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28章:【求月票】念清,我的妻,我爱你。

    撞车赔偿,双方必定要交协很久,何况官少砚的车还是几千万的跑车。

    董敏没有这个时间浪费,争分夺秒的,她交代司机,让司机先留下来处理,等下,交警就会过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谈不拢,她之后再找律师解决!

    董敏交代完司机,站出去招手,要打计程车离开呶。

    官少砚猛地拽住董敏的手,将她粗鲁地扯到自己的跑车旁,目光阴阴,心情非常恶劣膦!

    董敏怒瞪官少砚,拽回自己的手:“你什么意思?”

    官少砚耸耸肩,发笑道:“你司机一个月的工资是几千块?我这辆跑车,恐怕他去卖肾,也赔不起我!董阿姨,你必须要留下来,你这个司机还不够格跟我谈。”

    “今日赔偿我的事宜,谈不好,我不打算罢休!”

    董敏怒极反笑,急得不耐烦:“车是你自己撞上来的,要说赔偿,也该是你赔偿给我才对!你这样和敲诈有什么区别?”

    “我没时间跟你瞎扯,我让我的司机留下,等下会有我的律师过来,跟你慢慢谈细节。再不行,我就打电、话给你爸。”

    “这件事,责任在你!”

    官少砚不以为然,手插在休闲裤里,无赖似的雅痞:“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等交警过来,然后调摄像头看看问题出在哪方身上。”

    “至于律师……我舅的律师团在清城很有名,需要我帮你介绍一个吗?”

    “以及——”

    “我爸的电、话你现在可以打,我还嫌事情不够大呢!哦,对了,我手机摔烂了,这个你也需要赔偿给我。”

    董敏气得不行,多年混迹在豪门,已经养成她不吃眼前亏的本事,像官少砚这样的纨绔大少,还真难有人拿他有办法。

    硬来不行,讲道理他更蛮不讲理,真是被官镰惯出来的刁钻!

    董敏看官少砚微微赤红的双目,走开一些,取出手机,拨打电、话,先叫交警来,再叫律师过来。

    人多一点总是好的。

    这官少砚,在外面出了名脾气暴怒无常,经常动手将人暴打!

    官少砚倚在自己的车身前,用打火机点燃一根烟,叼在嘴里抽,目光如毒蛇一样盯着董敏:

    他知道她要赶着去哪,他不会让她去!

    狠狠吸着嘴里的烟,官少砚烦躁地扒拉自己的头发,手腕处,破皮了,皮肤比女人还要矜贵,刚才的撞车,他并不是毫发未伤。

    心里嘲笑自己的声音,更刺耳:

    官少砚,你他妈逞什么能,装什么好人!你难道想看念清和顾清恒结婚吗?正好,董敏去闹婚礼不就如了你的愿。反正,你也不希望念清嫁给顾清恒,最好,让他们结不成婚。这样,你至少还有机会夺回念清!

    但是。

    不能、不能……

    念清会恨他,她会哭,她其实,很爱哭,也很容易在他面前哭。

    官少砚揉了下眼睛,嘴里叼着的香烟,弥漫的烟气熏得他双眼猩红。他拿出屏幕破裂的手机,上面的字体,好像也变得不清晰。

    模糊,扭曲,就像滴了水。

    官少砚一个一个字符输入,将未完的短信,发给念清,手指像抽筋一样,搐搐发抖。

    【几千万的车,就当送给你的新婚礼物。】

    【谢谢你,官少砚。】几分钟后,念清回了一条。

    官少砚低低垂下的眼眸,泪光闪烁。

    董敏打完几通电、话之后,心情越发狂躁,那边的人说,瞿城的调查可能会持续深入,好像捉到了把柄,引起了重视,瞿城这次没那么容易能脱身!

    要严查逼供,瞿城保不准会指出自己!

    董敏必须要离开,她走向官少砚厉声质问:“你这样慾加阻止我,有什么目的?”

    “官少砚,我不怕明着说,我被顾清恒算计了,他今天要和别的女人结婚,我女儿怎么办?我这是要赶过去,为我女儿争回一口气!”

    “与我何关?”官少砚声音,嘶哑。

    “和顾清恒结婚的

    tang那个女人,是你以前的未婚妻!”董敏以为这样说,官少砚至少会愤怒、在意,毕竟,她知道官少砚和顾清恒,向来不和,个人恩怨,很深!

