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316章 我发现,我是真的挺害怕你生气。

    顾清恒闯了一个红灯,耳机贴近耳里,能仔细听见念清每一个字音,他低沉道:“我发现,我是真的挺害怕你生气,刚才,我被你吓得不小心闯了一个红灯。播”

    念清深呼吸,抿唇……

    她白皙的手指,抚过顾清恒的西装外套,忍不住叮嘱他:“顾清恒,你好好开车。”

    顾清恒挑眉,说好,温柔地和念清说着话:“放心,现在这么晚,马路上很空,就我一辆车,没危险。我还可以多闯几个红灯,早点回来见你。”

    念清可不行,不准他的:“……不要,你别闹,慢慢开。”

    她咬咬唇瓣,小声说她等他,不生气了跫。

    是个狡猾的男人,明知道她心里有他,一下子就心软的。

    顾清恒在下一个红灯前,停下车,有听念清的话。

    他说:“念清,不要挂我电、话。以前,我压力大的时候,都是你陪我聊电、话,现在,换我陪你。”

    “我离开医院后,一直忘不了你想我留下的眼神,我却没能满足你。我希望你开心,每一刻都比前一刻要开心,我想弥补呢,要怎样才能哄你消气?”

    顾清恒很疼念清的,是他最疼爱的一个女人,这份深情,很难完整表达,就是想竭尽自己所能满足她,不愿看到她失望的眼神,会很煎熬他。

    很爱她。

    “……我正在看电视。”念清左顾他言,心里暖着。

    “那好,我说,你听。”顾清恒莞尔道。

    念清躺下沙发上,听着顾清恒好听的声线,电视机的声音已经调到最小的一挡,她根本无心看电视的。

    心里,有个脾气在,尽管知道顾清恒不是错的,可还是会有这个脾气,就是不想他走。现在,听着他说的话,解释着,那么迷人地向她求情,她就真的消气了。

    本身,也不舍得气他太久。

    顾清恒那边,已经回到公司,正在上电梯。

    念清想起好奇问他:“你要拿什么文件,一定要这么急?”

    “等下我回来,就拿给你看。”顾清恒说着,电梯也就到了,他出去,进去自己的办公室,一边将上锁的抽屉打开,一边跟念清说:“我取了文件,就过去拿你的蛋糕。”

    念清微愣,以为顾清恒刚才只是说说哄哄她,没想到他是真的——“三更半夜,你去哪里拿蛋糕?”

    “酒店。”顾清恒边说,边拿文件离开办公室,动作很快;“我离开医院之后,就先打电、话给周满,让他安排酒店的厨房,帮我做一个蛋糕,我之后会过去拿。”

    “是你喜欢吃的那种七个颜色的蛋糕。”

    顾清恒一直清楚记得念清的各种喜好,早就想好要给她赔罪。

    念清不想顾清恒再去酒店了,他今天一整天都在忙,还要为她奔波,她不舍得:“这么晚,你就别过去拿了,那么费时间。”

    “不会,正好顺路,拿一下蛋糕很快的。”顾清恒下了电梯,去停车场取车,和念清隔着一段距离聊着,想知她正在看什么电视节目。

    念清瞥了眼电视机,对节目一般般:“一个重播的综艺,我喜欢看的那些,早没了,很无聊。”

    顾清恒弯起薄唇,好看的手转着方向盘,在倒车:“那就关了电、视,好好专心和我说话。”

    念清轻笑出声,这话说得,忒霸道。

    ……

    ***

    45分钟。

    两部手机一直在连着电、话。

    顾清恒开车回到医院,拿着蛋糕下车进去,和念清说一声,他已经到楼下,就在电梯旁,看到念清拿着手机在等他。

    “嗯,我看到你了。”念清目光转来,脸儿微笑。

    顾清恒身形一顿,结束长时间的通话,长腿笔直走过去,紧紧看着念清,眼神热烈:“怎么在这里?”

