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三卷 第133章 究竟是不是你儿子

    奶奶找了身干净的女裙,夏彤洗过澡后穿上。

    用毛巾擦干头发,阿婆给她冲了杯热茶,她和奶奶坐沙发上。

    看见阿婆在这里,夏彤还是很奇怪的,“阿婆,你经常来奶奶这吗?”

    阿婆笑,“我是奶奶的陪嫁丫鬟,原先是一位厨娘。”

    陪嫁丫鬟?厨娘?

    夏彤立即用崇拜的目光看奶奶,“奶奶,你家好有钱啊。”

    奶奶眯着眼瞄了她一下,“呵呵”两声笑,又低头看书。

    说起厨娘,夏彤就有些懊恼,“奶奶,今天来之前妈让我给你带了一份鱼汤,但刚刚我在树林里摔了一跤,汤洒掉了。”

    奶奶放下书,身体靠近宽软的沙发里,看着她笑,“丫头啊,你婆婆今天真的是让你送汤的吗?”

    夏彤手一僵,不过很快掩饰住,“对啊。”

    “呵,既然是送汤,我住的地方就在你们的隔壁,向左拐绕个圈就是了,你怎么跑到后面的丛林里去了?”

    奶奶一双浑浊的眼睛透出精明的光线,她紧盯着夏彤,仿佛不想错过她脸上的任何神情。

    夏彤垂下眸,看着手中的茶杯。

    她不是没怀疑过,佣人是故意指错的方向!

    当时她问佣人时,戴颢笉就坐客厅里,她肯定是听见了。听见错误却不提醒她,那真相就只有一个,佣人是听她授意的。

    退一万步讲,她是林家的少夫人,如果没有戴颢笉的授意,佣人敢骗她?

    她以为她们婆媳间称不上融洽,但至少平和,但这似乎只是她一厢情愿的想法。

    她不明白,她将她困树林里干嘛,讨厌她,戏弄她,还是痛恨她?

    如果没有贝儿的出现,她什么时候才会接她,明天早晨,还是更久?

    想起那个黑暗恐怖的地方,夏彤还心有余悸。

    抬起头,她的一张小脸很受挫,她讪笑,“呵,我想妈是想考验我,看看我够不够机敏,不过我好像让她失望了。不过没关系,我会更加努力的。”

    奶奶鼻子哼了一声,“丫头,你把人生想的太美好了。你以为只要你付出十分真心,别人至少能回赠你一分?你以为只要你够努力够好,别人就会喜欢你接受你?关于你和你婆婆,其实你心里比谁都明白。”

    她明白吗?

    她明白的。

    不是有句话叫婆媳是天生的宿敌吗,但在她婆婆眼里,她连敌人都不配。

    夏彤有些感伤,焉垮的神情像打了霜的花朵,柔弱到可怜,“可是那又怎样,她是我妈,我们始终是一家人。”

    “如果婆媳有矛盾,最为难的就是做儿子和做丈夫的不是吗?泽少工作很忙,所以回了家,我不想再给他添堵添烦恼。”

    他和他妈的感情本来就淡薄,虽然他一直说他不再奢望母爱,但母爱的缺失始终是他人生的一种遗憾,一处硬伤。

    而且就算是他不想要母爱了,但她想争取,她替他决定,真的很想很想这世界上能多一个女人去爱他。

    奶奶看了看女人的神情,她一双凹凸的眼珠下是谁都触摸不到的世界,她含笑,“丫头,你就这么爱泽少吗?如果某一天你发现你与他是父仇不共戴天,你还爱他吗?”

    父…父仇不共戴天!!!

    “啪”——清脆的玻璃碎地声,夏彤手里的杯子滑落到地上。

    她脸色煞白,不可置信的瞪着眸看奶奶,嘴唇挪动,“奶奶,你在说些什么呢?”

    “少夫人,你没被烫伤吧?”阿婆即刻拿着干净的毛巾为她擦拭着腿部的水珠,又命两个佣人来收拾地上的碎玻璃。

    奶看着她如此激动的反应,笑的很慈祥,“丫头,我只是跟你打了比喻,逗逗你的。”

    夏彤紧绷的脸部轮廓慢慢柔和,她收回眼光,几乎喃喃自语,“奶奶,以后这玩…玩笑还是别开了。”

    她抬眸看了看钟表,一个多小时都过了。她起身,“奶奶,我要回去了。”

    奶奶也站起身,将她送到门边,“恩,让阿婆送你回去吧。”

    说着她又牵着夏彤的小手,意味深长的拍了拍她的手面,“丫头啊,这世界很多人生来就是不对盘,或者因为利益的冲突而成为敌人,但他们还是不吵不斗,相处融洽啊,这就是权力的制衡。有时一味的忍让和纵容只会换来更深的欺压,你要学会反抗明白吗?”

    夏彤讷住了,怔怔的看着奶奶。

    奶奶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丫头,你懂了没?”

    夏彤连声道,“懂…懂了。奶奶你是在怂恿我对婆婆不孝吗?”