    谁知……

    官少砚只是笑笑,满不在乎的,只是他的左手,一直死死掐住手机。

    他说:“你也说了,是我以前的未婚妻,现在,她跟谁嫁给谁,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一直就不缺女人,少她一个不算少。”

    “我只是爱车如命,今天,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赔偿,这事,没得私了。”

    董敏凝眉,问官少砚,要赔偿多少。

    为了争取到时间,董敏打算砸钱私了!

    官少砚没说要赔多少,他直起身,走近董敏身边,笑得如一派公子哥儿的玩世不恭,

    轻声:“董阿姨,你能这么为你女儿着想,真是令我大吃一惊。我以为,你比你女儿还要宵想顾清恒呢?”

    董敏整个人一颤,官少砚接下来说的话,让她如履薄冰:“你喝醉酒那天,我刚好也在那个酒店……”

    ……

    ***

    念清搁下自己的手机。

    其实,官少砚发来的短信,是什么意思,她根本看不懂。

    可能,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她心情很好,想什么都是好的,也想起官少砚以前的一点点好的事情。

    觉得,他也没她想象中那么差透。

    就当他是一个好意吧,她发回一个谢谢他。

    差不多时间,要进行结婚仪式。

    苏眉和宴子,帮忙拽起念清的婚纱长长的后摆,像纯白花海一样,美丽散开,见证真爱。

    顾清恒笔挺地站在念清的面前,念清抬头看他,山一样高大的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可爱的小花童,俊颜浅笑,那么好看的新郎西装,造工、价格不菲,尽管配她买的便宜领带,还是很俊美如画。

    顾清恒将小花童放下,心里想着念清给他生个女儿最好,肯定,和她一样,非常可爱。

    他侧身,将手伸出,俊眉与俊目都缱绻着男人的柔情:“乖,手给我。”

    念清悸动地将自己的手,交给顾清恒,他好看的大手,温厚地将她紧紧执住,包裹在他的掌心中,妥善珍藏。

    ……

    ************************

    缓缓,步入教堂……

    苏眉和宴子,松开了念清婚纱的后摆,看着她和顾清恒,手挽手地走上神圣的红毯,步入忠诚的婚姻。

    苏眉黯然地看着顾清恒挺拔的背影,直到,宴子伸手,扯她,她才走……

    长长的红毯,两旁,坐满今日的客人,真祝福也好,假祝福也好,在无数双眼睛的见证下,顾清恒娶了一个与他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还非常执意,并且疼爱这个女人。

    念清以为自己会很紧张的,但顾清恒就在她身边,她挽着他结实的手臂,他的另一只大手,还轻轻抚摸她的手背,那么温柔体贴地安抚她。

    反而,就不紧张了。

    不过是走个红毯而已,谁不会走?旁边的客人,她并不认识,更好,连不好意思都可以省下,这个婚礼,只有她和顾清恒,只属于他们。

    莫钧看向念清秀气的眉间,点缀着浅浅的温柔风情,他有些皱眉……

    ……

    ******************************

    陆淮川开车离开别墅的时候,莫钧早已去了顾清恒的婚礼。

    陆淮川其实知道今日,念清会和顾清恒举行婚礼,早在莫钧收到顾清恒的请帖那天,莫钧就告诉了他,问他,有何想法?

    说真,

    陆淮川当时,连一个想法都没有,整个人的头部都是麻的,像被人打了当头一棒一样,重伤,无法思考。

    陆淮川沉默了很久。

    莫钧伸手,拍拍他的肩膀,作为一个精明的长辈劝他,不管他有何想法,都必须要收起来。

    这个婚,莫钧看得出来,顾清恒是非结不可的,陆淮川的一己之力怎么阻止?用什么手段和理由去阻止?加上,陆淮川还是个已婚的情况,现实没给他留有余地。

    不用多想念清这个女人。

    是啊,陆淮川明白莫钧的意思。

    经历了那么多,他太懂现实的残酷,和无奈。

    他就算凭着一口气去阻止念清和顾清恒结婚,那然之后?

    他带念清远走高飞?

    还是,干脆找人杀了顾清恒,省得这个痴情的男人,再和他争!