    “无聊,就想下来等你啊。”念清按了下电梯的按钮。

    顾清恒俊颜愉悦,很开心,所有的奔波在此刻都变得不值一提,他执起念清白皙的小手,修长的手指攥着她的指尖,亲密。

    电梯来了,他们进去。

    “怎么手这么凉,等了我很久?”顾清恒低下头,问念清,很在意。

    念清摇头,拿过他手上的蛋糕,很乖:“还好。”

    顾清恒觉得念清,穿得有些单薄,该加件外套的。他想抱抱她,那么单薄的身子,早在离开医院的时候,他就想将她狠狠地用力抱入自己怀里,不分开。

    念清提着蛋糕的盒子,隔在她和顾清恒之间,秀眉一挑:“你现在身上的味道,一点也不好闻,别抱我。”

    顾清恒顿时皱眉,叹笑道:“我回去立刻就洗澡。”

    念清点头,是要洗的,不洗干净她都不会让他抱的。

    这是女性的尊严,一定要好好悍护,不能太纵容自己的男人,男人一旦被纵容习惯,就越来越不尊重自己的女人。就算是顾清恒,她也不准他这样的。

    念清小声嘀咕:“最好洗到脱皮。”

    顾清恒挑起俊眉,温厚的大手,抚上念清的头,疼爱地揉了下她的长发。

    他惯出来的小女人。

    ……

    ***

    电梯上到去,回到病房。

    顾清恒边脱衣服,边让念清先吃蛋糕,他去洗澡,这身西装,他不打算要了,今晚的接触,真的让他觉得很脏。

    无法忍受这种脏。

    很反感,董敏将床上的主意打到他身上。他需要哪个女人,性和爱与否,都是他的私事,没兴趣跟一个长辈型的女人交流这方面的话题。

    性,对顾清恒来说,很隐私,他不愿意公开自己的隐私,念清还可以,她是他的女人,他的性、需求从不对她隐瞒,她也需要知道。

    其她女人,他无可奉告,不想成为别人幻想的对象。

    念清在看,顾清恒拿回来的文件,都是香港的一些医院妇产科孕妇的资料。

    她看了几眼,就没看了,搁下文件,打开浴室的门,转头对顾清恒说:“我帮你洗。”

    “嗯?”顾清恒抽出西装裤的皮带,看着念清,目光深深顿住。

    “快进来。”念清不是开玩笑,她今晚就是要顾清恒加深自己的立场,他是她的男人,他的身,一定要给她好好守住!

    顾清恒挑眉将皮带扔掉地上,目光紧紧随着念清,跟她进去浴室,受不了念清对他的这种邀请……

    ……

    ***

    一开始,顾清恒还挺安分地任由念清帮他擦拭身体,渐渐,就隐忍不住了,炙热的大手,抚上她赤倮在外的白皙肌肤。

    她没脱光衣服,还穿着文胸内、裤,水打湿轻薄的贴身衣物,女性肌肤在白灯光下,若隐若现……

    很美丽。

    顾清恒顿时呼吸浑重,薄茧的手掌,覆上念清,开始不安分地抚弄……

    男性强悍的精力,消耗在念清的身上后,顾清恒抱着她,坐进干净的浴缸里,温水覆过他们彼此贴着彼此的身体,一室情意。

    念清慵懒地背贴着顾清恒的结实胸膛,坐在他身前,腴嫩的身子淌满水珠。

    顾清恒微微倾下高大的身躯,手臂抱着念清,吻着她不停抚摸,他应该是累的,但念清在他怀里,不吻一下她不抚摸一下她,他心里会觉得很不甘心。

    克制不住,就像本能。

    念清问顾清恒,董敏今晚找他,是想做什么?

    她想知道,这个到底算什么意思。

    顾清恒托起念清的右手,不让她沾到水,俊颜俯下,在她耳旁低语,告诉她……

    念清听着顾清恒说的话,不停眨动眼帘,心里一恶:“她怎么可以?”

    念清恶心的程度,不比顾清恒低,她见过董敏一面,是一位身姿曼妙的美妇,美是很美的,那张脸蛋保养得很好……

    但是!

    董敏的女儿,比她还要大,董敏是怎么个三观不正才会想勾、引比自己小很多的顾清恒?

    顾清恒吻了下念清的脸颊,先起身出去浴缸,擦拭男性身躯:“她以前的出身,做过很多你想象不到的勾当,对她来说,勾、引我,她不会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她本身就是靠勾、引男人谋生的,现在,就算她换了个女强人的身份,骨子里还是摆脱不了她的本性。”

    顾清恒说着,看到念清蹙着的秀眉,向她保证道:“我不可能受她引诱,她在我眼里完全没有魅力可言,我碰她都必须要隔着一层衣服。”

    “坦白说,我觉得她很脏,我打从心里接受不了。”

    顾清恒很少用不好的形容评价一个女人,他的成熟使他很有风度,男士首先的风度,就是不要给女人难堪,否则,会很低级。

    董敏这个,顾清恒是有感而发。

    念清点头,很认同顾清恒说的话,这种脏,不是身体上的脏,她认为是心里的脏。

    脏得不行!

