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卷 第202章 跟我装纯情

    中年男人身边站着一位风姿绰约的年轻女人,她对着林泽少看,毫不避讳崇拜和倾慕的目光。

    夏彤突然想起来了,这女人是渡口酒吧有过一面之缘的沈练霓。

    夏彤知道她应该收回目光,但那抹颀拔俊俏的身影散发着一种磁场,她移不开目。也许感应到她炙热的温度,林泽少向她这边看了过来。

    夏彤迅速垂下眸。

    她真有些感概世界太小了,走哪都可以和他遇到。双手放身前绞着,希望他不要看到自己,但…又希望他往这边看来。

    正想着,“妈…”林泽少的声音突然在从身后响起,有两只大掌按压在了她削弱的香肩上,扑面而来的是她熟悉和眷恋的阳刚气息。

    “妈,叶老师,柳公子,这么巧在这里遇到。”林泽少勾着嘴角和众人打招呼,最后弯下腰,亲吻在夏彤的秀发上,嗓音若有似无的亲昵,“老婆…”

    夏彤身体发颤,其它三人的表情也有所变化。

    叶桐有些尴尬,柳靖淇依旧春风和煦,只是眼底一片冷色,苏如是表情僵硬了。

    林泽少站直身,淡淡扫了眼三人,最后看着苏如是,“妈,我今天和客户来这里谈生意,等你们吃好,我送你们回家。”

    夏彤这下慢了一拍没抢先回答,苏如是道,“不用了,你去忙吧,待会让小柳送我们就可以了。”

    林泽少没有坚持,“好。”说着又俯身亲了亲夏彤才告辞,“妈,我先走了。”

    ……

    林泽少一走,气氛就有些微妙起来,夏彤依旧垂着眸,苏如是道,“叶老师,出国的事情就这样决定吧,明天我带彤彤回桐市拜祭她爸爸,什么手续也不用办了,先离开个三年五载再回来。”

    苏如是一语双关的意思夏彤听的明明白白,叶桐应下,三人又闲聊了会,夏彤起身,“妈,我去下洗手间。”

    ……

    夏彤在洗手间里用冷水冲了把脸,她看着镜中自己恍惚的神色有些发笑,又磨蹭了很长时间才出来。

    走到门边,就看见前面的走廊里倚着一个人。

    林泽少身躯半倚在墙壁上,右手夹了一根香烟吞云驾雾着,他一条长腿微微曲着,一只手落裤兜里,抽烟的姿势透着一种野性的魅惑。

    夏彤想绕道而行,但那是出去的唯一通道。

    她走上前,林泽少保持抽烟的姿态未动,只是她走近时,他的薄唇里吐出一团烟雾直接喷在夏彤的面上,夏彤脸一红,加快了脚步。

    但她纤细的手腕被扣住了,刚要挣扎,一阵天旋地转,林泽少已经将她打横抱起。

    夏彤大惊失色,伸出小手去推他,一双透澈的水眸瞪着他,“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

    林泽少看了她一眼,“小醋坛,又吃醋了?我事先不知道沈总将他女儿带过来,这样吧,以后我谈生意应酬饭局,都明文规定不许有女人在场,再召开个记者招待会,不许那些女人用觊觎的目光看你老公,违者,斩!”

    夏彤锤他,俏脸绯红,“你别自作多情,我才没有吃醋!”

    正说着,她就见林泽少打开了电梯门将她抱了进来。她紧张了,攥着他的衣领,“你要带我去哪里,我妈还在那。”

    “放心吧,我会通知妈的。我们现在坐电梯去地下停车场,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这样不行,她妈知道她跟他走了会气疯的。夏彤挣扎的厉害,“林泽少,你放开我。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不要你了,我要跟你分开,你听不懂吗?”

    “夏彤,你说分开就分开,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我们家还是我做主,恩?”

    “但是你也说过,你是由我做主的。”她当即反驳,这是那次美国之旅他在媒体面前说的话,她记得。

    “呵,我说这话是有前提的,是我的女人才可以做我的主,你以为我会让你做主不要我,你怀疑我的智商是负的,恩?”

