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卷 第149章 将他供养

    不知坐了多久,一包香烟空了,他脚下全是烟蒂。客厅里的落地钟敲响了,现在已经是凌晨五点,黎明的曙光透过阳台照了进来。

    他一夜未眠!

    林泽少起身去卧室,打开浴室门,拧开盥洗台的水,他洗了把脸。

    他从来不是那种白白浪费时间或做无用功的男人,他的人生字典里没有“束手待毙”这个词,有时候人生很短,总要放手搏一搏才行。

    返身回卧室,他从梳妆台里找出一把小剪刀。

    再回浴室,他将褶皱不堪的黑色T恤脱掉,露出精健的身材。冷静的打开剪刀,他将尖锐的泛着白光的尖头对准了胳膊的伤口。

    想想他又停手了,如果胳膊伤了,她要逃,他哪来的力气去抓她?

    垂下眸,尖头已经刺进了左腹的伤口里。

    昨晚伤口撕裂今天愈了新疤,其实他根本不需要用刀就可以令它流血。

    但他清晰的看着尖头没入血肉里,那种血肉割裂的痛楚几乎令他晕眩。

    左掌撑在盥洗台的台面上,他抬眸看镜面中的自己,双颊褪去了血色,豆大的汗珠往下滑,他清俊的五官因为巨大的隐忍而无比狰狞。

    突然他轻轻的笑了,有时候他也觉得自己趋于…变/态。他的心在六年的反复等待与挣扎中变得脆弱而阴暗,但他放弃了治疗。

    他想呆在城里一辈子,只要她愿意——将他供养。

    ……

    夏彤昨晚又失眠了,才刚刚闭眼睡了一小会儿,手机铃声就急促的响了起来。

    是舒妃的电话。

    “喂…”她接起电话。

    “喂,彤彤,你快点来医院吧,妹夫的伤口流了好多血,听卢清说他赶去别墅时,妹夫都晕倒了。”

    “什么?”手机从手里滑落,她木讷几秒后,迅速下床穿衣。

    ……

    火急火燎的赶到舒妃口里的医院,问了护士他在哪层楼哪个病房后,她往楼上跑。

    跑上三楼,出了楼梯转弯,她撞见了一个人,是戴颢笉。

    急切的脚步忽然像在地面生了根,脚下有千斤重,她顿时愣在原地,双眼迷茫的看着前方的戴颢笉。

    (丽姿说:你婆婆真的很不喜欢你…

    丽姿还说:你婆婆将你困在警察局…)

    戴颢笉依旧是端庄高贵的模样,像夏彤这种接近白痴的反应她早已是见怪不怪,“夏彤你过来,我们聊聊。”

    夏彤跟着戴颢笉走到楼梯口,戴颢笉看着她,“听说你昨晚搬到了你妈那去住了?”

    夏彤双手放身前绞着,她像个无措的孩子,戴颢笉问她问题,她垂着眸轻点了头。

    “既然你无法原谅泽少,过不了心里的那一关,那你就干脆一点吧,分居不如离婚吧?”

    如果她记得没错,三年前她看过夏彤的资料。

    夏家夫妻自她出生就待她如珠如宝,夏家家庭和睦,所以夏彤的成长道路温馨顺畅。

    因为长的漂亮又学习着琴棋书画,抱着一本书,就能清冷孤傲。自小没受过挫折,一直被男生当女神膜拜,这样的人最脆薄。

    那天戴姨找她爸时,她的眼线怎么可能不知道夏彤在门外偷听,她是故意让她听到了。

    她要让她知道,她之于林泽少是妄想,是高攀,是永不可能。

    她要不起林泽少,更不能要!

    果然,才偷听了那么几句她就受不了了,一个人失魂落魄的回家。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她亲自坐在车里看着她对林泽少吼,让他滚,说他比不上什么柳靖淇,她爱柳靖淇…

    呵,三年前的夏彤,在别人不要她之前她一定要先抛弃对方,在别人瞧不起她之前她一定要先鄙视对方,多么骄傲的一只孔雀!

    虽然她失忆了,连性格都发生了变化,但她就不信,某些渗透到血液里的东西可以改变。

    其实这件事对于很多女人而言都可以原谅,可是她就是不行。

    “妈,”女人细微的声音从身侧传来,“我是不会离婚的。”

    戴颢笉转头,有些意外,“为什么不离婚,不原谅他又要吊住他,是恨他想拖垮他,还是怕离婚后捞不到好处?你放心,那天在警察局我允诺你的条件,今天依旧会兑现。”

    夏彤绞着的双手变成了紧紧的握住,她抬眸看戴颢笉,“妈,在您心里我就是那样一个人吗?您…您为什么这么不喜欢我?”

    “我早说过了,因为你们不合适。”

    是啊,她的答案永远只有一个,因为不合适所以不喜欢她!

    可是,可是她也是一个有尊严的人啊,她不觉得每次这样用金钱来打发她会让她觉得难堪和心痛吗?

