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卷 第208章 我死给你看

    林泽少转身,夏彤的秀发凌乱,巴掌大的脸蛋粉面桃腮,眸里还荡漾着秋水般的波光,他感觉整个人踩进了棉花糖,心里温情不已。

    他微笑,“好,陪着你。现在快接近中午了,我只是想去厨房给你弄点吃的,你先睡一觉,待会我叫你。”

    夏彤这才又蜷缩回被窝里,她实在太累了,浑身骨头都像被拆卸重组了,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

    她露出甜甜的笑意,“谢谢老公。”

    ……

    这一觉睡到了中午,林泽少准备了三菜一汤,都是她爱吃的,味道鲜美。

    两人一起吃过饭又磨磨唧唧,欢声笑语的刷过碗,林泽少将笔记本和文件搬到床上,夏彤拿着纸和笔趴床上想着设计。

    夏彤现在没什么灵感,她侧头看了看男人,他穿着深蓝白条的线衫很帅气,专注工作的俊庞异常深邃和睿智,就连那敲打在键盘上的声音都透着一股干净利索。

    这是和刚刚勇猛的他截然不同的一面,潇潇洒洒的姿态就有恬淡从容的气质,眸睨间皆是傲视天地的霸气。

    收回目光,夏彤一条手臂支下巴那,傻傻的笑着。

    她轻咳一声,“老公,你想要什么,我有一支神来之笔,可以替你画出来。”

    “呵…”男人淡笑一声,未答。

    夏彤的双眸形如月牙,笑容娇俏,拿着笔在纸上勾勒着,画出来的是他完美的轮廓,然后是那对漆黑的墨眸,性/感的薄唇。

    “老公,”她声如脆铃,“你晚上想吃什么,待会我们出去买菜吧,今晚我下厨。”

    “恩…”男人应了一声,没有下文。

    而夏彤喜悦的心情几乎要飞扬开,画出他一手落口袋的矫健身姿,又在他身旁画着自己,她两条嫩白的腿在空中荡着快乐的弧度,

    “老公,昨晚我把手机和奶奶送我的手镯都弄丢了,你给我买新的好么?”

    她这样不停的说话,林泽少真的没有办法集中注意力工作。

    抬眸看她,她穿着一件白色的长线衫,裸着玉滑的双腿。

    线衫只能盖住她的臀部,而她晃动的时候那黑色小裤就露了出来,小裤后面是蕾/丝的,她雪白无暇的两瓣粉臀和那道蜜沟,他只一眼就可以窥视到。

    将笔记本和文件移开,他趴在她身侧,一条手臂支着头,一条手臂搂着她的纤腰,“夏彤,你在画什么呢?”

    她已经将自己画出来了,她将两人的相貌和身材画的很好很逼真,可是为啥两人的姿态这么怪异?

    他一手落口袋里一手搭在她肩膀上,一副拽炫酷的模样,而她侧着身躲着他的触碰,紧拧着眉一副不愿意。

    林泽少不开心了,他狠狠捏了她一把,“夏彤,你是把我当成猥-琐大叔呢,而你永远清纯小萝莉?跟我在一起,你就这么不乐意?”

    夏彤侧过头,眨巴着一双乌亮眼眸,凑去啄他的薄唇,“老公,我乐意不乐意,你还不清楚吗?”

    再说,他们在一起他无论做什么事情可是问过她愿意不愿意了,还不是逮着就强来!

    夏彤馨香的身体一靠近林泽少,他就有些蠢蠢欲动了,又被她的软唇轻轻撩/拨了一下,腹下顿时胀痛开。

    不过他没有行动,只是移过去将她娇小的身体按怀里,另一只手抢过她的笔,“你不觉得这幅画还缺少了点什么吗?”

    说着他就在夏彤身边加了个大头娃娃。

    夏彤一看,嘴角的笑容僵住了,不过她很快垂眸掩饰住,笑道,“你的绘画水平怎么还停留在初级班,你以为画个头画个身体就完事了吗?”

    林泽少低醇好听的声音贴着她的耳边响起,语气呢喃,“夏彤,给我生个小杉杉吧。”

    夏彤沉默了半响,抓笔的指关节渐渐泛白,“老公,我们刚才没有做安全措施,待会你去买避/孕药吧,我…”

    还没说完,林泽少胳膊使力将她捞进了怀里,指尖扣住她的下颚,他逡巡着她蓄满泪珠的眼睛,“夏彤,为什么?”

