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卷 第232章 加拿大之行3-只能躺在我身下

    林泽少绕着办公桌走了一圈,骨节分明的大掌抚摸上去,最后落定在办公桌的抽屉上,一层层的打开。

    中间第三层的抽屉加了锁,林泽少从裤兜里拿出一根钢丝,慢慢擦进去,然后有技巧的拨动了三下,抽屉应声而开了。

    打开抽屉,里面的文件整齐放置着,文件最上面有一封书信,林泽少拿出来,借着点滴星光仔细浏览着。

    这时办公室的门锁响了,林泽少迅速将抽屉关上,手上抓着那封信,机警的闪身躲在了办公桌旁边的书柜后面。

    “Son…”杭瑶雨正在和Ada聊天,Son从转弯处走来直奔书房,她猝不及防,拔高的声线里有几分慌张。

    见Son看来,杭瑶雨强做镇定的聊天,“Son,刚刚我和表姨聊到你的婚事,表姨说你去相亲了好几个姑娘还留着她们的照片,我难得来一次,替你好好物色一下。”

    Son的手搭在门把上,耸肩,微笑,“瑶雨,那些我都不喜欢,不看也罢。”

    说着把门打开,走了进去。

    “Son…”杭瑶雨又叫了一声,她身边站着Ada,不能表现出慌乱的情绪也不能跑去阻止Son,她只能给里面的林泽少争取更多的时间应变,“Son,你这么急进去书房,是有什么要事要办吗?”

    Son健壮的身体已经走了进去,闻言伸出头答,“恩,爹地刚刚打电话来要我帮他拿一封信,爷爷寄来的信。”

    爷爷?是三维的创始人William吗?

    William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快30年了,30年前Willam结发妻子患了一种罕见的重病,访遍全球名医,苦无治疗办法。他们夫妻伉俪,William遂抛下三维带着妻子隐居,这一走30年闲云野鹤,没人知道他们的踪迹。

    当然,对于已经正式退出商业舞台的人,他也是没有被知晓价值的。

    杭瑶雨就觉得脑中金光一闪,很多线索被她刹那间捕捉到,但又瞬间遗忘,她甩掉脑中的想法觉得根本不可能,再一抬眸Son已经进了书房,书房里的灯被打开了。

    杭瑶雨一颗心沉入了谷底,想上前却被Ada拽走了,“瑶雨,Shelley给我设计了好几款珠宝首饰表姨喜欢的不得了,你来挑挑,表姨送你一款。”

    杭瑶雨已经回天乏术了,书房是商界重地,偷窃商业信息的重罪她无法替林泽少承担,为了杭家和表姨两家长久的情谊她只能选择放任不管。

    嘴角勾起抹自嘲和释然的微笑,也许她真的没有她想象的那般爱林泽少吧,而那个男人很早就看了出来。

    ……。

    书房的灯十分明亮,林泽少整个身体还隐没在书柜的阴影中,Son一步步走了过来,林泽少屏住呼吸,敛住眼眸。

    Son坐在了办公椅上,他的手去拉第三个抽屉。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夏彤站在了书房门边,作为礼貌她抬起素手轻敲了几下已经敞开的门,巧笑嫣然,“Son…”

    Son看见她,手头的动作停住了,这是他喜欢的姑娘,Son当即露出灿烂的微笑,“Shelley,你找我有事吗?”

    夏彤走进去,边走边道,“没什么事,只是我来这之前给你设计了一款皮带,设计图稿在我房间呢,我想让你过去看看喜欢不喜欢。”

    Son一脸惊喜,他抬头看着已经站在了他身边的夏彤,“真的吗?但是我现在有事情要做,等我做完了,去找你。”

    夏彤自然的点头,“好啊。”

    夏彤侧过身,书柜是镂空设计的,林泽少今天穿的深紫色的衬衫露了一角出来,她准确的看到了。

    Son本来在目送着夏彤离开,但只见她才走了一小步,“啊…”一声轻呼,她扶住额头整个人向他倒来。

    Son迅速转动办公椅,将夏彤接个满怀。

    他是外国人,身壮体魄,而夏彤娇小玲珑,那种柔软馨香的触感令他深深一震,只见怀里的女人抬着一双沟人的眸子水雾氤氲的看他。

    雪白的贝齿轻咬着鲜艳欲滴的红唇,她似乎有些羞涩但更多的是俏媚,勾着他的脖子不松手,声音娇软,“Son,我头晕,你…你可以送我回房间吗?”