    这男人实在太强横霸道了,用道理是说不通的。

    夏彤又挣扎了一会儿,但她那点力气就像给男人饶痒痒,林泽少几个箭步,打开路虎车后门就将她塞了进去,他也挤了进来。

    林泽少长臂一伸将车内的空调打开,然后将蜷缩在车角边的夏彤捞进了怀里。

    “林泽少,你放开!”夏彤不让他碰。

    但林泽少强势的打开她的腿让她坐他大腿上,一掌禁锢在她的腰侧,一掌扣住她的后脑勺,他攫取了她的红唇。

    他吻的霸道而不失缠绵,允着她的唇瓣就想将长舌挤进去,她不肯开口,他直接在她腰侧的嫩肉上狠狠捏了一把,她吃痛张口,他挤了进去。

    他的口腔里有淡淡的烟草味,身上带着寒露的清洌气息很好闻,勾着她温热的小舌深度的允吻,在她蜜腹里翻江倒海,他狂热的吻几乎占据了她的呼吸,她渐渐沉沦。

    见小女人不挣扎了,他的吻从她的唇瓣移到她的细嫩的颈脖,一寸寸慢慢啃/噬着。

    夏彤攀着他的肩膀被动的承受着,她死死的咬着下唇不发出声音,一时安静的车厢里全是两人紊乱的喘息。

    林泽少没有进一步行动,收了口在她颈窝里贪婪的嗅着她的香气,“夏彤,今天妈跟你说什么了,你好像不开心?”

    她很随意的一句立即勾起了她满腹的伤心,委屈和无奈,鼻尖一酸,她热泪盈眶了。

    林泽少扣住她的腰要分开两人的距离,她赶紧抱住他的头,逼退眼里的湿意,她不想他看见。

    林泽少随了她的意,长舌舔着她的耳蜗,半响道,“夏彤,你哭够了没?”

    这男人!

    他稍微糊涂一点就能折损他英明神武的伟大形象吗?

    夏彤脑袋一热,张嘴就咬在他的脖子里。

    林泽少身躯一挺,沙哑的声音先发了出来,“夏彤,你敢再咬我试试?”他粗鲁的拿下她的小手,直接覆在了某处高挺上。

    他那里的坚硬的尺寸和滚烫的温度立即令她惊叫出声,“不要!”她要缩回手。

    但林泽少坚持按着,停车场的路灯射在他清俊的脸上,他一双墨眸染着炙热的情yu,嘴角还勾着一丝邪污的弧度。

    “夏彤,你怕什么?你真当你是当年16岁的小姑娘,跟我装清纯恩?以前你想要它的时候,用嘴的时候都没见你这么激动!”

    他…他怎么可以这么说?

    这男人绝对无耻到无下限。

    林泽少拉着她的手在上面狠狠撸了两把才松开她,粗粝的拇指去揉躏着她的粉唇,“夏彤,妈是不是要撤了我这女婿的职,然后扶柳靖淇上位?”

    夏彤被他揉躏到不行,两人姿态太过暧/昧,她浑身无力。“我都说了我要跟你分开,我妈为我物色人选也是应该的。”

    “呵,”林泽少没有接上她的话题,“虽然妈极力掩饰情绪,但我看她对我像有着深仇大恨。夏彤,我说我跟你不会有什么不共戴天的父仇吧?”

    夏彤太多震惊了,以致于她没能掩饰眸里的惊骇,见林泽少紧紧的盯着自己,她知道她落入了男人试探的圈套。

    “林泽少你不要乱猜了,我…我爸…”

    “夏彤,”林泽少堪堪叫了她一句,“从桐市回来的路上我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你爱着我却要拒绝我,那你肯定是有难言之隐的。当时就发生了两件事情,戴颢笉来桐市,你爸跳楼了。戴颢笉我了解,知道我们相爱后为了拆散我们,她是可以不择手段的。”

    “这就是我纵容你们搬家,纵容柳靖淇在我面前上蹿下跳,纵容你不要我碰你的理由,要不然,你以为我会让你们那么好过,恩?”

    夏彤几乎在打量他,这男人墨眸里一片清明,还有几分晦涩的痛苦挣扎,原来他猜到了这么多。

    “夏彤,父仇这玩意虽然狗血,但绝不是闹着玩的,我不会听任何人说,我只相信证据。昨晚我仔细分析过你爸公司破产的经济数据,我也从国外调取了当时那个携款潜逃合伙人的资料,你爸的确是因为识人不善,后期急救措施不当而导致破产的。”

    “若说戴颢笉动了手脚,那肯定是在之后。再给我几天时间,我已经派人到桐市调查取证了,过不了多久,我就能知道真相。”

    真相是什么?

