她来说反而不重要。

    顾清恒出现在她的生活里,颠覆所有,也拯救了她的人生。他就像一个强大的磁场,将她吸到他的身边,庇护着,感觉,跟

    着他走就对了,他会好好领着她。

    “清清,来来来,试一下味道行不行。”宴子掀开紫砂煲的盖子,给念清盛了一小碗汤,没敢让念清自己盛。

    刚才,她有听到念清跟顾清恒解释自己的手,估计,顾清恒知道念清想做饭,不准来着。

    念清拿着小汤碗,喝了口尝鲜:“再来30分钟,就完美了。”

    “行,我看看时间。”宴子盖好盖子,边看时间,边问念清:“你今晚住不住下来?这么晚,你就别回去了,明天一早,我送你回医院。”

    念清洗米做饭,记住顾清恒的份:“这里只有一间房间,我睡了你的床,你要睡客厅的沙发吗?还是睡地毯?”

    她和宴子真是感情好的好姐妹,有些方面的坏习惯,也像,不喜欢两个人挤一张床。

    睡一晚沙发,第二天准会吊脖子……

    宴子猛地拍拍自己的额头:“对啊。你说顾清恒怎么想的?这么好的房子,都让我住了,他干脆给一个有两间房间的房子,不是更完美?我们两个人,同居一下都不行。”

    “我都想死你了。”

    念清微微一笑,怂恿:“清恒等下会过来吃饭,你跟他提一下你的意见,让他给你换一个有两间房间的房子,如何?”

    宴子呵笑,让念清站远点,她要下油煎鱼:“亲姐姐,我不敢明目张胆跟你的男人抢女人啊。要不你提?”

    两人推来推去,没一个有出息的。

    念清不跟宴子闹了,找一下有没有茶叶,想给顾清恒泡一壶茶,他在公司忙碌一整天,还要开车过来接她,她想对他好。

    “对了——”宴子想起中午的事,问念清:“我一直忘了问你,你中午的时候,干嘛对莫为止胡说八道,顾清恒什么时候调的职?”

    念清一愣,接着说:“我就……随便说说。我想低调嘛,不想太多人知道我和顾清恒在一起。他要是个普通男人,我就没所谓了,谁问我都可以说,可他和我到底不同。”

    宴子想想,也认同。

    低调,是和豪门公子交往最长久的一个保障,高调秀恩爱的,都分得快!

    ……

    ************************************

    30分钟。

    顾清恒开车来到商业的主宅小区,他陪念清和宴子吃完饭,才接念清离开的。

    下到一楼,念清向顾清恒提议说在附近散散步再回去。她吃得有些饱,顾清恒和宴子,都给她盛汤,她喝了两碗,现在需要消化消化。

    顾清恒搂着念清的软腰,陪她散步,看她唇边的浅笑,他恍惚一下,手臂搂得更紧,竟然有些后怕。

    还好,他安排了人保护她,今天董敏跟踪她,他很愤怒!

    “今天,玩得开心吗?”顾清恒看着念清,问道。

    念清点头说:“还行吧。不过,相比逛街,我还是觉得呆在家里舒服一点。我和宴子逛了没多久,就回来了。她让我教她煲汤,我才突然想煮饭。”

    “嗯,等你的手好了,你想做什么都行。”顾清恒低下俊颜,亲吻念清的嘴唇,手从她腰间,抚上她纤细的脖子,将她的脸儿,抬起。

    念清很有感觉地张开唇瓣,顾清恒的舌头,滑入,和她的亲密纠缠在一起,不管接吻多少次,彼此依然很沉迷这种相濡以沫的舒服。

    总会,很自然就吻上,然后,彼此享受……

    只有找对合适的人,才会知道,越亲密无间感觉越迷人,与洁不洁癖,都没有关系。

    洁癖,有时候只是一个逃避,或不够爱的借口。若深爱,身体和心理都会完全接受对方,享受在其中。

    ……

    **********************************

    回到医院。

    念清要洗头,顾清恒和她一起洗澡,帮她洗了头,他自己也洗了。

    洗完出去客厅,顾清恒拿着毛巾给念清擦拭头发,她的手不方便做这些,然后用风筒吹干她的长发,之后,才拿毛巾擦自己

    还在滴水的头发。

    念清梳着梳头,打量正在擦头发的顾清恒,高大的男性身躯,身下只穿着一条低腰的长睡裤,露出黑色男士内、裤的边缘。

    结实的上身打着赤倮,水珠从他喉结流到他胸膛,滑过他性感的人鱼线,很有魅力。

    念清转开自己的眼睛,手拿着卷梳,梳到一个结子,她手指插、入发丝间,慢慢解开。

    顾清恒擦完头,将毛巾搭在宽肩上,坐下念清身边,身体倾近,闻着她沐浴后的体香,很爱她的味道——“好香。”

    念清垂下眼,顾清恒好看的大手,执着她的小手指腹在抚摸她手背。

    她侧头问他:“你为什么给宴子安排只有一个房间的房子?”

    顾清恒一瞬转眸,拿起沙发一旁的袋子,打开看:“这是你今天买给我的?”