    美人计之所以流传下来,那是因为屡试不爽,这个计策连古代那些猛虎大将都抵抗不了,更别说Son了。

    自己喜欢且一直求而不得的女人向你发出暧-昧的邀请,只要是男人,都会晕头转向的点头。

    于是Son抱起夏彤,关掉办公室的灯走了出去。

    等外面彻底恢复了平静,林泽少才走了出来,他将信放回信封,按照原样放回去,然后用钢丝又将抽屉门锁上。

    ……

    林泽少出了书房门径直向夏彤的房间跑去,路上没遇到Son,难道他还在夏彤的房间里?

    现在只要想想刚才她倒在Son怀里,像沟引他那般去沟引Son的一幕时,他冷冽的嘴角都在轻微抽搐着。

    重重的敲响门,夏彤来开门,Son站在她身后。

    林泽少面色十分僵硬,Son看见他也有几分尴尬,快速告辞后Son走了。

    林泽少走进夏彤房间,夏彤关上门,“老公,你是要来感谢我的吗?”

    他转身,长臂一捞,扣住夏彤的纤腰几个旋转就将她重重压在了房间柔软的大床上,大掌穿梭进她的秀发里施了点力向后扯着,夏彤被迫拱起身子,她优美的颈脖露了出来,他张嘴咬上去。

    两只小手攥紧床单,她瞬间疼出了泪花。

    小手去捶打他宽阔的肩膀,“你这个坏蛋,我帮了你,你不来谢我还咬我,你就知道欺负我!”

    松开她的头发,将她乱蹭的小腿强势分开然后将自己精健的腰身挤进去,他居高临下,喘着粗气看她,“夏彤,除了美人计你就不能想点别的方法?”

    夏彤紧紧盘住他的腰身,勾住他的脖子起身,他刚扯她头发,她“哼”一声后也伸出小手也去扯他利落的短发。

    男人任她施为着,只是一双清冷的墨眸因为巨大的醋意狂乱的猩红着。

    看着他的模样,夏彤心软到不行,抱着他的头将他搂怀里,她娇声哄着,“老公,你别生气了好不好?刚才情况危急,美人计是最好用也是最快速的办法,我…啊…”

    林泽少已经隔着衣料准确的咬住了她胸前的蓓蕾。

    夏彤爱死了他为她吃醋的模样,又被他咬到全身发软,她捧着他的俊脸胡乱亲吻着,“好了好了老公,我错了,我承认我错了。”

    林泽少这才松开她,抬眸继续狠戾的瞪着她,“既然已经成功引开他,那你为什么还让他进你房间?进了房间怎么呆一起这么久,你们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他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夏彤一时不知道该回答哪个?

    但他恶狠狠的表情仿佛她给不出满意答案,就会立刻扑上来把她给撕了。

    夏彤只好认真的回答,“我们没做什么,我跟他说我有老公。我让他进我房间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需要多长时间,而且我知道只要你出来肯定会来找我的。”

    其实她稍微撒了个小谎,Son把她送房间想将她抱放床上,她迅速跳了下来。然后Son把她抵墙壁上想吻她,她推开了他。

    但是她撒谎后的效果也没有多好,因为林泽少紧紧将她按压在怀里,力道大的仿佛要揉碎她,他将坚毅的下巴磕在她的柔软上,埋在她的深沟里喘息。

    “夏彤,虽然你这样说,但我还是受不了。我不喜欢你这样,我见不得别人多看你一眼,更无法忍受别人碰你一下,不想别人看见你的美,更不要别人闯入沾着你气息的哪怕房间里都不行。你只能沟引我只能对我媚,你只能躺下我身下为我浪——荡的叫,你生来是我的,也只能属于我。”

    “夏彤,你是我的全世界你知道不知道?当我知道自己不姓林时,知道我的感受吗?我除了厌弃还是厌弃,我再不想纠缠在那些让我呕心的事情里,再不想看见那些人。”