    现实,之所以现实,是因为每个人都很清楚,错过就会失去,受伤就会疼痛,没有人可以免俗。所有的梦与想,仅仅是自己的妄念,现实不会妥协,往往是不甘心的自己向现实妥协。

    陆淮川最后找回理智,告诉莫钧,他和瞿楠,在那天离婚。

    念清结婚,陆淮川离婚,可能注定两人,终究是有缘无分,渐行渐远……

    ……

    ******************************

    市中心繁华的商业区,高楼大厦,挂在大厦外面的宽敞液晶广告视频,已经被顾清恒买下一整日的播放位置,正在直播,他和念清的婚礼现场……

    一天的广告位,可能要一千万吧。

    陆淮川的车,停在红灯前,抬头,远远看着偌大的液晶视频,画面里的新婚男女,正在彼此宣誓,气氛神圣庄严。

    交换终身的戒指,两人深情拥吻,仿佛,不愿分开一样,长长的吻。

    念清就在顾清恒的怀里,穿着漂亮的婚纱,画着精致的新娘妆,很美丽,脸儿洋溢着幸福。

    顾清恒吻着她的唇,眉眼,额头,一声声诉说——

    “念清,我的妻,我爱你。”

    礼成了……

    陆淮川久久不能回神,浑浊的目光,一直遥望车外面的视频,脖子维持一个艰难的角度,很痛苦,整个人都是僵硬的。

    念清,他的清清,今日嫁人了。

    曾经他多么自负,认为念清要嫁人也肯定是嫁给他陆淮川,除了他,她不可能再爱上第二个男人。

    “叩叩——”车窗,有人在敲。

    陆淮川迅速被现实拉回神,他怔怔看着车外面的男人,降下一面车窗,男人对他说,已经绿灯了,他再不将车开走,整条路都要交通瘫痪了!

    陆淮川才发现,他的车后面,堵着一条长长的车龙,很多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催促!

    陆淮川僵硬地说了一声抱歉,将自己的车开走,一路恍惚,他要去哪要做什么事,全然失了分寸。

    脑海里,一遍遍重复刚才看到的婚礼画面,她很幸福,他不能去打扰。

    陆淮川将车停在马路的靠边上,亮起故障灯,再开下去,他会出车祸,他需要整理清楚,他究竟要去哪,这条是什么路。

    久久。

    车里的手机响了,陆淮川后知后觉地接起电、话,是处理他离婚案的律师,打来的。

    “有什么事?”陆淮川问,声音比平时要低沉几个音。

    那边的律师很惊讶:“您忘了今天是您和瞿小姐离婚的日子吗?这边,有些程序需要您本人亲自过来,才能开出离婚证明。”

    “您看我之前不是给您提过了吗?这都迟了整整一个小时了……”

    陆淮川终于想起,他今天是要和瞿楠离婚的。这么重要的事,他竟然霎间连个记忆,都寻不到——“我忘了,我现在就过来。”

    律师在那边说好,让他最好尽快了。

    挂了电、话,陆淮川开车重新上路,心情,灰暗……

    ……

    ****************************

    从法院出来……

    陆淮川手里拿着法院宣判的离婚判决书,薄薄的纸,终于结束他和瞿楠这段已久的孽缘。

    <

    /p>

    瞿楠跟在陆淮川的身后面,出来,一身的黑色衣着,整个人都很憔悴,她终究抵不过各方面的压力,还是和陆淮川离婚了。

    自从父亲瞿城被调查的那天起,家里,就变了……

    “淮川,你知道我不能再怀孕了吗?”瞿楠叫住前面的男人,想他同情同情她。

    多少前夫前妻之所以还能够再续前缘,不就是源于男人的一个同情心理!

    “知道。”陆淮川停住自己的脚步,侧身,看身后的瞿楠,俊容并无痛心疾首的表情,麻木的淡:“瞿楠,我们都是成年人,必须要为自己做的选择埋单。”

    “念清今天和顾清恒结婚,我想你肯定知道,念清没和我再续前缘,从来都没有。这些,都是你臆想出来的。不管有没有念清,我都会和你离婚,理由,你最清楚不过。”

    “但是,瞿楠——”

    “我和你离婚了,不代表我还能再追求念清。我当年错误的选择,导致,我今日失去了她,我无法怨恨谁,都是我自己的活该。”

    “你也一样。做这种事,你就应该想好后果。无法再怀孕确实是挺严重的一个后果,但你也怪不了任何人,我不会同情你,正如这个地球,不会围绕着你转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百度最新章节)  暗恋成婚,总裁的初恋爱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