    夏彤收回目光,看了看窗外,“不管怎么说,我是不会离婚的。”

    “那方圆圆的事情怎么办?”

    “这…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他会处理好的,而我需要点时间去适应…”

    戴颢笉打断她,“那方圆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

    夏彤心头一震,戴颢笉的语气已经笃定了那是他的孩子了吗?

    在医院里她可以不受良心谴责的义正言辞的让方圆圆不要那孩子,可是在戴颢笉面前她该怎么说?

    戴颢笉的神情有些严厉,紧盯着她的丹凤眼锐利而咄咄逼人,夏彤慌了,脑袋乱成一团浆糊,她后退一步,

    “妈,我是不会离开泽少的,要是…要是你真的想要那孩子,我…我会努力把他当成亲生的,我…”

    话一出口,戴颢笉冷声叫住她,“夏彤,你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吗?”

    这三年没见,戴颢笉都要怀疑三年前发生的事情,夏彤变得连她都不可置信了。

    戴颢笉叫住她,夏彤才恍然意识到她在说些什么,她…她怎么可以这样说?

    根本顾不得戴颢笉,夏彤转身跑了。

    ……

    夏彤在医院的走廊里奔跑了,路上撞到了人她头也不回。

    她满脑子都是刚刚她脱口而出的话——我会努力把他当成亲生的…呵,夏彤,在饰品店里丽姿跟你说的第三种可能,她放在心上了是不是?

    因为爱着他,所以要接受他有过另一个女人,如今也要爱屋及乌接纳那个孩子了是不是?

    夏彤你怎么可以这样,为了一个男人,你抛弃了尊严,连自我都找不回来,你变得连自己都瞧不起自己!

    夏彤心乱如麻,她现在只想离开这个地方,一个人躲起来理理头绪。

    但是当她发现自己停下脚步时,她已经站在了林泽少的病房门口。

    门没有锁,手一推,她就走了进去。

    病床上的男人脸色苍白而瘦削,即使是闭着眸睡着,他依旧深深的蹙着眉。

    她站在他身边,痴痴的望着他。

    伸出指尖去摸他的剑眉,然后在他浓密的睫毛上刷过,他的眼睛最好看,墨眸深邃漆黑,闪速着睿智沉稳的光芒。

    再去摸他的脸颊,最后停留在他的薄唇上。

    他的唇很软很温暖,指尖停留在上面,她整个人都能窜起战栗和酥麻。

    脑袋中会闪过他吻她的时候,吻势霸道而缠绵,他灵活的舌尖几乎能挑动她所有敏感,压着她,肆意的品尝着她的美好。

    夏彤觉得眼眶一热,泪水就流了下来。

    她想她一定很没用,遇到事情就只知道哭。

    可是真的好委屈好委屈,刚刚和戴颢笉谈话的时候就忍着落泪的冲动,现在看见他,泪水就汹涌而出了。

    当温热的液体滴到林泽少眼睛上时,他才睁开的眼。

    他真的太累了,血流过多当场就晕厥了,两天不眠不休,神经被一根线牵着,精神疲累到了极点。

    夏彤像只可怜的小猫般站他床边哭泣,一只小手还停驻在他的唇上。

    嘴角牵出一丝缱绻的微笑,拉住她的手放在脸侧,感知到她真实的温暖他满足的一声喟叹。他轻敛着眉,声音干哑,“夏彤,别哭。”

    泪水太多,她只能看到模糊的男人身影,她哽咽着,连话都说的断断续续,“你们…你们都不稀罕我,所以我也…不要稀罕你们了。”

    男人眼眸重重的打开,刚刚还虚弱的人立即爆发陡然的凌厉,“夏彤!”

    女人一只手捂住嘴,哭腔很浓重,“给你们真心你们都不要,所以…所以不要再对你们好…不想让自己被你们轻易的践踏,不想让自己变得…廉价。”

    “夏彤…”男人一掌扣住她的迅速手起身,刚动了下,腹部就传来撕裂的痛意,他甚至可以感觉粘稠的液体喷了出来。

    他手上的力道一松,女人迅速甩了他的手,跑了出去。

    她不能再留在这里,她不想看到他现在的样子,她已经够软弱够妥协,她不想自己为了他什么都没剩下。

    “夏彤!”男人一声低吼,迅速下床。

    可是他双腿无力,头脑犯晕,刚下床跑了两步就直接撞到了病床的转弯处,脚步一踉跄他当即跌倒在了地上。

    他手上还打着点滴,他甚至没来得及拔下针管,他一跑,点滴瓶从杆架上扯了下来,里面的液体和玻璃瓶碎了一地。

    “夏彤!”看女人消失在他面前,男人的眼眶猩红了,猛然抬起右拳砸向地面,关节都冒出了血。

    戴颢笉进来时,就看见男人喘着粗气一身狼狈的坐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