    “其实名声算什么,我活着从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林泽少也自认为到了哪里都可以白手起家缔造辉煌,但我一直忍受到今天并做了这么多安排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我不想你就这么跟了我,不想你再受一分委屈,不想将来小杉杉被别人诟病。”

    “夏彤,以后千万不要再这样了好不好?我现在好嫉妒好嫉妒,我快抓狂了你知道不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夏彤不停点头,“我们的小杉杉也一定知道…老公,我就只属于你一个人,以后再我不让别人碰到了,所以不嫉妒不抓狂了好不好?你这样,我好心疼。老公,我爱你,我爱你…”

    说着夏彤将他推倒,她骑坐他身上,不停去吻他的脸。

    她心痛着他所经历的,又被他感动的一塌糊涂,此刻的夏彤更不得将她平生所有的温柔和爱意都付诸给身下这个男人。

    她湿滑的小舌在他脸上细微的舔着,又捧着他的下巴乱啃,男人愤怒,嫉妒的时候占有欲会越发强烈,更何况他旱了5年,她回来也忍着没碰过她,现在他快yu火焚身了。

    垂在身侧的大掌捏成拳,松开,他一个翻身,就将她压身下。

    夏彤没料到他会反扑,他那样睿智的一个人也被yu望冲晕了头脑,两人早到了床边,这一翻身,两人全部滚落到了地上。

    林泽少将她护在身上,后脑勺传来的痛意让他清明了很多,该死,他光想着和她风liu快活,却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夏彤的鼻子磕到了男人的下巴,身上的躁意被疼痛取代,她抬起小脑袋。

    一手揉着鼻尖,一手去摸他的后脑勺,“老公,痛不痛?”

    林泽少拽着她的小手让她趴他胸膛上,“夏彤,别动,我现在难受死了。”

    夏彤真不敢动了,她正坐在他的胯间,私mi的柔软抵在他的坚硬上,隔着薄薄的布料,她甚至都感觉到他狰狞的血管流动。

    林泽少安静的抱了一会夏彤,将所有情愫克制到自己能隐忍的范围内,他吻了吻她的小脸蛋,“夏彤,我好渴,给我倒杯水喝。”

    “恩。”夏彤乖巧的点头。

    ……

    两人起身,夏彤拿出杯子给林泽少倒了杯温水,林泽少转过身,将手心的一小片药粒放进去,摇晃着杯子,直至药粒融化。

    他随意走到墙边,指着墙上一幅画问夏彤,“夏彤,你知道这画的画家是谁吗?”

    夏彤走过去,冥思苦想,“这画不是马奈著名油画《草地上的午餐》吗?咦,这画应该珍藏在巴黎卢佛宫博物馆啊,难道这是赝品?”

    夏彤正疑惑着,身边的林泽少喝了一口水,长臂扣住她的肩膀,俯身亲吻着她的唇。

    夏彤的小手攀着他的腰身,募然被他袭击,他嘴里的水液沾湿了她的唇,他的长舌想挤进去,她紧扣着牙关不让他得逞。

    她纤长微卷的睫毛像蝴蝶的翅膀般一颤一颤的扑闪着,她睁大眼看着男人,他半眯着狭眸,眸里澄清而果决。

    夏彤放松紧绷的娇躯,贴他怀里,轻轻闭上眼眸,她随着他的意任他挤了进来,当他把水捕喂她嘴里时,她顺从的吞咽下去。

    被他喂了小半杯水,夏彤头脑发晕,两眼模糊,感觉到她身体的下滑,留恋的舔了一圈她香软的蜜腹,将长舌收进嘴里,他将她打横抱床上。

    夏彤还软软的勾着他的脖子,闭着眼睛她若有似无的呢喃着,“老公,不要离开我…”

    “恩,不离开。”林泽少亲吻着她的额头,诱哄道,“夏彤,我就消失几天,很快就会回来。我安排人送你回国,在那里乖乖等我。”

    ……

    晚上的别墅陷入了一片沉寂,别墅里的人都睡着了,偌大的静谧空间里不时传进两声鸟叫,气氛压抑而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