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 第二卷 第100章 我不喜欢她,你们离婚(精彩)

    他手腕上的精致手表,半卷的衣袖哪怕是喝酒的动作都透着成熟男人的魅力,他身上流淌出的清冷高贵在这个喧闹的场所里越发沉醉而耀眼。

    “我这位朋友是有家室的,你们去别的地方玩,恩?”

    楚函和林泽少的态度令女人很失望,但依旧有那么位不死心的走到林泽少身边,她的手搭上男人的胳膊,“先生…”

    “滚!”男人甚至没转眸,性感的薄唇里吐出两个最冰冷的字眼。

    女人手一僵,楚函忙打圆场,他从皮夹里拿出一叠钱,“我这位朋友脾气不好,这些钱就当哥哥请你们喝酒了。”

    女人收了钱,悻悻的走了。

    “泽少,来这个场所不就是放松娱乐的,女人是用来疼的,那么凶干嘛?”

    林泽少淡淡的勾了嘴角,喝酒不答。

    两人寂静片刻,楚函突然想起一件事,“对了,我记得有一个夜晚,我睡的迷迷糊糊时看见下床的你在串红豆链,现在怎么没见你老婆带?”

    林泽少手一僵,但很快就恢复正常,“她扔了…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她扔她家前面的荷花塘里了。”

    “Shit!”楚函爆出第二声粗口,“那红豆石产自于南疆,因为其形似相思红豆,当时一颗就要十多万,而且十分难求,你那少说也有30颗吧。”

    “恩…”男人又连着灌了几杯酒。

    “当时你哪来的钱,和你妈要的?”

    “不是,当时我有整整一个月没上学,去给一家公司做账目,提成拿了七位数。”

    “呵…你那时才多大,20岁?你老婆眼光真不咋的。”

    20岁的人用了一个月时间就赚了七位数,这就是夏彤口中的纨绔子弟,游手好闲?

    男人也低低的笑出声,“你不懂。”

    他有了些醉意,脸上浮现出些感慨,声音低沉,“他很好,他真的很好…如果她嫁给他,他们可以琴瑟和鸣,像他父母那样,做对隐居的神仙眷侣。”

    在前一刻他还没有明显的醉意,但现在像是烂醉了。

    楚函怪物似的看着他,“说什么呢,这么煽情?”

    而林泽少已经觉得意兴阑珊,他站起身,因为醉酒他向后退了一步,楚函要去扶,“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样要是爬错床怎么办?”

    男人推开他,踉跄的向门边走去,他喃喃自语,“不会的…以前没尝过她的滋味,现在尝过了,再不会认错了…”

    ……

    第二天清晨,林泽少是被一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的。

    坐起身,他发现自己昨晚就在客厅的沙发里睡了一夜,酒是醒了,但脑袋里的神经在痛,头晕乎乎的不清楚。

    他接起电话,“喂…”

    那边是卢清十万火急的声音,“总裁,您太太出事了。”

    ……

    丽姿三人已经在警察局外面转了N个圈,等林泽少来时她们三人一愣,他还是穿着昨天的衣服,衬衫褶皱,发梢凌乱,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如此不修边幅的林总裁。

    她们发愣时,林泽少和卢青已经箭步过来,男人面色阴沉,“夏彤开店,你们为什么不说?”

    三人缩着身子往后退,紧张到了结巴,“我们我们…彤彤没告诉你吗?”

    男人眉心一锁,再不言语,转身进了警察局。

    三人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

    才进警察局大厅,就看见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在大声囔囔,“那是我租的店面,我手上还有租赁合同,是她抢了我的,我要告她…”

    丽姿小声的向林泽少解释,“这人叫马叔,他和房东在年前是签了租赁合同,但他中途退租了,因为两人是朋友,所以房东没有撕碎合同…他分明是要闹事。”

    芳懿也愤愤不平,“妹夫,这人实在太坏了,今天早晨他带了好几个男人去砸场子,他将店里的东西都砸烂不说,还推了彤彤一把…”

    本来林泽少只是淡淡的瞥了眼马叔,正打算从他身边走过,但他听到芳懿的话,脚步募然停住。

    后面的卢青四人紧急刹车。

    男人依旧神情寡淡,只是那双深邃的眸子染出些猩红,声音冷峭,“他碰夏彤哪里了?”

