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五卷 第212章 柳靖淇vs君安吉2

    倒是柳靖淇依旧如沐春风的模样,他没有看黑衣女人,只和君安吉说道,“你过来。”

    听他叫自己,君安吉脸上立即露出霁雨初晴的微笑,她赶紧向柳靖淇走去。

    黑衣女人没有阻止,若是柳靖淇敢在她眼前对君安吉不敬,她会立刻要了他的小命。

    君安吉走到他身边,神情欣喜而羞涩,带着惴惴不安的试探,她道,“靖淇,你不要生气,干妈只是对你有些误会,我会替你解释的。”

    “呵…”柳靖淇轻笑一声,右掌拽住她的手腕让她坐他大腿上,温润的面部看不出丝毫情绪,他问,“我怠慢你了吗?”

    他们相处三年他一直君子之交,止于礼,就算是牵手的次数也屈指可数,除了爸爸,她还是第一次接触到男性的身体,况且是她喜欢的人。

    她心跳加速,有些羞涩,但良好的家教并不允许她未婚就和男人亲昵,况且刚刚那个美菱才倚在他怀里。

    两只小手推着他的胸膛,她侧眸避过他纯阳刚的气息,“靖淇你对我很好,你先放开我。”

    可是她的小脸迅速被两根手指扣正,力道大的不允许她做丝毫挣扎,男人在笑侃,“君小姐,如果我说我不想娶你,你干妈会不会要了我的命?”

    君安吉睁眼看着他,他…他不想娶她吗?“干妈不会的…”

    “那君小姐,你想嫁给我吗?”他打断她,又问。

    柳靖淇的神色很认真,仿佛只是在执着着一个答案。

    “恩。”几乎没有思考,君安吉点头。

    “呵,其实娶你并不难,曾经我也想过和你过一辈子。”看着女人眸里瞬间迸溅出的神采,他淡淡扯着嘴角,“但是我得先确定你是不是合我的胃口,你能不能调动我的欲——望,我娶你回去总不能把你当摆设,将来你还要为我生下蒲昔家的继承人。”

    听他说娶她,君安吉是欢喜的。

    但是,结婚不应该是情到浓处而水到渠成的事情吗,因为爱所以结婚,结婚后再做他所说的那些事情。

    可是他为什么要将顺序倒过来,先按部就班的照正常的思考和推断来考量值不值得结婚?难道婚姻是一场交易吗?

    他的俊面缓缓流淌出一股悲伤,一丝绝望,这就像是完美的璞玉突然有了一丝裂缝,让人扼腕叹息,让她心疼。

    柳靖淇看着君安吉这双和夏彤很像的眼睛,那纯净的世界里满满是他的倒影,突然就想起夏彤在窗台说那番话时凝望某处,也是这般炙热缱绻和心疼的温度。

    他俯身,水粉色的薄唇覆盖上君安吉的红唇。

    此刻的柳靖淇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夏彤会和他弹钢琴,为什么要对他笑,就像此刻他对君安吉这般,只要不是那个人,是谁都没关系。

    林泽少说他心里不平衡是因为明明他离爱情一步之遥但却得不到,现在他也明白了,爱情里的一步之遥就是天涯海角。

    君安吉的唇柔软的不可思议,和那日橡树湾亲吻夏彤的是一样的滋味,他敛上眸,忍不住张嘴啃着那两片唇瓣,然后将长舌挤了进去。

    她的口腔里全是少女的轻甜气息,丁香小舌又滑又嫩,她十足的青涩,被他允吸着她微微的抗拒,舌尖一动却扫到了他的上颚,他喉结一滚,吞咽下她的津液。

    在意大利时有很多女人靠近他,沟引他,可是那些女人就和刚刚美菱的一样,身上一股胭脂水粉味,他提不上兴趣。

    可是现在他硬了,想想他也空-虚寂-寞了好久,24岁的男人依旧是个处。

    君安吉被柳靖淇吻懵了,更为他忽冷忽热的态度。

    她傻傻的被男人里外品尝了遍,柳靖淇松开她的时候,她还是那副呆滞的状态。

    而柳靖淇已经将她打横抱起往门边走,这时抱头蹲在墙角的大腹便便男人冒着生命危险问了句,“柳先生,那一百万…”

    柳靖淇答,“女人我没碰到,交易作废。”

    大腹便便的男人在心里咒骂了一句,NN的,又是一个伪土豪!