    夏彤侧开眸,两行泪水已经从粉腮上滑了下来,瘦削的肩膀无助的抽动两下,“我不能…我害怕。”

    她不能——这一天已经是偷来的美好时光,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明天?

    她害怕——她是个罪孽深重的人,她怕…怕连累了孩子。

    “夏彤,看着我的眼睛。”男人的声音轻柔而诱宠着。

    被他扳正肩膀,她只好泪眼朦胧的看他,他眸里一片暗然幽深的执着和坚定,“夏彤,你说你不能,但是如果上天让你有孩子,你舍得用避/孕药杀了他吗?还有,你不要怕,天塌下来有我顶着,我们共进退恩?”

    她昨晚在墓园逃跑的时候就将自己交给了他,和他共进退自然是她希望的。

    “恩。”夏彤点头。

    林泽少紧绷的身体得到放松,长舌去舔她的泪珠,最后在她的眼睛和额头上迷恋的摩挲着。冬日温暖的阳光洒进来,一室温馨和谐。

    夏彤推了推他,她指着他线衫领口的纽扣,“老公,你这里的纽扣要掉了,我用针线给你缝一下吧。”

    林泽少松开她,她在房间里的梳妆台抽屉里找到针线,用细小的针眼里穿上和他颜色相近的一股线,她半跪在他身前给她缝纽扣。

    林泽少垂眸看着她线条优美的侧面,她小巧的耳垂形如滴露,引人垂涎,微翻的长睫毛盖住迷人的明眸,微微颤动。

    灵秀鼻梁一管如玉,雕凿在那光洁细滑的粉庞上,鲜红饱满的樱唇轻抿,散发着诱-人的色泽。

    因为他刚刚宠的厉害,她眉宇间还呈现出雨滋露润的迷人风韵。

    “好了。”夏彤满意的收工后,就见林泽少呼吸急促,两眼暗热的紧盯着自己。

    夏彤被他瞧得心跳加速,咬了咬唇,将针线放在床柜上,她慢慢爬坐他大腿上,小手勾住他的脖子,她仰着小脑袋问,“老公,还想要吗?”

    林泽少托住她的翘臀,大力的揉/捏,“你受得住吗,刚才我看你都红肿了。”

    夏彤乖巧的伏在他的肩头,也不回答,她张开樱桃小口,慢慢咬着他宽厚的肩膀。

    她的动作仿佛是在干柴上加了把热火,林泽少快速松开自己的皮带,没有任何节奏的狠狠挤了进去。

    夏彤还是湿的,对于这个突然闯入的巨大她拧了下秀眉,但很快就迷失在男人细致缠绵的宠爱里。

    ……

    一天很快就结束了,两人几乎没有出别墅,珍惜着这平静的相守时光。

    第二天林泽少开车送夏彤回小高楼,按响门铃,是穿白大褂的护士来开门的,“林总…”

    林泽少拥着夏彤走进去,医生迅速迎了上来,林泽少问,“我妈身体怎么样了?”

    医生答,“病人心绞痛病犯了,我们用过药后病情算稳定了,但病人不能受太大刺激,如此下次再犯病导致呼吸不畅,很有可能有生病危险。另外病人情绪波动很大,昨天到现在她都不肯进食,我给她输了营养液。”

    “恩。”林泽少点头算知道了。

    他垂眸看着怀里已经眼泪泛滥的夏彤,柔声道,“夏彤,我们一起进去看妈妈。”

    推开门,苏如是正坐在床上,即使是侧脸,夏彤都可以看见妈妈苍白的脸色和干涸的嘴唇,心里愧疚与心疼泛滥,她走上前,颤声道,“妈。”

    苏如是的胸膛一下子就剧烈喘动了,也许她激烈的情绪从听见他们进门就有了,但她死死捏着手心忍着。

    苏如是掀开被,站起身,她凹下去的眼眸一片乌青与厉色,挥手右手,她甩了夏彤一巴掌。

    不过这巴掌并没有落到夏彤脸上,而是被林泽少挡去了。

    林泽少被打偏整张脸,但他很快转了回来,墨眸痛惜却坦诚,“妈,您不要打夏彤,都是我的错,要打就打我吧。”

    见这巴掌落到他身上,夏彤痛不可遏,她扯了扯他的衣袖,“泽少…”

    但夏彤微弱的声音迅速被苏如是尖锐的咆哮掩埋了,“你以为我不敢打你,林泽少你知不知道你比你妈更有罪!今天既然你送上门来,我就让你知道你错哪了。”

    说着,苏如是挥动左手又给了他一巴掌,“林泽少,天下那么女孩你不去喜欢,你为什么非挑夏彤来爱?”