    念清眨眨眼,看着顾清恒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转而,挑眉看她,薄唇在笑:“领带?”

    “嗯。”她点头,挨着他结实的臂膀说:“我选的,8个款式,你一天换一个款,都要带。”

    顾清恒愉悦颔首,保证会带,很珍惜念清送他的东西,无比贵重。

    他亲吻着念清的额头,温和道:“我们结婚那天,我再带。”

    念清有些不满的,她想看看顾清恒带这些领带的样子,明天就想看:“为什么?明天就带,不可以吗?”

    顾清恒目光深深地注视念清,在斟酌。

    念清被他看得有些莫名,突然明白,质问他:“是不是不好看,你不喜欢?”

    顾清恒顿时拧眉,郑重道:“我当然喜欢,你送我的,我没可能不喜欢。你的东西对我的意义,完全不一样,我甚至想要保存一辈子。”

    “很认真的。”

    念清知道,这不是甜言蜜语。

    她以前,送过一件白衬衫给顾清恒,他一直另外妥善存放好,装在一个硬质的盒子里,不挂在衣柜的衣架上,他说不想染上灰尘。

    有时候,他也会拿出来再穿,还是和崭新的一样。

    “那为什么不能打我买的领带?”念清想知原因,尽管明白,他是真心喜欢的。

    顾清恒叹笑,对念清他很多原则都变成无奈,大概,一物降一物:“你知道,今天董敏在商场里一直跟在你后面吗?”

    念清瞪圆眼睛,不敢置信:“……我没注意看身后,董敏在吗?我不知道她在跟我……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顾清恒解释:“我不知道她从什么人那里,知道你和我的一些事,发现我们关系不一般。我诱导她别的错误方向,但,不见得她完全相信。她今天跟踪你,显然,心里还有怀疑。”

    顾清恒渐渐蹙眉……

    念清回想她今天在商场做的事,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让董敏察觉到什么。

    她买了男人带的领带……

    她泄气,有些抱歉:“我觉得,我好像要搞砸你做的事。”

    顾清恒摇头,温和地安抚念清:“没有,这不怪你。正常人,很难在人多的场所,察觉有人跟踪自己。”

    “你没有经验,分辨不出这些,是对的。你本来就不应该懂这些,我的原因,董敏才会盯上你,是我做得不够好。”

    顾清恒有力的手指,执着念清,很紧很紧的那种。

    念清垂下脸儿,轻偎着顾清恒宽大的肩,那么那么喜欢他,尽管有危险,她也不后悔:“不对,你怎么知道董敏跟着我,你当时也在?”

    “我说了,你不要生我气。”顾清恒看着念清,告诉她——

    “我不在的时候,都有我安排的人在你身边暗中保护你。我原本不打算告诉你,不希望你产生一种被我管着不自由的感觉。”

    “但是,董敏今天跟踪你,我想想,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稳当,至少,让你有一个防备心在。”

    “念清,我知道你肯定会说我,对你的保护慾太重,这样迟早要将你惯坏。我也不狡辩,我承认,我对你的保护慾是很重的,你想我改,我也真的改不了。”

    “你是我的女人,保护你,我认为很理所

    当然,没有错的。”

    “我也越来越有想一直惯着你的倾向。将你高高捧着,这样你就离不开我了,别的男人,肯定做不到我一半的好,你除了我,就只有我。”

    “我对你的企图心,一直没有变过,我要你更迷恋上我这个男人。”

    “对我,动心。”

    大手和小手交缠的十指,好像,离彼此左边的心脏最近。

    念清怦然动心,很迷地看着顾清恒慢慢靠近她的俊颜,心跳更快,唇,和他好看的薄唇吻合,肉贴着肉,温暖湿润,很舒服。

    唇上,随着他的舌尖,泛起酥麻……

    念清的身子软倒在沙发上,顾清恒吻着她跨在她身上,大手缠着她白皙的手指,将她的手,按在她散开的长发上,深陷其中。

    手机的铃声,在此时,不合时响起。

    分不清,是谁的手机有来电,他们,用同一个铃声。

    动情的情慾,使顾清恒不愿停下来,依然深吻着念清的小嘴,念清在他身下,小手揪着他的长裤,双眼迷离,都不想停下。

    但,手机一直在响,很破坏情、调。

    念清推了推顾清恒,红唇别开,呼吸轻喘:“……你先看一下手机,可能是重要的电、话。”

    顾清恒俊眉紧蹙,忍不了在这个时刻,被人打断生理反应。

    他从念清身上起来,坐回沙发上,狠狠呼吸一口气,拿出还在西装外套内衬里的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

    是董敏的女秘书……

    顾清恒顿时起身,将自己的手机,放进一个抽屉里,关起来,隔住铃声的声音。

    接着抱起,还在沙发上等他疼爱的念清,带她进房间的双人床上,继续刚才的情事……

    念清刚沾大床,顾清恒就迫不及待脱她刚穿上的睡衣。

    她舔了舔自己的唇瓣,问他:“是谁的电、话?”

