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四卷 第199章 试衣间的**

    “是的。”柳靖淇将车停靠在路边,他指着一处地方,“你们看。”

    夏彤顺着他的手指看去,那里是城市最贵的商业街,那矗立于商业街上的那块金字招牌上正是她设计出的蒂芙尼系列一的海报。

    夏彤冷却的心里慢慢注入一股暖泉,她的人生并不是一无所有的,至少这珠宝设计依然是她钟爱的。

    “彤彤,你进入珠宝设计界的第一炮已经打响了,因为大家只见你的作品未见你的人,所有又增添了些神秘感和传奇色彩。那么现在你是想将神秘感保持下去,还是带着你的设计站在世人面前?”

    是啊,这是一个选择。

    如果她现在站出来,那柳靖淇将是她最好的阶梯,她可以借助蒲昔的势力扶摇直上,在最短时间内站在最高的舞台上。

    但那势必要与柳靖淇做过多的纠缠,她不愿意。

    而且,她这一生除了想拥有那个人外,还有另外一个梦想,那就是拥有一个…只属于自己的珠宝品牌。

    “我考虑一下。”她答。

    ……

    柳靖淇还是将夏彤送到了宾馆,而苏如是在接奶奶的途中就找到了一个出租房。

    夏彤去看时,那是一个小高层的七楼,里面装潢的很好,家具都是崭新的,三室一厅,怀境清幽,非常适合居住,听说连租金都不贵。

    世间哪有那么好且巧的事情,夏彤知道这是柳靖淇的功劳,而她没有戳穿。

    人生就是这样,不是每件事情每个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发展,如果控制不了,保持一颗平常心就好。

    苏如是这次果然很有骨气,她除了将奶奶接出来外,其它的什么都没带。

    夏彤也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柳靖淇给她的金卡,这是她该拿的钱,况且她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没必要为了矫情而苦了自己。

    晚上,她们一家三口去逛百货商场,自然身后还跟着那个怎么甩也甩不掉的狗皮膏药柳靖淇,她们是搬新家,床单被褥买了很多,也亏了他这个苦力。

    奶奶是什么都不知道,一路过来她还不停抱怨怎么换家跟换衣服一样勤快,并问候林泽少没来。苏如是没有将事情告诉她,奶奶老了,经不起折腾。

    东西买的差不多了,大家去逛服装区。

    夏彤停在一家内yi店里选内yi,她的衣服都放在了橡树湾的别墅里,那里她去不了了,所以衣服全部要重新买。

    正选着柳靖淇走了进来,夏彤抬眸对他似笑非笑,“柳公子,如果你也想选内yi,出门左拐。”

    “噗…”夏彤身边的导购员笑出了声,又见柳靖淇温如冠玉,看向夏彤的眼神和煦温柔的连冰雪都能融化了,导购员脸蛋有些红。

    “彤彤,你怎么说话的?”苏如是缓解尴尬,她对着柳靖淇道,“小柳啊,隔壁是老年服装,我们去给奶奶选两件衣服,待会再来。”

    “恩。”柳靖淇点头,三人走了。

    夏彤在导购员的介绍下挑了两件,“就这个吧,帮我包起来。”

    导购员道,“小姐您不需要试试吗,内衣偏大或偏小,穿的都不舒服,而且不利于身体的发展。”

    “不用了,我穿多少码我自己知道。”

    “可是小姐,女人的身材受各方面的影响变化最快的,尤其是胸部。”

    听着导购员的话,夏彤募然就想起失忆后的她和林泽少数度缠/绵时,他对她的…总是宠爱有加,揉/捏把玩的时候总是感慨又大了一点。

    她的脸迅速烧红了,垂着眸的眉梢一片媚色。

    “小姐,小姐…”导购员见夏彤悄然莞尔着,俏丽的容颜一副…si春的模样,不禁出声叫了她两下。

    夏彤回神,羞涩的同时更多的是感伤,她拿着选定两件小衣向试衣间走去,“那我去试试吧。”

    “我来帮你。”

    “不必了。”

    夏彤走进试衣间,她将小衣放在椅上,然后脱掉身上的大衣挂试衣间的衣架上,她听见身后有响声,以为是导购员走了进来,她道,“不用你帮忙了。”

    正要转身时,两双遒劲的胳膊圈禁在了她的腰腹,她被拉入了一副宽厚的胸膛。

    男人的身上还带着外间的寒气,显然来的匆忙,那种清洌而好闻的男人阳刚从他搁在她颈窝里的鼻翼喷洒出来,瞬间侵蚀了她的感官。

    男人依旧一身黑色,他袖口的那颗银灰色的纽扣在灯光照耀下炫目的令人移不开眼。

    他怎么来了?

    医生不是说他的身体需要观察和静养吗?

    夏彤扭动身体,挣脱着他的怀抱,“你怎么出院了,身体不痛了吗?”

