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三卷 第122章 my girl

    这架钢琴产自于德国的斯坦威,整架钢琴采用一级红木制成,雕工精湛,琴键尊尊其华。

    夏彤的右手抚摸上去,几个清脆的声色从键盘上蹦出。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声乐很有研究,上次在美国的街头,她素手拨弄了几下吉他,就唱出了一首曲子,此刻面对着这架钢琴,她又有弹奏的冲动。

    其实以前的夏彤真的是个才女,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无一不通。

    夏彤的妈妈是江南儿女,秀婉端庄,夏彤的爸爸也认为女儿是水做的,腹有诗书气自华。爸爸给她请了很多名师,夏彤十分聪慧且好敏向学。

    那是个纯真的年代,她一袭长裙,一头及腰的长发,怀里抱着两本书,清冷的就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这样养成的儿女多是羞涩矜持的,但她们内心对爱的渴望比常人更浓烈更炙热。

    夏彤坐在椅上,双手放琴键上,她还不知想弹奏什么,但指尖按下去,一首曲子如流水般倾泻了出来。

    此时别墅外,林泽少驾着路虎停在了门前。

    他去饰品店和夏彤妈妈那找她,两个地方都不在那她肯定就在别墅里。他让她晚上等他,她是不是也和他一样心潮澎湃?

    即使有手机可以联系,但那种声音的传递过于单薄,他想见她。

    副驾驶座上有九朵鲜艳欲滴的红玫瑰,他拿出来。上次送花送到凋零,这次他也许真的该…单膝下跪,甜言蜜语。

    恋爱中男女的浪漫,他们错过的,他想一一找回来。

    打开别墅门,他就听见了那缕琴声,悠悠扬扬。这是一首《湘伦小雨》的四手联弹,曲调欢快明亮。

    那时她高二,要代表学校去参演节目,她选定钢琴。

    那天她在为弹什么曲子烦恼,他说,“人人都选肖邦,贝多芬的,你可以别出心裁点,选个大众耳熟能详,能引起共鸣的欢快曲目。“

    她问,“哪个?”

    他说,“最近不是有一首《湘伦小雨》的四手联弹走红大街小巷吗,现在经常在婚礼在听到。”

    她说,“可是那要两个人。”

    当时他笑容满满,“你不知道吗,其实我也会弹钢琴的。”

    他的意思很明显,他想和她四手联弹,弹一首关乎爱情的曲目。

    那天他因为别的事情耽误了点时间,他赶到现场时,就站在最高的台阶上,看着她和别的男孩弹奏了这首《湘伦小雨》。

    他看他们的手碰在一起,然后彼此相视而笑。

    而他呆呆楞楞的站着,彻头彻尾的傻瓜。

    从那后他生了一个星期的闷气,本来就是啊,她可以拒绝他,不给他希望,可是为别人做嫁衣裳这种事,那是他骄傲的世界里所不能允许的。

    后来打听才知道那男孩叫柳靖淇,刚来的转读生。

    当时他并没有将柳靖淇放在心上,因为夏彤不光是对他冷淡,她对所有男孩子都淡漠,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柳靖淇,又有什么资格和魅力走进她的心里。