    “你下次还要再应付她吗?”念清趴在浴缸上,看着顾清恒在穿衣服,修长的腿上套上长裤,笔直有形,往上,是他没有一丝赘肉的腹肌,线条性感。

    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董敏想勾、引他,可能也是被他的男性魅力,给吸引……

    顾清恒穿好裤子,走过来,扶起浴缸里的念清,给她擦拭身子:“我的热情,每晚都给了你,对其她女人,我都没感觉。”

    “而且——”

    顾清恒弯起薄唇,说道:“瞿城在今晚12点时分,被部门的人拘留调查。很多事情,都快要好了。”

    顾清恒有自己的打算,他知道,以莫钧的疑心重一定会查瞿城,这只是个刚刚开始,不过后面,他不想介入太深,只要他和念清顺利就可以。

    念清心里想到瞿楠,瞿楠的父亲瞿城被人调查,是否可以促使陆淮川,更快地和瞿楠离婚?

    她想,应该可以的。

    真是一件来得合时的好事。

    ……

    ***

    出去浴室。

    念清在沙发上吃蛋糕,电视终于重播她喜欢看的节目,她一边吃一边看,顾清恒坐在她身旁,一直蹙着俊眉查看他拿回来的文件。

    念清给他递了一块蛋糕,他张嘴咬了口,目光仍然在文件上面,在找一个女人的名字,怎么也找不到。

    资料太多,看得眼睛痛。

    顾清恒搁下文件,手指轻捏眉宇,念清看他,好似是真的累了,她拿起他搁下的文件,上面密密麻麻的文字,这么看着,确实很容易眼睛累的。

    她关了电视机,不想声音吵着顾清恒。

    她难得不困也不累,闲着也是闲着,看看能不能帮上他的忙:“你究竟要看什么?告诉我,我帮你看看?”

    顾清恒颔首,侧躺下念清的腿上,眼眸闭上对她说:“方遥。”

    “我在找这个人的名字,你看看这些资料的上面,有没有写她的。或者,是类似这个发音的名字。”

    念清点头,嗯了声,在看了。

    顾清恒枕在她腿上,闭目眼神,呼吸间,有念清淡淡的体香,很让他平静放松,暂时将思考搁浅一边,享受片刻慵懒。

    过了好一会儿的时间。

    “我找到了。”念清蓦然出声,念给顾清恒听:“方正的方,遥远的遥。是这个名字吗?好像,很多年前,生了个女儿。”

    “年纪挺大了吧。”

    顾清恒睁开眼睛,很快地从念清腿上起身,精神抖擞:“给我看看。在哪?”

    念清指着文件中间往下的一个位置,有一个方遥的名字,以及详细资料。

    顾清恒的目光深邃起来,方遥生的女儿,比江莫雨的出生日期,提前一个星期,但是,两人的名字……

    “她女儿和我同年。”念清才看到,方遥女儿的出生年份。

    和她一样,都是二十二岁。

    顾清恒一瞬,眼眸沉沉……

    ……

    p>

    ***

    第二天,清早。

    董敏离开酒店的情、趣房间,先回去自己的别墅,换过一身庄雅的工作套装,然后才让司机开车,送她回远辉上班。

    她昨晚,是真的喝醉了,但勾、引顾清恒也是她计划当中。

    她这样毫无防备醉倒在床上,对她有心思的男人,早该懂得是什么意思,都会顺水推舟享受这一晚的露水情缘。

    顾清恒却对她的挑、逗,不为所动,还让酒店的女服务员照顾她,看来,她猜错了这个男人的心思。

    他对她的心思,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不想和她上、床,却愿意和她单独接触。

    顾清恒在想什么,真的只为了和江晚结婚,然后和莫柿长缓和关系?董敏还是猜不透,但目前来看,她再费心思勾、引顾清恒也无用。

    昨晚的事,她可以解释成她喝醉酒,将他当成她丈夫江怀秋。

    能圆过去。

    回到远辉的办公室,董敏刚放下公文包,就接到一个震惊她的消息……

    ……

    ****

    作者:亲们,3月最后3天了,君子强烈求你们手中的月票啊,再不投就过期了。客户端,一张变三张,投君子一票,越多越好,感谢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