    柳靖淇走到黑衣女人身边,黑衣女人伸出手臂挡着,“你带我家小姐去哪?”

    柳靖淇一双黑钻深不见底,语气有了挑衅和讥讽的意味,“你家小姐喜欢我,君家想把她嫁给我,而且她不是我未婚妻吗,我想带她去哪里做什么都应该是喜大普奔的结果。还有,她是一个人,不是你们饲养的宠物,有时候溺爱也能成祸害,该让她学会选择和承担的时候了。要不然,她到时怎么做我们蒲昔家的当家主母?”

    其实他前面说的那番话黑衣女人并没在意,君家就这一个女儿,不宠她宠谁?但他最后一句话无疑默认了两人的婚事,黑衣女人默默收回手臂让他走了。

    ……

    柳靖淇一直将君安吉带到他所在的公寓,打开他的卧室门将她放地上,他刚要转身,迅速被君安吉拽住衣袖,“靖淇,你把我带这里来干什么?”

    柳靖淇嘴角勾起冷笑,“到我房间来还能干什么,难不成我们喝茶聊天?你不是想嫁给我吗,待会我们洞房。”

    “洞房”这词令君安吉一震,看着他冷漠的脸色,她摇头拒绝,“不行,我们还没有结婚,妈咪说…”

    “君安吉,”柳靖淇叫住她,修长身躯猛然欺上,她一退,就被他抵在了墙壁上,“在我面前耍了那么多心机不够,现在还想扮纯真无辜?我问你,林泽少是怎么知道我和你一纸婚约的?”

    君安吉明显一慌,“我…”

    “呵,知道我们婚约的就那么几个人,你爹地还不敢这般不计后果的跟我斗,况且他知道我不喜欢你即使你嫁给我也得不到幸福,这般逼我只会让我更加反感和厌恶你。你是怎么认识林泽少的?怎么和他联系的?呵,真看不出来你这么一个养在深闺的小姐竟也有这般的手段和心机,你这么处心积虑的不就是想接近我?”

    “瞧,我今晚给你机会了,你一直梦寐以求的男人今晚想睡你了,你还不赶紧脱光衣服,使劲浑身解数伺候我?”

    “我,我没有…”她被他难堪又绝情的话语刺激的眼泪直掉,她攥着他的衣服,“靖淇你相信我,我…”

    “够了!”柳靖淇掰开她的手指,狠狠甩开,然后退后两步,“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次机会,我现在去洗澡,要是你今晚让我睡,就乖乖脱了衣服在床上等我,明天我们回意大利就筹办婚礼。要是你不愿意立刻给我滚,永远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

    ……

    柳靖淇洗过澡出来时,君安吉已经躺在了房间床上。

    她的身体被被褥遮的严严实实,紧闭着眸,满脸泪痕。房间的沙发上放着她所有的衣服,她已经做了选择。

    食指挑起被褥一角,她如雪的肌肤暴露了眼前,隐隐看到那一侧的丰-盈,并不算大,但挺翘圆润,那一颗殷红十分诱人。

    今天他在逼君安吉,也在逼自己。

    他总归是要结婚,君安吉是最好的选择。

    君安吉感觉一阵凉风袭来,她身上的被褥已被大力掀开,她浑身颤抖的厉害,刚要抱紧胸,蜷缩起自己,但柳靖淇已经覆压了上来。

    她的下巴被扣住,“怎么哭了,今天不是值得庆祝的日子吗?睁开眼,笑给我看看,免得我待会粗鲁。”

    身上的压迫感太强烈了,君安吉只能睁开眸,男人魅惑的勾着唇角,一张玉面邪肆俊美。他裸着上身,皮肤白皙,但身材精健硕挺。

    她身上不着片缕,他腹间就裹了件浴巾,跨腿坐她身上时就将那处坚硬抵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她瑟缩着。