    “既然爱夏彤,那你就应该保护她。你为什么任由你妈害死了她爸,三年前拍拍屁股走人却让她追着你的车出了车祸?”

    苏如是挥动右手又给了他一巴掌,“林泽少,你既然娶了她,那就应该给她幸福。可是为什么婚后你让她接受你妈的羞辱和打骂,还让她为你放弃珠宝设计?”

    “她为你做了这么多你为什么要跟她离婚,你为什么要让她去捡一本印有你照片的杂志而二度出了车祸?”

    苏如是的滚烫的眼泪流了下来,她又给了林泽少一巴掌,“林泽少,现在你已经知道是你妈害死她爸,你为什么还不放开她?”

    “你明知道她夹在她爸自杀和我对你妈的仇恨中痛苦挣扎,既然你爱她,为什么你还这么自私的将她留在愧疚的深渊里?”

    林泽少一直默默听着,巴掌落他脸上他眉心都没动一下,但这只会令苏如是更恼火,她上前揪住他的衬衫捶打,“林泽少,我好好的家庭,好好的女儿怎么会被你践踏成这样?你凭什么要跟夏彤在一起,你凭什么要我原谅?”

    最后一句话苏如是松开他,指着他的鼻尖说道,“林泽少,我告诉你,你想跟夏彤在一起,除非我死了!”

    苏如是的咆哮勾起了他满腹伤悲。

    他是何等睿智的人,那天在桐市看夏彤日记写道外婆去世时,戴颢笉淡淡看了她一眼,戴颢笉害死她爸爸的猜想就钻入脑海了。

    只是他不相信!

    上帝跟他开的玩笑太多了,他在一次次真真假假和得得失失中磨损了所有心智,失去了判断的能力。

    夏彤有多爱她爸爸他知道,那天苏如是提到丈夫是如何的黯淡荒凉他记得,夏家失去了这个顶梁柱这三年过的有多艰难他也清楚,正因为如此,他才不知道该怎么办。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他拿什么拯救他的爱情,拿什么获得原谅?

    苏如是说的对,他比戴颢笉更有罪。

    他不是不了解戴颢笉的,戴颢笉的所作所为现在想来也合乎常理,但为什么那时他就没有想到和阻止?

    三年前他就不应该对戴颢笉还存了些母爱的幻想,他就不应该陷在失去外婆和被她拒绝的痛苦里无法自拔,如果…如果那个时候可以看出她的真心该多好!

    在医院吐血昏迷后醒来的第一眼,他的大脑就在飞速的运转第一步该怎么走?

    他得知了苏如是搬家的消息,他带着彷徨和小心翼翼的心远离,他首先要确认的是夏彤的态度。他想,哪怕在她脸上看到一丝犹豫的痕迹,他都不会放手的。

    没有人知道他在试衣间里有多紧张,他不敢眨眼,他怕错过了她脸上和眸里所有的表情。

    她没有让他失望,不管是六年前还是六年后她也从来没有让他失望。

    当看着她紧紧拽着苏如是胳膊时,他简直欣喜若狂了,她依旧爱他,宠他,护他,比六年前更甚。

    其实他从来没想过他能跟她爸爸比,毕竟那是给她生命,用如山父爱陪她走过18年的男人,他不奢望比,也比不上。

    但她愿意在父亲的仇恨外,依旧爱他如初,这便是苏如是问他为什么不放手的理由了。

    因为他爱她,他的幸福非她不可。

    那么她爱他,就算是毁灭,她也要他的陪葬。

    况且,她已经失去了爸爸,怎么能让她再失去他?

    ……

    “妈,我求你别这样…”夏彤哭着抱住苏如是的胳膊,那些清脆的巴掌回荡在空中就如针一般在戳她的心,“妈,他没有错,你不要怪他…都是我不好,我…”

    “夏彤…”苏如是狠狠甩开夏彤,“他没有错,你也没有错,是我和你爸错了行吧。你爸已经死了,现在我也碍你眼了,那我死给你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