    一个星期后他去找她,他看见她和柳靖淇坐校园的草坪上聊天说笑,那是他第一次看她那般笑,明媚温婉。

    后来他才明白,那个柳靖淇已以势不可挡的姿态走入了她和他的世界。

    林泽少垂在身侧的大掌捏紧,松开,再捏紧…他如此反复了几次,才驱走了墨眸里的阴霾,放松紧绷的四肢,嘴角扯出温情的微笑。

    他一步步走上楼梯,来到阁楼房间的门前。

    他没有进去,只是侧着身躯,透出那半掩的门缝看她。

    她白皙的指尖在黑白琴键上不断跃动着,她闭着眸沉浸在音乐的世界里,素净清丽的五官柔美而动人。

    但琴声就在那么一刻不和谐了,漏音了,紊乱了,他看她紧拧着秀眉,十分…烦躁。

    是的,烦躁了。

    不管以前清冷的夏彤,还是现在迷糊的夏彤,烦躁这词真的是第一次出现在她身上。

    琴声嘎然停止,他看她垂着眸,痛苦的摇晃了几下小脑袋,他要进去时,她的右手留恋的抚摸上右边的琴键,一脸…怅然若失。

    那个本来应该和她四手联弹的地方空着,她迷茫的看了会,轻闭了眸,就流下了两行晶泪。

    男人的瞳孔募然收缩着,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掌捏着,喘不了息。

    他不明白,一个人得有多大的存在感,才能在另一个人单纯迷糊的性格里,快乐简单的生活中,让她从骨子里流淌出悲伤。

    男人阖了阖眼眸,女人已经赶走莫名而来的心绪继续弹奏。

    尘缘中琴声,月皎波澄。琴声如诉,所有最好的时光,最灿烂的风霜,而或最初的模样…

    他却没了聆听的兴趣,转身,一步步走下楼梯,出门。

    车子拐出别墅区大门时,他将玫瑰花扔入了垃圾桶。

    ……

    夏彤从阁楼里出来,她又静静的参观了几间客房,然后走进他的书房。

    书房以黑白色调为主,简单大气的装潢。紫檀木的书柜上整齐放置着各类的书籍,办公桌上整洁如一。

    她坐在他经常坐的办公椅上,小手抚摸过椅背,钢笔,文件夹,想象着他覆着薄茧的大掌在上面留下的痕迹与温度,刚刚心里的烦躁与悲伤就被填平,嘴角勾起绚烂的弧度。

    她打开他的办公抽屉,最后一层抽屉里是一本经济学的书,一看就有了些年代。

    她拿在手中,随意翻着,突然,就有一张照片跃然于眼前。

    照片中是一位姑娘,那天一定是起了风,而他偷拍的匆忙,姑娘侧着脸,一些青丝胡乱的飞舞着。

    她将照片反过来,一排力透纸背的英文,“my girl,my love”。

    ……

    夏彤在厨房里试验了无数个蛋糕,都已失败告终。抬头看,外面已接近黄昏,她拿出手机给林泽少打电话。

    “嘟嘟”两声后,他低醇的声音从那边传来,“喂…”

    “喂…”女人弯着两条柳眉,“泽少,你…现在在哪呢?”

    她其实想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但想起那天他说晚上等他,那她现在催他,就有了些饥不可耐的意味,她会…害羞的。

    男人的声音很温柔,“我现在还在公司里忙,待会回去。要是你饿了困了,就不要等我。”

    “哦。”女人有些小沮丧又有些小心疼。

    今晚是他约她的,而且是七夕节,可是他好像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思。

    今天是他的生日,可是他还在忙碌着工作,他好像不知道他今天过生日,难道都不会有人和他说生日快乐,并送礼物给他吗?

    夏彤从电话里听出点“呼呼”的风声,“泽少,你那有风吗?”

    “恩…我现在正站在窗户边接电话。”

    其实他现在正站在全城最高的高架桥上,桥四周的道路四通八达,车来人往。他撑着扶杆,从中午时分看到了黄昏夕阳。

    ……

    等夏彤做出一个满意的蛋糕时,外面已经黑了。

    她想掏出手机再给林泽少打个电话,但手刚碰到裤兜,门外就响起了开锁声。

    他回来了吗?

    夏彤心跳顿时加速,刚刚她忙着准备蛋糕,台词还没有想好,再看了看自己一身衬衫牛仔短裤,她最起码也要换身漂亮的连衣裙吧。

    她有些慌张,第一反应就是先躲起来。

    她端着蛋糕找地方藏身,想上楼,但门已经开了,她只好躲在了沙发和墙壁间。

    她伸出小脑袋,两只乌眸悄悄的打量着门边,进来的不是林泽少,而是卢青。

    卢青率先进门,他后面鱼贯而入了很多穿工作服的男女,他们手里拿着,或两人抬着很多五颜六色的东西进门。

    “大家快准备,先将彩带挂起来,五彩气球吹好,玫瑰花放客厅里布置出一个心形的花海,然后地上放满蜡烛。”

    卢青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衰,他一个秘书,下班后还要做boss的私人助理。

    本来这些都是舒妃的主意,也是她的工作范畴,但boss就是指定他来做。

    是不是boss也知道舒妃会弄巧成拙,玫瑰花会摆到厨房里,蜡烛会点燃他的别墅?

    工作人员很熟练的在忙碌着,有女生问,“卢先生,你的老板对太太真好,会赚钱又会浪漫,现在他们在吃烛光晚餐呢吧?”

    卢青,“应该是吧,总裁酒店的位置是订好了。但也许还在坐旋转木马?空中飞船?去普山寺看许愿池…”

    他看了眼舒妃的“七夕”攻略,看到一半,他耳根都红了。

    真不知那女人脑中怎么会有那么多…想法!

    沙发后面的夏彤是听的一阵疑惑,烛光晚餐,旋转木马…说的是她吗?她一个人从早忙到晚,别墅里空荡冷清,如今她被挤在这旮旯里,而他始终没见人影。

    不管了,她现在只想换个姿势,因为是半蹲着身,她脚都麻了。

    旦空间实在太小了,她才一动,手一滑,蛋糕撞她身上当即歪缺了一半。

    夏彤想哭了,这可是她一天的心血啊!

    才懊恼中,外面又响起了开门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