    她是真正的名门淑媛,平日里接受着正统教育,被呵护的无微不至,她不识情/欲,像这种luo露身体的事情她羞耻的要死。

    她今年才19岁,被君家当成明珠,骨子里也是骄慢任性固执的,被他羞辱她固然难过,但是她想跟他结婚,她想跟他永远在一起。

    君安吉笑不出来,柳靖淇“呵”一声后直接俯身咬破她的唇角,身下娇躯一僵,他已经裹挟着血腥挤到她口中,狠狠允吸啃-咬她。

    君安吉不知道接吻是不是都是这种被掠夺和侵犯的感觉,太不美好了。当他松开她时,她整张嘴都麻木了。

    柳靖淇埋首在她颈脖嗅着她的香气,她身上是干净而温暖的,他有几分喜欢。

    一只大手揉-捏住她的丰-盈搓圆捏扁,她皮肤本来就水,他才抓了两把凝脂的肌肤就有了一条条红痕,柳靖淇眼睛都看血红了,流露出几许暴戾和征服的神色。

    她跟夏彤的感觉真太像了,嘴唇是,丰盈也-是,她远没有夏彤大,但一样柔软嫩滑,捏在手里就让人有揉躏的冲动。

    君安吉痛苦到了极点,一张小脸煞白,她看着柳靖淇有些扭曲的面部,哭着求饶,“靖淇,我好痛…你轻点好吗?”

    “痛吗?更痛的还在后面!”身下的坚硬又扩张了几分,因为她在颤抖,那点殷红荡漾着弧度我见犹怜,他俯身将一侧含了下去。

    “啊…”君安吉一声尖叫,整个身体紧绷到极致,黑白瞳仁猛烈收缩着,胸前传来剧痛,他肯定将她咬破了。

    现在的他和平日里的温文尔雅真是大相径庭,他就像头野兽,疯狂的撕咬她,不给她一丝快感。

    君安吉咬牙承受着,他的吻从胸口移走到肌肤各处,所过之处必然又舔又啃,留给她一路火辣辣的疼痛。

    当他分开她的双腿时,她神智都有些不清楚了,就感觉男人在头顶说,“不是想跟我结婚吗,这就是结婚的代价,也是我给你的惩罚。”

    说完,她就感觉身体慢慢洞穿着,他卡着节奏,一寸寸的推着,边推边享受着她痛苦的表情。

    所有迷失的神智再次回归大脑,她所有感官都在叫嚣着一个字“痛”,根本无法忍受的痛。

    两手扣着他的臂膀,在上面留下一道道深深的血痕,她终于投降,“我不要了…停下了吧,靖淇,我不要了…”

    柳靖淇的胸膛在剧烈起伏着,身体像被烈火焚烧了,一双黑眸散着迷离,他得到了极致的快乐。这就是放纵和宣泄的滋味吗,太消魂了。

    “现在说不要太迟了!”扣着她乱动的纤腰,他冲破那道膜,彻底洞穿了进去。

    君安吉攀上柳靖淇的肩膀,死死的咬住了他的脖子。

    柳靖淇一声低吼,全身结实的肌肉硬成一块一块,不知是冲入她体内的欢愉,还是她牙齿咬入他脖子的痛楚。

    君安吉倒回了床上,她甚至忘记了哭泣,进入了半昏厥的状态,但男人开始驰骋了,神经被撕扯着,他都不给她任何昏厥的机会。

    她没有丝毫快感,下面十分干涩,他每进出一下,那强悍的坚硬就无情的蹭着她娇嫩的rou壁,她才19岁,青涩的身体无情被摧毁,这感觉就像是有人在拿棍子洞穿着她的身体,生生将她撕裂成了两半。

    身下的女人是温室里的花朵,娇艳欲滴,可是此刻她水嫩的小脸挤在一起,喉咙发出着破碎的抽息声。看着她隐忍的模样,他得到了畅快淋漓的报复感和身体的满足。

    是她逼他放弃了夏彤,是她断了他最后救赎自己的机会,是她将他推进绝望的沼泽,所以她应该陪葬。

    身下动作缓了下来,他扣住君安吉漂亮的下颚,“叫我靖淇哥哥!”

    是的,他已经陷入了一种病态,但他不需要看心理医生,因为他放弃了治疗。

    君安吉不知道他要折磨她多长时间,但是她不敢反抗,顺从着他的意愿,她虚弱而乏力的叫他,“靖淇哥哥…”

    享受着她的紧窒,他的声音十分嘶哑,“现在还想嫁给我吗,如果嫁给我,以后每晚都会有这样的折磨。如果不想嫁给我,我也不会白玩你一场,我会补偿你,补偿君家的。”

    听到他的话,君安吉的眼泪又成串的流了下来。

    柳靖淇肆意进出着这具美丽少女的胴ti,攻势越发猛烈,“明天我们回意大利,我给你考虑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