    顾清恒看着念清白皙的身子,声音变得喑哑:“别管是谁。谁我都停不下来,我现在只想要你,将你哄高兴。”

    ……哄什么,念清又没生他的气。

    男人高大的身躯,压下来,置身在念清的腿儿之间,赤倮的皮肤,体温在激情升高……

    “你为什么给宴子安排只有一个房间的房子?”念清呵着热气,问顾清恒,明知道原因,可她,还是想听。

    做、爱的时候,最好套男人的话,这个时候的男人,意志都薄弱,已经被身下的女人,迷走七魂六魄。

    顾清恒咽动着喉结,执迷道:“不想给你机会,让你朋友剥夺我的权利。你晚上,只能睡在我身边。”

    念清快要意乱情迷了,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很魅惑人……

    ……

    ***************************************

    热情缠绵后,一番温存。

    顾清恒才放过念清,穿上男士内、裤,和长裤,起床,将放在抽屉里的手机,拿出来看。

    好几个未接电、话,全是董敏的女秘书打来。

    顾清恒挑挑眉,拨打回去,目光随着念清,紧紧注视她慢慢穿上睡衣,将她一身白皙,却带着情慾吻、痕的身子,遮住。

    那边的电、话,接通——

    顾清恒的目光依然留恋着念清,声音浅淡地问:“有什么事?”

    “……”

    女秘书找了顾清恒,有一个小时了。

    顾清恒沉下面庞,手机那边的人,看不到他不悦的神情:“喝醉?我可以让人过去接她。”

    “……”

    女秘书坚持要顾清恒亲自过来一趟,说晚上的时候,江晚小姐打过电、话回来,之后董事长的心情一直很差,在酒店的酒吧里,买醉。

    ……江晚。

    顾清恒一瞬,眼眸冰冷:“我现在过来。哪个酒店?”

    “……”

    “嗯。”顾清恒挂了电、话,不得不跟念清说:“抱歉,我要出去一趟。”

    “是董敏吗?”念清下床,看了眼时间,这么晚了……

    “是她。”顾清恒抱着念清,低头,吻了吻她红润的脸儿:“我想看看,她今天跟踪你之后,会给我什么反应。她还买了和你相同款的领带,所以,我真的不能带着过去。”

    “相同款?”念清真的不高兴了,推开顾清恒的怀抱,拿起那个袋子没好气道:“那这些领带,我不要了,你出去的时候顺便扔掉,别带了。”

    “不行。”顾清恒不让,拿回念清拎着的袋子,好好放着,俊颜严肃:“你送了给我,就是我的,不准扔,我很喜欢。”

    “她也买了一样的,我不想你带了。”念清环着顾清恒结实的腰,吃醋了。

    最不喜欢,大晚上,有女人找顾清恒,尽管董敏比顾清恒,大上一个辈分,是长辈。

    但是这个女人,不知道对顾清恒都抱着什么心思,很妖里妖气!

    她本能就不喜欢。

    顾清恒温和低语:“不要因为她影响我们,你送的,我很喜欢,只喜欢你。其实,与物品贵重无关,我就是偏心你,觉得你什么都是好的。”

    “旁人比不上你一根手指头。”

    ……

    **************************************

    酒店,酒吧里。

    顾清恒去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他陪了念清很久的一会,才离开医院的,心里觉得,很对不起她。

    她心里不高兴,需要他留在她身边的时刻,真的不想过来见董敏,非常非常反感。

    酒吧,被包场了,只有董敏,和董敏的女秘书。

    “顾总,您总算来了。”女秘书一看到顾清恒终于来了,整个人如释重负,很怕顾清恒不会过来,这样,就没意义了。

    顾清恒过来,看了一眼趴伏在酒吧台上的董敏,酒杯酒瓶,乱七八糟地倒着,都被喝光了。

    他问董敏的女秘书:“喝了很多?”

    “是的。”女秘书按着吩咐解释——

    “江晚小姐,好像在电、话里,说了很多让董事长伤心的话,在办公室里扔破了杯子,接着就让我陪她过来喝酒。我一个人哪应付得了。”

    “万一,传出去影响董事长的名誉,就不好了。”

    “我寻思该要找谁帮忙,也不敢擅自找一些关系不熟的人,怕影响不好。董事长的手机里,有您的号码,我就大胆打电、话找您了。”

    “我就不怕?”顾清恒挑眉,像开玩笑。

    女秘书的脸,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竟然有些后果:“您笑话了,您在外的名声,以及,和江晚小姐青梅竹马的关系,董事长一直很信任您的。”

    说着,女秘书的手机,响起了电、话,她看了眼,对顾清恒说是一个重要客户,她需要出去接一下电、话,怕是很紧要的公事,不好不接。

    “顾总,麻烦您先安顿好董事长,这是房间的钥匙。”女秘书将准备好的房间钥匙,递给顾清恒,便拿着手机,匆匆出去。

    顾清恒低眸,看了看手里的酒店钥匙,目光凛冽……

    ……

    *****************************

    作者:今天九千字加更完毕,君子强烈求月票,求打赏。

    以及,君子的新浪微博,亲们可以关注哦。【红袖君子闺来】,感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