    奶奶一听,笑容一僵,“你这丫头!这可是我看在你每天给我和贝儿准备食物的份上送你的金玉良言,你自己要懂得领悟。”

    ……

    林泽少的醉意表现的并不明显,修长的身姿迈着铿锵的脚步,深邃的墨眸就像是广袤的夜空,静谧而璀璨。

    上楼,直接推开卧室的门,走进去,“夏彤。”

    女人不在!

    他推开浴室的门,又找到书房,都没有女人的身影。

    楼梯口站在一位佣人,他站楼上问,“你看到少夫人了吗?”

    佣人摇了摇头。

    林泽少又返回到卧室,他的脑袋有些晕眩。其实他就喝了一小杯酒,杭总裁说那是他家祖传佳酿,埋在土里一百多年的杏花酒,这酒后劲很大。

    他坐床上,拿出手机打电话。

    他总是不遵守约定,她不喜欢他抽烟,他抽了,她不喜欢他喝酒,他今天也喝了,他都可以想象她娇嗔的模样。

    想到她,腹下立马窜上一股yu火,身体立即灼热难挡。

    他拨出电话,但很快他听到了她的手机铃声,她并没有带手机。

    掐断电话,他正欲起身去找她,这时卧室门开了,一道倩影走了进来。

    紫柔穿了一件尺度非常大的真丝睡衣,领口是深V的,两边的rou球有半侧露了出来。睡衣只能遮着住臀部,她两条玉腿白皙修长,还光脚踩地上。

    她散落着一头乌发,嫩黄的睡衣衬得她杨柳细腰,一张水灵的脸蛋此刻更是千娇百媚。

    林泽少觉得身体开始蠢chun欲动,又一种yu望已经蓄/势待/发,但紫柔的到来反倒令他眩晕的头脑清醒了几分,他冷声道,“看来那天晚上我说的不够清楚,现在给我滚,立刻,马上!”

    提起那天晚上,紫柔还是轻微的瑟缩了一下。

    但她站着没动,一双水眸爱恋的流连在他颀拔的身姿和英俊的面容上,“少爷,我不能走,是…是夫人让我进来的。”

    是他妈!

    紫柔清楚的感觉前方的男人身体猛然一僵,他那双眸里顿时涌出了千万种情绪,骤痛的,悲愤的,自嘲的…

    最后他敛了敛眸,再睁眼时他一双墨眸说不出的锐利寒峭,他大步而来,“你不走,我走!”

    他的双手握上门把,用力,但门已经被反锁了。

    他浑身的戾气张扬了出来,清俊的面容隐在灯光下,镀上了一层白冰雾气。他使劲的开门,甚至用脚踹了两下,但紫檀木的雕花门一点动响都没有。

    他猛然回头,“妈!”

    这一声他几乎吼了出来,他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不知是痛意,惧意还是已经蔓延到四肢百骸的yu望。

    他双眼猩红着,连额头的青筋都在跳,他环视着房间,最后定在某一角,他问,“妈,我究竟是不是你儿子?”

    此刻的戴颢笉正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她的面前是一台液晶屏。

    男人的身影显在里面异常的黑白分明,他脸上挣扎的厉色无比清晰的传递到她的视线里。

    他问,他究竟是不是她儿子?

    她将拳头捏紧,直到将指甲掐进肉里才缓解了那种突袭而来的窒息,那是她一生的血泪和耻辱!

    男人激烈的话语持续传来,“你在我的酒里下药了是不是?你将夏彤带哪里去了?你在我房间里装了监视器?你现在是不是还坐在某处想亲眼看着我上这个女人?”

    “我不知道天下间还有没有你这样的母亲,你竟用如此卑鄙,肮脏的手段去对付你儿子!”

    男人的话带着巨大的悲怆,他捏紧的双拳甚至发出骨骼的“嘎嘎”声响,他以为他对戴是失望乃至绝望了,他以为他不会再为她痛了。

    可是此刻他的身体就像有千万根针在刺,刺下去甚至连细小的伤口都没有,但足以疼痛的令他失去所有思考的能力。

    紫柔被男人狰狞的模样吓坏了,她向后退了一步。

    但她耳朵上带着小型的声音接收器,此刻接收器里传来戴姨的声音,“紫柔,你还愣着干什么,难不成要我教你该怎么做?”

    紫柔一听一惊,这是她最后的机会了。成了就能富贵荣华,败了就被赶出林家。

    况且是那样一个卓绝的男人,即使什么都没有,能跟他过一夜,她也是心甘情愿的。

    她咬咬牙,飞扑上前,从背后抱住了男人的腰腹。

    男人倒吸一口气,内心的痛楚迅速被身体的渴望压制住,他甚至可以听见自己血液奔腾的亢奋,他已面临着爆发的边缘。

    ps:谢谢oyc2048妹纸的打赏,么么哒,爱你。

    谢谢六十九黑,婚纱不灭,黑色的文,宝贝还爱着你呢,高凤阁虎投我的月票,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