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卷 第243章 奶奶逝世1

    “不用了,三年前我在墨西哥遇到了丽姿,她艺名悠棠,已经是服装界的新生宠儿了,我让她给我设计了一款婚纱。”

    “悠棠?”林泽少轻笑,“夏彤,为什么你们出国出名后都要换名字?”

    夏彤的小下巴搁在左手臂上,右手在沙滩上画着,“我换名字那是因为我曾经设计出一款夏彤蒂芙尼系列,因为不想和蒲昔或柳靖淇再有任何牵连,所有英国女王赐名Shelley时,我就用做了艺名。至于丽姿…”

    想到丽姿,夏彤的小脸焉了下去,神情有些凝重,指尖下也不知道在胡乱画着什么,“也许丽姿只是单纯的想忘记过去,重新开始生活。对了,丽姿已经结婚了。”

    说着她抬眸看林泽少,问了句,“楚函呢?这5年他过得怎么样?”

    察觉到她的感伤,林泽少伸手去抚摸她的秀发,“楚函在2年前继承了楚氏,站在了事业的巅峰。这2年他更势如破竹,名满京城,可谓是呼风唤雨。对了夏彤,两个星期后就是他的订婚宴。”

    “订婚宴?”夏彤惊愕,忙问,“和谁?”

    “和路灿雪。”

    “路灿雪是谁?她和楚函的感情很好吗?”夏彤没想过会听到楚函订婚的消息,5年前他游戏人间,不曾见过他为哪个女人守身,对哪个女人钟情过。

    “路灿雪是楚函一眼相中的女人,她和楚函相识了25年,陪他走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刻。路灿雪是和他青梅竹马的女人,楚函曾经为了她自我放逐,除了楚氏,路灿雪是他此生第二个梦想。”

    “恩,听起来好像感情很好的样子。”夏彤垂下眸,低低的呢喃了一句,然后林泽少就看她掉了两滴眼泪。

    “夏彤,你怎么了?”林泽少赶紧将她抱到自己身上,这一抱一惊,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也止不住,“夏彤,你怎么随便掉金豆?你不是说丽姿也结婚了吗,她和楚函不合适,现在各自幸福你应该替她开心。”

    夏彤两只小手撑在他的胸膛上,她鼻尖通红,眸里溢着一层水光十分柔弱,惹人怜爱,她抽泣着,“你不懂!”

    林泽少的确不懂,但当年楚函和丽姿的事情虽然被极力镇压了下去,但也闹出了点风声。在夏彤走后,丽姿出事那一晚他因为夏彤的原因也去医院看过她,他此生除了夏彤对其他女人都没有印象,但他却记住了丽姿,丽姿绝对是他见过的最刚烈的女子。

    那晚在全是刺鼻消毒水的医院病房里,她手上握着一块瓷片对着那个呆如泥塑的男人尖锐的咆哮,“你怎样才肯放了我?是因为我和她有相同的眉宇吗?好,那我现在就毁了它!”

    于是在一片尖叫声中,那个仅穿着单薄蓝白条病房,一身孑然的女人用瓷片决然的毁了她青春娇美的容貌。

    那从眉间划下的一道血痕一直蔓延到她的腮边,血流满地。

    林泽少按住夏彤的小脑袋,让她趴他胸膛上,他柔声哄着,“夏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你在这里悲伤对丽姿也无济于事。相反的,你不停掉金豆,你老公看着心疼,恩?”

    “恩…”夏彤应了一声,她收住泪,埋在他的脖间嗅着他温暖而清洌的气息,心里的悲伤被抚平了不少。

    吸了下鼻尖,她的小手捧住他的俊面,自然而然的轻啄着他的脖子和下巴,她和他一路走来何尝不是历经了千难万险,想到这里,心里无比感激上苍。

    她正感怀着,男人的大掌已经抚摸上了她的秀背,低哑的声线贴着她的耳膜暧-昧道,“夏彤,我们去溪边洗澡吧,你穿那件比基尼给我看。”

    夏彤心里的美好被破坏的荡然无存,她正叠在他身上,他下腹的坚硬已经戳着她的小腹了。

    这男人…

    夏彤一只小手对着他心脏的地方重重捶打了一下,林泽少猝不及防,咳嗽了两声。

    而小女人已经一脸愤慨的站起身,她跺着脚拧眉道,“怎么你们男人一天到晚就想着这种事,把自己整个跟禽-兽一样。”

    说着,夏彤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林泽少表示自己很无辜,这又是所谓的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

    就因为他和楚函是朋友?