    戴颢笉已经向妈妈坦白了,的确是戴颢笉断了爸爸所有生路,将爸爸逼到了绝境。

    可是,她希望林泽少永远不要知道。

    这个男人明明猜到了,可是他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他给她们自己自由,让她们肆意发泄仇恨却自己偷偷吞咽着苦果。

    他不痛吗?

    他不害怕吗?

    不,就是因为太痛太害怕,所以他强迫自己保持冷静只相信证据。

    这个男人绝对值得天下所有女人去深爱,去好好对待。

    夏彤摇着头,两只小手去捧他的脸,“林泽少,不要去查了好不好,事实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退一步讲,就算是你想象的又能如何,徒增痛苦罢了。”

    “夏彤,”林泽少抵着她的鼻尖,摩挲着她的脸蛋,“既然是痛苦就没必要你一个人承担,我林泽少从来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

    “如果是戴害死了爸爸,那妈对我的怨恨我可以理解,你因为愧疚对我想爱而不能爱也是常情,毕竟我是戴生的,哪怕我没有享有过她一天的母爱,但她犯的罪我必须承担着。”

    林泽少轻柔的声音里含着无数的自嘲与讽刺,夏彤一听,心里像被插上了一把利刃,然后翻绞着,她的两行泪水滑落了下来。

    “夏彤,别哭。”林泽少去吻她的泪珠,“昨晚我看你紧紧攥着妈的胳膊,我就知道你求妈对我保密,但痛失丈夫的仇恨哪能是你一句求情就能掩盖住的,所以你一定答应了妈什么条件,比如说离开我,或者和柳靖淇在一起。”

    “夏彤,我不需要你这样守护着我,你是女人,女人就应该依靠男人。你别担心,就算千难万难我也会劈出一片天的,你只要留在我身边就好。”

    夏彤心里动容不已,小手勾着他的脖子趴在他肩膀上哭泣,怎么劈出一片天,连他自己都说了“千难万难”。

    她心里的那道门槛怎么跨过去?

    要妈妈如何原谅?

    夏彤还在胡乱想着,林泽少就将她推倒在了前座的椅背上,等她反应过来时,他已经拉下她的羽绒服拉链,将她里面所有的衣服往上推,埋首在了她饱满的丰——盈里。

    “不要!”她抱着他的头想推远他,但他含住了她一侧的草莓,长舌在上面舔吻挑/逗,慢慢吞着她的浑圆,用力的允吸。

    夏彤身上窜出一股酥麻,连脚趾都蜷缩了起来。

    她本来想推远他,但她的手指擦进他的乌发里竟使不出半分力道,只能无措的扯着他的头发。

    林泽少亲完一侧又去亲另一侧,一只大掌从她的裤里钻了进去,或轻或重的揉/捏着她挺翘的粉臀。

    “泽少…”夏彤一张明丽的小脸染满媚意,水眸含羞半闭,她长而卷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珠,因为情动不停在空中扑闪着漂亮的弧度。

    林泽少抬眸里就看着她这副模样,她波光潋滟的靠着椅背欢/愉的摇着小脑袋,因为口干舌燥,她伸出丁香小舌舔着娇艳的唇瓣。

    “小妖精!”林泽少低哑的叫了一声,拉下她的手教她解开他的金属皮带,然后强迫她抓住他的擎天一柱。

    夏彤羞的不敢睁眼,手上的温度几乎灼伤了她的肌肤。

    男人诱哄的声音从她耳侧传来,“夏彤,睁开眼看看,看看你喜欢不喜欢?”

    夏彤几乎要“呸”他一声,小手抽不回来,连声音都娇羞松软,“我不要看,肯定不喜欢!”

    他的薄唇紧贴她的,长舌细细描绘着她的唇形,墨眸闪亮如繁星,“夏彤,你怎么老口是心非恩?那时说不喜欢我心里却喜欢我喜欢的要命,偷偷暗恋我,还想跟我做情侣和夫妻之间做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