    芳懿一下子就掉进了他的墨眸,嘴巴张了张才吐出一句完整的话,“他他他…他将彤彤推到了地上,我看彤彤疼的…眼泪都掉出来了。”

    话还没说完,身前的男人就像一道旋风般走近马叔,他右臂一挥,一个结实的拳头就落在了马叔的右脸上。

    “哇…”丽姿三人爆发出惊喜的赞叹。

    而马叔遭受重创向前踉跄了几步,直接撞倒了警察厅的一排办公桌。他狼狈的坐在地上,嘴里吐出一口鲜血,“你…你…”才一张口,他发现他右边的牙齿全部松动了。

    办公桌倒了,警察厅里的警察全部跑了过来,有人想说,这谁谁谁啊,行凶都行到警察局来了?

    但看到前方的男人,大家谁都没说话,因为男人浑身散发着暴戾,就像是手持生死簿的阎罗王。

    “你你…”看着男人不停前进,马叔护着脸,本能的往后退。

    男人弯腰拽住他的衣领,嘴角勾起一抹嗜血的微笑,“我怎么了?我打的就是你!卢清过来开支票,我每揍你一拳都给你开张支票,买你被打如何?”

    这男人!

    于是接下来的这一幕成了警察厅不朽的传奇,男人如狂风暴雨般的拳头不停落马叔脸上,而一位长相斯文的秘书一手持笔,一手拿票,男人挥去一拳,他就扔一张在地上。

    众人:这钱可以这样烧吗?

    被打的马叔是不停的哀嚎,那人让他去夏彤那闹事时可没说会遇上这样的瘟神,现在他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警察们呆着不管,他又惦念着地上的支票,心里就如身上一样如火在烧。

    大概挥了有十多拳,马叔整张脸都已血肉模糊时,男人猛的挑起他的一只手,说出的话依旧低醇好听,“说,哪只手碰她的?”

    马叔:…(我现在还没说话吗?)

    男人又轻微的笑了,声音温柔到极致,但听的马叔毛骨悚然,“也对,哪只手有什么重要,还不如都废了?”

    于是,两声杀猪般的嚎叫响彻整个大厅。

    ……

    将马叔两只手都弄骨折后,林泽少才带着卢青离开。

    丽姿三人还想跟着,林泽少阻止她们,“你们先回去。”

    男人收敛了一身暴戾但依旧阴沉的可怕,丽姿三人都有些怯怯,“我们…我们想进去看看夏彤。”

    “今天不是时候,明天我会给你们安排。”男人扔下一句,大步流星的走了。

    三人想追过去,卢青拦着,“三位…大姐,请你们不要在这么节骨眼上添乱了,你们以为事情真的是你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

    林泽少和卢青走向警察厅厅长的办公室,厅长已经站在回廊里等候多时了。

    “林总…”厅长热情的迎接上去,他伸出手,“林总大驾光临,我们警察局真是蓬荜生辉啊。”

    林泽少只是冷冷的睨着他,没有和他握手的意思,厅长两手在警服上蹭了蹭,悻悻的缩了回去。

    “说吧,你的目的?或者是,你的幕后主使?”

    厅长一愣,忙堆笑,“林总您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按照法律程序…”

    林泽少轻微的笑了,嘴角含着讥讽,“法律程序?如果单是合同纠纷,我想这还不是你们警察局的职责,如果是滋众打闹,扰乱社会治安,那为什么那个马叔还没被抓,你先将夏彤关进了大牢里?”

    “这,这…”厅长一时理缺词穷。

    男人的眸里迸溅出寒气,冷笑,“就算你不知道夏彤是我妻子,但我不相信外面的三个女人没有告诉过你,既然是我林某人的妻子,就算我将旺角街整个买下来送给她也没关系。而你,既然敢动我的女人,现在就请你给我一个你敢的理由?”