    他在心里默默祈祷丽姿不要再回中国了,要不然他的小妻子看丽姿就不开心就拿自己撒气,那他还要不要活了?

    还有,那什么…禽…禽-兽?

    刚刚是谁说喜欢跟他做这种事的,他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她翻脸就不认人了?

    林泽少起身,跑过去追她,夏彤在他怀里扭捏着,他强硬的将她禁锢在身边,夏彤正准备瞪他时,就看见不远处的William夫妻。

    William夫妻身边很几个黑衣人在拎着行李箱,海面上有一艘正准备启航的舰艇。

    夏彤赶紧跑过去,“奶奶…”她半蹲在轮椅边,焦急的问,“奶奶,您和爷爷打算离开这里吗?”

    此时林泽少也走了过来,他和William的眼神对上,各自友善的淡笑,颔首。

    奶奶依旧慈祥,她握住夏彤的小手,“Shelley,我们要去希腊的爱情海了,等你们有空,就去那里看看我们。”

    夏彤一脸不舍,刚刚因为丽姿的事情心情低落着,如今心情更糟糕了。不过她点点头,微笑道,“那奶奶你要照顾好身体,一定要等到我们去看你的时候哦。”

    “恩,好。”奶奶笑着答应。

    黑衣人将行李箱都送上了舰艇,William和林泽少道别后,将轮椅推上踏板,老夫妻两站在舰艇上和他们道别,舰艇发动起来,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了两人面前。

    夏彤看着那片浩瀚无垠的大海,十分感伤,“他们一个一个都离开了,下次见面还不知道是什么光景?”

    林泽少笑,拥着她的肩带着她转身,看着小女人神情怏怏和半嘟的红唇,他柔声安慰着,“夏彤,这些都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人生浮萍,聚散终有定数,不要强求。而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永远不会再离开你,恩?”

    “恩…”夏彤看着他那双深邃的墨眸,轻轻将脑袋倚靠在他英挺的肩膀上。

    择一城终老,携一人白首,此生足矣!

    夏彤嘴角扯出缱绻的微笑,伸出藕臂圈住他精健的腰身,甜柔道,“老公,我们去岛上的菜园摘菜吧,今晚我们烧火锅吃。”

    “好啊,都听老婆的。”

    ……

    两人在塔希提岛上呆了足足一个星期,这当真是蜜月旅行,两人一直黏在一起,舍不得分开,天天酿在蜜罐里。

    又是一个清晨,夏彤在林泽少温暖的怀里睁开眼。

    这些天两人夜夜笙箫,夏彤虽然容光焕发,面色红润,但眉下有片小小的乌青。她懒懒的动了动身体,往林泽少怀里钻去。

    林泽少早醒了,相比夏彤的吃不消,他是生龙活虎,神采熠熠。吻了吻小女人的额头,他道,“夏彤,醒醒吧,我们今天回国了。”

    “回国?”夏彤睡意全消, 她十分想念妈妈和小杉杉的。

    但这些天人间仙境,毫无烦恼的眷侣生活还是让夏彤留恋,她有些舍不得。

    男人看出了她在想什么,“夏彤,放心吧,回国后我们还是像现在这般生活,不会有任何变化的。”

    “恩。”夏彤点头。

    两人又在床-上缠-绵的亲吻了一会儿,大掌游离在她凝脂般的肌肤上差点擦出火花时,林泽少及时收手了。

    他坐起身,薄薄的被褥滑至他的腰间,露出他健美全裸的上身。

    他上身全是女人的抓痕和咬痕,能将夏彤那般小猫性格的女人bi成这样,足以可见这些天男人的毫无节制和凶悍。

    夏彤也准备起身,只听男人淡淡道,“夏彤,今天挑件黑色衣服来穿,奶奶不行了,我们回去奔丧。”

    ……

    两人上了专机,夏彤坐在里座,林泽少给她平放下座椅,又拿了件薄毯覆她身上,“夏彤,你再睡一会儿,到了我叫你。”

    夏彤找了个舒适的位置躺下,她心里在想着事情所以睡不着。

    随手拿起空姐放置在她椅边的报纸来看,这是国内的财经新闻,上面讲了现在的林氏。

    原来在两人塔希提蜜月的这一周内,外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首先自林泽少失踪的消息传出后,奶奶迫于多方的压力,最终将林氏37%的股权和林氏总裁的位置交给了林非凡。