    她知道她不该说这番话,此刻她的关心对彼此都是一种藕断丝连,是折磨,但话语就是不受控制的说了出来。

    林泽少双掌扳正她的肩膀,将她扣在了墙板上。

    夏彤要挣扎,但林泽少整个修长的身体已经紧贴了上来。

    她抬眸看他,他清俊的脸上噙着不羁的微笑,发梢有些凌乱,最里面的黑色衬衫散了两个纽扣,让他越发狂野。

    夏彤觉得口干舌燥,伸出小手去推他的胸膛,“这里是女人内yi店,你来做什么?”

    林泽少抵着她的额头,看着她的水眸,声音低醇沙哑,“我来帮你选内yi,我怕过了三年,你不知道自己穿多大尺寸了?”

    说着他斜了眼左下角椅上的lei丝碎花小衣,轻笑,“夏彤,那小了?”

    他灼热的呼吸和她融为一体,她顿时觉得浑身酥软,心里荡出一抹水间,又看了眼他性/感的薄唇,她侧开脸,“你别这样。”

    “呵,夏彤,我怎样了?”他垂眸亲了一下她香软的唇瓣。

    被他困着,她只能被动的接受着他的触碰,她想挣扎,但林泽少仅用一只大掌就将她两只小手扣在头顶,穿着粉色线衣和黑色绒点打底裤的玲珑的身段当即凹凸了起来。

    林泽少另一只大掌罩上她一侧丰盈,狠狠糅捏了一把。

    夏彤迅速紧咬下唇,才没有将羞人的呻/吟发出来。

    她双腿发软,下滑的姿势太明显,林泽少紧紧将她压在门板上,一丝细缝都没留。

    “夏彤,你说想和我走到青石路上牵手,情动的时候拥你入怀,那你有没有想过和我…上chuang,做ai?”

    他…他怎么可以这样说?

    她那时才多大!

    林泽少墨眸里跳动着幽热的火苗紧攫着她,语气越发ai昧而轻tiao,“夏彤,你有没有感受过你的这具身体和三年前有什么不一样?”

    他伸出食指从她美丽的锁骨一路往下,停留到她所有的敏/感点上坏心眼的戳着,“你身体的每一处都被我舔过,啃过,咬过,吻过,我把你压身下狠狠揉躏过,肆意进出过,你知道你在床/上有多热情,有多浪。”

    夏彤的美眸里蒙上了一层水雾,粉嫩的小脸蛋像抹了腮红,她嘟着唇娇嗔,“不要说!不许说!”

    失忆后和他无数次的夏彤尚且不能应对他的流/氓,更别提现在的她。现在的她在这方面青涩的一如三年前,虽然有那些记忆,却没有丝毫经验。

    夏彤自恢复记忆后清冷高傲居多,现在她这副模样又回到了失忆后的她,纯美娇羞,林泽少的喉结滚了滚。

    大掌覆在她的翘臀上捏了两把,然后将她压向他的坚硬上,“夏彤,我已经破了你的身,让你成为了我的女人!”

    他那里咯的她又疼又痒,身下窜出一股暖流,她想要的更多。

    夏彤害怕了,她柔怯着声音否定,“不,那不是我,那是你和她做的,不是我。”

    林泽少勾起嘴角,嗓音越发惑人,“小醋坛,你是在吃自己的醋吗?好吧,那我就将对她做过的事情再对你做一遍。”

    说着,他便要吻她的唇,夏彤迅速侧头避开了,他的吻顺势落在她脆弱的耳垂上。

    长舌或轻或重的舔着她的耳涡,勾着她晶莹圆润的耳垂允吸。

    他又湿又热的呼吸钻进五官,骨髓里像有虫蚁在啃/噬,她颤抖瑟缩着。

    林泽少的长舌一路滑到她的锁骨,所经之处极尽佻逗,又啃又咬。

    感觉到女人不安的扭动身躯后,他隔着衣物,准备无误的咬在了她丰/盈的草莓上。

    “嗯…”她仰着小脑袋,还是忍不住发出了娇/吟。

    “夏彤…”林泽少松开她的手,一掌直接扣住她脑后和她鼻翼相抵,一掌沿着她的曲线往下,从她线衣里钻了进去。

    他看着她迷离的水眸,墨眸里已经散发出绿幽幽的森光,他呼吸粗噶,“夏彤,记得我们的初吻了吗,是不是像我们现在这样?”

    他的薄唇覆上她娇艳欲滴的唇,碾压一下,然后张开口学着当年的模样,轻轻咬了她一下,慢慢允吸着。

    林泽少的动作足以勾起她所有的柔情,天知道她渴望这个男人渴望了多少年,她曾经为了这个男人背弃了多少。

    她意luan情mi时,他的大掌已经钻进她的打底ku抚摸上了她的花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