    “…”厅长还能怎么说,他根本就不是男人的对手。

    此时,厅长办公室的紫檀木雕花大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林泽少看见开门的人神情一震,那人穿着一身黑色镶金丝的旗袍,头发一丝不苟的用玉簪盘着,那人向他看来,颔首,“少爷。”

    这是林泽少母亲戴颢笉的陪嫁丫鬟,这些年她跟在母亲身后终身未嫁,但到哪人都尊称一声“戴姨”。

    林泽少没做反应时,又听见大厅里响起了“嘎哒 嘎哒”的高跟鞋声,这声音几乎和他记忆的一样,利落强势。

    戴姨恭敬的退到一边,林泽少母亲戴颢笉站到了门边。

    她勾着唇角,眉宇冰冷,“啪啪”的两声鼓掌后,“总算还有点脑子,也不枉我生了你一场!”

    ……

    办公室大门被关上了,戴颢笉坐厅长办公椅上,林泽少站着。

    戴颢笉今年四十多岁了,但她保养的非常好,端庄秀丽的轮廓加上一双夺人的丹凤眼,不难想到她年轻时是多么的美貌。

    她脊背挺的很直,一双利眸带着多年沉浸商场的睿智与果断,她耳垂上带着锥型钻石耳钉,那明亮亮的光度和她毫无温度的脸刺得林泽少的眼睛都在痛。

    戴颢笉看着儿子一身的穿着,不悦的皱眉,“怎么将自己弄的这么邋遢?”

    林泽少没答。

    他和他的这位母亲都多少年没见了,八岁前见的寥寥无几,八岁后整整12年没见,他回了鼓市她在国外,这16年他对她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外婆死的那三天。

    她守在外婆灵柩旁,一滴眼泪没流。

    如今看见她,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叫声“妈”!

    他近乎恍惚的神色让戴颢笉的眉头皱了更深,“不是都娶了自己想要的女人了吗,怎么还去喝酒?林氏说不管就不管,你生活还要多随意,还有什么不满意?”

    “妈,”林泽少的声音发哑,“放了夏彤。”

    “呵…”戴颢笉笑了,本来丹凤眼笑起来眼角会上翘,非常美,但她多年身处高位,如今略显嘲讽的微笑也逼出了凌厉来,“从见到我到现在,你都没舍得叫声妈,现在为了那女人,愿意叫了。”

    林泽少脸上波澜不惊,声音里透出股不悦,“妈,我们结婚了,她是我妻子,是你儿媳妇,所以,别那个女人那个女人的叫。”

    戴颢笉看着林泽少,“我不明白她究竟有什么好,这些年你为什么就是对她念念不忘?”

    男人清俊的五官终于有了些柔声,“您不必知道她有什么好,就算她什么都不好,她依旧是我手心的宝。”

    戴颢笉的眼里升腾起了怒火,连声音都拔高了几度,“我不喜欢她!”

    男人耸肩,“所以呢?想我们离婚?”

    “你…”

    “离婚之后呢,让我娶一个您中意的女人?我以为您这些年过的并不快乐,所以您肯定也不想有女人步您的后尘。哦,不,她是绝对不会生出我的孩子的。”

    话音一落,戴颢笉已经掀飞厅长办公桌上的所有文件。

    有那么一沓纸飞到林泽少眼前,可是他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戴颢笉站起身,胸膛剧烈起伏着,她伸出手指,“你敢用子嗣来威胁我?你可知道那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你生出的孩子是我们林家第九代接班人!”

    “所以妈,在您心目中,子嗣和儿媳谁更重要?”

    “一样重要!”

    “可惜,我给你的从来不是多选题。”

    看着男人坚毅从容的神色,戴颢笉无懈可击的面部现出些执拗,怨恨,她“哈哈”两声大笑,紧逼着男人的眼,“真是痴情人生痴情种,原本我以为你和你父亲不一样。”

    男人高大的身躯募然一僵。

    许久之后,他轻阖着眼,“自然不一样。他的痴情给了第三者,可我的痴情是给了我的妻子。”

    戴颢笉两臂撑在桌面上,眸里染着浓重的落寞与自嘲,“可这对我有什么不同?你爸为了那个狐/狸精背叛了我,而你现在也要为了一个女人抛弃我?”

    也只有在谈论到他父亲的时候,她才会表现出人类爱憎怨恨的情感。

    男人深深的看着他的母亲,终究是奔五的人了,她发里有了些白发,此刻落寞的神情更让她添了许多老态与倦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