    林氏一代掌舵人的更替,和一直坐镇林家的奶奶病危的消息像湖面丢下一颗小石子,那一圈圈的波浪和涟漪几乎荡漾到林氏生长到的所有地方,这一周背后究竟经历怎样惊心动魄的明争暗斗不难想象。

    其次三维和尧氏签订了炼油合同,而尧氏趁起机会,在林氏动荡不安的时候正式向它宣战。他以价格优势和林氏疯狂抢夺着市场,林氏在一周内彻底丢失了东南亚市场,就连欧美和中东市场都岌岌可危。

    这是一场绝对性的商业革命,要知道林氏作为国际第一财阀,它就像是一根参天巨树,其树下无数根茎渗透着全球市场,现在有人用利刃硬生生的砍断了它的根茎,就连那根树干都风雨飘零,大有被连根拔起的危机。

    林氏一旦倒下,那就意味着其无数依附它而生存的企业要倒闭,又有多少竞争对手一夜暴利,其盘根错节的利益席卷了全球。

    夏彤看完后,心情有些沉重。

    她有对奶奶病危的伤心,有对林氏和这场金融风暴的惋惜感叹,她甚至想到了戴颢笉…她不喜欢动荡不安,她为每个人席卷其中的人感到无力和焦虑。

    夏彤目光复杂的看向身边的男人,她知道他是参与了这场风暴的,但是她不知道他参与了多少和最终目的是什么。

    林泽少眉目平静而睿智,他洞悉了她所有的想法,大掌揉碎着她的秀发,他柔声道,“夏彤,别想太多,有我在,一切都会好的。”

    “恩…”夏彤点头,轻倚在他怀里,“老公,我希望现世安稳,岁月静好。你,我,所有我们在乎的人,都要好好的。”

    他那天想的——琴瑟在御,岁月安好,其实不然,他有些狭隘了,她真心期盼的是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林泽少伸出长臂将她紧紧拥怀里,他的下巴蹭着她的额头,敛眸,点头,“恩,会的。”

    ……

    下了飞机正值下午,卢清来接机。

    机场外面停着那辆路虎,卢清上了驾驶座,两人坐在后面。

    夏彤的小手抚摸上路虎车的内壁,她对这辆车是有深深的感情的,路虎陪他们走过了5年前他们刚结婚那会所有快乐悲伤的过往。

    “老公,”夏彤抬眸笑着问,“为什么和杭瑶雨在一起要换保时捷?”

    男人眯着眼笑,“明知故问!我还不是怕某个人吃醋。”

    当年他用劳斯莱斯载过别的女人,她气得不肯上他车的事情,他还清清楚楚的记得。

    夏彤“咯咯”的笑,挽着他的胳膊道,“路虎车没沾别的女人有什么用,你这条手臂经常被杭瑶雨挽着,你怎么不卸下你的胳膊来?”

    林泽少低低的“呵…”了一声,嘴角荡漾出邪肆的弧度,他贴着她耳朵道,“如果你想卸你就卸啊,只怕卸下我的胳膊以后就和你尝试不了那么多姿势了。再说我碰你的地方,无论嘴唇还是XX,都对你绝对忠诚。”

    夏彤整张脸臊起来了,他…他怎么可能在她耳边说那么直白露骨的词呢?

    太不要脸了!

    夏彤推开他,整个人蜷缩到车角边,“哼”着声不理他,但一直压抑低沉的气氛缓和了很多。

    ……

    车子开到林家,两人下车,林泽少牵着夏彤的手往林家城堡走去。

    “少爷…”林家一名佣人看见林泽少十分惊喜,脱口叫出声。但一想林泽少如今尴尬的身份,佣人又眼神闪躲的低下了头。

    一直冷寂的林家城堡此刻很热闹,林家所有长辈都聚集在这里,大家穿着黑衣,表情冰冷而肃穆。

    PS:今天有位妹纸在留言区给我留言说肉rou占了很多章节,又加了个感叹词——唉。我表示,我表示,我我我……(我口吃了)

    呵呵呵呵呵,蜜月过后就没了,这里情到浓处自然得多写点,况且咳咳咳,每当我一写肉,时速1000直降800,伦家表示超级羞涩的说,伦家可是很纯洁很纯洁的……

    再次在这里向各位正版订阅的妹纸们鞠躬,谢谢你们传递的正能量,爱你们,群么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